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五十七章 买卖

第三百五十七章 买卖

 
    刘二走出来之后,才反应过来,教主怎么知道黎老太太的事?鸽卫掌管消息往来,最近因为忙,他已有一阵子没关注南楚送来的消息了,那教主是从那知道黎老太太的事情的?

    “说你笨还不相信!”鹰卫统领鄙夷的赏他个白眼,他才晓得自己问出口了。八一中?文网  W㈠W?W.81ZW.COM

    “你不笨,那你说,教主从那知道莲城的事情的?”刘二不服气道。

    鹰卫统领用你脑子没问题的眼神看了他好一会儿,“你忘啦!凤家庄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人家是收集贩卖消息的老祖宗,凤公子掌管凤家庄的数字公子们,他们可是负责收集消息的,想要知道黎老太太的现况,那不是轻轻松松到手的事?

    刘二听他这一说,也反应过来了,嘿!原来如此啊!

    “唉呀!都是我失职。”要不然教主也不用找凤公子问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近来事多,教主不会怪你的,把教主交代给你的事办好,就对了!”鹰卫统领说完,不待刘二再说什么,便转身大步离去,大教主要带教主出门,这隐在暗处保护的人得安排好,以前他便隐在暗处,有什么事,他可以立刻应对,现在他待在明面上,就得事先跟鹰卫们沟通好,省得到时来不及反应误了事就不好。

    黎漱对北晋没什么特别的感觉,他们的吃食不怎么对他的胃口,所以说要带黎浅浅出去玩,并没有想特别带她去吃什么,反是顺应她的要求,带她去逛市集。

    吕大小姐此次离家,与以往不同,所以进京后,心情就不是很好,只派人回吕家通知吕大老爷,她回京城了,并没有回吕家居住。

    吕大老爷知长女入了瑞瑶教,以为她与黎浅浅同行,不便独自返家,并未多想。

    倒是吕二老爷得知后,立刻派人送信到公主府,想要上门见侄女儿。

    不过当时,公主府的人没空搭理他,吕二老爷便以为是吕金珠授意的,回去之后大雷霆,犹不解气,还跑去找他大哥理论。

    吕大老爷懒得理他,吕二老爷只得跑去找吕湘珠诉苦。

    吕湘珠挺着肚子,不耐烦的应付父亲几句,就草草把人打走。

    “王妃那边可有消息?”送走老父,她询问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“没呢!”侍候的丫鬟笑了笑,巧笑嫣然的模样,竟让她想起吕瀞珠来,失手将手里的茶碗掉到桌上,幸而里头已无茶水,且撞击力不大碗没破,只是吕湘珠和那个丫鬟都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那丫鬟还好,不过吕湘珠就不对劲了,突然一阵剧痛像闪电一样击向她的肚子,她抱着肚子疼得整个人紧缩成一团,丫鬟和其他侍候的人全都吓傻了,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她们都还是待字闺中的姑娘家,根本不知道生了什么事,只呆呆傻傻的站在原地看吕湘珠痛苦的呻吟着。

    “这是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姐姐们,夫人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有人开了口,其他人就像是被打开了开关系的,争相话,七嘴八舌说没完,却毫无建树。

    院子里一个粗使仆妇听到里头的动静,进来查看,才知道吕夫人可能动了胎气。

    她连忙派那些慌了手脚的丫鬟去通知管事,让他派人去请大夫和产婆,虽然冀王并不知吕夫人身怀六甲,但她要是出事,冀王怪罪下来,他这管事绝对讨不着好,所以他侍候得很小心,接到消息之后,便立刻派人请大夫请产婆。

    请大夫来,是为安胎的,请产婆则是为了以防万一,孩子要是保不住,大夫不方便行的事,就只有产婆能照应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大夫和产婆都请来了,大夫把脉后开了安胎药,产婆照看着吕湘珠服药,情况总算稳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之后管事查问那日的情况,屋里侍候的所有人怕追究到她们身上,尤其那个丫鬟,便把事情全推到吕二老爷身上,管事得知那日吕二老爷有来,且和吕夫人密谈,过后吕夫人就动了胎气,于是便做主,之后吕家人再上门一律不许进,免得再生枝节。

    吕湘珠醒来之后,得知孩子无事,但动了胎气,只得老老实实喝了几天的安胎药,只是她动了胎气算是大事吧?怎么没看到她爹派人来关心?

    丫鬟们只道,“管事怕您心思太重,会影响肚子里的小公子,所以没让人通知吕二老爷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吕湘珠有些不高兴,不过想到她爹只会来给她添堵,怕他要是再来,肚子里的孩子又受惊吓,便无二话。

    只是想到吕金珠回来,竟然还和真阳公主扯上关系,心里头就大恨。

    为什么吕金珠的运气这么好?

    都已经把她排揎出京城,出吕家了,她竟然还能结交上真阳公主?

    思及此,她就坐不住了。“派人去查一查,大小姐现在是回吕家了,还是还在公主府?”

    丫鬟们面面相觑,吕夫人这胎相才平稳了几天,她就又要开始作夭了?

    不过到底不敢违逆她,派了人出去打听消息。

    这一打听才晓得,吕大小姐不过是依附瑞瑶教的教主,才能住到公主府的,并不是真阳公主与她有往来。

    吕湘珠知道后,高兴的不得了!“去,让人给公主府递帖子去。”

    管事接到消息冷笑一声,接过帖子,并未送出去,只压在一摞帖子底下。

    吕二老爷久等不到女儿的消息,找上门却被拒于门外,好不容易花了不少银子,才从看门的老苍头嘴里撬出一句话,那日您走后,吕夫人就动了胎气。

    吓得他以为女儿有个不好,再也不敢上门去,只是好不容易吕金珠回来,还成为公主府的座上宾,他这攀结不上去,心里头着实难受啊!

    左思右想拿不出办法来,后来还是他新收的一个小妾帮他想了辙,他一个隔房的叔父想上公主府见侄女儿,自是不方便,但要是吕大老爷呢?

    吕大老爷自此被他烦得不行,每日只得早早出门,在城里巡视各家铺子。

    这天他才刚进皮货店,掌柜的就欢喜的迎上前来。

    “老爷,老爷,大生意上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大生意?”吕大老爷没好气的瞪他一眼,领先走进店后头的屋子,这是平日掌柜和账房做事的地方,他来巡视,也都是待在这里查账。

    掌柜的让人去沏茶,自己则坐在吕大老爷身边,说起昨日生的事。

    吕大老爷听完后,狐疑的问道,“你是说,有一大一小穿着华贵相貌出众的男女,说要跟咱们买皮货?”

    “是。而且要是谈成,每年进的量很可观。”要是能成,一年能净赚五千两以上。

    掌柜不是没接过大单子,可来谈生意的这两人,让他想到了大小姐。

    听说大小姐之前和人合作,那做主的就是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所以昨日那两人在随从簇拥下进门时,他便多了个心眼,言谈间试探了下,结果不出他所料,他们真是瑞瑶教的人。

    “小的觉得,这笔生意兴许是大小姐在背后牵的线。”

    吕大老爷面上没有表情,不过心里却清楚知道,掌柜应该没说错。

    黎浅浅坐在吕大小姐房里,吕大小姐正由丫鬟们为她梳妆,“教主昨天不是都已经谈好了,那今天找我去,是想……”

    又不能再压价,把她找去干吗?

    “放心啦!你跟我们走一趟就是。”黎浅浅磨了半天都无法说服她,最后只得耍赖,“不管啦!反正你就是得跟我们去。”

    吕金珠拗不过她,只能跟着一起出门。

    因为有她同行,黎漱不好和黎浅浅同车,便把谨一和刘二也叫上,三人和鹰卫统领同车,黎浅浅除带着春江、春寿,还把蓝棠也拖着去。

    至于蓝海,韩驸马服过药丸后,虽是醒来了,但身体需调养,所以蓝海除了去给他看诊,就是埋丹药房里,黎漱原想拉他出去走走的,不过想到,之前蓝海叨念着被人搜去的药,虽已有好几味炼好了,但还有几味未成,便不去烦他。

    反正治好韩驸马之后,就要离开北晋,要是在此前没让蓝海把药炼好来,他大概会一路叨念个没完吧?

    再说,有真阳公主鼎力相助,他们只需花些时间和精神,何乐不为?

    等他们进了皮货店,吕金珠这才晓得,父亲竟在这儿等着她。

    父女相见自是激动不已,只是父女两都有些小小的尴尬,吕大老爷觉得全是因自己想逼着长女出嫁,后又动了心思想过继外孙,推翻了自己与长女之间的约定,觉得有点对不女儿,毕竟是自己言而无信。

    要知道女儿自小就被他教导,他们行商,最重要的便是诚信二字,可他却做了最坏的示范。

    而吕金珠也有些不好意思,吕氏商会是父祖一手打造下来的,她虽是吕家子孙,但她到底是个女儿家,父亲起心想过继外孙,也不为过,毕竟传承家业还是以男丁为重。

    她因此而对父亲不满,实在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父女两之间的尴尬之情,旁人就算看出来,也不知是因何原由,因此大伙儿都选择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黎漱让掌柜取来新制的毛皮,他要挑几件好的,给黎浅浅裁冬衣。

    黎浅浅也挑了几件全黑无杂毛的狐狸皮,打算要给黎漱、凤公子,她爹和哥哥们做披风。

    蓝棠自也不甘示弱,与云珠两个挑了几条红、白狐狸皮,打算回去做冬衣的内里。

    正当大家专心挑选时,店门口却突然传来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黎浅浅问,然后就轻快的往外跑,她一动,春江等也跟着动,黎漱对吕金珠父女道,“你们忙,我们去看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