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五十九章 人尽其才

第三百五十九章 人尽其才

 
    凤奕身边有两个重要的侍从,一个是玄衣,一个是叶翔,凤老公子夫妻去世时,凤奕受了重伤,还差点因为内力杂乱出事,玄衣和叶翔当时也受伤惨重,玄衣还好,受的是大多是刀剑砍的外伤,叶翔受的却是内伤。八?一中文??网  W≤W≈W=.≤8≈1ZW.COM

    与凤二公子凤耀筋脉被挑断不同的是,他的内腑受了重创,虽及时救治,但从此不能再修习内功,身体也不如常人健壮,天气稍有变化,他就病了。

    因此这些年,凤三让他和二哥待在一起,让蓝海帮他们调养,养病的日子很无聊的,他们本是习武之人,每天都要练功活动筋骨,让他们不能妄动,只能好好待着,差点没把人憋出病来。

    凤二公子还好,平日就有看书习字的习惯,只是空闲时间太多,难免会胡思乱想,凤公子怕他钻牛角尖,便让叶翔兄弟几个一起,求他二哥教他们读书识字学帐管家等事。

    叶家兄弟根子不错,几年下来学有小成,这次凤公子不只带玄衣,还把叶翔也带上了,只是叶翔身体不太好,凤公子让他慢慢来,他快到华城时,就接到凤公子传书,让他直接到北晋京城分舵等他们。

    当凤公子他们一行抵达京城的时候,他已在分舵待了好几天。

    “这是京城分舵的上个月的账册。”

    凤家庄不只收集数据,贩卖消息,还善用这些消息数据,为自家谋财。

    “北晋人喜做工精细的饰服饰,但北晋人的匠人做不出那么精细的活。”

    “黎教主他们铺子卖的东西,很受欢迎,华城里新开的酒楼,收益还看不出来,不过银楼和绣庄的生意,都非常好。”

    叶翔看过账,知道不少人关切此事,因为花钱买瑞瑶教相关消息的人不少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凤公子点点头,似是没听到他说什么,头也没抬的专注在手上的账册。

    外头的动静,并没有瞒过屋里的人,江寿山分舵主国字脸都红了,他搓着手尴尬的向凤公子赔罪。

    “江分舵主做事认真又谨守本份,何罪之有?”

    “可到底是家里人扰了公子的清静。”江分舵主挠挠头,他老婆是真的很好,可是有时候真的太想当然了。

    凤家庄的人遍布整个中州大6,公子会把北晋一个小官之女放在眼中?要是说这个小官之女,相貌绝俗才华出众,那倒也罢了!偏生妻子这位姑表妹除了脸能看,小气霸道还尖酸刻薄,就连这几日熬的那什么汤、什么粥,全是让妻子去外头食锦楼买回来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就觉得脸上**辣的,妻子难道不晓得,凤家庄是做什么的?这种事瞒得过公子?既然没那本事,又何苦打肿脸充胖子呢?装,装什么装!

    这几天他觉得底下的人看自己的眼神,似都在嘲笑他,怎么会有个那么笨的妻子,唉!江分舵主以前不觉得妻子笨,可近日他觉得,妻子和那个表妹待在一起久了,也不复以往的聪慧了!

    难道这就是人家说的近朱者赤、近墨者黑?

    外头的大姑娘端着托盘久了,觉得两手都快断了,偏偏她特令丫鬟不用跟来,这下可好,进不去内室,也不知要端着这托盘多久。

    她素来娇生惯养,几曾做过这些事,虽进到屋里,却进不到盘账的内室,只能呆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她左右张望了下,把托盘放到桌上,守在屋里的两个小厮直勾勾的看着她,似乎是在监视她,这是把她当贼看了吗?

    “你,你们两个看着我干么?”

    两小厮很无辜的眨眨眼,你一个外人跑到这里来,我们负责守在这里的人,不盯着你瞧,难道不管不顾,由着你在这里胡做非为?

    大姑娘见他们两还是盯着自己看,气急败坏的直跺脚,之前几天,她都是带着丫鬟来的,不让进门,她就要求让丫鬟把东西端进来,玄衣没拒绝,不过丫鬟进屋后,待了许久才出去。

    出去的时候,都粉脸带俏一副娇羞样,令她心生疑窦,觉得她们有私心,背着她想勾引凤公子,所以她今天才不带丫鬟带,果然玄衣就没拦她端东西进来,可是……这两个小厮这样看着她,是啥意思啊?

    难道前几天,她那几个丫鬟端东西进门来,是因为被他们盯着看,才会觉得害羞的?

    还没等她想明白,江分舵主就从内室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表姐夫,我给公子端茶来。”大姑娘立刻上前对江分舵主笑得很娇俏,却不知在江分舵主眼中,却成了心怀不轨的狡诈模样。

    江分舵主板着脸对她道,“你不必忙了,公子的吃食,自有专人负责,你一个姑娘家,不好到这里来,赶紧回家去吧!”

    不是吧?赶她走?气急又是一跺脚,张嘴就想争辩,不过江分舵主根本不理会她,转头就对自己的侍从交代道,“你送表姑娘去给夫人,跟夫人说一声,表姑娘年纪大了,应该多为自己的名声想一想,老在这转悠,对她名声可有不好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表姐夫!”大姑娘小嘴一嘟,就要撒娇,不过她忘了,这不是她哥,是她表姐的丈夫,对他撒娇着实有些太过了!再说他们根本就没见过几次面,要不是江舵主是个正人君子,怕是会误以为这小姨子对自己有意思呢!

    江分舵主没想太多,大姑娘是习惯成性,也没察觉不妥,此刻她身边没带丫鬟来,自然也没人提醒她这样做不妥。

    内室里的凤公子朝叶翔看一眼,叶翔会意,招来正乖巧研墨的小厮,与他低语几句,小厮点点头就从内室的后门走了。

    凤公子重新回到账册中,“北晋宫里最近有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“女皇陛下对真阳公主夫妻的事颇为关切,尤其是在传出真阳公主为医治驸马的病,与东齐九皇子合作,出手对付蓝先生和黎教主的事之后,女皇颇为震怒,原本是想召真阳公主进宫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直到现在,都不曾听闻女皇召她进宫?”

    真阳公主自驸马病倒后,除进宫向女皇请旨,命太医院的御医为驸马诊治,就没再进过宫。

    女皇一直娇宠这个女儿,纵使女儿不孝,执意嫁个来历不明的男人,女皇面上虽狠,但私底下仍是很关心女儿的,而且父母对儿女能记多久的仇?真阳公主虽未进宫,但公主府中生的事,都瞒不过女皇。

    “北晋太医院的御医都治不好驸马,蓝先生却只凭颗药丸就把驸马救回来,您说,女皇会不会……召蓝先生进宫,留他在北晋为医?”叶翔问。

    凤公子抬眼看他,问,“你觉得蓝先生会理她?”

    “听说太医院院判病重请辞,他儿子都请辞回家侍疾了,现在朝堂上传言,院判明明身强体健,却在这个时候请辞,就是为了给蓝先生让路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冷笑,“这个消息是打哪儿来的?明明就是那个院判习艺不精,治不了驸马,蓝先生却迟迟未到京城,他怕惹祸上身,才匆匆请辞的,他其实一点毛病都没有,哦,顶多就是在宫里常常下跪,所以两膝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叶翔愣了下,“我这消息是从宫里的宫女传出来的,公子您呢?”

    “我这是从公主府里,侍候院判父子的仆人那里打听来的。”消息来源不是凤家庄的探子,而是刘二带领的鸽卫。

    毕竟他没在公主府待太久,里头的环境都还没摸透,就被叶翔紧急召来分舵了,原以为是生什么大事呢!谁知只是丁点小事。

    凤公子想起此事,就忍不住送个大白眼给叶翔,叶翔自知理亏,起身又再向凤公子赔不是。

    “得了!下回记得,别一点小事,就急吼吼的找我来。”凤公子叨念着,“要是我不在附近,你传信传得这么急,叫我怎么赶?”凤公子瞪他,掩下这句,是想累死你家公子吗?没说。

    “小的这不是急吗?”叶翔咕哝着。他得到消息,方束青那女人竟然嫁给东齐那位神袐无比的神医,这位神医跟东齐的九皇子牵扯不清,听说九皇子最钟爱的一个女人,与神医关系匪浅。

    听说那个女人最近被派到北晋来,还带了方束青的弟弟,虽不知他们的目的为何,但可以肯定绝对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的是,他家公子竟然早就晓得此事,且黎大教主他们已跟他们交过手了。

    “行啦!你没跟我们一道走,对这些消息自然不如我们清楚,要是觉得底下人办事不够牢靠,那就好好的梳理一遍,重新安排过,办事不走心的,不用我告诉你怎么处理吧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叶翔低声应诺,“分舵里头有不少多出来的人,您看,要清理吗?”

    “多出来的人?走关系进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叶翔点头,暗指外间还在和那位大姑娘夹缠不清的江分舵主,“他老婆瞒着他,安插了不少在分舵里头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抿着嘴,“瞒着他?他那么精明的一个人,会没现?”凤公子冷哼。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老婆把分舵当自家私产,安插人手无非就是想从中捞钱,他不好拦着妻子,知道我们要来,便想着把事情推到我们头上来,由我们出手处置这些人,他老婆要是知道了,跟他抱怨,他只需两手一摊把事推个一乾二净,她想闹,也闹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,咱们要处置这些人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,既然进来了,就要人尽其才,好好的压柞一番,不然岂不是白瞎了那些钱。”

    凤公子冷哼,想算计他,分舵主夫人还早呢!

    “那位大姑娘呢?”

    “她怎样?那是江分舵主的亲戚,咱们管不着,不过她不是凤家庄的人,分舵重地自不能由着她随处乱逛。”凤公子端起手边的菊花茶轻抿了一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