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四十一章 牵挂

第三百四十一章 牵挂

 
    黎漱跟着坐在地上,问,“那方少爷是个骗子?”黎漱一脸好奇的问。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?  W㈧WW.81ZW.COM

    护卫甲嗤笑一声,“说他是骗子,还抬举了他,他啊!就是个骗财骗色的花花大少,仗着他姐夫是神医,在我们东齐到处骗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护卫乙好奇的反问黎漱,“咦?你怎么不知道方少爷这人?”

    “他在你们东齐很有名?”黎漱不答反问,两个护卫许是闷久了,急需有人听他们倾诉,所以也不在意黎漱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,反对他的问题抢着回答。

    “有名,可有名了!你不知道,他在南楚的时候,就小有名气,后来他家里出事,他姐姐带着他去了赵国,好像是奔着南楚嫁去赵国的一位郡主的,只是时运不济,他们到赵国没多久,那位郡主就因病去世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姐弟顿失依靠,听说全靠方少爷卖字卖画养活一家子。”护卫乙说完后觉得自己好像在帮方信怀说好话,脸上有些下不去,黎漱忙道,“那他们姐弟是怎么遇上那位神医的?”

    有人送台阶,护卫乙自然赶紧借坡下驴,“这说来也是巧,当初他们姐弟在父亲过世后,就随母投靠姨母,他的姨母来头不小,是凤家庄的庄主夫人,凤家庄听说过吧?”护卫乙仰着头颇骄傲的问。

    黎漱看他那样子,有些无言,就算方信怀的姨母是凤庄主夫人,又怎样?跟护卫乙半点关系也没有啊!不过为了套话,他装出惊讶钦佩的表情,“真的啊?既然他姨母来头这么大,为什么他们姐弟不待在南楚,偏要跑到赵国投靠那位郡主?”

    这种事护卫甲他们怎么会知道,故做高傲的道,“这你别管,反正呢!他们住在凤家庄的时候,他姐姐得蓝先生青睐,传她医术,不过方夫人觉得女儿家将来终究要出嫁,不用太精,免得沉迷其中,误了婚事就不好。”

    黎漱听到这里,差点没破口大骂,蓝海对方束青她们没有好感,怎么可能会传授她医术?他深吸口气,勉强把怒火咽下,强扯嘴角露出笑容,“那蓝先生到底有没有教她医术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!不好说,不过现在她医术应该不差,毕竟是神医的老婆嘛!”护卫甲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护卫乙也猥琐的笑了起来,“神医的老婆不止她一个,她不拚命学习医术和媚术,又怎能脱颖而出成为大老婆。”

    媚术?黎漱愣了下,“这神医年纪多大了?”

    “这我们哪知道,不过看起来就像是个二十几岁的人,就是说起话来老气横秋的。”护卫甲摸着下巴若有所思,“啊!对了,有回过年,我回家跟我老子说起神医的事,我姥爷正好也在,听到我们在说神医,他说他年轻时见过神医,他那时看起来就是个二十几岁的人,不想他都七老八十了,他看起来还这么年轻。”

    黎漱瞠目结舌的追问,“真是同一人?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知道了!我老家那年犯大水,我老子他们全都死于水患。”想到自己如今是孤家寡人,护卫甲心情很不好。

    说了老半天,也没说到方信怀是怎么花言巧语欺骗小姑娘的。

    黎漱正打算先走一步时,护卫乙道,“方少爷他姐成了神医大老婆之后,方少爷和他妹妹的身价也水涨船高。”

    有神医护持,方信怀就算原本是个平庸之人,也会被人巴结拍捧,更何况他本就相貌才学皆出众,不用太费心找优点拍捧他。

    人都喜欢美好的事物,对人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方信怀相貌英俊,能言善道,更绝的是他那手丹青绝技,真是撩妹的大杀器啊!多少名门世家的贵女,就因此技而对他卸下心防,进而情根深种。

    旁的不提,就说九皇子的女儿安云郡主,对方信怀是一见钟情,对九皇子来说,要是能因此和神医成为亲戚,那真是再好不过的事了!

    只是谢运也看上安云郡主,这让九皇子有些为难,因为九皇子妃跟他说,她们的二女儿安贞郡主相中了谢运。

    按说,嫡出郡主应该比庶出的郡主条件更好,谢家家主应该会同意安贞郡主嫁入谢家才是,无奈安贞郡主小时候摔马,因救治时出了状况成了长短脚,脸上还落了疤,九皇子夫妻两因为此事,对她百般娇宠,兄弟姐妹们都得让着她。

    就是一直盛宠不衰的童侧妃母女,也得对她退让三分,她看上了谢运,谁都不能和她抢。

    谢运还不知道,九皇子早就和他父母谈好亲事,就等他们这趟回去,便让他和安贞郡主成亲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说,方少爷能言善道吗?为什么安贞郡主没看上他?”

    “人家方少爷也不是傻的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,而且安贞郡主脾气大,开罪了神医,当初神医就说了,他宁死也不会帮安贞郡主看诊。”都结仇了,他会让他小舅子把她娶回去吗?再说,安云郡主虽是庶出,但皇贵妃向来较疼她,对安贞这个嫡出孙女,不止没有好感,还十分厌恶。

    无它,谁让这个孙女任性气性大,嘴巴还特别尖酸刻薄,不会哄老人家的她,在皇贵妃心里自然要往后排。

    神医只是医术了得,不代表他不看重权势地位,方信怀要娶妻,自然要娶对他们利益较大的,从这点来看安贞郡主绝对及不上安云郡主。

    护卫甲、乙他们当然对这些毫不知情,不过黎漱从他们的话里头,却听出东齐的不平静。

    九皇子与之前赖着要嫁凤老庄主的长平公主,是一母同胞的姐弟,如果让他登基为帝,对凤家庄和瑞瑶教来说,都不是件好事,从长平公主的言行来看,这九皇子大概也不是个好相与的。

    护卫甲、乙完牢骚,便从怀里取出干粮来啃,黎漱看他们吃得口沫横飞,顿时半点胃口都没了,“两位大哥你们慢用,我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不等我们啦?”

    “你们慢用,吃完再歇一歇,反正我们有人回去报信就成,是吧?”

    也是。护卫甲拍拍黎漱的肩头,“行,这回让你辛苦了,回头遇到什么难事,记得来找哥哥我。”

    护卫乙也拍着胸脯打包票,只要遇着难事,找他们兄弟帮忙,定不推拖。

    黎漱笑着谢过,便起身走人,护卫甲看他走了,才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,“哟!你还藏私啊!”护卫乙笑着捶他肩头,油纸包还没打开就已经闻到一阵香味。

    “香,真香!”护卫甲撕下一支油鸡腿给护卫乙,“哪,别说哥哥我不照顾你啊!”

    “嘿嘿,谢谢老哥了!”护卫乙也从怀里掏出个肩平的酒壸,“来,喝一口。”

    护卫甲没跟他客气,接过就灌了一口,“嗯,这酒壸不会是在大库房里拿的吧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!别说,还真好用。”两个人便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起大库房里的好东西。

    黎漱在拐角处听了一会儿后,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密道里很安静,安静到让心腹丫鬟有些不安,回头看看躺在担架上的方信怀,她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,可到底是什么呢?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?

    “言姑娘,不是说方少爷已经把瑞瑶教那个教主哄过来了吗?怎么没看到她人啊?”

    是了!心腹丫鬟伸手抚额,怎么就忘了这事呢?“你们把方少爷好好的送回去,其他人跟我来,我们回头去找找。”

    就算找不到人,至少也得做做样子,否则小姐一问起来,她怎么办?

    如是想着,脚步不由加快许多,因为不用再顾忌方信怀那个伤员,所以只花了半个时辰,就回到密道口,这一次心腹丫鬟言姑娘也跟着出去,护卫们擅长察颜观色,但叫他们搜查找人,那就真的不在行啦!

    他们之前就出密道,四下查看过,但他们不但没现溪边的林子里有人盯梢,也没现方信怀起的那个火堆。

    言姑娘虽也不擅长,不过她心细,很快就现方信怀之前升的火堆,只是除此之外的所有痕迹,早就被鹰卫他们清除掉,所以她并没有现什么异状。

    仔细搜寻了一个多时辰,她才放弃带人回去。

    她们一走,鹰卫们立刻传信回去。

    黎浅浅正在和凤三说话,看到鹰卫统领跟她打的手势,一时间有些怔忡,“怎么了?”凤三温声问道,“有事便去忙,不必在意我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这才起身跟他致歉,然后便朝鹰卫统领走过去。

    凤三转头问刘二,“之前怎么没见过他?”

    “他其实一直跟在教主身边,只是没露过面。”刘二朝他笑了下,“凤公子,您能领我们过去,把春江她们换过来吗?”

    凤三看他一眼,“我还在想你几时才会问。”

    刘二心说,小孩子长大了,就不可爱了!“我这不是看您在和我们教主说话吗?怎么好上前打扰呢?是吧?”

    凤三轻笑一声,“走吧!早些让春江她们过来,浅浅才有人侍候。”蓝棠牵挂蓝海,整个人状况很差,云珠只得寸步不离的跟着,就怕一个不注意,她就溜得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黎浅浅身上有伤,却只能自己照顾自己,凤三看得心疼得紧,可又不好说什么,只能赶紧把她的丫鬟弄过来侍候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