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四十七章 疑心

第三百四十七章 疑心

 
    华城位置特殊,是赵国、东齐等国进入北晋的门户,封城令一下,受到影响的,不止北晋的百姓,他国要入北晋的百姓也是大受影响,封城令一解禁,传送消息的鸽子和信使几乎要忙坏了,直到黎浅浅他们回来后隔天,才渐渐和缓下来。八一???中文网 ? W?W?W.81ZW.COM

    北晋的真阳公主自然也是急于得知华城内消息的人之一,因为驸马如今全靠人参吊着命,要是再请不到蓝海,只怕驸马的小命不保。

    原以为不过是件再简单的事,怎晓得会拖那么久,为了保住驸马,公主府库存的药全都搬出来,任御医挑,只要能治好驸马,真阳公主不惜一切代价。

    只是库房搬出来的药材,能派上用场的不多,真阳公主又往宫里去,女皇心疼女儿,也赐下不少药材,其中几株上百年的人参总算是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太医院院判几乎是住在公主府中,有个什么动静就得立刻赶到,几个月下来,原本胖嘟嘟像是弥勒佛般的崔院判,现在瘦得不成样,要是回家,怕是连门房都认不住这就是自家老爷了。

    其实崔院判心里有数,驸马爷这条命啊!是已经一半跨进鬼门关了,想救?那也得知道他到底是得了什么病,可从脉象来看,实在不像是患病,反像是中毒,只是一堆同僚都说是病了,还有公主从民间找来的什么名医、神医,全都说是病。

    要是患者是一般人,崔院判就直接把方子换了,但真阳公主驸马身份与旁人不同,他虽是太医院院判,却也不敢自专,所以只能一天天用药吊着驸马的命,就盼有奇迹出现,能把驸马的命救回来。

    日前听闻真阳公主派人去请南楚名医蓝海,前来为驸马救命,崔院判为此大松口气,可左等右等等了近两个月,还是没等到人,不是说蓝海来北晋了吗?怎么花了这么久还没把人请来?

    崔院判一开始原是有些忿忿,觉得自己堂堂太医院院判被瞧轻了,当着他的面,把他国的名医当成救命索,反晾着自己这个院判,可经过这段时日下来,崔院判只盼着蓝海赶紧来,他好把驸马这个烫手山芋扔出去,他不想临老名声不保,连带一家子也跟着倒霉。

    这天,他又在暂住的屋子里倒腾着手边的药材,几个药僮各司其职,屋里很是安静,忽地屋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崔院判还想回头要好好骂来人一顿,谁知冲进屋来的,是他的小儿子。

    他的小儿子跟着他在太医院供职,人称小崔御医,就见年约三十的小崔御医急得满脸通红,一冲进屋,眼睛快的打量了屋里诸人一圈,现他爹就站在窗前查看医书,便急急上前,“爹,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?有什么事慢慢说。”崔院判白儿子一眼,小崔御医却焦急的道,“爹啊!这都什么时候,您还,嗐!”小崔御医急得跳脚,转头打走屋里的药僮们,才凑到崔院判耳边低语。

    崔院判听了眼前一黑,“爹,爹?”小崔御医见他爹不太对劲,忙用力握住父亲肩头摇了摇。

    崔院判回过神,问,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确定,爹啊!您得想想后路了。”小崔御医顿了下,抬手抹了头上的油汗,“听说公主震怒,派人要去责问禁卫统领,究竟是怎么办事的。”

    好好的延医搞成派人绑架,最扯的还是,竟然叫和尚给蓝海几人下药。

    崔院判听了也觉无语,公主府的禁卫统领他见过的,是个,怎么说呢?诚实人?也不是,会使这种手段的人,怎会是诚实人,他脑子一片混乱,原本打算蓝海一到,他就回宫复命的。

    谁晓得那素来得公主倚重的禁卫统领,会脑子犯抽,竟用这么极端的手段,这下可好,没把蓝海请来,还把人得罪了,真是得不偿失!

    “不管了,就说你老子我病了!我年事已高,又苦熬这么久,不病倒实在说不过去。”崔院判当机立断,对儿子交代着,“给我研墨,我要上书辞官告老还乡。”

    小崔御医愣在原地,半晌不动,直到他老子等半天,不见他动,用力推了他一下,小崔御医踉跄了下才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您真要辞官?”

    “不辞,难道留下来等驸马归阴,咱们全家跟着去陪葬?”

    小崔御医听到这儿,再不舍现在的职位,也得舍下,毕竟小命要紧啊!“那我也跟着请辞?”

    “那是,你辞官回家侍疾。”崔院判原本是想小儿子不动,等此事过了,再让他在太医院里运作一番,自己还能回任,就算不再是院判,也能捞个御医当当。

    但想到真阳公主的性子,还是保命要紧,便与小崔御医一起上书辞官。

    此时真阳公主尚不知崔院判父子两要撂担子了,她正在火。

    素手一挥砸出一个粉彩五福捧寿茶盏,差点就打中跪在地上的管事媳妇,管事媳妇抹了把冷汗,那茶盏差点就打中她的额头,幸好幸好。

    只是跪在她后面的婆子,可就没那么幸运了,茶盏里是才沏的茶,热滚滚的,现在又是夏日,衣服穿的单薄,茶盏砸在她的肩头上,滚烫的茶水泼了她一身,疼的她立时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真阳公主美目一转,盯着她看了半晌,“拉下去杖毙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不等那婆子张嘴求饶,立时就有侍候的宫女上前,动作非常麻利,反剪双手后往她口里塞麻核,事情生得太快,管事媳妇还没回过神,婆子已经被拖出去,紧接着就听到一阵杖击的闷响,那婆子半点声响都没有,过了一会儿,就有人来回报,已经杖毙了。

    真阳公主方才满意颌,心头的那股邪火去了大半,“给禁卫统领捎信去,叫他好生去向蓝先生赔罪,务必要把人给我请回来,不许他再使下作的手段,我堂堂北晋公主,要请个大夫,难道得用这么下作的手段?真是丢我的脸!!”

    管事吶吶应诺,起身时两股颤颤,还是旁边侍候的宫女扶她一把,才勉强走了出去,只是一走出去,双腿就软得跟面条似的撑不住了,整个人靠着墙滑坐到地上。

    她咬着自己的袖子,不敢出半点声音,因为院子里的春凳上,被杖毙的婆子面对着她,双眼瞪得老大,是死不瞑目?

    扶她出来的宫女,用力一拽,把管事媳妇扯离房门口,管事媳妇被拉得脚下踉跄,直到离了真阳公主的正院,来到夹道里,那名宫女方才松手。

    “闺女儿啊!你下手怎么这么重啊!”管事媳妇对宫女抱怨道。

    “干娘,您且多留个心眼吧!您可知方才公主为何要把那婆子杖毙?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公主府规矩大,但公主从不曾一言不合,就动手把人杖毙。

    宫女嗐了一声,“那个王婆该死啊!公主命禁卫统领把蓝先生请来给驸马看诊,偏那王婆不知受了谁的撺掇,竟私下跑去跟长史官说,公主担心驸马,要他不择手段定要把蓝先生请来。”

    管事媳妇这时才恍然大悟,“我说呢!禁卫统领怎么会脑子犯抽,原来是听了长史官的话,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干娘,您还记得驸马是何时病倒的吗?”宫女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记得,怎么不记得。”管事媳妇没好气的看干闺女儿一眼,“你当你干娘老了记性就不好啦?嗐,我告诉你,我都记得的,驸马原本人好好的,还陪着公主接见了东齐来的使者,公主还为他们办了洗尘宴,宾主尽欢啊!当晚驸马就不对劲了。”

    宫女点点头,她也记得是如此。

    驸马就是从那场宴会后,就突染急症,大夫、御医全请了遍,都没用,最后只能采用崔院判的建议,用人参吊着命,然后去请蓝海来为他看诊。

    只是蓝海是南楚人,当初是谁提议要请他来的?

    宫女想不起来,问了管事媳妇,管事媳妇却摇头,“这种事我那可能知道?”宫女听了失笑,也是,她干娘在内院和外院间往来,这等事,她还不够格知道。

    打走管事媳妇,宫女便疾步去向公主复命。

    听到宫女说起的疑问,公主怔了下,想了好一会儿,才道,“是东齐那个谢小姐说的,她说蓝海的医术极为高明,她在东齐都曾听过他的大名,足见医术了得。”

    宫女抬眼看公主,小心的开口道,“都说术业专攻,奴听说,这蓝先生出名的,是对外伤的医治了得,可不曾听闻,他对疑难疾病拿手。”

    宫女的话,让真阳公主幡然醒悟,是了!她之前也是这么听说的,但那位谢小姐口才很了得,她还记得自己当时也问过谢小姐这个问题,只是被她三言两语转移了重点,然后就专注在如何找到蓝海,和怎么延请他来。

    真阳公主心里一时如同打翻了五味瓶,数种滋味同时涌上心头,一时间,感觉有些茫然,就好像一直期望的事被人忽然打破了,让她顿时不知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“公主,还是请崔院判他们再给驸马仔细瞧一瞧,也许会有转机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真阳公主茫然的回问。

    宫女低垂着头小声建议,“蓝先生还不知何时会到,崔院判他们就在府中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们之前也看过,一点用都没有不是?”

    “公主,那是之前,驸马的病初,他们一时判断不出来,也是有的,说不定现在他们就能看出驸马到底是得了什么病也说不一定。”宫女又说了驸马病的时间,“奴总觉得,驸马病倒,和东齐人很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真阳公主经她提醒,也反应过来了,谢璎珞虽然很会说话,但一开始她并不想和他们合作,后来……她是怎么答应与他们合作的?是了!就是驸马突然病倒,谢璎珞向她举荐蓝海,然后她才同意和东齐九皇子合作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宫女吓了一跳,抬眼看去,就见真阳公主的手拍在身边的几桌上,上头的茶具散落一地,茶水流满桌,宫女连忙上前收拾。

    “要是让我查出来,驸马之所以病倒,全是东齐作的怪,我定饶不了她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