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三十三章 以为我傻啊

第三百三十三章 以为我傻啊

 
    什么叫睁眼说瞎话?这就是了!

    黎浅浅暗地里扮了个鬼脸,面上却是震惊不敢置信,然后悲从中来痛哭失声,不过,请原谅她不会演戏,实在哭不出来啊!怎么办呢?只能掩面装哭。八一?中?文网?  W?W?W㈠.?8?1?Z㈧W?.COM

    虽然她的演技很拙劣,但因密道里很暗,假顾十风拿在手里的火把,亮度已经不如之前,而且他的眼力也不怎么好,所以他没看出黎浅浅是假哭,反而觉得不过就是个孩子嘛!好哄得很。

    他掩下得意,嘴上半恐吓半安抚的对黎浅浅道,“你放心,我既带你进来,就定会把你好生带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暗笑,这人真是很天真,以为这样说,自己就会相信他?

    “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?他们是怎么死的?有几个人偷袭?你又是怎么把我带出来的?你的功夫很好吗?为什么你没有受伤?我也没有受伤?他们没有追杀我们吗?你是怎么带我逃的?”一连串的问题,差点没让假顾十风一把掌拍死她,哪来这么多的问题啊?

    简直比方束彤还麻烦。

    假顾十风悻然,却还要笑着回应这熊孩子,心里呕得半死,想到不知还要走多久才能摆脱她,就忍不住想要哀嚎。

    不过这熊孩子醒来,唯一的好处就是,她可以自己走,他不必再扛着她了,真是可喜可贺。

    假顾十风怕她又开始问问题,连忙道,“走吧!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?不然被他们追上来,咱们可就逃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黎浅浅很好说话的应道。

    假顾十风松了口气,举着火把领着黎浅浅往前走,边走他还边在心里庆幸着,幸好这熊孩子不哭了!不然他可能真要一巴掌拍死她。

    假顾十风的爹对他寄以厚望,因此,他从小就埋读书,很少接触人,这次让他来拐骗小孩子,他大姐很担心,怕他会把差事办砸,却没想到,差点就要跟着他来。

    还好被他大姐夫压着,他大姐才没跟来,不然……他可就受罪了!想到他大姐,他不由庆幸,至少这熊孩子比他大姐好应付。

    路越来越崎岖不平,饶是他手里拿着火把,也难免趔趄,黎浅浅视力比他好,所以一路行来,都不曾跌跤,假顾十风又一次差点滑倒后,赫然现,走在自己身后的黎浅浅竟然一路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这熊孩子的运气也太好了吧?他斜睨了黎浅浅一眼,看到她的身高之后,忍不住闷笑起来,心道,怪不得这丫头不会跌跤,她那么矮,离地面近,肯定把地上的不平看得一清二楚,怪不得不会摔倒。

    他眸子微闪,将腰上系的斗篷松了松,确定拖地后,才继续往前走,不一会儿,就觉腰上一紧,然后就听见小孩惊呼一声,回头一看,就见黎浅浅扑地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算好运了,因为踩到他的斗篷,扑地的时候是整个人扑在他的斗篷上,没有直接扑在地道崎岖的地上。

    黎浅浅脸朝下扮了个鬼脸,如果她不顺势扑地,怕他又要想法子折腾她,还不如满足他一回,省得他又想方设法要整她。

    幸好假顾十风也就整她那么一次,就不再作怪了。

    后头跟着的刘二他们也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是心里不免有所疑虑,他们走了那么久,怎么都没看到大教主他们的行迹?难道他们走错路,跟大教主错过了?

    幸好他们对假顾十风存有戒心,所以他们虽与假顾十风走,但还是另行派人去探另外两条密道,就不知他们探得的结果如何。

    又走了半日后,就在假顾十风觉得一双腿快要累瘫了的时候,终于看到从外头透进地道里的光。

    那是久违了的阳光。

    黎浅浅扳着手指算了算,她们到底在密道里几天了?

    “走快点。”假顾十风边说,边用力的推她一把,黎浅浅毫无防备,被他这一推直接就和地面做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“嗷!”黎浅浅惊叫一声,假顾十风居高临下看着她,“啧啧啧,你走路也太不小心了!怎么老摔呢?”

    呵呵,她会跌倒,都是谁害的呢?眼看就要走出地道,他还不忘再玩一次,真是有够无聊的。

    黎漱他们在哪儿呢?

    他们走的那条密道,并不在假顾十风说的三条密道之中,假顾十风是故意避开这条密道,以确保他带黎浅浅他们进密道后,不会和黎漱他们撞到一块儿。

    黎漱他们那天幸好退开了,因为那个头领他们现走到尽头后,变得非常焦虑,拚了命的寻找机关,想要把密道尽头的那堵墙给打开来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运气不佳,没能找到开门机关,反倒把自己给炸死了。

    黎漱他们三个离得远,虽没被炸死,但也被墙给砸伤了。

    巧的是,这一炸倒是把密道中的密门给炸开了,密门进去的密道,竟与黎浅浅她们现死人的小间里的密门后的密道是同一条。

    谨一伤得最重,几乎全由黎漱架着他走,蓝海伤得最轻,因此负责打探情况,一现这条密道有人在行走,黎漱拉着他们又回原来那条密道,掳他们来的那些人已经作死了,只要他们不出去,就没有人现,对他们的掌控已然失效。

    蓝海身上的药全都被搜走了,密道里没有植物,自然不会有草药,因此他们只能用身上的衣物,暂时勉强止血。

    蓝海和黎漱商量,要怎么给谨一疗伤,“内伤暂时没法治,外伤也只能用止血带止血,可是这样的做法,我怕他就算活下来,手脚也都废了。”

    黎漱看着为了保护他和蓝海,而承受爆炸时大部份冲击的谨一良久,“这几条密道不知通往何处,不能贸然出去。”

    而且他们也不知离出口有多远,要花多久时间才能走出去,如果他们内力恢复了,那还好说,问题就在他们的内力被封,不知几时才能解。

    蓝海头疼的抓过谨一的手来把脉,忽然感觉到谨一的脉搏有异,似乎有丝微弱的内力在他体内涌动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放开谨一的手,他忙搭上自己的手腕,静心凝神了好一会儿,他方抬头对黎漱道,“大教主,你让我把把脉,我觉得那个药效应该快过了。”

    黎漱二话不说伸手让蓝海把脉,蓝海的手一搭上去,立刻就现黎漱的内力如潺潺溪流迅汇集成大海,不用蓝海说什么,黎漱自己都能感觉到内力恢复了。

    原本躺着的谨一,也坐了起来,开始运行内力调养自己的内伤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我怎么觉得内力比之前充沛?”

    蓝海不解的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。”他体内的内力也开始燥动,逼得他不得不也跟着打坐运功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能听到密道中有人走动、对话,但那些人始终没有走到他们附近,因此也没人现他们在这里。

    过了一天,黎漱收功,蓝海和谨一还在打坐,他没有惊扰他们,侧耳倾听了半响,随即飞身进入黑暗里,不多时远处传来闷响及重物落地的声音,他再出现时,一手里拿着一只烧鸡,另一手拎着一个包袱,走回原地才坐下,蓝海也收功了,睁开眼看到他,不由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然后就闻到一股香味,饥饿的肚子出如雷鸣响。

    “嗯,看来是真饿了!”

    接着谨一也醒了。

    “咦?有吃的?”他声音沙哑的道。

    “没找到水,只有一壸酒,他能喝吗?”后一句是对蓝海问道。

    蓝海接过包袱,打开一看,里头有着一堆瓶瓶罐罐,他一一检视,把黎漱说的那壸酒打开闻了下,“可以,不过悠着点,这酒后劲很足。”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他不建议谨一喝酒,但眼下不是没水吗?谨一失血烧,需要补充水份,没水就只能以酒代水了。

    谨一喝了一口就不再喝了,烧鸡腿吃了一半,便吃不下了,实在是太油了,没胃口。

    黎漱带回来的瓶瓶罐罐里,有不少药丸子,还有药粉,止血疗伤的功效还不差,正好拿来给谨一治外伤。

    不过黎漱走这一趟,带来的后果就是被人现这里有人,但他们一路搜查过来时,黎漱他们早就溜了。

    之前去检查那些死在密道小室里的男人,听说之后十分生气,领着一队护卫前去逮人。

    “不拦着他吗?”紧跟在女子身边的一名男子忧心的问。

    “拦他干么?”女子轻笑,“他正窝火呢!不让他出出气,难道等着他把气撒到你们头上?”

    男子还想再说什么,却叫同伴扯了下袖子,只得闭上嘴不再说话,女子看那同伴一眼,似笑非笑的道,“行啦!不放心就跟着去瞧瞧,安云郡主看不上他,偏安贞郡主把他谢运当宝。”女子嗤笑道。

    要她说,方信怀和谢运两人皮相虽都不错,但真的没啥本事,不过两位郡主会看上他们一点都不奇怪,如果九王爷有朝一日当上东齐皇帝,那她们姐妹就是公主了,嫁个本事太大的男人,不止九王爷要忧心,她们的兄弟也要不安,还不如找个本事不大,长的却顺眼的男人嫁。

    但女子跟在东齐九王爷身边,眼界自然高,在她眼里,除了九王爷,也就凤家庄的凤庄主及凤公子,还有秀睐山庄少庄主、郸青门少门主几位,年少有为又英俊出众的江湖侠少,堪与她匹配。

    为何不挑权贵世家呢?女子很明白,自己的身份进不了这些高门大户,真要进也只能委委屈屈的做妾,从此困在后宅中,那不是她要的。

    其实她心里,最想嫁的是那年在南楚莲城见到的那个人,可惜的是,那日匆匆一瞥,就再无缘相见,着实让她扼腕不已。

    摇去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,她埋研究要如何让真阳公主老实和九王爷合作。

    忽然方才跟出去的两个男人脚步匆匆跑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不好了,谢运他们不见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