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六十九章 全凑一块儿了

第三百六十九章 全凑一块儿了

 
    “看样子,可能还要和凤公子讨教。”刘二叹口气,瑞瑶教的鸽卫和鹰卫直属历代教主,以前的前辈们应该是遍布全中州大陆,只是诸国纷纷建朝之后,因总坛建于南楚,便渐渐与各地的鸽卫和鹰卫失去连系。

    大教主接任教主之位后,便奔走在各地,明面上是说在寻找失踪的未婚妻长孙氏,私下却是在连系隐于各地的鸽卫们,只是成效不大,除了大长老时不时扯后腿,还有诸护法们暗地里弄鬼,有不少鸽卫被他们笼络去。

    那些年刘二并未跟在黎漱身边,黎漱只带着谨一,有时,还会撇下谨一单独行动,所以真正收拢多少人,刘二和谨一都不知道,只有黎漱心里有数。

    这次黎漱带着黎浅浅出南楚,除了是要助吕大小姐,并避开一些麻烦之外,大概就是为了要在各地重新安插人手,并将之前收拢的鸽卫交到黎浅浅手上,毕竟她才是现任教主。

    黎浅浅笑着拍拍刘二,“凤家庄精心经营了数代,方有今日的规模,咱们假以时日,也能有他们今日的成就的。”

    刘二叹息,黎浅浅又道,“咱们瑞瑶教就是树大招风,当年创教教主是基于一片好心才创立本教,可他到底是皇室中人,他爹又曾是太子,哀帝和太后怎容得下他手里有这么一股势力。”

    在她看来,贤太子一家子最后会被哀帝和太后诛杀,也许就是他们母子生恐瑞瑶教坐大,会成为贤太子的助力,哀帝残暴不仁,太后后宫干政,将朝政搅得一团乱,他们当然不愿贤太子翻身,贤太子一家老小被冠以莫须有的罪名诛杀,仅逃出两位庶出的公子,其中一位就是黎浅浅这支的老祖宗。

    “咱们那十二位护法,近来可还老实?”

    “他们想要复兴天盛帝国,可是诸国天子岂肯屈居于人下,再说他们想拥护的对象各自不同,还有得吵咧!”刘二笑,“尤其咱们大教主还命人帮了他们一把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撇嘴,“说是搞破坏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刘二的笑容变大,心说,果然是谁养的孩子像谁,把大教主的心思摸的透透的。

    小厮来报,黎漱带着凤奕回来了,蓝海也从丹房出来,顾十风拉着孟达生也跟着过来。

    刘二听了就道,“哎呀!今儿小的这儿可热闹了!”

    不多时,人就都到了,凤公子看到黎浅浅也在,脸上的笑容变深,勾得公主府往来的丫鬟眼都直了!

    这位公子长得可俊哪!

    黎漱不动声色的打发人走,丫鬟们一步三回头,看得顾十风等人低头暗笑,凤公子却丝毫未觉,径自问黎浅浅可收到他命人送过来的信。

    黎漱耳朵很尖,听到这话立刻追问,“什么信?在哪儿?”

    黎浅浅笑着点头,“收到了。”然后转头把刚刚看完的信柬递给黎漱。“都在这儿了!您老看看。”

    黎漱接过就要看,刘二倒是胆肥了,上前拦了下,“大教主,起风了,咱们还是进屋里再看吧?”

    边说边还朝黎浅浅的方向看了下,黎漱见状只得应了,“走,进屋瞧瞧,你屋里可藏了什么宝贝啊!可赶紧藏好来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就领头进刘二的屋子,黎浅浅和凤公子走在最后面,“就是爱瞎叨叨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方才可是看到刘二给黎漱使的眼色,虽说是黎漱养孩子,不过他这人心大,细节部份都是刘二和谨一帮他补足的,像起风了怕黎浅浅吹风受寒,刘二不提醒,他是想不到的。

    他轻笑了下,握住黎浅浅的手,“瞎叨叨好,至少他是疼你,关心你的,是吧?”

    “那是。我表舅嘛!不疼我关心我,他疼谁去?是吧?”黎浅浅傲娇的抬头道,逗得凤公子又笑了,他发现跟她在一起,自己笑的时候多些。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在后头嘀嘀咕咕,黎漱全听在耳里,重重的冷哼了一声,把刘二吓了一跳,不晓得大教主怎么突然又恼了。

    待所有人进屋坐定,刘二连忙让人上茶,张罗糕点,好一番忙乱后,才被黎漱命他坐下。

    “行啦!桌上的吃食够多了,再多,他们几个怕是就吃不下饭了。”黎漱指着正翻着食盒挑糕点的顾十风道。

    顾十风嘿笑,被蓝海弹了下额头才老实下来。

    蓝海这才开口说起韩驸马的情况,“他是早就想起自己的身份来历,只是隐瞒着不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开给他吃的药,效果如何?”黎漱从食盒里取了块驴打滚给黎浅浅,黎浅浅什么糕点都不排斥,独独对软糯的驴打滚敬谢不敏,苦着脸接过后,觑黎漱不注意时,偷偷塞给凤公子,凤公子飞快吃下掩灭证据,还故作镇定的端起茶来喝,浑不知嘴角沾着糖粉和黄豆粉。

    看得顾十风和孟达生全都低头偷笑,同时也在心里感叹。

    自凤老公子夫妻过世,凤二公子受伤,就很少看到凤三这样犯傻了。

    刘二为不让黎漱注意到黎浅浅和凤公子的行为,忙把自己方才和黎浅浅说的那些,全都抖出来。

    黎漱听了后,跟黎浅浅要来她方才写的纸,看了半晌之后,道,“九皇子的人要绑走浅浅,为的是瑞瑶教的宝藏,真阳公主的人绑架我和蓝海,是要蓝海救韩驸马,那颜家……似乎是多此一举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之前吕大小姐没有离京,她定需常常巡视各家铺子,她若知晓颜五姑娘想跟她一样行商,知道她遇到麻烦,说不定会热心的前去帮忙。”刘二道。

    黎浅浅也附合,“吕姐姐很热心,颜五若上门求助,她肯定会出手帮忙。”

    只是幕后人的算计出了差池,因为没想到她会跟家里闹翻出走,也没料到华城会被封。

    “如果华城没被封,他们肯定会制造些事,逼她回京。”

    但是华城被封,就算知道家里出事,吕大小姐也出不了华城,所以他们便省下这功夫,由此也可知晓对方的人手不足。

    应该是鞭长莫及,毕竟此地是北晋而非东齐,贸然进来太多东齐人,当北晋女皇眼瞎吗?

    “说起来,还真该感谢行刺修紫宁的那些黑衣人,若非他们,华城城主也不会下令封城。”

    说的是啊!

    华城一封,可误了不少人的事。

    如真阳公主府的长史,派人弄倒黎漱和蓝海,却遇到封成,无法光明正大的用马车把人弄出府,只能偷偷摸摸的把人从密道里送走。

    偏又遇上托大的东齐人,炸死自己也就算了,还害他们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“算算顾氏开始上门闹事,似乎是在华城解封之后。”刘二摸出记录这些事的小本子来翻阅了下道。

    黎浅浅也把今天在银楼遇上顾氏和颜家姐妹的事说了,凤公子忙问,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吕姐姐趁掌柜去处理这事时,带我们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小心点的好。”凤公子叮咛道。

    黎漱忍不住长叹一声,“本来还想,等韩驸马的情况好转,咱们就搬出去的,这么一来倒不好搬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若您不想再待在公主府,不如就到我们京城分舵去住吧?”

    黎漱看他,淡笑,“那怎么好意思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,之前在华城,小侄不也住在您那儿?”

    嗯,好像有点道理啊!

    黎浅浅不掺和这个话题,只问,“如果颜五上门求助,是拦着,还是不拦着?”

    黎漱端起茶碗,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大半,才缓声道,“那得看公主的意思,如果她派人拦着,咱们见不到人,自然是帮不上忙不是?”

    蓝海闻言立刻就道,“晚些我就跟公主透个口风,颜五姑爷的情况和韩驸马相似,我只是个普通人,没有神通,一次只能专心医治一人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这时想起来,“棠姐姐之前有送拜帖去颜家。”

    蓝海便急了,“这孩子怎么搞的。怎么没问我一声,就擅自给人递帖子呢?"

    黎浅浅讪笑,“我知道这事,也同意的。”那会儿不知道这些情况嘛!黎浅浅嘟着嘴有些不高兴。

    蓝海尴尬的挠挠脑袋,“我没有怪您,真的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笑了笑,回道,“我知道。而且帖子送过去好些天了,一点消息都没有,大概是不知道有这张帖子吧!”

    “回头我和棠姐儿说一声,要是他们有回音,你们就别理会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黎浅浅还是冲着他笑,不过一次一次的,这笑容让蓝海有点毛。

    凤公子在黎浅浅这里用过饭后才走,临走时,还把孟达生给拖走了。

    孟达生走得不是很乐意,可是蓝棠埋首医书里,压根没注意到他求援的眼神,黎浅浅倒是看到了,不过她当作没看到。

    回到凤家庄京城分舵之后,凤公子屏退屋里侍候的人,命玄衣到门外守着,然后才转头问孟达生,“我记得,你有个姑祖母嫁给一个大夫,那人姓韦名长玹。我没记错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我姑祖母就是东齐神医的元配。”孟达生说完,像是卸下千斤重担似的,整个人看来放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孟达生又道,“既然你知道这件事,另一件事,我也不瞒你了,那个顾氏,若我没看错的话,她应是我师叔徒孙的侄女儿,她不姓顾,而是姓殷,我记得师叔带我去过她家好几回,便是应师叔徒孙所请,想要查明究竟是何人对她始乱终弃,然后要请我师叔替她讨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孟达生没说的是,当日师叔拒绝了,可他徒孙算计他,想把殷氏塞给他作妻,好让他为妻出头。

    怎么都凑到一块了!凤公子心说,面上却是半点不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