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三十一章 三岔口

第三百三十一章 三岔口

 
    假顾十风气得说不出话来,愤愤的瞪了刘二一眼,刘二可不悚他,大剌剌的反瞪回去,跟他比谁眼大?呵呵,怕他啊?

    “罢了,罢了!大不了我多劳累一点就是。八?一?中?文网  W≤W≈W=.≥8=1≈Z≤W≈.=COM”假顾十风故作委屈的叹气,“不过话可说在前头啊!一会儿可都得听我的,不然要是出事,我可不管啊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啰唆。”刘二哼哼两声,把假顾十风气得又要跳脚,方才回道。

    一行人等到天色黑下来,才往真阳公主别院去,临出门时,假顾十风看到蓝棠带着丫鬟也要去,本张了嘴想说什么,不过还是什么都没说,转身闷头领路。

    春江和春寿两没有跟着走,而是在黎浅浅他们离开后,跟着鹰卫隐在他们身后,暗中保护着,大教主己经丢了,他们可不能再把教主给弄丢。

    黎浅浅他们已经探过路,所以这次进别院时很是顺利,并未生假顾十风所担心的事,只是假顾十风嘴巴上仍是不饶人的一直念叨着,听得顾二等人好想点了他的哑穴。

    他们进的是正房里的那条密道,顾十风一看要进密道,就有点抗拒,刘二悄声对他道,“你要真受不住就别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行的。”顾十风却对他说。

    “那好,要是觉得受不了,你就跟我说一声。”要是可以,刘二真想直接不许他进去,可是顾十风是蓝海的表弟,不是他们瑞瑶教的人,不好太过对他太过强硬。

    黎浅浅闻声回头看大志,也就是顾十风一眼,伸手轻抚手腕上的红娘子,这小家伙出门前饱餐了一顿,正睡得香,感觉到主人的手温,娇憨的扭动了下身子,又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蓝棠走在她身边,看到这一幕不禁感到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伸出手想碰红娘子,可又怕它会不高兴,所以迟疑了下还是把手收回来。

    这条密道隔一段距离,就有火把照明但不是很亮堂,不过对黎浅浅他们来说,并不是问题,他们夜视能力都很不错,所以黎浅浅把蓝棠的动作全看在眼里,只是她并没有让她来摸红娘子,因为就连她自己,都不太肯定这么做会不会惹毛红娘子。

    它对自己很亲昵,不代表她亲近的人也能为它所接受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头的假顾十风,边走边伸手摸着荷包,里头摆着的药,足以摆平这里所有人,只是要怎样让他们服下?

    他原以为,不会有太多人去救人,要他用武力降服刘二他们,然后把黎浅浅带走,实在不切实际,因为他最清楚自己的武功如何,所以那人给他的药正好解了他的难处,大概只需一半,就能制服刘二他们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的是,人数一下子暴增,要想制服他们,势必要把所有的药用上,可他没用过这药,所以他不确定手上的份量,能不能把他们全都制住。

    他的犹豫不决,全被黎浅浅他们看在眼里,只是没有挑破而已。

    走了约莫一个时辰,刘二怕黎浅浅累了,忙叫停要求休息。

    假顾十风正愁没机会下手,听到刘二的要求,便假做为难的应下。

    这一路走来,他破了两个小机关,让刘二他们对他的防备松懈不少,假顾十风心里暗喜,却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大伙儿原地坐下歇息,云珠帮蓝棠揉着小腿,其他人则是喝水的喝水,吃东西的吃东西,假顾十风摸摸腰间荷包,最后还是没动手。

    休息了一阵子后,大家又开始往前走,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后,大家可以很明显感觉到,密道里气味变了,空气里飘荡着浓重血气。

    黎浅浅和蓝棠对视一眼,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担忧,这么浓重的血气,表示有人受伤了。

    刘二轻拍她们的肩头,“没事的,大教主他们吉人天相,肯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点点头,蓝棠迟疑了下后才应声,只是越往前走,血气越浓重,大志的脸都白了,要不是一个鹰卫在他身边撑着,怕是早就腿软得走不动了。

    假顾十风脸色也变了,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会有这么重的血腥味儿?不会是那些人等不及,就先动手了吧?

    再往前走,便看到密道的右侧有扇门,没有门扉,走到门前便可清楚看清门里的情况,有七、八个人倒在地上,那浓重的血气便是来自他们身下,浸湿了地板上铺的地毯,还一路往外延伸,在他们的身后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头的假顾十风先受不住,快步走到角落吐了一地,大志闻到那酸臭的气味,差点撑不住跟着吐,还是守着他的鹰卫见状不对,飞快的在他背上拍了几下,才让他没有跟着狂吐。

    黎浅浅抬手在自己和蓝棠、云珠身上点了穴,让嗅觉暂时失灵。

    蓝棠这才舒了口气,“这些人怎么会……”死在这里?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刘二带头上前检视了那些人身上的伤痕,“是被人用刀砍死的。”一一检视完后,他向黎浅浅禀报。

    “嗯,是同一人所杀?”

    “并不是。”刘二摇头,从伤口上的刀痕,可以看出至少有两人行凶,“不过下手很利落,应该是吃这行饭的。”

    杀手?黎浅浅大大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刘二。

    刘二点头,“下手没有一点迟疑,而且他们动手时,这些人是毫无防备的。”一名鹰卫指着地上的足印,“他们是悄悄潜进屋的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走过去看那些足印,“他们似乎是从墙里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鹰卫回道,“正是,只不过我们看不出这墙要怎么开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眼光全投向假顾十风,成了众矢之的,假顾十风有些不爽的冷哼一声,“别看我,这墙的机关在另一面,他们行凶完就退回去了,咱们这头是打不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继续往前走吧!”黎浅浅率先走出去,其他人也跟着走,只有假顾十风拖拖拉拉的走在最后。

    他跟上来后,立刻就有鸽卫到刘二身边回报,“他刚刚在那些人身上摸索了一番,似乎在看那些人身上,有没有东西能看出他们身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有找到吗?”

    那名鸽卫摇头,“并没有,他很失望,临走前还踢了那几具尸体一脚。”

    真是够恶劣的。

    “继续盯牢他,我总觉得他不安好心。”

    鸽卫点头,“您放心,我们一定会盯紧他。”

    刘二又交代了几句,然后才转身追上黎浅浅他们。

    又再往前走了约莫一个时辰,这次不等刘二开口,他便先开口让大家休息。

    刘二冷哼,“算他识相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嘴角微翘,看样子他想要动手了?

    大家就地坐下休息,假顾十风很殷勤的给他们每个人倒了水,大志接过水就闻到里头的味道很熟悉,之前他才因为喝了一杯这种味道的茶水,而被人关起来,所以他对此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张开嘴就想叫大家别喝,就在这时,他看到黎浅浅对自己摇头,彷佛在告诉他别声张,鬼使神差下他便闭上嘴,在黎浅浅的示意下,把那杯水喝了。

    果然,一喝完就旧事重演,他努力的不让眼睛闭上,可是身体自有其意志,最后他只看到所有喝了水的人,全都瘫倒在地,不!他大喊着,他以为自己喊出声了,可是实际上他的声音根本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下一秒他便失去知觉,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假顾十风等所有人都昏过去,才站起来用脚踢向刘二,“叫你瞧不起老子,老跟老子作对!”他抬脚想要把刘二踢翻,可是他悲伤的现,就算刘二已经昏死过去,他却无法踢翻他,“死猪,怎么这么沉。”

    气恼不已的他,走向蓝棠和云珠,“这两个丫头长得倒不错。”他一早就盯上她们两个了,不过想到自己还有事要办,只能忍痛割舍,不过占点便宜的时间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他伸手在蓝棠脸上摸了一把,然后在云珠玲珑的曲线上巡索了一遍,然后才一把拎起黎浅浅,迅向前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等到听不到他的脚步声,大伙儿才翻身坐起来,云珠气得满脸通红,蓝棠则是把身上的瓶瓶罐罐拿出来,挑了半天之后,才从其中一个艳红色的小瓶子里掏出一颗小指甲盖大小的红色药丸。

    “给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这是?”云珠不解。

    “回头见到那家伙的时候,想办法让他吃下去。”蓝棠阴恻恻的道。

    刘二虽急着想追上去,不过还是停下脚问了一声,“那吃下去会怎样?”

    “不怎样,只是让他这辈子都无法人道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全都一悚,不由自主的避蓝棠远远的,云珠却很高兴的接下药丸,“您放心,奴婢肯定达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假顾十风拎着黎浅浅跑了一段路之后,到底还是撑不住了,便把黎浅浅扔在地上,自个儿坐到地上大喘气,他在墙上仔细的观察着,直到看到墙上浅浅的记号,方才松口气。

    还好没走错,休息够了,他起身看了看黎浅浅,就算是个孩子,可是这样拎着走得久了,他的手还是受不了,想了想还是把人背在背上好了,只是黎浅浅还处在昏迷的状态下,想要把她背起来,似乎不是那容易。

    折腾了好一会儿,他才把人背起来,扶着墙喘了口气,才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这次走没多远,就来到了个三岔口,他看着眼前的三条岔路有些头疼了,这下子他该往那条路走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