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四十四章 毒藤

第三百四十四章 毒藤

 
    出了帐篷,凤公子抬头往上看,此处虽在林子里,不过附近的枝叶被鹰卫们修剪过,因此一抬头就能看到闪着星光的夜空,黎漱跟着抬头看,好一会儿才问道,“你二哥的伤都养好了?”

    凤公子点点头,“好得差不多了,不过他躲懒,一直在大哥面前装虚弱,大哥明明也看出来了,可就是纵着他。八一?中文网 ? W?W㈠W㈠.㈠8?1ZW.COM”

    凤公子口气颇为不平,从小他才是那个被兄长们纵容着的小弟,现在却变成二哥,让他小小有些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你二哥伤势就算大好,底子也虚了,得好生养个几年才成,你总不想他英年早逝吧?”蓝海在旁插话,他们兄弟都是他看着长大的,眼看着原本健壮的凤二成了如今的样子,蓝海很是心疼,因此对凤三就有些挑刺了。

    凤公子呵笑,“是是是,知道您疼他,回去我就跟他说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还有啊!你们兄弟三个,年纪也不小了,也该相看起来了,尤其是衍哥儿。”蓝海是凤老庄主兄弟的表妹夫,凤老庄主如今不管事,连儿子、侄子婚事都不管,蓝海便很自觉的催婚。

    “我还早呢!大嫂、二嫂还不知在哪儿,那就轮得到我?是吧?”凤公子边说边不着痕迹的看黎漱一眼。

    黎漱不动声色的回看他,正好看他对上眼的凤公子愣了下,随即回他一笑,看得黎漱嘴角微抽,这小子的傻还真是一如往昔啊!

    “对了,南楚皇帝近来身体欠佳,几位叔王趁机拥簇皇子们收拢人心,几个月下来,朝中势力动作变大了,看得出来,不止皇子们按捺不住,几位叔王也坐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凤家庄的消息灵通,而且凤家庄就在南楚,自然对南楚的情况了如指掌,黎漱想了一下,遂问起瑞郡王,凤公子愣怔了下,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人来?

    “瑞郡王妃是东齐的长平公主,她有一同胞弟弟,为东齐九皇子,这回就是这位九皇子与北晋的真阳公主合作,真阳公主要蓝海去给她驸马治病,而九皇子则想经由浅浅,得到瑞瑶教的宝藏。”

    凤家庄消息虽灵通,却也不知这两人合作的目的为何,只知东齐九皇子派了心腹谢家的一对姑侄到北晋来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黑衣人袭击那个修紫宁,华城紧急封城,只怕我和谨一已经遭到不测。”黎漱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凤公子想了下问,“谨一到底是怎么受的伤?”原本健壮硬朗的一个人,现在瘦得脱了形,脸色青白。

    黎漱便把他们这些天遇到事,说给大家听,凤公子听完后,若有所思的道,“没想到北晋人竟然有炸药。”

    天盛帝国曾经是一个科技高度达的国家,将亡国时,像玻璃这种如今的天价品,当时可是平民百姓皆可用的便宜货,每年除夕宫中燃放的烟火,更是壮观的令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只是天盛帝国灭亡后,原本由朝廷供养的工匠死的死,逃的逃,等到局势渐定天下大安,这些出色的工匠,很多在战火天灾中故去。

    赵国之所以自认是天盛帝国的传人,便是因为他们拥有天盛帝国许多技术,及工匠,也许他们的手艺及不上先人,但至少要比其他国家要强很多。

    赵国在种植、养殖方面都远胜过其他国家,尤其赵国的位置挑的好,土地肥沃矿产丰富。

    南楚有一部份国土,原是天盛帝国贤太子的封地,虽然土地也很肥沃,但平原少,山区多,矿产虽比赵国丰富,但碍于山势崎岖,开采不如赵国容易,国力便不如赵国。

    东齐国土狭长,一边临海,另一边分与南楚、赵国及北晋接壤,可种植的平原不多,他们种植的技术又及不上赵国,产量一直上不去,只能从赵国和南楚进口粮食。

    赵国是主要的进口大宗。

    北晋主要以畜牧为生,他们能种的地,比东齐更少,所以从赵国进口粮食,便成了常态。

    至于西越,他们和北晋一样,以畜牧为重,种植为辅,因和赵国、北晋及南楚皆不和,想买粮食也没人卖,所以他们每年秋收时,都要越界,来赵国抢粮食,最近几年,因为北晋和南楚分别出兵襄助,让西越每次都几乎空手而归。

    “赵国竟然会卖炸药给北晋?”凤公子纳罕道。

    “这有何什么,商人不都是这样,有人买,就有人卖。”黎漱不以为意,凤公子却觉得要查清楚来,当即就吩咐玄衣让人去查。

    见他这么慎重其事,黎漱他们也不由正色以对。

    “赵国把炸药卖给谁,有这么严重吗?”

    “赵国把几样东西列为禁止出售的商品,玻璃、瓷器,炸药及这个。”边说,边从腰上荷包取出颗琉璃珠来。

    “好漂亮。”蓝海从凤公子手上拿过来端详,“这是琉璃珠?”

    “是,听说还有更大的。”

    蓝海看了好半晌,才反应过来,这颗琉璃珠的透明度,和他以前看过的大为不同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“听说赵国的工匠正在钻研,如何让这些琉璃珠更加透明,同时也在研究如何让玻璃更加透明平整,现在的玻璃跟天盛帝国时的相比,简直就是云泥之别。"

    可没办法啊!

    很多技巧都随着那些老工匠的过世而失传了,现在的玻璃工艺是由那些老工匠的徒子徒孙传下来的,只是老工匠来不及把手艺传承下来,就过世了,他们从学到的皮毛加以钻研,能有今天的成果已不容易。

    黎漱接过琉璃珠,若有所思的端详良久,他似乎在那里曾看到玻璃的制法?

    是在那里呢?

    怎么想不起来?

    黎浅浅一觉醒来,得知表舅他们回来了,兴奋的就要下床去看他,只是她高烧才退,又没怎么吃东西,脚一踩到地上就软了,吓得春江赶紧扑过去抱住她。

    “教主,您慢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,知道。”黎浅浅笑得眉眼弯弯,“我这不是急嘛!”

    “急也不能这样,不然大教主知道,可要心疼了。”

    呵呵,黎浅浅好脾气的由着她折腾,等穿好厚实的绣花小袄,及毛里的裙子,黎浅浅惊讶的摸摸身上的衣料,“这不是我们带来的衣服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是凤公子带过来的。”春寿笑眯眯的指了帐篷,“这些都是喔!您病倒的隔天就开始下雨,要不是凤公子带来的帐篷,大伙儿就要在外头淋雨了。”

    “凤公子他们不愧是常常出门的人,要是咱们,就绝对想不到要准备帐篷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点头应道,“那是,咱们的经验太少,得好好跟人家学习。”

    边说着话,春江就已经帮她盘好头,然后扶着她到外间坐下,春寿则去请黎漱他们过来。

    黎浅浅才退烧,她们可不敢让她出去吹风,蓝棠和凤公子两个一前一后赶到,蓝棠因被凤公子抢了先有些不悦,可一看到黎浅浅,就扑过去抱住她,“你吓死我了!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,没事了!”黎浅浅也不知道自己竟然这么弱,不过是受点伤,怎么就起高热来。

    “才不是没事呢!”蓝棠道,“我爹说,你在密道口跌倒时,不巧碰上了一种毒藤,你会烧烧退退的,就是因为这毒藤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不止黎浅浅愣住了,连春江她们也呆住了,“棠小姐您之前曾没说?”

    “我爹也是才想到,他从密道口出来的时候,正好看到那株毒藤,原本也没放在心上,后来看浅浅的情况不太对,所以早上他又回去看一遍,确实没看错,回来就改了你的方子,所以你的体温才总算降下来。”

    也是因为如此,她才能完全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凤公子在旁听着暗松口气,幸好他们临出华城时,又去药房补了一堆货,要不然蓝海要改方子,也没药材可用。

    黎漱他们过来了,看到黎浅浅总算清醒,大伙儿都松了口气,不过黎漱还是让蓝海赶紧帮黎浅浅把脉,总要确定她退烧了,大家才好离开。

    蓝海把过脉,确认黎浅浅体内毒藤的毒素已经消失,黎漱便道,“那就准备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奇怪,我们从密道出来,都三、四天了,他们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?”蓝海开好方子,交给女儿去抓药,然后才对黎漱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还有别的出口?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知道了。”黎漱在密道里,和谢璎珞他们的人混了几天,可除了他们出来的这个出口,就没看到第二个。

    凤三给大家沏了茶,独给黎浅浅倒了白开,“说不定他们正在烦恼,那个方信怀的伤势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,他会不会也有碰到毒藤?”

    黎浅浅不过是蹭到毒藤一点点,就高烧低烧不断,那个方信怀为了躲进密道口,可是在地上、墙上蹭了个遍,指不定也碰过毒藤,如果真是如此,那他现在肯定也在高烧低烧轮着来。

    “真要是如此,那就太好了!”

    嘿嘿嘿,大家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事实上,谢璎珞她们正为此事烦恼着,高烧低烧不断的,不止方信怀一个人,还有那天将他扶起来的护卫们。

    陈大夫差点没急死,谢璎珞和禁卫统领怕这会传染,不敢再派人去密道里寻找黎漱他们。

    后来还是谢璎珞的心腹丫鬟想起来,密道口似乎有株毒藤,沾到此毒,就是高烧低烧不断,若误诊为伤风,没有对症,那病人就是这样生生被耗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