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五十四章 驸马

第三百五十四章 驸马

 
    真阳公主与韩驸马是对恩爱夫妻,成亲二十多年,一直是妇唱夫随,韩驸马虽不记得自己的来历,却是个文武全才,不止画得一手好丹青,写的一手好字,上马骑射也难不倒他。?? 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 W=W≈W≈.=8≈1≠Z≠W=.≥C≥O≠M

    听说一开始女皇对这女婿很不看好,直到某年围场狩猎,韩驸马大出风头,捕到一头活的白老虎献给女皇做寿礼,这才让女皇对他为之改观。

    老虎不好打,白老虎尤其珍贵,北晋这么多武将,能捕到一头活白老虎,不止自己全身而退,白老虎也毫未伤,那才叫厉害。

    虽然彼时有不少人说,这全是真阳公主事先安排好的,可女皇就吃女儿这一套,旁人再置喙,也揻动不了女皇的心思,正如之前,真阳公主触怒了女皇,多少人为真阳公主向女皇说情,也没能让女皇转了心思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让那些有心人庆幸的是,经此一事,女皇虽对韩驸马印象转好,但真阳公主的圣宠终究不如从前了!

    然而看到公主府里的装璜及摆设,还有那一溜的御医们,蓝海对真阳公主圣眷不如从前的说法持保留的态度。

    北晋女皇若真对这女儿不再宠爱,怎么会隔了这么久,还派了这么多御医在公主府里候着?

    真阳公主守在丈夫病榻旁,见蓝海进来,她微眯了眼直打量着蓝海,她怎么觉得这人很眼熟呢?

    蓝海上前揖礼,便请真阳公主移驾。

    “本宫在此坐着,难道会妨碍蓝先生不成?”

    蓝海捋了下颌的胡须,轻笑道,“不挪位置也无妨,反正命是驸马的。”以为他很乐意跑这一趟吗?哼,之前的帐还没跟她算咧!前帐未清就添新帐,当他是她家奴好使唤吗?

    真阳公主见自己不挪位置,蓝海就不上前为驸马把脉,气得帕子一甩站起身来,蹬蹬蹬的离远了几步,方才回头问,“离这么远,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蓝海一本正经的点头,“是可以了!不过要是能再离得更远一些,就更好了,您站在那儿,可挡住了外头的光啦!”

    真阳公主气恼不已,又往外走了几步,回头正要再问,就见蓝海已经坐在她方才坐的位置,正给韩驸马把脉。

    侍候的宫女忙扶着她轻声劝道,“公主,您这儿坐吧!坐这儿既能看到驸马,还不挡光。”

    真阳公主目不转睛的看着丈夫,由着宫女扶着自己坐到屋中八仙桌旁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蓝海把手搭在韩道的手腕上良久,才把手收回来,唤来两个小厮,帮他把韩驸马扶起来,仔细的查看他背后一番,让韩驸马躺回去,他又检视了韩驸马的双腿,真阳公主看着纳闷,这是在干吗?

    正想开口问,蓝海已面色沉凝的道,“敢问公主,韩驸马这些年都不曾再服我当年开的药了吗?”

    呃?怎么回事?真阳公主听他问这一句,方才恍悟适才为何会觉得蓝海眼熟了!原来他便是当年救驸马一命的那个大夫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当日开给你的方子,你不曾让他服用?”

    真阳公主别过头似不想面对这个问题。“是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啊!当年我就跟你说过了,他之所以会忘记前事,除了脑子受到重击所致,还因为有人给他服了药之故,要想回复记忆,就得日日不断的服我开的药,我原在想,为何事隔多年,他仍未想起往事,原来根子出在你这里啊!”

    真阳公主转回头瞪着蓝海道,“本宫就没看过,像你这样不负责任的大夫,只开了药方,就再也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都很负责任的,不过遇上赖账的病家,能怪我从此再不管这病人吗?”蓝海登了下道,“再说了,当初要不是我走得快,哼哼,只怕我这条命就交代在北晋了!”

    真阳公主面沉如水,瞪着蓝海半晌不说话,蓝海毫不客气的揭开真阳公主一直不愿面对的事,“你不想他想起往事是吧!怕他一旦想起过往,心里头就再无你这个人了!”

    “你!”真阳公主指着蓝海,气得手指直抖。

    “想要我救他,还请公主将前帐清了再说。”蓝海甩出当年的账单给真阳公主,真阳公主没想到多年不见,蓝海的身手竟有了如此的长进,一时没反应过来,让那张账单直直打向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她只觉体内气血翻涌,一股甜腥直冲檀口,噗的一声,喷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侍候的宫女和内侍全都吓傻了!

    “血!血啊!公主吐血了!”宫女和内侍们叫嚷着,御医们在外听到动静,想要进来瞧个究竟,可到底不敢动弹,只能一个个拉长了耳朵听屋里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你好!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很好。”蓝海对真阳公主的怒火毫无所感,“不过,韩驸马再这样下去,只怕就算这回被我救活,这寿元也剩不到半年了。”

    真阳公主眼前一片漆黑,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,站在她身边的宫女连忙轻抚她的背,一个内侍急忙上前,从怀里掏出药瓶倒出一颗,侍候真阳公主服下。

    蓝海嗅到那股药味,抬头皱着眉头打量真阳公主的气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?本宫也有不妥?”

    蓝海指着内侍,“他给你服的药,是谁开的?”

    “是太医院的御医。”真阳公主服过药,总算缓过气,只是气息尚有些不稳,说话不似刚刚一般,反倒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“你若想跟驸马一块死,那就继续用。”蓝海耸耸肩,毫不在意的道。“反正你们夫妻死了,我这药钱就找你们儿子收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钱钱钱,口口声声不离钱,就知道死要钱,亏你还是扶伤救死的大夫,难道你们药王谷出来的人,都是这样死要钱?”

    蓝海呵呵笑,“别人我不知道,不过遇上像你这样不止会赖账,还会对大夫痛下杀手的病家,我想任何一个大夫都会像我一样死要钱。”

    真阳公主脸色青白,想伸手指着蓝海骂,可是她现自己的手抬不起来,她惊慌不已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服那药的后果,那药虽有治疗心疾的功效,不过用的却是虎狼之药,虽可一时奏效,但对病人身体极伤。”

    真阳公主并未怀疑蓝海,只是她没想到,太医院里的御医胆敢对自己下手,难道是她那几个好哥哥授意的?

    “那你有法子治?”

    “是有,不过还是那句话,前帐未清啊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死要钱。”真阳公主让人把蓝海弹过来的账单拾起,看了上头列的金额后,眉头紧锁,银牙暗咬,只到底没说什么,“让账房把账单付清。”

    蓝海没说什么,只坐在床边的椅中慢条斯理的喝着茶,真阳公主沉吟半晌,便让人把外头的御医全都打走了。

    “韩驸马的病还没治好,你就让他们走了,没关系吗?”蓝海问。

    “有你这死要钱的在,还怕你治不好他吗?再说他们能对我下手,难保不会趁机对他出手。”

    只要韩驸马有个不测,真阳公主也撑不住,之前他们不出手,是觉着不用他们出手,韩道的病也好不了,就这样让他们拖着,可蓝海来了,事情就不一样了,尤其他连药都没看,就闻出那药有问题。

    不让那些御医走,难道等他们对驸马出手,然后嫁祸给蓝海吗?

    她要不这么做,只怕蓝海也不会答应帮驸马治病!

    蓝海端着茶盏直笑。

    见他笑了,真阳公主知道自己做对了,心也放松了些,有心情话家常了,“倒是不知道你的武功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那张账单轻飘飘的,砸到她身上,却能让她心疾作。

    蓝海呵呵一笑,却是不应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有此高深武功防身,怪不得你当年能走得无影无踪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好说。”蓝海回想往事,不由庆幸当初听了黎漱的话,在外行事说话都保留三分,自始至终就没跟真阳公主说自己的姓名及来历,不过饶是如此,还是被她看出自己是来自药王谷。

    “当年跟在你身边的小姑娘呢?”真阳公主不断的提出问题,好转移自己的心思,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开口问蓝海,到底治不治得了驸马,同时更怕问了之后,蓝海给的答案不是她想听的。

    蓝海沉下脸看她一眼,“死了。”

    真阳公主一噎,“怎么会?”

    “说来还是拜公主所赐,要不是公主的护卫功夫了得伤了她,她也不会早早就香消玉殒。”

    虽然蓝棠之母是因生产后体虚而亡,但追根究底还是因为被真阳公主护卫打伤后,因一路奔逃未能好好调养,之后她身子便一直虚不受补,蓝海想尽各种方法,都不能让她健壮起来。

    怀了孩子之后,她就更加削瘦,蓝棠出生没多,她就撒手人寰。

    真阳公主这辈子从没这样尴尬过,屋里侍候的众人更是噤若寒蝉,深怕惹恼了公主,好不容易,总算等到账房把银票送过来。

    “蓝先生账单上列的其他对象,都已经送到蓝先生住的客院,交由蓝小姐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蓝海看向真阳公主,真阳公主不解,回以茫然的眼神,蓝海好想叹气,幸而真阳公主身边的宫女反应过来,她靠向真阳公主耳边,低语几句后,真阳公主才反应过来,不悦的瞪蓝海一眼,“去客院请蓝小姐过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不就是想问他女儿,证实一下真假呗!直说不就好了,还玩这套,真是够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