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七十四章 迁出

第三百七十四章 迁出

 
    有韩成晖帮着,黎浅浅她们当天就从公主府迁出,凤公子带着车队过来接人,直到人都走了,真阳公主才从儿子口中得知,韩嬷嬷祖孙昏头的行为,气得脸都青了!

    韩嬷嬷被杖责三十大板后,一家老小全被遣去庄子上,惹祸的韩秋月有生以来,头一次被父母掌掴,打得她整个人都蒙了。

    韩嬷嬷虽心疼她,却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奉命押他们一家去庄子上的管事,素来与韩嬷嬷儿子夫妻不睦,韩嬷嬷一家子仗着韩嬷嬷是公主身边得力的,平日与人相处总是趾高气昂得很,现在落难了,大伙儿都想着痛打落水狗。

    韩嬷嬷积攒一辈子的银钱,家里的摆设,韩秋月最爱显摆的首饰等等,全都被人搜刮一空。

    一家人除了那一身衣服,几乎是两手空空,被送到庄子上。

    黎浅浅她们对韩嬷嬷一家的遭遇并不感兴趣,住进凤家庄分舵客院后,黎漱和黎浅浅商量了下,决定要在北晋京城置产,之前也有置产,但那是为安置鸽卫置的宅子和铺面,规模小不说,地点也不佳。

    “若是要设分舵,那就得上心些。”毕竟那代表着瑞瑶教的门面。

    “去请凤公子来一趟。”黎漱对小厮道。

    小厮点头,不多时就把凤公子请过来。

    得知他们要置产,凤公子自是大力支持,想了下后问玄衣,“江分舵主的内务处理好了没?要是处置好了,就让他过来帮黎大教主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处置好了。”玄衣面无表情的回道。

    江分舵主把妻子和她表妹两,一起送回岳父家去后就不管了,反正高家因高氏之故,从分舵捞了不少钱,想来养活她们表姐妹,应是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凤公子听了后皱起眉头,“这叫处置好了?”从分舵里捞走的钱呢?得叫他们吐出来才行,要不然怎对得起大家?

    玄衣偷瞟黎漱他们一眼,意在暗示凤公子,这是家丑啊!没必要在黎大教主面前说吧?

    谁知他家公子的脑回路跟他不在一条在线,转过头就跟黎漱实话说了,黎漱听了后却劝他,“若你还要用这个人,不妨以此施恩于他,这笔钱就别让他还了,不过得跟他说清楚,是看在他的份上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起身拱身道谢,“是,小侄受教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事,我也不是很熟,若是你爹在,该是由他来教你的。”黎漱叹息,凤公子跟着叹气,要是父亲还在,二哥也健健康康的,这些事那轮得到他来操心?

    黎浅浅从外头进来,乍见他们两摆出和沉思者几乎一模一样的姿势,差点忍不住笑出来,很努力的咬着颊内嫩肉忍笑,把玄衣招来问分明,得知他们在说什么之后,便道,“江分舵主既贵为分舵之主,应该有很多事要忙吧?让他因为我们,误了正事可就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他能有什么事?他每天闲得很。”凤公子这话一出,一旁的玄衣只能暗暗为江分舵主一掬同情之泪,明明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的,到了他们公子口中,就成了无事一身轻的人了。

    黎浅浅看玄衣的表情,便知凤公子大概是打算修理江分舵主一顿,自己不好出手嘛!自然就托给黎大教主去收拾,又能帮黎大教主的忙。

    玄衣原想开口帮忙说情,不过被黎浅浅拉住。“你们江分舵主犯的错不小吧?”

    黎浅浅是知道江分舵主夫人做了什么的,消息还是玄衣送过去的,因此她这么一说,玄衣也没瞒她,“分舵里不少人对他很不满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不是他做的,但那是他老婆,说他不知情,没人会相信的。”黎浅浅道,玄衣点头,别说旁人,就是他自己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所以趁此机会,让他暂时离开,也让大家冷静些。”黎浅浅拍拍他的肩头,玄衣苦笑,“不过这事没完。”

    确实没完,因为江分舵主只是把妻子送回岳家,并未明说要休妻还是怎样,说不定过个一年半载的,人家又把老婆接回来了,他的职务没变,他老婆还是有可能借他职务之便,再度插手管分舵的事。

    黎浅浅看凤公子和黎漱说得正欢,便对玄衣道,“这事咱们插不上手,那毕竟是人家夫妻间的事,咱们就只能看着。”

    玄衣点点头,去找江分舵主过来了。

    黎浅浅则坐到黎漱身边的椅子上,丫鬟立刻上茶,退出去时,还躲在门边,和小姐妹们偷笑着,他们公子和黎大教主师徒长得都好好看喔!

    真怪不得分舵主夫人她表妹,会对公子情有独钟,不过让她们想不通的是,夫人都帮她安排好了,公子喝醉后,她只要进屋里去,从此就能飞上枝头,与公子成双成对了!为何她不肯?还和夫人打成一团?

    “夫人不知何时才会回来?”

    夫人出手大方,她们几个很盼着她回来!

    “不知道,不过分舵里头,不少人对她很不满,听说夫人这些年从分舵里捞了不少钱,咱们原本每季都有两套新衣的份例,可因为钱被她捞走了,所以咱们才会好些年都没新衣可穿。”说话的丫鬟,显然消息要比其他人灵通。

    “啊?真的假的?”疑问声此起彼落。

    “真的,要不然,最近分舵里的那些护史公子和数字公子怎会对分舵主很不客气?”

    丫鬟们越说越激动,原本觉得在说八卦,与自己关系不大,但越深入后才发现,此事与自身可是息息相关的很,便一时气愤的几乎忘了自己在当差。

    屋里三人的功力,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,不过都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等江分舵主随玄衣过来时,侍候的丫鬟们个个都拿眼瞪他,江分舵主最近常常被瞪,所以习以为常了,不过玄衣还是驱赶了她们,“别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应得的。”江分舵主回以苦笑。

    进了屋,分主次坐下后,江分舵主有些愕然的看着凤公子,公子派他去帮黎大教主他们找房,是打算赶他走吗?

    似是看出他的疑惑,凤公子直言,“你老婆做的事,确实有些过了,大伙儿心里都有些愤然和不平,正好黎大教主他们要在京里置产,我想了想,这京里你要比我熟得多,有你陪着,应是能事半功倍,所以才向黎大教主举荐你。”

    江分舵主张口欲言,凤公子又道,“大伙儿心情都不怎么好,为了不影响大家做事的情绪,还是暂时分开的好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又续把之前黎漱建议的说了,江分舵主听了暗松口气,他就正烦恼这事,妻子太贪,捞得钱财太多,她防着自己会发现,所以留在身边的不多,大都送去岳父任上去了。

    就算他想讨,山高路远,怎么讨?所以他没敢贸然休妻,就怕冲动之下休妻后,他那岳父不认账,这么多钱,他得还到何年何月?肯让他还钱那还是好的,怕就怕祭出凤家庄的庄规。

    幸而公子大量,没拿他祭旗立威。

    要不然,他和妻子两人只有以死谢罪。

    其实凤公子还真想杀了他们两好立威,不过他对北晋这些分舵不了解,所以若贸然处置江分舵主夫妻,要找谁来接京城分舵?

    与其处置他们夫妻,不如将江寿山收服,经此一事,还怕他日后不老实吗?如果之后他压不住分舵的人,到时再来换人也不迟。

    江分舵主虽不爱读书,不过对风水还小有研究,他领着黎浅浅师徒满京城逛,也顺便跟黎大教主交换了不少关于风水的心得。

    黎浅浅对此倒是一点兴趣都没有,常常听着听着就睡着了,最后,黎漱只得让她留在凤家庄的分舵里。

    打着报恩旗号的姚彩筠,终于找上凤家庄分舵,玄衣一接到消息,立刻就回报给凤公子,凤公子正忙着,头也没抬,“让孟盟主自己去处理。”

    孟达生?“您忘啦?孟盟主昨儿和顾十爷出门去,到现在还没回哪!”玄衣小心的回报。

    “行啊!他该不会是得了消息,知道那女人会上门来,所以趁早溜了吧?”

    这他们那知道啊!玄衣不敢回话,凤公子冷哼一声,“去跟她说,施恩不望报,孟盟主不会跟她一介小女子计较太多,让她趁早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那,她要是不肯走呢?”死赖在他们分舵里,往来的客人都看到了啊!而且听说,不少人对她很感兴趣,上前询问时,她都一副欲言又止的怯生生模样,令那些江湖侠士们见了,不禁心生同情。

    要是不管,可是会对公子的名声有不好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你傻啊!分舵里那么多人都不会用?”凤公子摇头,指点玄衣几句,就见玄衣笑得咧开嘴,高兴的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分舵的门厅内外,小厮们开始忙着上茶,上茶的同时,还不时被人拉住,指着门前那弱不禁风的美姑娘打听着。

    小厮们摆出气愤的脸,“孟盟主与我们公子结伴北上时,一时好心,救助了那姑娘,也给了银钱,资助她回乡,谁知那姑娘拿了钱,却不回乡安葬亲人,反倒一路跟着孟盟主进了京,您各位是知道的吧?那会儿是蓝先生应真阳公主之请,去给驸马治病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是啊!我们大伙儿都晓得,这蓝神医医术高明,听说韩驸马已经醒了是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!蓝神医确实高明,那几天,那位姑娘就守在公主府外头,也没吱声,要不是公主府的侍卫跟我们说,我们还不知道她又跟来了。这两天孟盟主应我们公子之请,来分舵小住几日,她就找上门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有好几个意思在,众人听了,一改之前同情那姑娘的神色。“我们之前还以为是凤公子还是孟盟主对她始乱终弃咧!”

    “那也就你这二愣子信,我们可是不信的。”

    热闹之余,也把姚姑娘刻意营造的形象给毁得一乾二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