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四十五章 神医

第三百四十五章 神医

 
    因黎浅浅才退烧,身体很虚,蓝海想让女儿先带她回马车去。八一??中文 W?W?W.81ZW.COM

    只是黎浅浅在春江她们扶持下出了帐篷,就挪不动脚了,原本的空地上,搭了好几顶帐篷,样式与前世的蒙古包相仿,每一顶都不小,怪不得能容纳这么些人。

    蓝棠见她不动,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“不急,我看他们收拾下,再说,现在过去,他们还要分出人手来保护我,这里收拾的人手就不够了,倒不如等他们收拾好,大家一起过去。”

    蓝棠觉得有理,便不再催她,鸽卫和鹰卫们的动作很快,但再快,也不能让黎浅浅站着等,春寿也不知去那弄来一把交椅,在上头铺好垫子,才让黎浅浅坐。

    黎浅浅坐在交椅上,看他们收拾,凤公子他们也没闲着,坐在她旁边的大石头上,听黎漱说他混迹在密道中时听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这些密道到底范围有多大?他们在里头找了这么多天,都没找到你们,难道就不曾怀疑,你们已经不在密道里了?”凤公子问,“而且他们不是要抓浅浅吗?方信怀吃了这么大的亏,他们竟然只那天派人出来找了一下,就再没有动静了?”

    不止凤公子觉得奇怪,鹰卫统领和刘二也觉古怪,鹰卫统领便是怕他们从密道出来,才派人在溪边林中守着,没想到除了黎漱出来那次,再就是那心腹丫鬟领人在密道口附近找了一阵子。

    除黎漱他们三人,都不再有人从密道里出来。

    黎漱不以为意,“你们要记得,他们虽然合作,但到底是各为其主。”他混迹其中时,可没少挑拨他们。

    北晋禁卫得知,是谢家人杀了领路太监,最后又笨得引爆火药炸死自己,弄丢了蓝海时,心里头怎能不气?不过碍于主子吩咐,才不好朝他们撒气,不过这不妨碍他们给谢家人下绊子。

    大家听黎漱这么一说,心里大概都有了底,如此说来,他们还在密道里窝着,似乎再合理不过了!

    “那个毒藤这么厉害,可不可以把它移回去种?”黎浅浅问蓝海。

    顾十风一听抚掌轻笑,“说的有理啊!这种毒藤要是用的好,那真的是杀人于无形啊!”

    蓝海先是眼睛一亮,不过很快就熄灭了。“这种东西可不是好东西啊!”

    “不过既然知道有这种毒藤,不如咱们回去后,就把这种毒藤的解药制成药丸,让大伙儿随身带着。”蓝棠话还没说完,就被她爹闪亮的眼神吓到。

    “丫头啊!你能想到这点,不错。”蓝海深感欣慰,蓝棠愣了下才咧嘴笑了下,“那回去您要教我炼药?”

    “嗯,再说。”蓝海淡淡的瞟女儿一眼,“教之前,我得先测试你对药材和药典都了解多少。”

    蓝海原本一直不肯教蓝棠炼药,不想今儿竟然松口了,怎不叫蓝棠欣喜若狂,就算听到她爹的但书,还是难掩喜悦之色。

    “趁大家还在收拾东西,我们去把那株毒藤挖起来带回去。”黎浅浅提议道。

    凤公子想了下,道,“把毒藤整株挖起来,会不会太明显?”

    “那就剪一段带回去就成。”蓝海道,跟凤公子要了些东西,便和黎漱、鹰卫统领、顾十风一起去挖毒藤。

    玄衣之前去马车那里交代事情,顺便收华城里的探子送过来的信,才一回来,就见黎漱他们要离开,跟他们见礼后,好奇的看着他们离开,方转头去见凤公子。

    “公子。”玄衣看到坐在交椅上的黎浅浅,好奇的看了她一眼,然后才掏出信给凤公子。“你看什么呢?”凤公子接过信,眼也没抬的问。

    “黎教主坐在这里,可以吗?”玄衣道。

    黎浅浅拢了拢身上的斗篷,“风不大,还有太阳呢!”玄衣点点头,“黎教主大病初愈,还是小心点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关心。”春江上前对玄衣福了福。

    凤公子看完信,嘴角嘲讽的扯了下,“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她爹算计人,算计了一辈子,现在被自己手把手教大的女儿算计,落得这个下场,实在是够讽刺的了!”

    赵国七皇子纳了修紫宁作妾,修紫宁为了在七皇子府立足,不惜算计娘家人,算计妹妹,好不容易怀了孩子,熬到快要临盆,却遭人刺杀,虽然最后母子均安,但她身子伤了,没休养个三、五年,是没办法再有孩子。

    经历了生死危机,产下麟儿,却依然是夫人,七皇子不止没来探望她,更没捎信回赵国提她的位份。

    反观被她算计的妹妹,因为不肯乖乖从了七皇子,反被他看重,还没纳进门,就要封她做侧妃。

    “意图刺伤她的黑衣人,是赵国七皇子妃的人?”黎浅浅问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。”凤公子颌,“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黎浅浅道,“我记得她那时会躲到那家客栈去,就是在躲那些黑衣人。”

    可见她是知道有人在追杀她的,她怀着孩子,千里迢迢从赵国都要回娘家,为何离娘家这么近了,却不赶紧回去,反要在华城住下?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,她设计她三妹修紫静与七皇子,想让他们生米煮成熟饭。她要回去太早,她三妹还没被七皇子收服,怕会把气撒到她身上。”凤公子推测道。

    春江几个却因他说的话,一起用力瞪他。

    凤公子被瞪得莫名其妙,完全不知道自己那里做错了。

    还是蓝棠过来帮他解围。“信呢?我们可以看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是可以。”凤公子把手里的信递给她,但前提是她得看得懂啊!

    蓝棠在凤家庄长大,但她不是数字公子,也不是护史公子,自然是没学过凤家庄特有的密信写法,因此接过信,她连看都没看就递给黎浅浅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黎浅浅应该和自己一样,也看不懂,没想到黎浅浅拿到信,跟着就打开来看。

    蓝棠靠过去问,“你看得懂?”

    呃,黎浅浅抬头看她,然后飘到凤公子那边,见凤公子对她摇头,遂笑着对蓝棠说,“看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看不懂那你还看得那么认真?”蓝棠切了一声道。

    “无聊嘛!闲着没事做,有东西看便看,聊胜于无呗!”

    蓝棠啧了一声,“你不早点说,我那里有书可以给你看啊!”

    她随身带着的,除了药典,应该没别的了吧?黎浅浅苦笑,她没那慧根,那药典对她来说,才真的像是天书一样,看不懂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黎浅浅把信递回给凤公子,然后闭上眼,“我困了,睡一下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成,你睡。”蓝棠道,边吩咐春江取被子来给她盖上,黎浅浅眼睛闭上,不一会儿就睡着了,蓝棠给她把了脉,见没有异常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凤公子便起身与玄衣去旁边说话,春江她们则守着黎浅浅。

    黎漱他们不到半个时辰就回来,顾十风面露喜色,怀里抱着一个被布袋盖住的花盆,那就是那株毒藤。

    “一切顺利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黎漱轻点头,示意凤公子到旁边去。

    蓝海见黎浅浅睡着了,便问女儿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身体虚,想睡,我给她把过脉了。”

    蓝海不放心,过去把了脉才松口气,蓝棠嘟着嘴,“您这是不相信我说的话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信你,是怕她中的毒没解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您要把那毒藤给表舅?”蓝棠朝顾十风呶了呶嘴。

    蓝海转头看顾十风一眼,方转回头对女儿,“就让他抱着,他知道轻重,换了别人,我还得担心不是拿的人有事,就是那毒藤被折腾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要和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方才我们重回密道,趁他们在忙,我溜进去查探了下,方信怀果真中招,还有扶他的那几人,也全都中了毒。我听到他们在说什么神医,说方信怀的伤,有他神医姐夫在,就不是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神医?东齐神医?

    凤公子偏着头想了好一会儿,才想起此人来。

    “有点印象,不过具体的讯息,还是得回去查了才能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黎漱说到这里,忽然想到一事,“既然东齐人有神医,那真阳公主驸马要治病,找他就行了,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抓蓝海去呢?”

    凤公子闻言握拳掩唇轻咳了下,“说到此事,您还记得顾家老祖宗之前生病的事吧?”

    当然记得,顾家老祖宗是中毒,顾家珍藏的解毒丸不顶用,顾十风才跟出来找七线莲,黎浅浅因此得了条红娘子,凤公子出力不少。

    “方信怀给顾家老祖宗下的毒,就是他姐夫给的,他姐夫就是东齐神医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很有名?”黎漱想了好一会儿,愣是想不起来曾听过此人。

    凤公子嘴角微翘,“这个人在东齐京都很有名,不过他脾气古怪,曾扬言谁要是把他的事传出去,就不给那人一家子治病。”

    宁得罪皇帝,也不能得罪大夫,尤其这个大夫还不是个普通的大夫,得罪皇帝,也许还有人能帮忙求情,但得罪神医?那就只能求神拜佛,希望自己千万别生病,要病也别挑那种需要神医出手才治得了的病,不然就真的只能等死。

    “因为如此,东齐神医的名声才没传扬出去。”凤公子对东齐神医的名声持保留意见,在他看来,东齐神医也许医术确实不差,但总的来说,也不过是个沽名钓誉之辈。

    至于为何不允许人把他名声传扬出去,也许是怕名声太大了,太多人找上门求诊,从而曝露出他的不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