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六十二章 哭诉

第三百六十二章 哭诉

 
    江分舵主他是真不懂这些东西,他是孤儿,从小在街上长大,吃的是百家饭,穿的是百家衣,长到十六岁时,个头还小小的,不过很能打,有一次,跟兄弟们一起打劫过路的富商,被路见不平的前分舵主给收拾了。?八?一中文?网 ? W㈠W?W.81ZW.COM

    前分舵主姓游,当时年纪已经五十多岁,试探一番后,现他是个习武的好苗子,便把他带回来。

    武功是练的不错,但他是真没耐心学认字和算数,后来是游分舵主压着他,总算识字了,可算数就真的不行,因此,当游分舵主过世,游分舵主夫人要与他交接这些账目时,他便把曾是官家千金的妻子推出去,他不懂,她总懂了吧!

    方分舵主夫人巴不得丈夫有此交代啊!

    当初下嫁,方分舵主夫人高氏可是委屈得不行,她爹好歹也是个五品官啊!只是可惜,在她及笄后不久,就已急病死了,未出嫁的子女要为亡父守孝三年共二十七个月。

    原本她是官家千金,生得又好,上门求娶的人众,她娘和她几乎要挑花了眼,最后定下京中四品官的孙子,那人斯文俊秀,写得一手好字,两家开始议亲之初,双方父母为让他们能早点熟悉对方,遂建议他们通信往来。

    本来一切都好好的,谁知一朝风云变色,家境遭逢突变,父母双双染了急病而亡,接下来守孝三年,原在信中信誓旦旦会等她的良人,也变了样。

    等她出孝,良人已然成亲两年半,还是三个孩子的爹。

    父母在时,将他们保护得太好,也是没料到两人会前后脚走,方分舵主夫人的兄长不是个精明人,但嫂子是,算一算出孝后,小姑子也该嫁人了,可是嫁什么样的人家,可得好好的筹谋一番。

    姑嫂两个在上门求娶里的人当中翻来拣去,可是这些人里,条件最好的,连三年前来求娶人当中最差的都比不上,高氏委屈得不行,但不得不认清现实,她已不是官家千金,再挑下去,怕只能当个老姑娘了。

    最后姑嫂两,选中了方寿山,他虽是江湖人,但上无父母兄姐,下无弟妹子侄,高氏一嫁过来就能当家。

    而且他当时是凤家庄北晋京城分舵的副分舵主,谁不知凤家庄的名头呢!他能当上副分舵主,想来是有些才干的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江湖人的钱来的快,他们高家现在就最缺钱。

    嫁进门之后,高氏现虽没有婆母公爹,但有游分舵主夫妻在,那老太太虽不是她的婆婆,却更胜婆婆。

    幸而她过门没多久,游分舵主就过世了,老太太带着儿孙扶棺回老家,这分舵就变成他们夫妻当家了。

    上头没人管着了,手里有钱又有权,还有什么不能做的?

    凤家庄收益惊人,光是京城分舵,每年就能收益十万两以上,但相对的,支出也很吓人,因为每个分舵都养着这么多人,而且撒在外头的探子更多,高氏知凤家庄是做什么生意的,怕动静太大会引人注意,所以她很谨慎小心。

    然而随着时光的流逝,又适逢凤家庄遭逢意外,没人来巡视,加上嫂子怂恿,她越来越贪。

    叶翔的到来,让她紧张了下,因为听说他是公子身边的人,且他一来就要求查账,再加上表妹夹缠不休,高氏真是提心吊胆好几天,最后见他没有其他动作,方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只是没料到,表妹会触怒丈夫。

    把表妹领回来之后,大姑娘自怜身世哭得凄惨,坐在旁边的分舵主夫人高氏心里不悦得很,和表妹相比起来,到底是谁的身世比较凄惨啊?哼!高氏看表妹哭个没完,没心情搭理她,草草安慰几句便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大姑娘还以为表姐会好生安慰她一番,并且会为她要求表姐夫为她做主,最好就是直接安排她嫁给凤公子啦!虽然她晓得这不太可能,表姐夫不过是人家下属,如何能安排顶头上司的婚事?

    大姑娘又自信满满的想,自己是官家千金!又生得这么美,凤公子若答应娶她为妻,就能和她爹、她哥成亲家,她娘总说,父亲命好所以才华横溢,运好所以才能娶她娘做妻。

    命好运好,才能得外祖父看重,助他一路直上青云。

    她娘议亲时,曾遇到一位神算,神算说她娘有帮夫运,她爹娶了她娘便官运亨通,她和哥哥出生后,娘亲也曾请这位高人为她二人卜算,神算说她哥是天上文曲星下凡,必能连中三元。

    后来虽没能连中三元,但那是因为那年出了考场弊案,以致他没能如愿。

    不过那神算的话还是很准嘛!

    大姑娘坚信,自己是有帮夫运的,娶了她的男人必能平步青云仕途平坦,所以江湖人的凤公子若娶了自己,肯定就能平步青云,在北晋朝里成为女皇的重臣。

    右手握拳鼓舞自己的大姑娘,相信只要凤公子知道自己愿下嫁,肯定会乐得跳起来……不过有点难以想象啊!那位公子宛如清风明月一般的人物,会像她哥一样遇着高兴的事就跳起来?

    她忽地又消沉下去。

    屋里侍候的丫鬟们早已见怪不怪,她们这位大姑娘喜怒无常,还常常因沉浸在自己思绪里,而做些奇怪的事来。

    方分舵主夫人走出表妹屋子后,便问丈夫在哪?待晓得丈夫又往小妾房里去,气得眼前一阵黑,差点就站不稳而跌跤,亏得她身边的婆子眼捷手快,伸手扶住她。

    方分舵主正和小妾喝酒寻欢,妻子管得多,却不能把她自个儿的表妹管好,凭白让自己在下人面前闹笑话,越想越恼忍不住藉酒浇愁起来,因此,当亲信找来时,他已经醉得不醒人事。

    “分舵主怎么醉成这样啊?”亲信看着醉瘫在桌上的方分舵主,有些不敢置信,分舵主向来不善饮,怎么今日竟毫不节制喝得烂醉?

    “我也不晓得啊!兴许是在夫人那儿受了气吧!”小妾温声细语道,亲信长叹一声,提点她,“日后遇上分舵主要喝酒,就好好的劝一劝,喝酒伤身啊!”

    小妾点头应下,亲信看分舵主开始出震天价响的鼾声,只得告辞离去,看来是没办法跟分舵主先商议一下了。

    只好他们自己拿主意啦!

    隔天,大姑娘想再如法泡制,提着装了食锦楼最畅销的养生粥的食盒,俏生生的就往方宅与分舵相连的门来。

    之前守着此门的,都是一些高氏派来的婆子,今天却换了人,全换上五大三粗的壮汉,一身的臭气熏得大姑娘是头昏眼花,“你们这是在干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在守门啊!”

    “快点让开,让我过去。”大姑娘因为昨天哭得太过,导致今天说话时,声音略沙哑,不过她嗓子好,略沙哑反倒增添了许神秘感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!您是那位啊?”

    “我?我是你们分舵主妻子的表妹。”大姑娘趾高气昂的道,她今天还是没带丫鬟,毕竟这些天都走惯了,压根没想到会变。

    几个汉子互相看了看,呵呵笑了,“不好意思啊!分舵主的妻妹,不是我们凤家庄的人,所以这位大姑娘若是想到我们凤家庄买消息,建议你走正门,这扇门,是属于我们内部的人专用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话?大姑娘听了勃然大怒,眼前这壮汉这么说,就是没把她当自家人看?她表姐可是分舵主的妻子耶!他们竟敢不尊重她?

    大姑娘脑子一热,就冲上去冲着离她最近的男人拳打脚踢起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她到底是个闺阁小姐,论力气,那及得上这些壮汉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碍于她是女子,对她多有忍让,不过对付她的办法也不是没有,其中一个问,“分舵主已经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一个正狼狈阻挡大姑娘行凶的纤纤玉指的汉子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兄弟们,都过去吧!”他话声一落,其他人快避进门后,然后他手一推,自己也快闪人,趁大姑娘没反应过来,门砰的一声关上了,大姑娘看得傻眼,这是在干什么?

    气恼的一跺脚,回去找表姐告状去。

    等凤公子起身,玄衣和叶翔便把他们准备了一晚上的计划拿给他看,凤公子一目十行迅看完,指了几个漏洞给他们,就带着玄衣出门去公主府,他要去找黎浅浅蹭饭去。

    叶翔强自振作给自己打气,然后就开始执行清理的工作,凤公子带来的人手不多,但有护史公子和数字公子们的协助,很快就完成初步清理工作。

    方分舵主夫人今儿一起床就诸事不顺,先是表妹跑来哭诉,然后是她安插在分舵各处的人,竟然全被人清理出来。

    自叶翔到来,她就一直悬着的心,终于落到实处了,面对众人的哭诉,方舵主夫人其实更想哭,可是她不能慌,她要是慌了,那个叶翔可就得意了!

    “夫人啊!那位叶公子可真是厉害,本来小人是想跟他争上一争的,可是这才几天的功夫,他竟然把小人管的帐全都摸清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,他苦心孤诣弄出来的账本,竟然没几天就让人看穿了,他之前花的心血全都白费了!那个叶公子实在太鬼精,他自认把账目做得天衣无缝,他竟有双火眼金睛,轻易的看穿一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