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四十章 找到
    天色再一次暗了下来,方信怀忍着痛楚,滚动身体想要重回密道,不过密道口外有山石遮掩,还有树丛遮掩,不过倒是没有设机关。?  ?八?一中文 W?W?W?.?8㈧1ZW.COM

    黎浅浅从密道出来时,曾想,不知这密道口有没有设机关,后来鹰卫统领为此特地回去看过,说是什么机关都没有,只是出口做了遮掩而已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掩饰,对常人来说并没有什么,但对此刻的方信怀来说,那简直就是比要他命还痛苦,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,手筋、脚筋都被人挑断,让他无法站立,也没办法拿东西。

    唯恐山林中的兽类,闻到他身上的血腥味而来,他只能尽量在救兵来之前,保护好自己。

    等他忍着巨痛,用跪姿慢慢挪进密道后,方才松了口气,而他一直浑顿的脑子也渐渐清醒过来,他记得自己带着瑞瑶教那个小教主同行,可他醒来时,就不见她的影子,难道是那死丫头对自己下手的?

    这谁教出来的死孩子啊?竟然出手这么重!?方信怀知道自己伤的很重,但他不怕,因为他姐夫是不世出的神医,只要他能回东齐,姐夫就能办法救他。

    但是,先决条件是,他要健健康康的活着回去。

    哼!等他的救兵们来了,就是她黎浅浅的死期到了!方信怀还没现,自己被塞了颗哑药,只是等谢璎珞的心腹丫鬟他们找到他时,他竟一个字都说不出来!差点没把他急死。

    此时,谢璎珞的心腹丫腹正领人,往密道口来。

    黎漱现谢璎珞的丫鬟边走边寻找什么似的,他眼利,不多时就现了玄机,只是谢璎珞的丫鬟现记号之后,不知拿了什么往记号上涂,然后那个记号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,是她另外做的记号。

    她做的记号比前者更加隐密,不细看还真现不了。

    黎漱没有在她的记号上做手脚,而是在记号附近,另做了他们瑞瑶教人才知晓的印记。

    心腹丫鬟脚程很快,跟着她来的人之中,渐有人跟不上,她也不恼,让他们原地休息,自己带着其他人继续往前赶。

    这一路下来,可让跟来的这些爷儿们,对这位丫鬟大大改观,他们还以为跟在小姐身边的丫鬟,全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娇姑娘,倒是没想到,她会武不说,体力也比他们强。

    让他们不由拿谢运及其身边侍候的人,来和谢璎珞及她的丫鬟们相比,不得不说,若谢运成为下任当家人,谢家的前途真心渺茫。

    心腹丫鬟不知这些人心里在想什么,她只一心想在小姐面前露脸,只要她做的好,小姐出阁时,才会带她去婆家,她不想被留在谢家,她侍候过小姐,没跟去做陪嫁丫鬟,而被留在谢家的话,肯定会被其他人搓磨的。

    紧赶慢赶的,总算在天亮前赶到,只是密道出口处,窝成一团的那是什么?那管事不是说,都没有人吗?怎么又会冒出这一团东西来?还是说那不是人,只是某种不知名的动物,躲到密道里头来取暖避风?

    心腹丫鬟推了推身边的一个护卫,“你去,瞧瞧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护卫也很怕啊!他们虽带着火把,但也才几支,为了简省,只点了一支照明而已,所以他根本看不出来那团东西是什么,只隐约看得出那团东西身上,似乎是穿着衣服的。

    但那是人吗?

    心腹丫鬟又扯了另一个人过去,第一个护卫见有伴,便大着胆子举着剑上前查看,跟在他身后,就是黎漱。

    他眼毒,一眼就看出来,这是个人,而且还是长得和顾十风一模一样的人,只是他想不明白,顾十风怎么会在这里,还受了重伤,他的手脚筋都被挑断了,出手的人手很快,没有多余的伤口,可见是个高手。

    既然是个高手,又为何让此人逃走?

    到底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正当他疑惑不解时,走在他前头的那名护卫已经叫出声来,“这,这不是方少爷吗?”

    方少爷?这谁?黎漱一听心知有异,决定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心腹丫鬟闻言,愣了下便冲上前来,取过火把让人把地上的人脸扳正,“怎么是方少爷?他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火把离得这么近,大家全都看清楚他的狼狈,再看他手脚皆伤,不由气愤难抑的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突然,心鬟丫鬟出声制止他们的大呼小叫,“行啦!你们几个出去瞧一瞧,对了,方少爷不是负责把那个姓黎的丫头拐带出来吗?怎么没看到那丫头?”

    黎漱一听心神一震,他立刻就想明白了,地上这一团东西易容成顾十风的模样,就是为了要把浅浅拐带走?

    他受了这么重的伤,是浅浅出手反击的?还是另有高人出手?“喂,快走啊!”黎漱被人一推,回过神来,跟着大家走出密道,外头已经蒙蒙亮,晨雾将山林罩住,不远处的溪流潺潺,除此之外倒是安静的很。

    大家匆匆巡视一遍后,便6续返回,黎漱倒是现溪流旁的树林里有异,定睛一瞧,是随他们来北晋的鹰卫,他不着痕迹的跟他们打了几个手势,随即就听到鸟叫声。

    “天都要亮啦!老子饿死了!”其中一个护卫听到鸟叫声,便在地上捡了石头,想要去打几只鸟回来加餐,黎漱心头一紧,唯恐鹰卫们露馅,正想要出手时,旁边另一个护卫没好气的扯住那人,“够啦!别忘了里头那位小姑奶奶,要是惹毛了她,小心她回去跟小姐告状,回头要是小姐要处置你,可别怪哥哥们不帮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唉!小姐什么都好,就是管太多了!什么都要管。”想去打鸟加餐的护卫抱怨着。

    其他人勾肩搭背的哄笑成一团,“有人管着,你就偷着笑吧!总比什么都不管,任凭咱们自生自灭来的强。”

    谢璎珞管的虽多,但她对下属也是很照顾,相比之下,谢运这位大少爷,就被比到天边去了!遇事就推给下属去担,享乐嘛!他跑第一,也不管替他办事的人,最后的下场如何。

    遇到这么凉薄的主子,也只能自认倒霉!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那天,谢璎珞要他们表态时,大家没考虑多久,就一致倾向她的缘故。

    黎漱像是影子一样,跟在众人背后,重回密道里,心腹丫鬟已让人去找树枝回来,几个护卫贡献出自己的外袍,做成简单的担架,把方信怀放上去,大家轮流把他抬回去。

    林子里的鹰卫们得了黎漱的交代,在那些人消失在密道外的大石后,又等了近半个时辰,方才起身回去报信。

    黎浅浅他们得知黎漱安然无恙,不由松了口气,但知只看到他一人,又不禁为谨一和蓝海担心。

    “我们难道就坐在这儿,等他们出来吗?”蓝棠忧心忡忡的问。

    “还是小心点的好。”黎浅浅安抚她,“那条密道你也走过,你总不希望因为打草惊蛇,反而害他们遇难吧?”

    “可是,谨一向来跟着大教主身边寸步不离的,为什么他们只看到大教主,不见谨一和我爹?不会是我爹受了伤,大教主把他留下来保护我爹吧?”

    呃!这个真的很难说啊!黎浅浅被蓝棠问到无话可回,最后还是鹰卫统领走过去,在她颈上一按,让她睡下才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刘二没好气的瞪他,“你怎么又用这招?回头等她醒了,肯定要大脾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就放任她胡思乱想胡说八道扰乱大家的心思?”鹰卫统领反问他,刘二无言以对,“她到底是个姑娘家,又是和蓝先生相依为命,担心父亲安危,也是情有可原的嘛!”

    “那就应该放任她一直问个没完?有那功夫安抚她,还不如拿来做些有用的事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点头,她们因为和蓝棠相熟,知道她忧心父亲的心情,所以都放纵她,只是这样真的很耽误事情啊!而且原本还没想太多,就因为听她那些话,心情也跟着烦燥起来。

    “送信回去了没有?让他们赶紧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虽不知表舅身边为何不见谨一,不过还是做好他们受伤了的准备,等他们出来,也许还有番恶战呢!

    鹰卫统领回道,“一接到他们回报,就立刻送信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点头,命众人准备好随时开拔离开。

    而春江他们在近午时接到通知,凤公子立刻就带春江她们驾车前去会合,一路急赶慢赶,总算在天黑前赶到讯息里提到的溪流,只是马车无法过去,凤三便让春江他们留在车上,自己带着玄衣前去找人。

    而心腹丫鬟他们带着方信怀,脚程慢了许多,不过她派了人先回去通知谢璎珞,黎漱正好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只是急走一段路之后,另外两人的明显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了?不是让我们赶回去吗?”

    “那么急干么?”其中一人索性坐在地上,不走了。“老子就看那姓方的不顺眼,这么急着回去,让他疗伤?呵呵,老子就盼着他这辈子再也不能走路,再不能画画,再不能花言巧言骗那些小姑娘们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