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五十五章 小气

第三百五十五章 小气

 
    不一会儿,来的却不只蓝棠一个人,黎漱不放心蓝海,黎浅浅也不放心蓝棠,所以师徒两个就跟着蓝棠一道儿来了。八??一中文 W≈W=W≤.≤8≥1≥Z≤W≤.≤COM

    他们师徒来了,凤公子和孟达生自然也跟着来了,加上侍候的人,浩浩荡荡一大群人,看得公主府的下人们目瞪口呆,几曾听过那个大夫出门这么大的阵仗啊!

    来通传的嬷嬷忍不住多看蓝海好几眼,看得真阳公主嘴角微抽,这老货是看上这男人了不成?正事不做直盯着人瞧,真是丢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进来干么的?”

    “嘎!回公主,蓝先生的家人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真阳公主没好气的嗔道,“既来了,就赶紧把人请进来啊!”真是没眼色的东西!

    嬷嬷愣了下,却拖拖拉拉的不出去,真阳公主气笑了,只是适才才病过,没什么力气,只拿眼剜了嬷嬷好几眼。

    那嬷嬷嘴里苦,早知道就不上赶着进来通传了,小心的挨到真阳公主身边来,小声的在公主耳边说了几句,蓝海耳力不错,嬷嬷虽是避着他,但他仍是听了个全。

    嘴角忍不住就得意的翘起来,嘿嘿,没想到黎漱他们全来了。

    真阳公主看到他得意的笑容,心里呕得不行,这是怎样?怕她是老虎吃了他不成?竟然来这么多人?

    若只有蓝海的女儿一个人,让她进内室里来,有她父亲在,没人能挑理,但现在来这么一大群……

    “把人请进来,让他们在外间稍坐,我一会儿就来。”

    嬷嬷应诺转身出去,蓝海紧跟着起身,“我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真阳公主点点头,神情有些复杂的看着他出去,倒是没想到,蓝海与瑞瑶教教主师徒两交情匪浅,谢家那丫头到底骗了她多少事?就不知她的所做作为,是出自东齐九皇子授意的呢?还是她自己拿的主意?

    此时她还不晓得,华城密道库房里的东西,几乎被谢璎珞的人搬空,剩下的那些,也被禁卫统领带禁卫们搬走了,反正有人背黑锅,他们又何需客气?

    真阳公主吩咐人侍候好驸马,就领人去外间。

    外间里,蓝海正同一名年纪与他相仿,相貌出众贵气十足的男子说话,他们身后,未及笄的女孩容貌精致,坐在她身边的男子样貌同样精致,只是男子已经长开,女孩年纪尚幼,看着还有些稚气,两人小声交谈着,而在他们身边,已及笄的少女与一相貌堂堂的粗犷男子并肩坐着,两人各端着一杯茶慢慢喝着。

    见真阳公主过来,蓝海起身为双方引见,黎漱态度不卑不亢,真阳公主并不觉得奇怪,毕竟人家可是天盛帝国正统皇孙,虽然说天盛帝国早就灭亡了,可人家有底蕴在,教养出这么一个明月昭昭似的贵公子来,绝对要比她们北晋来得容易得多。

    莫怪东齐九皇子觊觎人家的宝藏了!就是她,有机会能染指,也绝不会轻易放过。

    她原以为未及笄的女孩是蓝海的女儿,所以这群人才会陪着一起过来,没想到她是黎浅浅,想到长史传回的信上所言,她不禁多看了黎浅浅两眼,小小年纪就能跟歹人周旋并全身而退,着实不简单啊!

    等蓝海介绍到凤公子时,真阳公主其实已经有些麻木了,这个蓝海的靠山还真不少,当日她怎么会以为他不过是一江湖大夫,随便就能拿捏着的人?要是早知蓝海与黎浅浅师徒交好,还与凤家庄关系匪浅,她绝不会就那样答应和谢璎珞合作。

    现在回想起来,好像自驸马倒下,自己就一直浑浑噩噩的,脑子不甚清楚了!真不知那谢璎珞是给自己吃了什么迷药,才让自己对她所说的话如此言听计从。

    其实真阳公主不小心真相了!谢璎珞虽自恃自己说服力一流,但东齐九皇子觉得事关重大,因此让方信怀从他神医姐夫那里,弄来能松懈人心,增加被说服可能性的药粉来,当谢璎珞要说服人时,就伺机在茶水或熏炉里添上此药。

    此事就是谢璎珞自己都未必能确信,毕竟动手的不是她,她只是隐约感觉到事情不对劲,不过后来见事情展顺利,她便也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蓝海虽现真阳公主神态不太对,不过他没放在心上,继续跟她引见自家女儿和孟达生,真阳公主至此真的后悔了,后悔当初没有好好查察一番,就贸然答应和东齐九皇子合作。

    不过也庆幸,蓝海不计前嫌答应来为驸马治病,就算他是为了清账而来,可到底他愿意出手相救!

    为此,真阳公主决定不管蓝海再提出什么要求,自己都会应允下来。

    她有此觉悟,事情就好办了!

    蓝海也老实不客气的跟她直说了,韩道这次是被人下了毒,此毒曾被人用在他外祖母身上,下手的人就是方信怀,对顾金柳一事避而未谈,真阳公主绝顶聪明,听他语带保留,便猜到是有女眷牵涉其中,想到方信怀的相貌,真阳公主暗暗鄙夷东齐九皇子的作为。

    同时她也想明白了,驸马中毒是方信怀的手笔,驸马出事,她便被他们操弄在手,“真是太可恶了!”竟然敢这样耍弄她。

    蓝海等她完脾气,才道,“托我外祖母的福,我们已知此毒怎么解。”真阳公主眼睛为之一亮,蓝海冷哼一声,“不过,他就算解了此毒,寿元依然是不长。”

    真阳公主苦笑,“想要他能活下去,就是要让他服你当年开的方子是吧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。如果你早就让他服药,这些年他就不必忍受头痛之苦。”

    真阳公主闻言愣怔了下,“头痛之苦?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你不知道?按照他的脉相来看,这些年他的头痛之症是越来越激烈了,难道你都不晓得?”

    这样你要告诉我,你们是恩爱夫妻?呵呵,蓝海表示不相信。

    蓝棠见真阳公主脸丕变,不由轻踢了父亲的椅子,蓝海这才收声轻咳,把账单拿给真阳公主,真阳公主接过账单,嘴角直抽搐,他是早就把账单准备好了?

    账单上列的东西,无非是些北晋产的药材、皮毛等物,比起前一张账单,这一次的要价倒是不高,当然那是相对起上一张账单而言,比起外头请的大夫,那开价不可谓不高。

    但是花一样的钱请十个治不好驸马的大夫?她宁可多付些钱给蓝海,只要能治好驸马。

    “哦,对,公主的心疾,我便一并给治了,算是看在您出手大方的份上。”

    真阳公主及身边侍候的宫女嘴角微抽,真是够了!蓝先生。

    “那蓝先生何时为驸马解毒?”

    “三天之后,虽知驸马中了何毒,但我手边到底没有解药,还得现调配,至少要三天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成,就三天,蓝先生尽管把药单开出来,我立刻让人去抓药。”

    蓝海颌,走到一旁的桌子去开方子。

    蓝棠她们便起身告退了,真阳公主未挽留他们,等蓝海开好方子,交给真阳公主之后,他也走了。

    黎浅浅她们回到住处不久,就有管事送来药材,蓝棠父女看着那些药材直笑,好,真好,真是太好了!只是父女两的笑容还没消退,就看到一个管事领着一群人扛着砖瓦等物进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“公主吩咐了,要我们赶着给蓝先生砌座炼丹房。”

    闻言,蓝海捋着胡须脸沉了下去,他是说要调配解药,可没说要待在公主府里炼药,没跟他知会一声,就做这样的决定?

    是没将黎漱他们看在眼中?

    这可真冤枉真阳公主了,她以为蓝海调配解药,需要用到炼丹房,所以赶着让人砌一座来。

    黎浅浅见蓝海生气了,悄悄的推了推黎漱,黎漱看了她一眼,回头对蓝海道,“许是误会吧!她又不知你要如何调配解药。”

    蓝海的脸才略有松动,管事连忙上前询问要怎么砌炼丹房,饶是他再怎么经验丰富,也没做过这样的差事。

    黎浅浅索性上前把蓝海拉到一旁,等离开那些人老远后,她才问蓝海,“你不想让真阳公主知道,你将如何调配解药吧?”

    “是不想。”所以他才要求一堆药材,就是不想让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你和表舅、谨一身上的药,都被人搜走了是吧?”蓝海一想到此事就气得不行,“那些药落在谁手里?”

    “都被炸掉了。”想到花在那上头的心血,蓝海就恨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那些药都是因为真阳公主才被人夺去的,那就让她花些材料费,帮我们重新炼药吧!”黎浅浅笑眯眯的道,她可记得,为了给凤耀治病,凤公子兄弟可是花了不少心血搜罗各式名贵药材,方让蓝海炼出那么多药丸来。

    瑞瑶教不是没那个财力,但既然能让真阳公主大出血,何乐不为呢?

    蓝海听了话头就已经心动了,等黎浅浅说完,他便迫不及待叫好。

    决定之后,他便高高兴兴的指点工匠们砌丹药房,同时决定,等他们要走的时候,再假借失误把这座丹药房给炸掉,哼哼,他才不会留下这炼丹房,让真阳公主继续使用,他可没忘记妻子的早逝,全是拜真阳公主所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