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四十三章 欠揍

第三百四十三章 欠揍

 
    方信怀被送到陈大夫那里后,谢运也得知消息了,趴在床上幸灾乐祸的道,“该!什么玩意儿!仗着他姐夫的势,就敢跟我抢女人,哼!”

    一旁侍候的人完全不搭理他,大家全都向谢璎珞靠拢了,这一位想要翻身?难了!再说,他们大家可是亲眼目睹,谢璎珞教侄,这么狼狈的一幕,都被他们看见了,谢运可是个记仇的,要是有朝一日让他翻身,他们这些人都讨不着好,与其如此,不如使他再也没机会翻身,免得日后被他秋后算账。?八一中?文 W?W?W.81ZW.COM

    谢运犹不知自己的处境,拍着床板大声嘲笑着方信怀。

    陈大夫的住处与谢运的房间就在同一处,要把方信怀送去给陈大夫,定要经过谢运房外。

    谢璎珞的心腹丫鬟没想到方信怀会受这么严重的伤,她们身上带的伤药是能止血消炎,但对方信怀的伤势来说,根本派不上用场,她们找到他时,他伤口的血已经止住,而且为了爬进密道口,他在地上、墙上蹭来蹭去,伤口自然也沾染了不少尘土砂砾。

    陈大夫大略检查一番后,让药僮去取酒来,从身上的一个小药瓶取出一颗丸药,在酒里化了,给已经痛昏过去的方信怀服下,然后才开始清理他身上的伤。

    陈大夫拿起干净的白布,沾湿后用力的擦拭方信怀身上的伤,不过才动手没多久,就被大吼大叫的谢运给吓得手一抖,手上的布滑了一下,大概是碰到方信怀手上的伤口,就见方信怀疼得直咬牙。

    陈大夫看着不对,忙让药僮取来根短木条,他自己则捏住方信怀的脸颊,等他张开嘴时,迅把木条塞入方信怀口中让他咬住。

    “方少爷没癫痫吧?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有。”药僮想了下道,陈大夫瞪他一眼,伸手抓住方信怀的手给他把脉,确定他没有癫痫才松口气。

    方信怀此人不足为惧,但他背后的靠山,却让人不得不掂量下份量。

    安云郡主是喜欢此人,不过如今他手脚皆废,不知安云郡主会不会改变主意啊?陈大夫是九皇子的人,检查过方信怀的伤势后,他觉得就算方信怀的神医姐夫在,也是无能为力,

    不过要是神医愿意拿出诚意来,方信怀也未必不能把安云郡主娶回去,陈大夫边疗伤边衡量着情势,最后决定,不管方信怀的伤势有没有救,都不能得罪他。

    处理好方信怀的伤后,陈大夫把药僮们喊来,吩咐他们要小心侍候方少爷,不能惹他不高兴,另外又让药僮在谢运的药里添了几味药,保证谢运服用之后,会老老实实的养伤。

    药僮们点点头,各自散去做事。

    黎漱悄悄回到大库房,与蓝海他们会合,得知找到路出去了,两个人都很高兴。

    “我们什么时候离开?”蓝海边问边在箱笼里寻宝。

    “别再挑了,一会儿我去弄点吃的过来,吃过之后休息一下,等他们睡了,我们就走。”

    黎漱看看谨一,问蓝海,“谨一的伤势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个陈大夫炼的药丸功力不弱,谨一服过药之后,情况大有改善。”蓝海难得夸人,黎漱闻言不由愣了下,谨一轻笑,“真难得蓝先生会夸奖人。”

    “呿!我这人有一说一,人家做的实在好,为什么不能夸?”蓝海冷哼,“不过他炼的药缺点还是蛮多的,要不是情况危急,我才不会让谨一用他炼的药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黎漱想细问,不过蓝海没让他有机会问下去,催他赶紧去准备吃的,前一天因黎漱被临时抓公差,没时间弄吃的回来,他们就一直饿到他回来,现在是真的饿到前胸贴后背。

    黎漱没多话,转身去弄吃食,不多时,他就回来了,带回来的吃食不多,不过好歹有碗热汤可喝,多少弥补其他食物的不足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会拿些热食回来。”蓝海蛮失望的把汤喝完,黎漱没好气的看他一眼,“有得吃你就偷着乐吧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蓝海看他脸色不太对,遂问。

    “方信怀的手筋、脚筋被人挑了,谢家现在分成两派,一派人认定是浅浅做的,另一派则认为是北晋禁卫干的,只是就算是北晋禁卫做的,他们也把这事挂到浅浅头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不管黎浅浅有没有做,统统都栽到她头上去,谁让她不见了呢?而且方信怀的任务,就是去拐带她,现在她不见了,方信怀受了重伤,说不是她干的,好像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因此谢家人现在都骂黎浅浅是个心狠手辣的贱丫头,这让黎漱听了心里当然不痛快。

    “你有看到方信怀的伤,你觉得是浅浅下的手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阿卫做的。”阿卫就是鹰卫统领的小名,黎漱对他的剑法很了解,所以一看伤口就知是他做的。

    “阿卫?”蓝海一问出口,就反应过来了,黎浅浅是教主,阿卫自然是要跟在她身边护卫,所以她进密道来找人,他也跟来了。

    “快吃吧!吃完就休息。”

    谨一吃的不多,喝了些汤就睡了,蓝海和黎漱吃完后,黎漱先睡,由蓝海守着,他们待在大库房的角落里,在大库房里出入的人,都知道这地方有人,也都蛮同情他们仨儿,因为被其他人排挤,没有抢到有床的小屋休息,只能在大库房里打地铺。

    却不知黎漱是故意挑这里的,一来是大家有此错觉,二来等他们离开时,大伙儿也只会以为他们终于抢到地方休息了,不会太在意他们的去处。

    等到大家都休息了,黎漱才摇醒蓝海和谨一,三个人悄悄的离开,往密道出口去。

    谁知走到一半,竟然遇上谢璎珞的心腹丫鬟等人,黎漱只能施展轻功,带着蓝海和谨一避到岔道去。

    黎漱心觉有异,就算心腹丫鬟她们重回出口,寻找黎浅浅的踪迹,按说早就该回来了,怎么会在这里遇上他们,而且看样子,他们是才从密道口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待在这里等我,我去看看怎么回事。”黎漱把谨一他们带到岔道深处,自己则悄悄摸回岔道口。

    才找好地方待下,就听到心腹丫鬟高声喝斥道,“你们可不可以机灵点啊!走个路也能走到跌倒,你们都没长眼睛啊?”

    其他人闷声不吭,由着她骂,黎漱听了好一会儿,才弄明白,原来他们带的火把不够,走到一半就不管用了,大家只能摸黑前进,武功不高的他们夜视能力也不好,密道里头本就不怎么好走,又没有灯火照明,跌倒似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出来时,心腹丫鬟就说要省着用,他特地看过,他们带出来的火把,够他们来回两趟,怎么会不够用呢?还害大家因照明不足而跌倒?

    心腹丫鬟骂骂咧咧,没多久黎漱就明白了,原来负责拿火把的那两人,因走路不慎撞到一起,将火把给撞坏了好几支。

    黎漱失笑,等他们走远了,他才转身去找谨一他们,这一次没再跟人不期而遇,一路顺遂的出了密道口。

    守在林子里的鹰卫,很快就过来接应,等把人接回营区,大家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怎么伤成这样?”得知黎浅浅受伤还烧,黎漱不悦的扫了众人一眼,待看到凤公子时,他眼微眯,“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接到您和蓝先生出事的消息,大哥、二哥就让我过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幸好有他,不然他们就得露天而眠,刘二赶紧为他说好话,还特别强调方信怀欺负浅浅了,要不是凤三带来帐篷,黎浅浅着高烧,天又下雨,情况肯定更糟。

    黎漱笑着拍拍凤三的肩头,“多亏有你在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。”凤三笑着点头,和黎漱坐在黎浅浅帐篷的外间,跟他说起自己才接到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方信怀的姐夫是东齐的神医,听说此人医术极为高明,而且极其护短,方束青跟了他之后,在东齐的身价就水涨船高,方信怀仗着他姐夫的势,在东齐玩弄不少无知少女。”

    黎漱看了眼帐篷里的摆设,不禁笑了下,那些插着野花的花觚,样样都是上品,“你带了多少车来,才摆得下这些东西?”

    凤三讷讷道,“也没多少,就只有浅浅这里有,其他帐篷人都睡不下了,那有地方摆这个。”

    黎漱笑着伸指虚点了他一下,内间忽地传来声音,然后就听到春江轻声安抚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浅浅的烧还没退?”

    “退下来后,又烧上去,烧烧退退的。”凤三道,看向挂着的毡毯的眼里满是忧虑。“本来用酒擦身,烧是退下来了,可过了半天就又烧上去,再烧上去的温度虽没有之前那么高,但看着还是愁人。”

    “蓝海呢?让他过来给浅浅把脉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在给谨一开药,估计还要好一会儿吧!”刘二摸摸鼻子道。

    因为其他人身上带有他之前炼的药丸,蓝海如获至宝,搜罗一番后,就迫不及待去给谨一疗伤了。

    “一会他出来,立刻让他过来。”黎漱说完,便问凤三,“外头的情况怎样?”

    “华城已经解禁,赵国那位七皇子真不是个东西,知道修紫宁大着肚子遭人袭系,竟只派了个管事过来探望,自己则还是待在山庄里,和修紫静如胶似漆,感情好得很。”

    之前那个修紫静不是为了不给赵国七皇子做妾,还离家出走跑到她姑姑家去,怎么一转脸,就和七皇子恩恩爱爱了?黎漱表示女人心真难懂,凤三笑,他只负责传递消息,不负责弄懂。

    “那修紫宁就这么生受着?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晓得了!”凤三两手一摊,样子看来特别欠揍,黎漱看着只觉拳头好痒。

    刘二他们看着却不敢劝,还是春江安抚好黎浅浅,出来后一看,忙把他们请出去,免得扰了黎浅浅休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