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六十五章 祸水东引

第三百六十五章 祸水东引

 
    这家银楼位于东市,平常出入的都是达官贵人,掌柜和伙计都是人精,虽说上门的是客,可还没见过这么张狂的客,所以当那自称是颜五姑爷未婚妻的姑娘一行人开始闹腾,掌柜便当机立断,命人把他们请进待客的包房里去。?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  W㈧W㈧W㈧.?8?1?Z㈠W㈧.㈠C?O?M

    虽说没办法完全阻隔声音外泄,好歹不会被人看着丢脸。

    颜家三姐妹自然是无异议,她们安静的随伙计去包房,但闹事的顾家人可不干,他们就是要闹得满京城人尽皆知,这样他们才能挟民意逼颜家、逼颜五夫妻同意顾氏进门做平妻。

    对,他们的目标可不是做妾,妾能干么?一般的人家里,就算没有主母当家,也轮不到妾室做主,贵妾亦然,所以他们要的是平妻,只有进门做平妻,一旦颜家人没有能当家的人了,平妻才能出面做主。

    所以当银楼的伙计们领他们进包房时,顾家人闹腾了一路,吵得路过的包房全都悄悄开了门往外张望。

    黎浅浅她们在二楼,又临近楼梯,因此听得特别清楚。

    外头声浪渐渐接近,云珠靠向吕大小姐,“吕大小姐,方才我现有件事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哦?啥事?”

    “方才跟我说这些事情的伙计说,颜五姑娘一进门,就问他,您是不是也在楼里。”

    吕大小姐愣怔了下,不明白云珠此话是何意。

    “她确定我在这里,才进来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您说是不是很奇怪?”上银楼来逛街,还先问吕大小姐在不在此,好像是冲吕大小姐来的。

    叶妈妈见多卑劣之辈算计人家家产的事,遇上这种事,便习惯把人往坏处想。“教主,您看这顾家,是不是和颜五姑爷合谋的?”

    不过她说的也不无可能,颜家无子承嗣,难免会被有心人盯上。

    吕家不也是如此吗?

    蓝棠跟黎浅浅咬耳朵,“所以说,女子嫁人一定要生儿子,不是能生就成,还一定要能生儿子。”语气颇为嘲讽,引得黎浅浅忍不住多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看我干么?”蓝棠说完之后,现这话题好像不该和黎浅浅说,她还小呢!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在想,颜家女儿的命还真是……不止颜大老爷夫妻只生女儿,就连她们出阁后,生的孩子也都是女儿。”这也未免太巧了吧?

    不过这种事本就很难讲,她前世的一个堂嫂就是一直怀女儿,检测出来是女儿就打掉,结婚十多年没有孩子,因为她伯父要求媳妇一定得生儿子。

    她记得大哥带她去医院看望那位堂嫂,因为她总算生下儿子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打胎太多次,子宫很脆弱,确定是男胎后,就一直待在医院安胎,只是很可惜,她那个小侄子是个肢体残缺、智力不全的孩子,生下来之后,熬不到满月就夭折了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宝宝还在妈妈肚子里时,会做产检,她那堂嫂又一直住在医院安胎,医生怎么会没现孩子的问题呢?

    其实医生早就现了,还请来小儿心脏科医生来会诊,遇上在娘胎就已知有严重心脏问题的婴儿,通常会建议家长做人流,但是她那位堂嫂不肯,因为那孩子是男孩子,她打掉这么多自己的孩子,就为了生儿子,好不容易怀了儿子,能跟婆家交代了,她是真不想再拿掉他。

    黎浅浅暗叹口气,她那堂嫂是个可怜人,好不容易生了儿子却早夭,她自己也因怀这胎,身体被拖垮了,孩子走没多久,她也跟着去了。

    她那位堂哥还伤心了一阵子,大哥还有些嘲讽的说,也不枉她堂嫂那般付出了,只是话才说完没多久,堂哥就再娶,新娘子挺着大肚子进的门,喜宴上她就听人说,男方是确定新娘子怀的是儿子,才订下婚期的。

    以前大哥根本就不会带她去参与叔伯家的事,可那一次,不止带她去医院探望甫产子的堂嫂,之后还带她出席喜宴。

    虽然大哥没明说,可她大概知道他的意思,挑对象要睁大眼睛,别傻呼呼的被人骗。

    堂嫂傻,被堂哥的花言巧语骗了,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,也要达成丈夫和公婆的要求,结果呢?她和她的孩子死了,人家不过在媒体前掉几滴泪,就被封为世纪痴情好老公,真要是好老公,压根就不会要求妻子一定要生儿子,为了拚儿子,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浅浅?”

    “嗯?”黎浅浅回过神来,看到的是蓝棠和叶妈妈担心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蓝棠问。

    黎浅浅摇摇头,总不能跟她们说,想到了前世那个可怜的堂嫂吧?“就是在想,这顾家人是打那儿冒出来的,刘老太太婆媳不是说颜五姑爷是她们家儿孙吗?为什么都是由顾家人出头,她们婆媳两难道不想认儿孙?”

    蓝棠听了点头,“不过,父母子女是天性,她们不急着认子认孙,颜五姑爷都是她刘家的儿孙,但顾家就不然了。”

    刘顾两家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,北晋京里并没人认识他们,刘家婆媳看起来举止局促,不像是能养出颜五姑爷那样儿孙的人家,而顾氏听说一路撒泼得欢,按说言行如此张狂的人家,在乡里间应是很出名的,可听说就是查不出他们的来历。

    以上消息皆来自狗仔新星云珠姑娘。

    掌柜听到这里,不由望向自家伙计,见伙计朝他点头,他不由暗叹,为什么自家的伙计比不上人家一个丫鬟呢?

    云珠之所以能打探这么快,当然和她出身鸽卫有关,而且她对八卦的热情也让她在打听消息时冲劲十足,那伙计在银楼做事,要工作是侍候好客人,卖出更多的饰,打探消息不是他的工作项目。

    因为外头实在太吵了,就连掌柜自己都有些待不住了。他向吕大小姐道歉告退出去处理事情,再让顾家人在他们银楼吵下去,他们的生意都别做了。

    等掌柜离开后,吕大小姐便问,“我们先走吧?”她家皮货店就在颜家铺子对面,颜家人也许不乐见自家事被他们看见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黎浅浅点头,跟伙计道,“这几样我买下了,你跟掌柜说一声,请他命人送到我府上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。”伙计很高兴的应诺,原本还以为这单生意泡汤了呢!

    吕大小姐留下一名丫鬟和两名护卫,让他们结账并给送货的人带路,然后就跟黎浅浅她们走了。

    伙计认得吕大小姐,也听闻吕家事,原本想跟那丫鬟和护卫打听下的,不过看他们三人的表情,最后还是打了退堂鼓,老实的去找掌柜。

    黎浅浅她们走出包房时,顾家人因为两位银楼掌柜出面了,不得不老实的进了厢房,所以外头很安静。

    领路的伙计将黎浅浅她们一行送上马车,才转身回去,就被同伴拦住,“喂喂,刚刚你送出去那几位客人,是不是有吕大小姐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!那位小姑娘可是吕家的贵客。”送客甫归的伙计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那家的姑娘?”同伴之一追问,其他人则在盘点京中的贵女们,贵女们虽多,但能让吕大小姐作陪的,似乎没有啊!

    “不知道,不过吕大小姐对她很客气。”伙计知道的不多,面对同伴们的追问,他被问得有些不悦,于是反问他们,“刚刚在外头吵得要命的,是不是那个顾家人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!你们在包房里也听到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啊!要不然你以为吕大小姐他们怎么会离开?之前还和掌柜的说得起劲呢!”虽知道黎浅浅买了不少方才看的饰,可是他刚刚就在包房里侍候,知道吕大小姐她们和掌柜谈的生意,若真做成了,那银楼接下来三年都不愁没生意了。

    可惜啊!可惜!他在心里暗暗叹息,面上却一派热情的听着同伴们,诉说方才顾家人闹腾的事情。

    上了马车,蓝棠有些遗憾的道,“可惜,不能看热闹了!‘

    吕大小姐伸手戳她脑门一记,“看什么热闹,对颜家姑娘们来说,那可是件丢脸的事。”

    任谁都不想家丑外扬,可偏偏顾家人毫不顾忌,颜家人怎能不气,怎能不怨、不恨,这个时候若不能帮上忙,还是别凑上去看热闹,省得事后被人家记恨,就算能帮上忙,也难免事后被人怨,更何况双方其实并不相识。

    叶妈妈见吕大小姐教训蓝棠,心里暗点头,吕大小姐不愧是在外头走动的人,对人心看得要比她们透,看一眼老实被训的蓝棠,叶妈妈不禁掩嘴轻笑,棠小姐什么都好,就是对人情世故不怎么在行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她不由看向黎浅浅,有些忧心黎浅浅不懂吕大小姐所言,待看到她朝自己展颜一笑,方才放下心,教主年纪虽比棠小姐小,但她比棠小姐聪明,不用他们讲,她就已经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吕大小姐的做法虽有些凉薄,但黎浅浅明白她的顾虑,吕大小姐带她们出来,就得把她们安全送回去,在她心里,颜家姑娘们的份量远不及黎浅浅和蓝棠,对她来说,她们两人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,至于颜家人,若摆不平这件事,日后遇上一样的事,也会摆不平,人活在世上,就会一直不断遇到难题和困难,若遇事就想着别人帮忙,而不自己正面迎上,那又如何能从这次的事里学到经验?

    以后遇到事,就会习惯期待别人为自己解决难题与麻烦,永远学不会自己想办法解决,永远学不到经验。

    云珠和吕大小姐说的话,她也听到了,那颜五姑娘故意把顾家人引来银楼,是想干么?祸水东引?还是希望吕大小姐出手相助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