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七十五章 居心

第三百七十五章 居心

 
    凤公子交代玄衣之后,就把那位姚大姑娘抛到脑后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蓝棠主仆及春寿三人,对这姚姑娘却颇为好奇,虽然蓝海派了不少功课给女儿,但那一点都不妨碍她的八卦魂。

    春寿从相熟的丫鬟那里,听到姚大姑娘又来了,连忙跑回来跟黎浅浅说。

    然而黎浅浅前世的死宅性子突然发作,看着外头高挂树头的艳阳,抱着凉爽的手炉摇头不肯动。

    骗人,是谁说北方天气凉爽的?明明都已时入九月,却比南楚的夏还闷热,逼得她实在受不住,让人去买了手炉,然后在里头扔冰块,别说,还蛮清凉的,冰块撞击的清脆声,令人听人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只是有一点不太好,冰块很快就化成冰水,一化水就得赶紧倒掉,否则很容易渗出来弄湿衣服,没办法,人家这手炉的设计是放炭块的,虽密合却不防水,所以冰水很容易就渗出来。

    蓝棠见她发懒,觉得有点不太对,她跟黎浅浅一起生活也有数年了,深知这丫头最是勤奋,平日早起练功,接着处理瑞瑶教的事务,用过午饭,有时会小歇,有时练字,用过晚饭,大教主会检视她的功课,点拨她不足之处,睡前练心法,每天行程排得满满的。

    前两天跟着大教主出门看房,回来后还得接着处理事情。

    有时候她看着都替她觉着累,没想到今儿她竟发懒了!

    一定是病了!

    想着便伸出手探向她的额头,“没事啊!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啦!只是单纯发懒。”黎浅浅淡定的由她折腾,蓝棠不放心,又让用凤公子的名义去请大夫来,把凤公子给惊动过来。

    大夫虽说没事,但知她们是南方人,便说天气燥热,许是有点水土不服,让她在屋里多歇着。

    确定黎浅浅没生病,蓝棠她们便去送大夫兼去偷瞧姚大姑娘,屋里只剩黎浅浅和春江与凤公子。

    “是之前累着了?”凤公子坐在榻前的椅子上,看着黎浅浅低声问。

    想想之前她在密道里的遭遇,凤公子就觉心疼,她才多大的一个人,就得遭受这样的惊吓,现在感觉安全,心神放松了,自然就觉得疲累了。

    “大概吧!不过北晋的秋天还真是热得让人快受不了了。”黎浅浅抱着刚换上冰块的手炉道。

    凤公子也是第一次到北晋来,对他来说,北晋的秋还算可以,“不过确实比南楚闷热。”

    “听我们村里的老人说,以前南楚根本就不下雪的,但近年可没少下雪,而且还是下暴雪。”

    原主就是在那样一次暴雪天,孤零零的冻死在屋里的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凤公子拍拍她的头顶,“你要是想睡就睡,别硬撑着。”

    “不成。这个时间再睡,晚上我肯定就睡不着了。”黎浅浅摇头,虽然抱着冰凉凉的手炉很舒服,舒服得想睡觉,但现在真睡下,到晚上她就惨了。

    凤公子想了想,道,“不如去书房陪我吧!书房里摆着冰块,坐着看书也好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没考虑太久就点头答应了,春江跟着一起过去,进到凤公子办事的书房,主仆两都忍不住吁了口气,里头实在很凉啊!仔细一瞧,原来屋里角落都摆了铜盘,里头放了冰,自然比她们待的客房要凉爽。

    毕竟这里是主人的屋子,叶翔之前是凤公子的贴身小厮,自是知道自家公子的喜好,怕他热着,大手笔的把地窖里的冰拿出来用。

    其他人皆知,那座地窖里摆放的冰块,全是江分舵主夫人前一年命人存的,为的就是供应她今年夏秋之用,谁晓得,她只用了一些,就被叶翔给卡了用度,她还没来得及跟丈夫闹,就被丈夫送回娘家去了。

    这地窖里用剩的冰,自然是紧着公子来用啦!

    凤公子把黎浅浅安置在自己身边,然后就继续忙自己的,分舵的这些人看着,表情都有些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可他们和凤公子不熟,不敢贸然开口,怕得罪公子,趁着出来更衣的机会,他们逮着叶翔不停啰唆,就是想要他去跟凤公子说,另找地方安置黎浅浅,免得把自家的机密事全泄给外人知。

    “那黎教主到底不是咱们的人,就这样把人摆在屋里,当着她的面做事,是不是太不谨慎啦?”

    “是啊!是啊!”

    叶翔呵笑,心说,你们要是晓得,那些自以为是机密的计划,全是公子和黎教主商量后才决定的,不知会怎么样啊?

    不过他没挑破,只是笑了笑掉头走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啊?”一个管事看着叶翔头也不回的走掉,不禁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“不晓得啊!唉!他们跟公子一道从南楚来的家伙,一个比一个难搞。原以为这个叶翔算好的了,哪晓得那个叫玄衣的才叫气人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难得来北晋一回,他们不敢奢望将女儿或孙女高攀公子,但公子身边这些侍从和小厮,他们总能想一想吧?可谁知,叶翔看似温文好脾气,但其实这人难侍候的很,身体又不好,真要嫁了他,自家的女儿或孙女怕是享不到福,还得侍候个病秧子。

    再说玄衣,这人看来好相处,笑口常开,可是实际上呢?也是个难相处的主儿。

    真要说,还是人家黎教主好侍候,冰不够用,不吵不闹的,想办法让分到的冰块都能物尽其用。

    听说瑞瑶教身家可不比他们凤家庄差咧!可看看人家的教主,再看看江分舵主夫人的表妹,一样都是来做客的,可两相比较之下,还是娇小可人的黎教主占上风。

    但是,就算如此,也不能纵容公子,把人放在书房里,把他们凤家庄的事全都听进去。

    叶翔回书房时,正好看到黎浅浅拿了自己写的笔记,在和凤公子讨论,他上前侧耳听了下,发现竟是刚刚那几个管事和公子说的事情。

    连忙静下心神细听了下,才听一会儿,他就发现,这位黎教主确实是个人才啊!刚刚那几个管事讨论了半日,才拟定好的方案,拿来跟公子回报,却让公子打了回票,还挑了他们几个错,黎教主不过听了那么一会儿,拟定的计划却比管事们修改后的还要周详。

    难怪公子要把黎教主拐过来,就是想不着痕迹的请黎教主帮忙,是吧?

    凤公子看他过来,便交代他把他房里冰的份例挪给黎浅浅用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忙了一天,晚上需要好好休息,你把冰给我,那你晚上怎么休息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凤公子摆摆手,“把书房白天用剩的,拿回房去用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拿一半就好,蓝先生说了,姑娘家不能用太多冰,不然太寒了,对身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这才退步应了。

    玄衣拿着帖子从外头进来,一进到屋里,忍不住舒服的闭上眼,重重的吁了口气,谁知一睁眼,就看到坐在凤公子身边的黎浅浅。

    “咦?黎教主,您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她不在这儿,要不然要去那儿?”凤公子没好气的问。

    玄衣挠着头,“不是,我不是这意思,我是说……”得,都语无伦次了。

    “谁家送来的帖子?”凤公子朝他伸手,取过他手里的帖子一一看过,“这张不用理,这张不用去,嗯,这家快倒大楣了,不用管他,这张倒是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就看他一张张看过,最后留下一张帖子,他递给黎浅浅看。

    黎浅浅接过翻开,“这是,颜家?”

    “嗯,就是那个颜家。”凤公子点头,“让蓝棠自己去做主,你可别多事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黎浅浅没好气的看他一眼,统统都拿她当小娃娃看。

    凤公子拍拍她的头顶,“没办法,谁叫你小呢!”

    黎浅浅朝他扮了个鬼脸,转头问玄衣。“你们不是去看热闹吗?怎么你拿到帖子,没交给棠姐姐?”

    玄衣笑着摇头,“棠小姐她们是去看热闹,小的却是去送大夫的,大夫送走了,门子交给我一堆帖子,让我拿回来,棠小姐她们还在门口那里瞧热闹呢!”

    “现在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那位姚大姑娘没想到,自己精心安排的一切,会被人揭了老底,刚刚在门外又是哭又是闹,总之闹得好不热闹,棠小姐原是想让云珠她们去跟姚大姑娘的丫鬟套近乎,不过小的怕云珠她们反被姚大姑娘的人套出话来,所以便自做主张,从厨房调了一个婆子和一个丫鬟,去跟她们套近乎。”

    玄衣边说,边看着凤公子的表情,见他露出笑容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行啊!有长进了。”凤公子笑道,“那现在呢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在门外,不过小的交代那婆子,想法子哄姚大姑娘主仆,去咱们给安排的地方住,再不济,也得套出她们落脚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他越看,越觉得这姚大姑娘不像是个一般人,一般投亲不遇的姑娘家,遇着好心人赠送盘缠,会不急着回家安葬亲人,反而追着好心人跑吗?

    而且知道他们暂住公主府,她便不吵不闹的守在门外,直到回到凤家庄的分舵,她又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想她一个大姑娘,若是没别有居心,背后无人,能做出这些事来?她图什么?坏了自己和好心人的名声,她能得到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