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六十六章 何必当初

第三百六十六章 何必当初

 
    上车走了一段路之后,黎浅浅招呼吕大小姐坐到她身边来。八?一?中?文网  W≤W≈W=.≥8=1≈Z≤W≈.=COM

    蓝棠便和吕大小姐换了位置,正好方便她撩了车帘往外瞧,云珠又被她打出去探听消息去了,所以她身边就只有叶妈妈在,叶妈妈转头看黎浅浅,见她和吕大小姐不知在说什么,根本没注意她们这里,原本想请黎浅浅话的叶妈妈,只得把到嘴边的话咽下去。

    只是心里难免不得劲儿,教主倒也罢了,她身份特殊,言行不像个大家闺秀也没人会挑她的理,可是蓝棠……

    没人现叶妈妈无声的感叹,蓝棠眨巴着大眼睛,好奇的将外头的事物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黎浅浅和吕大小姐正在讨论颜五姑娘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您说,她要进去前,为什么要先打听我的行踪?”吕大小姐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黎浅浅笑,颜五姑娘自小就是听着、看着吕家姐妹的事长大的,对吕大小姐有崇拜心理不足为奇,她把吕大小姐当偶像来看,得知吕大小姐也在同家银楼里,自然就想接近她。

    追星心态,古今皆同。

    只不过吕大小姐从颜五身上,并没感觉喜欢之情,更别说崇拜之意,反倒有种道不清说不明的感受。

    “恶意?”

    “也不算。”吕大小姐想要将那种感觉用话语来形容,可是思索良久,最后还是放弃了,“我从她身上感觉不到什么善意。”摇摇头最终下了这么一句评语。

    没有感觉到善意,但确实从她身上有感觉到什么……而非没有感觉,那除了善意之外,就只余恶意了!

    “不,不只,感觉十分的复杂。”吕大小姐说完之后愣了下,随即讪笑了一声,“真是,我怎么会跟你说起这些来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,她和黎浅浅年纪相差要比她和颜五之间差距要大,但是她却觉得有许多事情,她和黎浅浅能毫无隔阂的沟通,对颜五却不行。

    “吕姐姐和她很熟?”

    “不熟,只是偶尔在宴会上碰头,比点头之交好些而已。”

    吕大小姐之前常常带着商队出行,偶尔回北晋,就会被吕大老爷派出去应酬,跟颜五见过几次面,都是在宴会上头。

    “回头让人去打听打听。”黎浅浅就道,“你也别多想了,与其花功夫琢磨这个,还不如多想想生意上的事,说不定啊!她就是看你日子好过,嫉妒呗!”

    吕大小姐想想也是,与其浪费时间琢磨颜五,还不如想想瑞瑶教打算在北晋京城开的新铺子,要设在那儿,卖些什么,跟谁进货,至于店里的掌柜和伙计也得训练起来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等她去办的事多着呢!还真没时间耗费在不相干的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对了,一直忘了问你,你爹这继承人的事,他到底打算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跟我爹说了,与其过继外孙,还不如从族里那些无父无母的小辈里挑几个上进的,好好的栽培他们,将来看谁本事好,就交代给他们去接手,也省得族里的长辈们啰嗦。”

    族里的长辈们对吕大老爷可能过继外孙,表示非常不满,吕氏商会虽一向由嫡支长房来掌管,不过因为历代主事者,都对族人照应有加。

    所以族人们很担心,要是由吕大老爷的外孙来继承家业,人家亲爹娘都还在,日后长大掌权,会不会像他外祖父他们一样,心向着吕家?

    本来族人们不会想这么多,多亏了吕二老爷和长老吕松提醒。

    吕大小姐想到她二叔的作为,就恨得牙痒痒的。

    “不过继你外甥们也好。”黎浅浅笑,“金家是不得已,族人实在不争气,而且那些人不干净,金家当初无辜被冤,死了那么多人在牢里,这笔帐,金大老板都记在心里头,所以宁可过继外孙,也不想让那些狠心的家伙如意。”

    吕大小姐就苦笑,“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”

    金家原本人丁多兴旺啊!她爹当年曾动过金家的脑筋,想要和金家联姻,也不要金家后生入赘,只要生下的儿子里,挑一个姓吕,交给吕大老爷养就好。

    可惜,才动这念头,金家就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我爹也说这样好,免得我妹她们家里,为了要过继孩子回娘家,闹得不愉快。”

    之前为了争谁家儿子过继回娘家,姐妹间针锋相对就差撕破脸,她们的婆家,有的是盼着过继个孙子去媳妇家,能换回更多好处,顺带提擎自家一些,但也有公婆舍不得金孙,直言不乐意,婆媳间闹得很不痛快,加上吕二老爷一家搅合其中,直到吕大老爷话,把女儿女婿及外孙们统统送回家,才稍稍消停了些。

    “颜五是她们姐妹里,唯一生儿子的。”沉静许久之后,吕大小姐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颜六、颜七的婚事还没着落,她们前头四个姐姐很能生,可惜生的都是女儿。

    颜五的丈夫失忆,不记得自己的来历和身世,她又是姐妹中唯一生了儿子的人,她儿子跟她姓,婆家人也不会有异议,因为根本就没婆家人,只要她丈夫同意就成。

    等等,颜五的丈夫是失忆了,但他的家人找来了,他娘和祖母,还有未婚妻一家子人……

    黎浅浅想到了颜五和顾氏,不知为何,她总觉得这里头似乎不太寻常。

    银楼里头,掌柜们见顾家人不再吵闹了,颜家的小厮和侍从都被叫进来了,他们也就找了个由头退下了。

    屋里头,就剩下颜、顾两家人,颜五姑娘对顾氏道,“让你的人出去候着吧!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成,他们要是一走,谁知道你会怎么对付我?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颜五姑娘冷哼扬眉道,“不赶他们出去,那就别谈了。”

    顾家人就劝自家姑奶奶,好不容易劝服了,他们就开了门出去,颜家的下人也跟着出去,最后屋里头就只剩下颜家三位姑娘。

    颜五的丫鬟是最后一个出去的,她一出去就反手关上门,然后就守在门口,屋里顾氏就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那吕大小姐最是热心,还说她身边那个什么教主是江湖人,最爱打抱不平的吗?看到你遇上麻烦,肯定会出手相帮的吗?”顾氏质问道。

    颜五垂下眼,脸色有些青,颜六伸手握住姐姐的手,感觉到她的手一片冰凉,心疼不已,“这能怪我姐吗?肯定是你们不够卖力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你们应该要吸引她们的注意才是,不是光吵吵吵就行。”

    颜六、颜七两个交相指责顾氏,顾氏冷冷的看她们两一眼,“听主子说,五姑娘有心将颜家胭脂铺经营成吕氏商会那样的大商会,想要取代吕氏商会,成为北晋大商号之一。”

    颜五在两个妹妹娇媚脸蛋的衬托下,显得她的脸色更加苍白。

    “我劝五姑娘还是好生筹谋,看要如何达成我家主子的要求吧!”顾氏的五官娇美却隐含一股英气,只是她出现时,总是一派撒泼不讲理的样子,所以甚少人会留意到,她其实和颜家姐妹们长得极为相像。

    颜五危颤颤的笑了,“我真是后悔,当初就不该答应与你家主子合作。”

    顾氏嫣然一笑,“要是你当初不答应,现在你墓上的草大概都及人高了!”顾氏看着颜家姐妹脸色丕变,忍不住又笑了,“五姑娘,难道不满意我家主子给你们的方子吗?瞧,若不是我家主子给的方子,你们那香颜胭脂铺能有今日的名声?别傻了!”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姐?”颜六扯着颜五的手臂问,原以为看在数面之缘的份上,她会帮忙解围,没想到她竟然连问都不问一声,就悄然离去。

    真是够凉薄了!

    “对了,我的相公和孩子可以还给我了吧?”顾氏冷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颜五愣了下,脸色变幻数次,嘴巴翕翕,颜六和颜七焦急不已。“那是我姐的相公和孩子,怎么说是你的呢?”

    “你姐根本就不能生孩子。”顾氏冷笑,“孩子是我的,相公也是我的,不过是奉主子之命,借她伪装几日罢了!”

    同时也是趁机制造话题,引起市井小民的关注,要不然那香颜胭脂餔的名头不知何时才能传得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颜六感觉得到姐姐浑身直抖,她心疼的搂住姐姐,转头正想说什么,颜七已经开口怼回去,“笑话,全京城的人都晓得,那是我姐夫,我五姐的相公,那孩子是我五姐生的,你以为你随便喊一喊,就有人会信吗?”

    顾氏斜睨她一眼,“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,话,不是你上下两片嘴皮随说,就能成真的。”

    颜五推开两个妹妹,对着她祈求,“顾小姐,求求你了,别再这个时候拆我的台,我爹好不容易病情好转,你要是现在闹出来,他肯定会扛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我别把事情捅到你爹面前,可以啊!你就赶紧想办法,让主子的人,能攀上吕大小姐,最好呢,是让我们能直接和黎教主搭上话,否则,你们就等着给你们父亲收尸吧!”

    说完,不等颜家姐妹做出反应,就起身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顾氏一出去,颜家的下人就涌了进来,看到三位小姐完好如初,大伙儿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五姑娘,那顾氏未免太过了,您不能事事容着她啊!要不然不用等到她进门,咱们就已经没好日子过了!”丫鬟苦口婆心的劝着,颜家三姐妹相视虚弱的微笑。

    颜五喃喃道,“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