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五十八章 好事

第三百五十八章 好事

 
    才到店面,掌柜就忙上前来拦,“几位客人先在里头歇歇,等外头的事情了了再出去吧?”

    “外头生何事?”

    “唉!”掌柜的不好说,却朝一旁的小伙计使了个眼色。?八一中?文 W?W?W.81ZW.COM

    这几位都是贵客,还是东家的友人,他们问,怎好不答呢?小伙计年幼,没那么多顾忌,要是说错了什么,掌柜也能以他年幼无知掩过去。

    小伙计机灵的上前,说起外头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皮货店所在的这条街,叫东乡大街,北晋建朝初建皇城,各地行商汇集于皇城中,东西二市的店面的背后,多由王公大臣等撑腰,小行商们被排挤,只得在东乡大街一带落脚,这些年下来,东西二市的权贵时有更换,但东乡大街上的铺子倒是稳健经营,少有更迭。

    吕氏商会的这间皮货店,对面的隔壁香颜胭脂铺,是间卖香料、香粉胭脂的铺子,同皮货店一样,也是家老店,原本他们第一代东家是专门行走于各地采买香料,然后在各地贩卖的,但当他过世之后,正好遇上赵国初建,南楚也宣布建朝。

    香颜胭脂铺的第二老东家带着商队行走各地采卖香料,在西越与南楚交接山区,遇上了走山,胭脂铺顿失主心骨,后来就只收购行商带来的香料,不再带队行走各地。

    因此香颜胭脂铺的规模就一直展不起来,这一代的东家,和吕大老爷有着相同的命运,都是连生数女没有儿子,吕大老爷夫妻是生了五个女儿就不再生了,但颜大老爷不然,他与妻子仅生一女,其余六女皆是庶出,就是没能生个儿子,几年后,元配过世,他续弦的妻子依然没能给他生个一男半女,颜大老爷不可谓不遗憾。

    吕大小姐的婚事是好事多磨,磨到现在她都要三十岁,仍然没有着落,颜大小姐则不然,她早早就出嫁,却同她娘一样,只生女儿,在婆家的日子并不好过。

    颜家其他几位小姐,也是早早就出嫁,同她们大姐一样的命运,也是只生女儿,于是乎自五小姐以下,婚事就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颜五小姐自幼就是个慓悍的,见自家生意每况愈下,就动了效法吕大小姐带商队行遍各地的念头。

    六小姐和七小姐倒是调制胭脂香粉的高手,但没有材料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!

    五小姐便不顾老父的反对毅然领着家丁和管事上路去,这一去就是一年多快两年,回来的时候,不止满载而归,同时还带了颜家五姑爷和一个襁褓中的男婴。

    因为带回来不少珍贵香料,香颜胭脂铺的名声一下子就成了京里的名店,生意蒸蒸日上,与此同时,上门向尚未出阁的六小姐和七小姐提亲的人,更是几乎踏破颜家大门。

    “颜五姑娘这是……在半路上成亲了?”

    小伙计点点头,“颜家那位五姑爷,与真阳公主家那位驸马一样,也是忘了自己的来历和身份,要不是颜五姑娘救了他,他怕是早就死透透了!”

    可是这和外头的吵闹声,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小伙计看出大家的疑问,连忙接着说,“颜六小姐和七小姐却跟颜大老爷道,她们不愿外嫁想要招赘,如此她们研的方子才不会外流。”

    一听她们两不外嫁只招赘,不少人就打了退堂鼓,他们想求娶颜家这两位小姐,就是冲着她们手里的方子来的,要不然谁想娶她们?万一跟她们的姐姐一样,只会生女儿,不会生儿子怎么办?

    从两个未嫁姑娘这儿讨不着好,便有人对颜五姑爷这里下手了,他不是说不记得自己的身世和来历吗?

    于是乎三天两头就有人上门寻亲来了。

    一开始颜大老爷对这些人来者不拘,说不定真能帮女婿找到亲人呢?

    可是颜大老爷很快就失望了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个生意人,见多了人,这些人想做什么,他怎会看不出来?

    上门的人越来越少,毕竟颜大老爷这关不好过,但是上个月,来了三个女人,刘老太太和刘太太是对婆媳,另外那个年轻女子姓顾,是刘家独子未过门的妻子,她们一上门,颜大老爷心道不好,这婆媳两看起来与自家五女婿有些相像啊!

    刘老太太只哭着求他,想见孙子,刘太太扶着婆婆啥话都没说,倒是那顾氏,有些泼辣,陪着他们来的顾家人,也是横得不行。

    来闹着要见人的,就是这顾家人。

    “乍听之下,这遭遇是跟韩驸马有些相彷。”黎浅浅道,春江她们点点头,确实是有些像,不过韩驸马运道好,遇上的是北晋的公主,而这位颜家姑爷遇上的只是个商户女。

    蓝棠听着就问,“那位姑爷是怎么忘了自个儿身份的?”

    “嘎?”小伙计听不懂,蓝棠遂解释给他听,“我是问,这位姑爷好好的一个人,怎么会忘了自个儿姓啥名谁呢?所以他是脑袋受了伤?还是咋的?”

    小伙计听懂了,摇摇头,“这可就不知道了,颜家人也没对外说。”

    那是,要是把所有的事全都对外说了,那就更闹不清楚,谁才是他真正的亲人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顾家人怎么有底气上门来闹呢?不只黎浅浅有疑问,黎漱他们也很好奇。

    小伙计嗐了一声,“就是颜大老爷那天请她们婆媳进去坐了下,那顾氏就笃定的说,颜家那位姑爷就是她未婚夫,所以顾氏那些人才会成天上门闹。”

    闹就闹吧!可是影响到别人的生意,就不好了!

    他们接连闹了近一个月,早惹得附近店家不满,所以他们今儿一来,便立刻有人去报官,衙差一来,他们就不敢闹了!不过天天这样闹,掌柜的他们好怕意受影响啊!

    这半个月来,上门的客人已被吓跑了不少。

    蓝棠拉黎浅浅到一旁,“我想去给那位颜姑爷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能行吗?”黎浅浅问,蓝棠医术不错,可往常都只帮自家人看诊,没接触过外头的人,她怕她做不来。

    “总要去试试,而且我爹最近跟我讲了不少失忆症的事,我想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颌,“那我帮你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“还跟我客气,只是,颜家不知是否会答应。”

    真阳公主明知驸马头部有伤,还被人下了药,但为了不让他恢复记忆,离开她们,她宁可不让驸马服药,让他镇日饱受头痛之苦,难说颜五姑娘不会同她一样。

    “总得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黎浅浅一起身,黎漱便道,“我来跟吕大老爷说。”

    有人做靠山就是好啊!黎浅浅笑着点了头,黎漱进去后不久,吕大老爷就带着女儿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颜家小五跟金珠向来走得近,让金珠去跟她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确定能不能治,就先不跟她说太多,免得一开口就被回绝。”

    吕大小姐点头,她自然也想到颜五姑娘说不定不愿丈夫想起过往,毕竟外头有个他未过门的妻子在。

    吕大小姐便带着蓝棠走了,黎漱他们也顺道和吕大老爷告辞,吕大老爷看着黎浅浅欲言又止,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吗?怎么话都没说就走了?”黎浅浅看着他的背影,有摸不着头绪。

    春江几个看着她不说话,黎浅浅得不到答案便丢开去,转去问黎漱,“接下来要上那儿去?”

    “去凤家庄在京里的分舵?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!”黎浅浅笑得眉眼弯弯,看得黎漱嘴角直抽,丫头,咱们能含蓄点吗?

    凤家庄分舵里,凤公子专心一致的和人盘着帐,一个年约十六的大姑娘端着茶盘,对守在门口的玄衣巧笑倩兮,“我给凤公子送茶水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家公子不渴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不渴?公子都已经在屋里盘了两个时辰的帐了,又不是铁打的,怎么能不吃不喝呢?”

    玄衣抬了抬眼皮子看她一眼,随即就垂下眼,不再理会她。

    大姑娘却不死心,提起裙裾就要往里头走。

    玄衣冷冷的看着她的背影,暗批真是不知死活的女人。

    那大姑娘其实并不是凤家庄的人,她是北晋京城分舵主妻子的表妹,因家中兄长带妻小上任,她父母也在任上,所以被兄长托给分舵主的妻子照看着。

    听说这位大姑娘瞧不起江湖人,勉强住在这里,却一直眼高于顶,看谁都不顺眼。

    分舵主碍于妻子,不好说什么,可底下的人意见可多了!既然瞧不起他们,那就走啊!赖在这里做什么?尤其之前她在其手帕交面前,嫌弃分舵不够气派,数落他们一个个满脸横肉一脸凶相,让听到的人都很生气,他们还没嫌弃她小家子气,说话尖酸刻薄呢!

    总之双方处得非常不好,谁知,凤公子那天一来,这大姑娘就像变了个人似的,开始对他们柔声细语,还开始勤走厨房煲汤做饭,简直吓死一堆人,她做出来的东西能吃?

    不止他们感到惊悚,就是她表姐分舵主夫人也感到震惊,她这表妹向来自恃是官家千金名门闺秀,以十指不沾阳春水自豪,怎么会突然变了样,后来才从她丫鬟那儿探知,她这表妹竟然看上了凤公子!!

    她颇为高兴,觉得表妹眼光好,竟然相中凤公子,心想自家姑父是三品官员,表兄也是从六品官,表妹这官家千金要嫁凤公子,那可是下嫁呢!凤公子虽是他们凤家庄的当家人之一,但毕竟是江湖人,能娶个官家千金,那绝对是祖上积德的好事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