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五十三章 公主府

第三百五十三章 公主府

 
    冀王被冀王妃派来的人拖住了行程,使他没能跟在黎浅浅他们身后离开华城。八一?中文??网  W㈠W?W?.?8?1ZW.COM

    他本不想搭理来人,但知道来人是谁后,冀王讪讪的把人请进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就有一年约五旬穿着褐地绣金菊褙子的妇人,跟在领路的丫鬟身后进来,冀王不等她见礼,就已让人把她扶起。

    “孤道是谁,原来是万嬷嬷。王妃怎么派你来了?”冀王有礼的道,万嬷嬷笑了下,回道,“王爷出京日久,不止王妃和世子他们挂心您,就是宫里的陛下和娘娘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事情还没办完吗?”冀王苦笑,万嬷嬷笑着劝道,“知道王爷事忙,可再忙也得小心身子……”

    冀王被数落得哑口无言,只得连连称是。

    冀王妃派来的这位万嬷嬷,是宫里出来的,曾是太后身边侍候的女官,冀王从小就怕太后,对万嬷嬷也是敬而远之,可万没想到,他的婚事甫定下,太后就将万嬷嬷赐给冀王妃。

    冀王妃是个能干的,不到半年时间,就把万嬷嬷给收服了。他敢扔着京里的事,大老远跑到北晋,且一直滞留不归,就是因为有这位万嬷嬷在,有她在,不光是见事明,且在宫中人缘极好,稍有什么风吹草动,就有人通知她。

    因此看到她来,冀王有些反应不过来,冀王妃怎么会把她给派出来?

    万嬷嬷苦笑,她这把老骨头了!还得这样劳顿奔波,为的都是谁啊?冀王妃面上话说的好听,说什么王爷归期迟迟未定,她心里实在慌得很,可她又走不开,只有她,万嬷嬷亲自走一趟,才能把王爷劝回来。

    实际上,王妃就是嫌她管太多,逮着机会要弄死她,路上出意外而死亡,大概是最方便排除异己,并为自己摆脱嫌疑的手法了。

    至于为何来时不曾下手呢?自然是因为目的还没达成,要是她还没成功劝王爷回去就死了,那之后谁来接手劝王爷回府呢?

    但她能因为看明白这一切,就不劝王爷回府吗?自然不可能,只是多了个心眼,小心的防备着有人会对自己下手。

    冀王想不到妻子和万嬷嬷之间有了隔阂,只是对万嬷嬷的劝说,从一开始的恭敬,到最后的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“嬷嬷说的我都明白,只是,那吕湘珠,她……”冀王顿了下,不知该怎么说,良久,冀王才挤出一句,“吕湘珠不是个好的,她心狠手辣,连对自己的亲妹妹下手也是毫不犹豫。”

    万嬷嬷听不懂,一头雾水的看着他,冀王最后只得道,“吕家二房其实根本无法掌控不了吕氏商会,外人看起来,吕家是一家子,但实际上,吕家二房在吕氏商会压根没什么权力。”

    万嬷嬷再次肯定,冀王果真是渣,把人家小姑娘弄上手了,然后又在背后嫌弃人家。

    冀王还不知万嬷嬷对自己的评价屡屡下降,只感觉得万嬷嬷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冷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是要收她大堂姐入房的,可就因为她自做主张,毁了我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从冀王断断续续的抱怨里,万嬷嬷终于明白了,原来就是因为吕家二房作梗,吕湘珠的自荐枕席,坏了冀王的计划,为了补救,冀王只得一直拖延返回赵国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您现在,可办好事了?”

    “哼!你说呢?”冀王没好气的反问万嬷嬷。

    这下换万嬷嬷讪笑了。“那您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?赶紧追上去,想办法补救啊!”冀王冷哼,起身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万嬷嬷苦笑,得,这下子,两个主子都对她生厌了,还是想想法子安排退路吧?只是她要退到那儿去呢?

    冀王终于出华城时,万嬷嬷也跟着走,只是到底已经晚黎浅浅她们七、八日,不过到底是出了。

    而先走一步的黎浅浅一行人,已经快到京城了,原本近半个月的行程,硬是缩短近半,全靠长史一路安排妥当,每到一地就换马不换车,要不然还没到京城,拉车的马早就累死了。

    真阳公主打一接到消息,就派人守在城门处,一看到人便立刻回报。

    这日午后阳光正好,几个城门守卫正懒洋洋的检视进城的百姓,另一边出城的人,则因为城门守卫更加懒散,度比进城的人快。

    真阳公主府奉命守在城门的下人,不止懒散还挺会享受的,他们坐在城门内一处酒楼的二楼,他们边喝酒边闲聊。

    “这都几天了,长史要是还不回来,我怕咱们驸马就快小命不保了!”

    “嘘,慎言啊!”

    “唉,你怕什么啊!”下人们推搡来推搡去的,原只是在打闹,谁知越闹火气越大,终至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其他客人见状纷纷避走,连帐都不付,跑了,掌柜的看了急得直跳脚,喊了伙计们堵在楼梯,不让人走,开玩笑,那些已经走掉的客人,他拦不住,但这些破坏酒楼的家伙,再要让他们溜了的话,东家要追究起来,他可吃不住啊!

    “把人统统拦下,一个都不许走。”掌柜的大声喊,“要是被他们走脱了,楼里的损失就由你们分摊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伙计们齐声应诺。

    打架的下人们万万没想到,就在他们打群架的时候,长史他们进城了。

    长史左看右瞧,愣是没看到来迎接的管事,心里有些纳闷,心说,不会是驸马不好了吧?其他人看他神色不对,不敢多问,簇拥着车队迅往真阳公主府去。

    京城里头常有大型车队进出,因此他们并未引起太多的注意,只是有眼尖的人,看到了马车上的印记,不免好奇多看两眼,然后快派人回去禀报家主。

    长史他们一路疾驰直奔真阳公主府,公主府的门卫早早接到消息往里头通传,真阳公主正在驸马床前抹泪,听到消息,随即高兴的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阿道,阿道,你有救了!有救了!”她握紧丈夫的手,有些语无伦次的叨念着。

    韩成晖也接到消息,匆忙的赶往正院,他进来时,正好赶上长史领着蓝海他们进来。

    “长史,他们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,这位是蓝先生。”长史重点介绍蓝海,但韩成晖的眼睛却在黎漱和黎浅浅师徒及凤三身上停顿最长。

    长史见状,暗叹口气,没办法,这三位的相貌太过出众,尤其是黎漱,虽最年长,但他气质也随着年岁增长而更加吸引人,凤公子正当青涩与成熟并存的年纪,虽不如黎漱的成熟内敛,然他青春年少的风采,让人更期待他的未来。

    至于黎浅浅,她年纪尚小,还没长开,但她五官精致未语先笑,让人看着也忍不住跟着一展笑颜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瑞瑶教的黎大教主,这位是他的徒弟,现任的黎教主,而这位,则是凤家庄的凤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久仰久仰!”韩成晖上前施礼,黎漱没有避让的受了他全礼,凤公子则避让并还半礼,至于黎浅浅,她轻灵的旋身避到蓝海身后去,并不搭理他。

    长史怕韩成晖生气,急忙上前拉住韩成晖,“大公子,他们都是江湖人,不讲俗礼。”

    韩成晖浑不在意,转向蓝海,“先生请,他们几位就麻烦你了!”后头这句是对长史说的。

    长史躬身应诺,“这是卑职该当的。”

    蓝棠和孟达生被忽视得彻底,不过他们两毫不介意。

    韩成晖将蓝海引进正房,长史则领黎浅浅他们先去安置。

    真阳公主府很大很大,不过再大,也没瑞瑶教在莲城的总坛大,那可是占了整座山头呢!

    只是走在公主府中,还是会很累人,蓝棠只觉走得她两腿快断了,却还没到地头,心里不高兴,脸上就带出来了,云珠叹口气,小声的哄着她,孟达生则笑嘻嘻的凑上去问,“要不我背你啊?”

    “滚!”蓝棠娇嗓一喊,只差没顺脚踢过去。

    黎浅浅和凤公子在后看着直摇头,“你说,他何时才能把棠姐姐娶回去?”

    “呵呵,难了!”凤公子嘴角微翘。

    这趟行程这么赶,孟达生大爷还能招来烂桃花,这作死的功力,简直叫人叹为观止啊!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看出来那姑娘有问题,偏生他一个看不出来,还特热心的帮着张罗,见她受了伤,还跟棠姐姐讨药去给她疗伤。”黎浅浅对孟达生的行为感到很无言。

    那姑娘转头就拿着那瓶药,去跟蓝棠眩耀,把蓝棠惹火了,又跑到孟达生跟前装委屈,这还不算,回过头就又去凤公子那里扮柔弱,真是……

    “跟他说很多次了,叫他要帮助人,也得睁大眼睛瞧清楚,可他就是说不听。”搞得凤公子现在都不想理会他了。

    “我听春江说,那姑娘拿了孟盟主给的钱,并未返家去,而是拿去雇车跟在我们后面追来了。”黎浅浅略烦恼。“她要真追来,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他们车队的度很快,一路换马不换车,但因为这么大的阵仗,那姑娘若有心追来,绝对不会找不到的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?她不是要报恩吗?就把老孟扔给她就是,不过我看,她若真追来,目标大概会换成方才那一位吧!”

    凤公子对韩成晖适才看向黎浅浅惊艳的眼神很不悦,若那女人真找来,他不介意帮她一把,让她攀上高枝,有这样一个女人在,保证韩成晖往后的日子会很痛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