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三十二章 编
    假顾十风肩头一抖,把黎浅浅甩下地,伸手取下墙上的一支火把,走到三岔口中间,呆站了一会后,才举着火把走上前去,一一端详三条岔路,好不容易才在中间那条岔路墙角,现同伴做的记号。八一?中文网 ? W?W㈠W㈠.㈠8?1ZW.COM

    他暗松口气,把黎浅浅扛上肩头,走上中间那条岔路,行走间,他完全没现走进岔路时,他腰间的荷包松脱落地的同时,被他扛在肩上的黎浅浅,手腕轻抖,将一柄闪着银光的小刀收起。

    这条岔路并不像之前的密道一样,隔段距离就有火把照明,全得靠假顾十风手上的火把来照明,黎浅浅的武功比他高,夜视能力比他强,虽是背对着火把,但就这么点光,便够她看清这条岔路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条路的墙上,与前头的密道大不同,前头密道的墙和地板都是砌了砖,但这里墙上可以看出岩石的形状,地也不怎么平整,黎浅浅不懂,假顾十风怎么会选择这条路。

    她刚才虽看到假顾十风去查看每一条岔路,但因假顾十风是背对着她,所以她不晓得他是在查看记号。

    虽然被扛在假顾十风的肩上,看东西有些不太舒服,不过黎浅浅还是看出这条岔路的特别之处了。

    她记得前世时,大哥曾带她去参观矿场,她其实不太想去,因为矿场是在山区,山区的讯号向来不太好,上网不方便啊!

    没想到她会来到一个没有电,没有计算机,更别说网络的世界来!忍不住小小的哀叹一下,她才打起精神来,仔细的观察这条岔路的墙壁,跟她见过的矿场地道很相似。

    只是她看半天,完全看不出来这条岔路出产什么矿产。

    假顾十风自幼习文,改从武的时间不到五年,而且他本就不是习武的料,是让人用药硬撑起来的花架子,倒是他那手易容术学的不错,所以才能在赵国混的不错。

    扛着黎浅浅走了那么一大段路,实在是累得慌,他向来是不会委屈自己的,感觉累了,就把人往地上一丢,然后直接坐在地上歇息。

    从腰间的小包袱里,取出干粮吃了两口,才像是想到似的起身,走到黎浅浅身边,伸手探向她的鼻息,确定人活着,方松了口气,转身欲走回去继续吃东西。“哎呀,差点忘了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在黎浅浅周身大穴点了一圈,然后才满意的走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黎浅浅暗撇了下嘴。

    这个人学点穴时,一点都不用心啊!全都没点在穴位上,而且一点内力都没有,呵呵!不过正好方便她!怪不得蓝棠会说,方信怀这人不足为惧。

    刘二他们不敢离黎浅浅太远,看到假顾十风给黎浅浅点穴时,刘二忧心不已,教主才多大啊!接连被假顾十风这样扔下扛起的,就够叫他们心疼的了,但好歹没被点穴,被扔的时候不会受太重的伤,点穴后可就不同了,身体不听使唤,可没办法在被扔下时护住自己。

    大教主下落不明,要是教主再出事……

    “稳住,看清楚再说。”鹰卫统领在他耳边低语。

    刘二勉强稳住心神,抬眼再看向黎浅浅时,就听到鹰卫统领的笑声,“那家伙的点穴功夫是跟谁学的啊!完全没点在穴道上。”

    啊?那不就白点了?

    鹰卫统领见刘二稳住了,便掉头去安排诸人,一人盯梢,其他人抓紧时间休息。

    假顾十风吃过东西,便把绑在腰间的斗篷解开,卷成筒状放在地上充作枕头,然后竟是躺在地上睡觉。

    刘二他们看了都傻住了,这人的心怎么这么宽啊!

    竟然就这样睡觉了?难道不怕他们药效过了之后,追上来吗?

    “你忘啦,要不是教主想办法,留了东西在路口,我们想追上他们,可没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而且黎浅浅一直装昏迷,也很有效的迷惑了假顾十风,以为那个药的效用还没过。

    听到假顾十风睡到打呼,黎浅浅真心感到无语了。翻身坐起后,她迅在假顾十风的身上几大穴轻点了下,然后才朝刘二他们招手。

    刘二立刻冲过来。

    “教主您没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儿。”黎浅浅安抚他,蓝棠也冲过来了,伸手就抓起她的手把脉,黎浅浅由着她去,“春江她们呢?”

    本来是不带她们来的,可是后来决定让她们跟着鹰卫他们跟过来,就算她不想让她们跟着来侍候,但不能不考虑到黎漱他们,万一找到人时,需要人侍候呢?

    虽然有谨一在,不过谁能保证谨一一定安然无恙,还能侍候人呢?而且就算他没事,也还是得有人跟他轮班,免得把人累坏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们吃他加了药的水,都没事?”大志不解的挠着头问。

    蓝棠望着黎浅浅,见她颌,方才跟她表舅说,“他身上的药,早就被我们换掉了,而且之前我就让你们大家服过解毒丹,就算没把药换掉也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,我怎么用过水后,就昏过去了?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昏过去,后来被人用水喷醒的。

    蓝棠也不懂,两手一摊道,“我也不懂,回头等我爹回来,看他知不知道是何原因吧?”

    也只能这么办了!大志问黎浅浅,“现在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们再躲起来吧!我解开他的穴道,应该很快就醒了。”

    刘二点头,又带人退回之前的转弯处。

    此时留守在那间小室的鹰卫们,现那道暗墙出声响,他们连忙找地方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见墙门里出现三男一女,打头的男子还没走出来,就皱着眉头大声抱怨着血腥味好臭。

    后来还是那名女子甩了他一巴掌,才让他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女子推开他,率先走出来,看到地上的尸也不禁皱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第一小队的人未必太狠了。”怎么就把这些人全杀了。

    被打的男子却道,“这些人办事不力,被杀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女子转头看他一眼,嘴角微翘,“希望你能一直顺风顺水,不出半点差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男子恶狠狠的瞪她,女子却不搭理他。“那个方信怀不是已经把人引进来了吗?怎么没看到人?”

    男子闻言才笑出声来,“总要让他多受点苦,要不然他还以为咱们的事好忽悠。”

    女子冷哼,“你想要他多吃些苦头,不会是因为郡主看上的是他,不是你的缘故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男子呵笑,心说,怎么可能不是因他,本来他和大小姐两情投意合,大小姐甚至答应他,只要他把事情办得好,让郡王对他刮目相看,到时候他向郡王提亲,他们两人就能结为夫妻,谁知事与愿违。

    自方信怀这小白脸跟他姐姐来到赵国,大小姐就被他的花言巧语给迷惑住了,原本说好的婚事告吹,叫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!?

    女子听了只是轻笑,并没说话,在室内走了一圈后,又走到外头的密道瞧了下,方才对男子说,“你也别总是在郡主跟前,说方信怀的不是,你越说他不好,郡主越觉得你不对,老是背着人说人坏话,不够坦荡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男子原要争辩一二,嘴角翕张,终究还是闭上嘴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女子见他闭嘴,冷笑一声,率先走回暗门里,男子长叹一声也跟着进去,另两名男子断后,不一会儿暗门就关上了。

    鹰卫们等到没有声音了,才从藏身处出来,“去通知统领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这厢,等刘二他们退回去后,才轻轻拍开假顾十风身上的穴道,听他出呻吟,她才回到原位躺下。

    假顾十风醒来,打了个呵欠,伸展四肢后收拾了东西,重又把黎浅浅扛上肩头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又走了两个时辰,再度来到个双岔口,因为之前休息过了,所以他没放下黎浅浅,而是扛着她,直接走到路口检查记号,很快他就确定是右侧那条路,举着火把走进去。

    后头刘二他们保持着距离,紧紧跟随,算算脚程,这应该已经出华城了。

    “看看方位,是不是已经在华城外的那座山区?”刘二问鹰卫统领。

    鹰卫统领在心里盘算了下,便回道,“应是在华城的西南方,不过西南方没有山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山?”刘二愣了下反问。

    鹰卫统领点头,“西南方是一片草原,然后是香兰溪。”他停顿了半晌才道,“不过过香兰溪之后,确实有座山,叫七宝山,七宝山上头有密林,还有各式各样的猛兽,越过密林有座隘口,出隘口就有路直通东齐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这条密道的出口,应该就在香兰溪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吧。”

    刘二点点头,“咱们得想个办法,通知教主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还在装昏迷,假顾十风竟一点都不曾怀疑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用过那药的吗?怎么不知道药效能持续多久?”

    刘二怕黎浅浅再装昏下去,反倒露馅,鹰卫统领却道,“你别冲动啊!教主还是个孩子,那种迷药,用在孩子身上,本来就可能拉长时效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确定。”他已经把从假顾十风身上摸来的药,交给蓝棠去分析,得出来的结果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但他晓得吗?”

    刘二伸手指向假顾十风,鹰卫统领被问得一噎。

    正说着,黎浅浅已经假作从昏迷中醒来,假顾十风被她吓了一跳,他似乎是没想到她会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醒了?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呢?”黎浅浅瞪着假顾十风质问道。

    假顾十风换上哀伤的表情,“之前休息的时候,他们被人偷袭,无人生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