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六十八章 自作孽

第三百六十八章 自作孽

 
    送走顾十风他们,黎浅浅才问云珠,“咱们的人还在东齐?”

    “有,就是之前那一拨。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  W?W㈠W.81ZW.COM”云珠回道,见黎浅浅颌不语,便试探的道,“回头是不是要跟刘二说一声,安排人去……”

    黎浅浅摇头,“不用急着再安排人,之前那些人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当初因为二长老,刘二没少安排人进东齐,如今那些人已在东齐境内安顿下来,就让他们去查东齐神医的事吧!也好看看这拨人的身手如何。

    蓝棠和春寿坐在窗下的榻上打络子,只是她一直魂不守舍,春寿看着她手里乱成团的丝线很是不舍,可又不知怎么办,只得焦急的看向春江,想她帮忙开口拦一下。

    云珠走过来一瞧就笑了,伸手接过蓝棠手里乱成团的丝线。“小姐您这是咋啦?瞧,都乱成麻了!”

    “我是在想,那个顾氏,她身段看起来真不像生过孩子的妇人。”蓝棠的话一出口,叶妈妈就笑了,“她是不太像,不过颜五姑娘也不像啊!”要她说,她们两都没生过孩子,顾氏说孩子是她生的,只怕是假话。

    黎浅浅起身让她们聊去,她去找刘二商谈事情,刘二听闻她过来,连忙起身相迎,“您怎么过来了,有什么事让人叫我过去就是。”刘二看她没带丫鬟,不由微沉了眼,“您怎么没带春江她们?”

    黎浅浅笑了下,“她们在聊天,我就出来走走,不碍的。”她抬手打断他的话,“我问你,你对东齐神医这个人,知道多少?”

    刘二顿了下,将她领到院中老榕树下,老榕树下摆了一套石桌椅,刘二命人去沏茶,自己和黎浅浅在老榕树下落坐,“东齐神医今年已近百岁。”

    这第一句就把黎浅浅的下巴给吓掉了。

    近百岁?没骗我?刘二能从她灵活的大眼中看到问题,他扯起嘴角轻笑了下,“这消息是凤公子刚刚派人送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回到华城之后,凤公子便派人回家查东齐神医的事,黎浅浅也晓得,只是那时没放在心上,可现在现好像到处都有这位神医的影子,尤其自己还被东齐的九皇子盯上,让她不得不对这位和东齐九皇子合作的神医多注意一些。

    “凤公子只派人来说这一句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止。”刘二笑着将凤公子命人捎来的信柬递给她。

    黎浅浅接过来之后,就见刘二起身走开去,留她自己一个人看信,她嘴角微撇了下,低头看信。

    东齐这位神医姓韦名长玹,早年曾在战场上救治过东齐现任皇帝的祖父仁宗皇帝,所以被东齐皇室奉为上宾,仁宗皇帝当年曾延揽他进太医院,不过为他所拒,说是性野不喜被拘着。

    仁宗皇帝觉得他很对自己脾胃,并不以为意,常常招他进宫闲聊,还曾赐府邸一座给他,不过遭他婉拒,后又另赐一座更大更好的给他,仍被婉拒,最后赐了仁宗皇帝的潜邸给他,他才勉为其难的接下来。

    凤三信中所载,大概都是类似的事迹,对他医术上的纪录并不多。

    黎浅浅看完后又再重看了三次,然后才抬头把站在远处的刘二招过来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?没别的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问?”

    “方束青姐弟是怎么跟他搭上线的?”黎浅浅没好气的问。

    刘二恍悟,“这就不是凤公子的人查到的了!是咱们在赵国的人查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说来听听。”黎浅浅顿了下又提醒道,“之前的事就不用说了,从她们离开南楚之后说起。”

    刘二顿时有点恹,不过很快就又振作起精神,“方束黎您记得吗?”

    “方大人的庶女,方大人的棺木还是她姨娘和她送回方家老宅的。”黎浅浅没说的是,方束黎可是很不喜欢方束青的。

    “就是她,方夫人过世前,因得怡郡主喜欢,被认为义女,然后带去赵国了。”刘二说着便面露不忍。“怡郡主的夫婿喜欢小姑娘,怡郡主年近三十,不为他所喜,怡郡主为讨丈夫欢心,便四下收养漂亮聪明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刘二说着便尴尬的红了脸,黎浅浅心下清明,这怡郡主的丈夫只对特定年龄层的姑娘有性趣,不过她没表露出自己懂这是何意,免得刘二更加尴尬。

    隔了好一会儿,刘二才平复过来,“方束青她们上门投靠不久,方束彤就跟方束黎一样,成了怡郡主的义女,而方束青姐弟,却被赶了出去,中间缘由却不得而知。若您想知,再派人去彻查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想了下,道,“还是让人查清楚的好,方束青这个人,我总觉得得小心防着才是。”

    刘二想到方夫人一家被凤家庄赶走后,方束青却还能来记回马枪,把凤家庄整得人仰马翻,差点就全庄覆灭,不由点头赞同黎浅浅的话,这女人不简单,得小心防备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黎浅浅问。

    刘二整理了下语词,接着往下说,“方信怀靠卖书画维生,他确实很有才华,但好景不常,没多久姐弟两就因水土不服双双染病,巧的是东齐神医正好投宿在他们隔壁,方束青知他是神医,求他救命,她们姐弟病好之后,就随东齐神医走了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方束青成了东齐神医的女人,所以他出手救了她们姐弟?嗯,那么他救颜五的条件,会是什么呢?

    “不会也同方束青一样吧?”黎浅浅问完后,忽地想到一个问题,“方束青她们姐弟是几时遇上东齐神医的?”

    刘二愣了下,低头扳着手指算时间,然后才惊讶的抬头回道,“应是和颜五姑娘出门行商那段时间吧!”

    黎浅浅掏出身上带的纸笔,刘二帮着铺纸,想着舀水帮磨墨,才现黎浅浅已经拿着描眉用的炭笔在纸上写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倒是快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黎浅浅写好后,递给刘二看,刘二忽感茅塞顿开,“是了,应该就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东齐神医不常出门,一般人是请不动他的,那他怎会出现在东齐和赵国交接的小镇?因为受九皇子所托?救治颜五的同时,巧遇方束青姐弟,治好她们两,就带着他们回东齐去。

    “难道东齐九皇子早早就已经盯上颜家人?但为什么?”刘二不解,颜五一个大姑娘,为何会被人盯上?颜家开的铺子当时都快要倒了,盯上他家为的是啥?应该不是为财,那么是为情?刘二摇摇头,颜五才多大,又没出嫁,若有人对她有意,直接上门求娶就是,有必要绕那么大一圈吗?

    而且盯上颜家的人,似是对颜家有着满满的恶意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因情而生的仇吧!”黎浅浅不负责任的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是因谁而起的情仇?”刘二听完后便很直接的开口问,只是话声才落,他便反应过来了,“难道……是颜大老爷?”

    黎浅浅点头,“我想也只能是因为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,能请动东齐神医?”

    “东齐神医应是应东齐九皇子之请吧!”此时小厮送上新沏的茶,其实茶早就沏好了,只是当时黎浅浅在看信,刘二没让他们送上来,让他们重沏茶来,小厮知他们有事要谈,便等了好一会儿,看着像是谈到告一个段落了,才急急送茶过来。

    “那个二爷,小的有话要说。”小厮送完茶没有走。

    刘二看黎浅浅一眼,见她没有不悦,方才对小厮说,“有什么话要说?”

    “小的之前去盯过颜家。”刘二点头,这差事还是他派去的,“往下说。”

    小厮见他没着恼,暗吁口气,道,“小的现,那顾氏,长的和颜家的三位姑娘很像。”

    咦?这是……刘二与黎浅浅交换一眼,“都是年轻的姑娘,自然像嘛!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小的是说,若不是知道她们的身份关系,可能会误以为她们是四姐妹。”

    难道说,顾氏是颜大老爷流落在外的女儿?

    “如果顾氏真是颜大老爷所出,那么,她冲着颜家而来,也就不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主子想要在北晋挑人手,好借机接近吕氏商会,颜家因此雀屏中选,颜五会带商队出远门,很可能是顾氏的主子早安排下的,她出远门,他们才有机会下手。

    刘二打小厮下去,若有所思的道,“说不定颜五姑娘会受伤,都是被人算计的。”

    颜五出门时,可是带着大队人马,怎会商队里的人全都好好的没事,偏只她受了那么重的伤,以后再也不能生孩子了!这对一个女人来说,等于是她一辈子都毁了,人虽还活着,但她再不能生孩子,拥有自己的骨肉,这对一个正值荳蔻年华的少女来说,是件多么痛的事!

    她还没有定亲,还没有出嫁,还没有丈夫,就已经被判定这辈子永远无法拥有自己的孩子,这消息要是传出去,她的婚事肯定是桩大难题,为了不让父母担心,所以她选择带假丈夫假儿子回家来,让忧心后继无人的老父安下心来。

    试想,当颜大老爷觉得正当人生无憾之际,忽然得知女儿骗了他,她不止没有嫁人,更没有生孩子,女婿是假的,外孙也是假的,他会如何?

    “好狠毒!”刘二喃喃道。

    黎浅浅却道,“由此可知,顾氏有多恨他。”今日果都因昨日因而来,“颜大老爷很可能是自作孽啊!才会得来这个果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