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六十一章 千里之外

第三百六十一章 千里之外

 
    水声淙淙,凉风习习,黎浅浅已经跑出去,研究亭子外的水车去,黎漱的问话,只有凤公子听见。??八?一中文网?  W≤W≠W≈.≥8≥1ZW.COM

    “您还记得方束青吗?”

    “方?”黎漱沉吟半晌,良久才想起来,“你伯母姐姐的女儿?”

    凤公子点头,行云流水似的沏了两杯茶,他将一杯递给黎漱。“就是她。”

    凤家庄之所以遭逢巨变,凤公子兄弟之所以失去双亲,都是拜她和东齐那位长平公主所赐。

    方夫人一家子全是白眼狼,凤老庄主夫人念她一家孤儿寡母不易,收留她们一家子,方夫人却想鸠占鹊巢,更想让儿女与凤家联姻,想到凤老庄主夫人连陪房都她掌控,她自己更是被方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,当初真要让她得逞,这凤家庄怕是迟早要成为方家的囊中物。

    黎漱长叹一声,抿了口茶,只是代价实在太大了!心头忽地有什么东西闪过,等一等,想起来了,方信怀!东齐神医的小舅子,他姓方!

    “那个方信怀,他和方束青是一家人?”凤公子颌,黎漱吐了口浊气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,东齐那位皇子怎么会对浅浅感兴趣,若是她们姐弟从中作怪,那也就难怪了!”

    凤公子冷哼一声,他可还记得,方束青想嫁大哥,方夫人思慕大伯父,方夫人曾想让儿子娶凤乐悠,她的算盘打得可真精。

    以为他们凤家人除了和他方家联姻,就没人可娶可嫁了?

    想到方夫人谋害大伯母的事,凤公子就觉得方家女人可怕,又因为方夫人曾是官夫人,方束青姐弟惯以官家千金、子弟自居,思及方束青曾经的作为,凤公子对官家千金的反感,更甚于官家子弟。

    “他们既然都盯上浅浅了,您有没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黎漱低头抿茶,“盯上浅浅的人,不止东齐人,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何要带她离开南楚?”

    咦?南楚的什么人盯上浅浅了吗?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因有她爹和哥哥在,所以替她挡了不少事,不过,我们的人接到消息,西越人潜伏在南楚的探子蠢蠢欲动,目标就是浅浅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这才恍悟,“我们的人竟然没留意到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是江湖人,你的人就算注意到了,大概也不会当回事。”

    中州大6原是一个国家,天盛帝国灭亡后,列强割据,除了北晋、赵国、南楚、东齐及西越这五大国,尚有无数小国,有的甚至仅大国一州大小,也自立为国称帝,凤家庄的探子遍布各地,仅江湖人的消息就够他们累的了,除注意各国朝廷动态,对这种潜伏在他国探子的行动,大都是记上一笔就算,并不会特意关注。

    那黎漱他们又为何会现?自然是因为人家都潜到自家门前来了,要真都没现,那就叫失职啦!

    事关教主,不论鹰卫或鸽卫都很慎重其事。

    “东齐的九皇子,就是长平公主的弟弟。”所以他们会关切瑞瑶教的宝藏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    “东齐九皇子是皇贵妃所出,很有争储的资格,若那位神医也站在他那边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凤公子没有把话说完,但黎漱知道他的意思,“东齐除了他之外,就没有能与他一争的皇子了?”

    “有,不过也只有一个,五皇子,皇后所出,前头的皇子不是夭折就是已经病故。”

    所以这位五皇子吕汉昌便成了实质上的嫡长子,但因他已封王,因此不少人觉得皇帝兴许不看好这个儿子,要不然大可直接立他为太子,而非封王,而九皇子之所以觉得自己很有一争的资格,便是因为他到现在,儿女都老大了,却未封王。

    那么是不是可以认定,皇帝有心立他为太子,所以不封他王爵?

    不管皇帝是怎么想的,东齐有不少人是这么认为的,所以那位神医选择他,也就不足为奇了!

    “也不知那皇帝是怎么想的?难道不怕自己那天突然就去了,他身子可不怎么好!”

    黎漱听凤公子说完之后,才笑出声道,“这皇帝还挺聪明的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“他若早早就明旨立太子,怕早就小命不保了!”黎漱道。

    凤公子愣了下,不解问,“这是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你方才不也说了,东齐神医选了九皇子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凤公子恍悟,他想到了真阳公主驸马的病,还有顾家老祖宗,因为有他,东齐皇帝的身体不好,似乎也有了解释。

    一声长鸣自远处传来,然后就见一飞鸟自远而近滑掠过水面,再飞起时,爪子上还有条鱼兀自挣扎着,阳光下,自鱼身滑落的水珠晶莹耀眼。

    “若是为了要抓浅浅,有必要绕一大圈给真阳公主的驸马下毒吗?”凤公子想不通这点。

    黎漱也不明白,以谢璎珞的手段来看,早在他们途经赵国时,她就可以出手,就算她欠缺人手,多的是江湖人乐意效劳,江湖人之所以至今未对黎浅浅出手,是因他们不习惯团队合作,他们不受拘束,若独自一人没有把握,他们是不会擅自行动。

    但若有人招聘他们对黎浅浅动手,动脑的事有人负责,还有钱可拿,他们肯定很乐意,并会趁机浑水摸鱼。

    谢璎珞却没有选择招聘江湖人效劳,反而跑来北晋,对真阳公主的驸马出手,然后诱哄公主与她合作,然后才动手。

    “感觉不像是顺便为之,而是刻意针对真阳公主而来。”否则北晋权贵这么多,不独真阳公主一人,为何挑她丈夫出手?

    “等驸马醒来,大概就能知道为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黎漱说着,忽然想起方才的事,他跟凤公子说了大概,凤公子若有所思的弯起手指在桌上轻敲。

    “韩驸马的亲人好像一直都没有出现?”凤公子不太确定的道。

    “韩驸马仪表堂堂文武全才,如此出众的子弟丢了,家里的长辈肯定要急,可为何韩驸马的家人从未出现过?”黎漱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凤公子看他一眼,还不确定韩驸马的亲人没出现过好吧!

    他挥手招来小厮,命他去记史楼查护史公子们,命他们尽快查此事。

    “回头我问问蓝海,他与韩驸马较熟,看他想不想得起来,韩驸马说话可有口音。”黎漱当年也见过韩驸马,不过那时他急着救蓝海他们离开,没太多时间和韩驸马接触。

    凤公子呵呵一笑,蓝海在凤家庄住了那么多年,全心专注在医术上,对旁的事根本不怎么上心,他会注意到韩驸马讲话有没口音吗?请容他对此存疑。

    说话间,黎浅浅回来了,一脸的满足,“你们家这水车亭子真特别,那些水从上而下,虽落在亭顶上头,水花却没溅入亭中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凤公子笑着伸手接过丫鬟递来的擦手巾,帮黎浅浅擦了手,她方才应是趴在亭子上,嗯,还去爬假山了,所以小手上全是灰,还有被砾石擦伤的伤痕,擦干净了,又从腰间系的荷包掏出药膏来,小心翼翼的给她上药。

    对凤公子的行为,黎浅浅不以为意,黎漱不以为奇,却把一众侍候的看傻了。

    黎老爷就这样看着他们家公子,当着他的面,吃他女儿的豆腐?还是说,两家是有什么约定?那是不是说,眼前这个小姑娘有可能是他们未来的公子夫人?

    但可能吗?

    等她长大,他们家公子都多大啦!还是说,公子把她当妹妹,真正想娶的是小姑娘的姐姐?

    无数的疑问在他们心里不断冒出,偏偏这些问题还都没人能解答,可把他们给愁坏了!没有解答的问题就像是猫爪子在心里挠痒痒,痒得你心头难受,却得不得答案。

    不过,可以确定的一点是,江分舵主夫人的表妹,肯定是没机会了啦!

    大伙儿对此暗点头,如果要他们选,他们宁可挑这小姑娘做公子夫人,也不想要那位大姑娘。

    叶翔早知自家公子对黎浅浅有意思,毕竟之前贴身侍候久了,公子的心思,他们看得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公子对所谓的官家千金没好感,黎教主也是官家千金,可她这位官家千金是半路出家的,没有半点官家千金的样儿,反倒更像凤家庄里常见的江湖侠女。

    叶翔得了凤公子的话,开始着手清理分舵,不过他一个人想要做得周全,还是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等黎漱他们离开后,他便找凤公子要人手,凤公子看着他好一会儿,方道,“你若需要,玄衣他们随你调动,除此之外,分舵里若有人可用,不妨大胆起用。”

    叶翔低头想了下,便笑着点头应下,当晚便和玄衣等人熬夜制定规章,用以规范分舵上下人等。

    数字公子们时常在外,这些规章他们知个大概就好,护史公子们常驻分舵里,规章便需要他们认可。

    看到规章里,明文规定分舵重地严禁外人靠近时,几个护史公子都笑了,这条规定一看就知是针对某人而来。

    “家眷无事不得擅入分舵……”一个年约四十的护史公子指着这条规定,看着叶翔,“分舵主见了,会很生气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们可见过朝廷那个官员的家眷,把丈夫办差的地方,当自家厨房逛的?”叶翔挑眉问。

    没有,还真没有。所以说,这是要把分舵和分舵主的家分隔开来?

    “分舵主的家用不应该由分舵来负担。分舵是凤家庄的据点,不是分舵主的家产,他家的用度,不该由凤家庄来出。”

    咦?原来江分舵主的家用是由分舵公中来出的?护史公子们这才恍然大悟,怪不得分舵主夫人进门之后,他们分舵的开销就越来越大,江分舵主还老在他们面前哭穷,这个支出要砍,那个支出退回重做,因为花费太多,分舵公中付不了。

    哼哼,公中当然付不出他们的公费支出,因都被分舵主夫人给花掉了嘛!

    “分舵主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不晓得。”叶翔摇头回答,若是知道,这算贪墨公中,他在查账时,分舵主应会心虚,但他一派坦荡,反让他看不出来,他是知情装不知,还是压根被妻子蒙在鼓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