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四十六章 纠缠

第三百四十六章 纠缠

 
    黎浅浅一行,收拾好营地之后,便趁天色未暗乘车离去。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 W≤W≈W=.≈8≠1≥Z≥W≈.≤C≥OM

    他们才走没多久,就开始淅沥沥的下起雨来,一开始雨势并不大,不过随着几声雷响,雨势就开始变大,最后成了倾盆大雨,充做车夫的鹰卫和鸽卫皆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不过幸亏凤公子带来的马车很大,所有人全都上了车,不致冒雨赶路,就是赶车的人辛苦些。

    黎漱的车里,谨一是唯一躺平休息的人,蓝海守在他身边,黎漱则和凤公子小声说着话,顾十风坐在角落,小心翼翼捧着毒藤,想到假冒自己的方信怀,不止被手脚俱残,还中了毒藤的毒,现在正备受折磨,就忍不住嘴角直翘。

    黎浅浅那辆车里,春江和春寿守着她,唯恐车厢缝隙灌进来的风冻到她,蓝棠和云珠则是一路吃喝不停,问春江她们吃不吃,都被拒绝,云珠原想说什么,后来不知想到什么,就闭上嘴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一路疾驶,总算在天黑前进了华城,远远的还能听到雷声轰隆不断。

    吕金珠等守在家里的人,从他们一进城就接到消息,忙不迭的命人准备热姜汤、热食和热水,还有客房。

    因听说黎浅浅大病初愈,吕金珠原是要到二门去接,叶妈妈忙拦了她,“咱们在院子里候着就是,大教主向来疼教主,想来大概会用车,把人送到院子里来。”

    吕金珠想想也是,这宅子每个院子都与夹道相通,马车可从夹道进府,直通各个院子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教主怎么会病倒?”

    “人吃五谷杂粮,哪有不生病的?”叶妈妈轻笑拍了拍吕大小姐的背,“你这些天也累得够呛,回头也得好生补一补。”

    因为黎浅浅她们不在,华城里新开的生意,全都由吕大小姐一个人来掌总,所以累,是一定的,而且城主解除封城禁令后,赵国那位冀王也从北晋京城追来了,上门是客,他到酒楼吃饭,她总不能拦着不让进吧!

    可他一上门,就指名道姓要见她,第一次,她不知来者何人,想着是华城那位大人物,不能得罪,赶去酒楼见人,知道是他之后,真是叫她恶心的想吐。

    就算二房的三姑娘吕湘珠只是他的妾室,但那也算是她的妹夫了!还装着一幅情深似海的模样来找她?真以为她是无知少女,那么好骗?

    她去信京城,问她爹,吕湘珠的近况如何,冀王不是已经有她相伴,怎么会独自一人跑到华城来对她纠缠不休?吕湘珠人呢?

    不是听说很得宠,跟冀王形影不离吗?要是跟着来了,又怎会让冀王跑来纠缠她?

    因信才寄出去,暂时得不到回信,所以吕大小姐只能勉为其难的应付他,并三番两次问起吕湘珠,只是冀王是个贼溜的,总是三言两语草草带过,言语间可见其敷衍,让吕金珠很头疼,却又不好揭穿他。

    如此煎熬着,自然食欲不振,很快就瘦下来。

    叶妈妈看在眼里,却不晓得怎么劝,而且她自己也忧心黎浅浅他们师徒的安危,整个人也是瘦得可以。

    其实整个黎府,不止她们两,所有人都食欲不佳,搞得厨娘以为是她们做的饭菜不如人意,才令大家都不想吃饭,亏得她们心宽,不然还真被他们大家打击得不要不要。

    两人边说边往院门去,守门的婆子见她们过来,忙将她们让进门边的小屋里,小屋虽小倒是五脏俱全,桌椅、床、柜皆有,角落里还有小炭炉,可以烧水热吃食,看来婆子当差时,就住在这里头。

    吕大小姐出来时,是穿着斗篷的,叶妈妈只穿了件较厚的比甲,在这雨夜里,确实感觉到冷意,进到小屋里,觉得暖和不少。

    守门的婆子给她们各冲了杯热茶,小丫鬟们把茶捧在手里取暖,个个不禁露出笑容来。

    “听说大教主他们也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!听外头的哥哥们说,得亏凤公子带去的马车和帐篷,还有厚实保暖的衣物,大家才没在山里受寒。”

    小丫鬟们叽叽喳喳,像是小麻雀似的,把小屋弄的闹烘烘的。

    说话间,就听守门的婆子在外头道,“回来了,回来了,教主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叶妈妈她们一听,忙从小屋里出来,站在院门口,就看到有人开了通往夹道的门,马蹄声答答响,还有车轮压在石板上的吱嘎声。

    马车前的气死风灯在夜雨里摇晃,忽暗忽明,直到来到院门口,大家才看清,原来驾车的人,是鹰卫统领啊?

    叶妈妈忙撑起伞下了阶梯去迎接,黎浅浅已经醒了,小小的脸蛋睡得红扑扑的,眼睛还有些蒙眬,看到叶妈妈跟自己见礼,也是虚弱的笑了笑,没力气说话。

    叶妈妈看着心疼得不得了,她好好的教主,怎么出趟门回来,就变了个模样啊?

    “妈妈,赶紧把教主送回房去吧?”吕大小姐现雨势变大,风也渐渐增强,连忙提醒叶妈妈。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叶妈妈回过神,撑着伞护着黎浅浅上了台阶,进了院门绕过影璧,便上了抄手游廊回房去。

    屋里头的熏笼已经点了一阵子,所以屋里非常暖和,黎浅浅的斗篷就穿不住了。

    春江忙上前帮她脱下斗篷,又将一件铺棉绣花小袄脱下,黎浅浅这才舒服了些。

    “您先到床上歇会?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去炕上窝着,你们先帮我准备热水,我要沐浴。”这一回出门多久,就几天没洗澡,虽然密道里头很阴凉,但一出密道就出了身汗,再后来烧烧退退的,春江她们虽有帮她擦身,可到底没有泡到水里痛快啊!

    春江抿着嘴笑着点头,那头叶妈妈过来说,浴房已经备好热水,喜得黎浅浅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“还是妈妈了解我!”黎浅浅笑嘻嘻的抱着叶妈妈道,然后就趿着鞋进浴房去了。

    春江赶忙去准备衣服,叶妈妈皱着眉头上前道,“我来,我来,你和春寿赶紧回房洗一洗换身衣服去。”

    春寿大咧咧的笑着朗声应下,春江抿嘴笑着对叶妈妈福了福,“那就麻烦妈妈侍候教主,我和春寿回房换身干净衣服去。”

    “快去吧!”催着她们回房后,叶妈妈才去浴房帮黎浅浅洗头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,教主怎么会病倒?”叶妈妈这时才开口问明白。

    黎浅浅已经洗干净,坐在暖呼呼的浴桶里,由着叶妈妈帮她按摩头皮,舒服的让她昏昏欲睡,听到叶妈妈的问题,她不假思索的回道,“不是病倒,是中毒。”

    边打瞌睡边把事情说给叶妈妈听,只是她说的断断续续的,最后还睡着了,看得叶妈妈有些无语,教主这趟出去是被折腾得有多惨啊?连洗个澡,都能洗到睡着了?

    幸好黎浅浅身形娇小,叶妈妈将她从浴桶里抱起来,也不算吃力,帮她穿上干净的中衣,然后把人安置到床上,叫来两个小丫鬟,把熏笼挪近前,叶妈妈拿起柔软的布巾帮她烘干头,才弄到一半,春江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赶做啥?”叶妈妈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放心不下吗?”春江笑,上前探了黎浅浅的额头,见温度正常方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叶妈妈和她一起帮黎浅浅擦头,边问她这趟出去,都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春江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叶妈妈听完后,大声咒骂方信怀。

    此时的方信怀,真不用她咒骂,也己经很惨了。

    他中的毒比黎浅浅要重好几倍,陈大夫一开始把人当染上风寒来治,毕竟他受伤后,露天待了至少两天一夜,会染上风寒一点也不奇怪,只是用了两次药,体温是越高,完全没降下来,他的经验老道,比蓝棠强多了,见势不对,就立刻换药。

    再诊脉,现他们几个除了高烧不退,并没有其他风寒的症状,便朝别的方向去试,他派药僮去问随心腹丫鬟同去的那些护卫,得知密道口有不少植物,便猜测他们是不是碰到什么毒物,才会这样高烧不退。

    他不像蓝海他们去密道口亲自查看,而是直接用药来测试。

    最后确定是中毒时,方信怀等人也已被折腾得够呛了!

    这要是生在谢运身上,就算现在他的地位不如从前,陈大夫也不敢这样待他,不过这事是生在方信怀身上,就算日后方信怀回去同他那个神医姐夫告状,陈大夫也不怕。

    神医的名头虽大,但他老陈也不是个吃素的,要是神医真为方信怀这事找自己晦气,他不介意踩踩神医那张老脸。

    北晋禁卫统领这天接到消息,说黎漱和蓝海等人,已经安然无恙回到华城,气得他愤恨的把桌上白玉棋盘砸到地上,黑、白两色玉做的棋子散了一地,有些落到地上时,还撞裂了,侍候的人里头不乏识货的人,看着心疼不已,都在心里暗骂这统领不识货,败家子啊!

    禁卫统领想到的却是,难不成方信怀之所以会成残,是黎漱出手的?人家都要欺负他徒弟了,做师父的看到了,帮着徒弟出气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啊!

    只是,那么好的机会错失了,再要对蓝海出手,只怕是不可能了!回头不知主子会多气啊!还有驸马的病,要怎么办啊?

    禁卫统领忧心自己差事失败了,回头要怎么交代时,就见他的心腹悄悄进来,“统领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心腹进来后,对着禁卫统领说起陈大夫为方信怀他们几人医治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他原本以为他们是染了风寒,后来才现,他们原来是中了毒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心腹顿了下,“您不觉得,这事和驸马的病看来很神似吗?”

    禁卫统领微讶,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的只是觉得,两者情况很神似。”说不定驸马不是病了,而是被人故意下毒谋害。

    “我这就让人送信回去。”同时问问公主,还要不要抓蓝海回去,最好是不要了!不然他真不知要如何在黎漱的眼皮子底下重施故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