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七十三章 不甘

第三百七十三章 不甘

 
    阴魂不散的,可不止那位姑娘,还有韩嬷嬷。

    韩成晖跟真阳公主说话并没有避着人,所以韩嬷嬷那个孙女是在旁看着的,回去后,就跟她祖母一五一十的说了。

    韩嬷嬷听完就蒙了,“这是怎么回事啊?为什么大公子会冲着我来?不会是你做了什么事,让大公子不喜吧?”说着一双眼就盯着孙女儿瞧,似想要从她身上看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秋月听了直跳脚,“您老说什么呢?孙女怎么会做什么惹大公子不喜的。”她之所以会让祖母安排她去驸马院里侍候,不就是因为大公子待在这里的时间,比待在大奶奶院里的时间还长吗?

    她不想一辈子当下人侍候人,她想要像大奶奶那样,养尊处优做个人上人。

    韩嬷嬷当然也看出小孙女的心思,只是这丫头空有长相,却没有脑子,就算大公子收了她,还是得大奶奶点头,不然她连个通房都称不上,她不想着和大奶奶处好来,以为只要大公子喜欢就成?傻啊!大公子一个大男人岂会插手内宅之事,内宅大奶奶说了算,她想进门,不先去大奶奶那里巴结讨好,跑到驸马这里来做啥?

    难道驸马能把侍候自己的丫鬟给儿子?

    真真是聪明面孔笨肚肠。

    可到底是自己的孙女儿,韩嬷嬷也没说她什么,再说若秋月真要她帮忙,把她安插进大奶奶身边去,她还真没那个本事!

    公主之前就曾安排好几个面貌姣好,身段窈窕看来好生养的丫鬟给大公子,原想着大奶奶进门后,一直没能开枝散叶,她不能生,那就让别人生呗!谁知大奶奶点头了,大公子没同意,愣是把那几个丫鬟赏给府里那些侍卫们做妻。

    韩嬷嬷不想孙女和她们走上一样的路,若不能给大公子作妾,那好歹挑个主子们得力的管事,就算是小厮,也强过那些把脑袋别在裤腰上的侍卫们。

    这两祖孙各怀心事,走了一段路后,秋月才发现不对,“祖母,咱们不是要回家去?”

    “回家去干么啊?公主既然派了你我和厨娘给驸马煲药膳,自然得做好来,这府里谁擅长做药膳?”

    秋月耸肩,她哪知道谁擅长做药膳,进府侍候驸马之前,家里人可都是娇养着她,她娘一点粗活儿都舍不得她做,就是洗条手绢儿,都是使唤她那两个姐姐做,她们嫁人后,就换嫂子们侍候她,她整天就是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就好。

    她娘说,她一生下来,有个游方的大和尚经过她家门前,见了她就直说她是个有福的,将来肯定是个人上人,她们全家等着享她的福就好。

    两个姐姐不到十岁就进府侍候,她们两生得粗笨,像她们早死的亲娘,所以没能到公子和郡主身边侍候,只在大厨房和针线房里做粗使的活儿,不到十六就嫁出去了。

    三个哥哥除了三哥机灵些,曾在大公子书房里当差,大哥和二哥都只在马房里做事,嫂子们就甭说了,都是庄子上出来的,手脚虽灵活,但精细活儿压根做不来。

    秋月嫌弃兄嫂们粗笨,她自个儿也没多大本事,自小没做过活儿,进府后,连熬药的差事都做不来,驸马院里的管事嬷嬷若非看在韩嬷嬷的面子,早把她撵出去了!她却丝毫不知。

    韩嬷嬷低垂着眼,冷冷的瞟了眼前方,前方不远处,就是安排给蓝海他们住的院子。

    她们祖孙一过来,公主府的侍卫及鹰卫立刻就发现了,侍卫们不以为意,毕竟韩嬷嬷是公主身边得用的人,且他们对公主分派给韩嬷嬷的新任务并不知情,因此对韩嬷嬷祖孙出现在此,虽觉意外,但并未太在意。

    鹰卫就不然了。

    他们有人跟在蓝海身边,对韩嬷嬷之前撺掇着真阳公主,向教主讨叶妈妈的事再清楚不过,所以看到她过来,除立刻通知黎浅浅等人,他们也提高警觉,怕这老太婆生事。

    黎浅浅和春江几个,正在听叶妈妈教那个厨娘煲汤,那厨娘很认真的听着,不过当她听到韩嬷嬷来了,整个人震了下,随即慌乱的问,“有没有地方可以让我先躲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有有有,你随我来。”叶妈妈不问她为何这么怕韩嬷嬷,她在大宅门里待过,对下人间那些弯弯绕绕却不好对外人道的事是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她看向黎浅浅,见黎浅浅颌首,她才松了口气的领厨娘走了。

    “那厨娘不是要和韩嬷嬷一起给驸马煲药膳的吗?为何知道韩嬷嬷来,却怕成这样?“春寿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春江抚额,正想说什么,黎浅浅却抬手阻止她,“有什么事,回头再说,现在先去看看那位韩嬷嬷来干么?”

    春江只得暂时按捺住数落春寿的冲动,侍候黎浅浅去大厅。

    韩嬷嬷祖孙已经在大厅里坐着了,大厅里侍候的是公主府的丫鬟,自是晓得韩嬷嬷是公主身边得用之人,见她带着孙女过来,以为是公主有何吩咐,忙将人领进大厅,恭敬的请人上座,还沏了好茶上了糕点。

    韩嬷嬷在公主府里,还从未让人如上宾般侍候过,见状不禁颇为得意,对那几个丫鬟有眼力含笑示意,想到公主分派给她们祖孙的差事,心里就甚为不甘,她在公主身边多少年了,好不容易才熬出头,就这样被指了差事,遣离公主身边,叫她怎么甘心?

    鄙夷的垂下眼眸,想蓝海他们不过是江湖人,能给公主做事,可是他们几世修来的福,韩嬷嬷拿定主意,一会儿就拿出架子来压人,定要那什么教主老实把她身边会做药膳的妈妈献上来。

    几个丫鬟笑得甜美,心里都在想,若是能得韩嬷嬷欢心,说不定就能托她老人家的福,进内院去侍候公主或大公子了!再不用在客院里侍候客人,就算是身份再怎么尊贵的客人,也不会因为她们侍候的好,就跟公主讨了她们去。

    而且要是离了公主府,那可就与家人分别!

    黎浅浅她们进来时,看到的就是韩嬷嬷祖孙坐在上首,而大厅侍候的几个丫鬟则围在她身边讨好着。

    黎浅浅一进来,径自走到左侧第一张椅子坐下,春江和春寿分列其后。

    “黎姑娘。”韩嬷嬷一副纡尊降贵的姿态和黎浅浅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这谁啊?我记得韩驸马没亲娘的。”黎浅浅问春江,大厅侍候的丫鬟们此时犹如从梦中醒来,忽然想起来,蓝先生对眼前这小姑娘都很尊敬,韩嬷嬷这样待她,是不是有点托大?

    “教主没记错,不过韩驸马不记得前事,也不知自己还有没有亲人在,说不得这老太太就是韩驸马的亲娘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“哦!所以她这是知道蓝先生医术高明,韩驸马回复记忆有望,所以迫不及待跑来我这儿摆威风了?”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上首的韩嬷嬷,又道,“还是她不希望驸马想起她,才跑来我们这儿,打算要威胁蓝先生?”

    这话里的几个意思,要是让真阳公主知道,都能让韩嬷嬷倒大楣,韩嬷嬷闻言一悚,第一次正眼打量起眼前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其实说小,应该不小了吧?只是和自家孙女比起来,眼前这小姑娘就显得稚嫩得很,小小的个头,长得倒是不错,好吧!就算再怎么偏袒自家孙女的韩嬷嬷,面对黎浅浅,也不得不承认,这小姑娘生得真是绝色。

    原以为自家孙女已算是大美人了!就是怡宁郡主也比不上她,可和这小姑娘一比,就觉得秋月生的粗糙了!骨架粗大,五官虽生的漂亮,却不像小姑娘那样精致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人家小小年纪,一开口就坑了自己,哪像秋月!

    “黎姑娘,蓝先生开了药膳单子给驸马补身,公主将这差事交代给老身,听闻黎姑娘身边的妈妈擅长此道,不知能否跟您借她一用?”

    黎浅浅笑了下,“这位嬷嬷可真是说笑了!公主府家大业大,人才济济,想找个擅做药膳,自是不在话下,我们江湖人粗俗上不得台面,就不去献这个丑了!”

    这是拒绝她了?韩嬷嬷面色一沉,心里恨得不行,不过是个江湖人,如她自己说的,是粗俗上不得台面的货色,怎么胆敢拒绝自己?难道她不知自己是公主身边得用的嬷嬷吗?

    她还没说什么,秋月就已经先跳起来,指着黎浅浅的鼻子骂开了。

    她这一骂,不止黎浅浅开了眼界,就是厅里侍候的丫鬟们也开了眼,不是说韩嬷嬷这孙女自小娇养,日后要给大公子当姨娘的吗?怎么一开口就比市井泼妇还厉害?

    韩嬷嬷听孙女骂得难听,也是黑了脸,想着回去得好好跟媳妇说一说,怎么让秋月学左邻右舍那些粗使婆子们骂街?不过想是这么想,却也没张口制止她。

    黎漱他们接到消息过来时,就听到秋月骂人高亢的声音,蓝海听了暗喜,嘿嘿,这下真阳公主总不好再拦着不让他出府去住了吧?

    之前他们想搬出公主府,可是真阳公主一直不答应,大概是怕他会一走了之吧!现在她可不好再拦了!

    黎漱皱着眉示意刘二,“去把韩成晖叫来,让他看看他们公主府的人是如何欺人太甚。”

    刘二领命而去,不一会儿,就把韩成晖带过来,韩成晖虽也习武,但没学过轻功,被刘二使展轻功扛过来,一落地两腿就不争气的抖个不停,幸好还算争气,没有昏过去,只是反胃但没吐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听到屋里高亢的骂人声时,他倒真希望自己刚才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屋里骂人的姑娘,是跟她祖母来的,她祖母说是公主身边得用的嬷嬷。”黎漱不客气的直接点明。

    韩成晖虚弱的点头,人家都挑明是他母亲得用的,他再否认又有何意义?

    “不知,黎大教主您……”想怎样啊?

    “韩驸马现在需要时间和精心调养,我们就先暂离,等驸马情况好转,再说。”蓝海上前道。

    韩成晖点头,蓝海是他们请来治疗父亲的大夫,不是他们公主府的囚犯,母亲不许人出府,不许人搬出去,实在是太过霸道。

    就因母亲不尊重人,现在连个丫鬟都敢指着人家孩子鼻子骂,怨不得人家不愿再在公主府住了!

    “母亲那里我去说,得罪之处,还请大教主和蓝先生多多包涵。回头我亲自给黎教主赔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黎漱点头,让刘二再把人送回去,不过韩成晖可不敢再让他送,连连摆手道不敢,招来公主府侍卫送他回内院。

    “这下总算可以搬出去了。”蓝海抚掌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那炼药房里的药都炼完了?收拾好了?”黎漱这一说,蓝海的笑声立刻嘎然而止,随即就见他揪着药僮飞快的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