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二十九章 探路

第三百二十九章 探路

 
    修紫宁面无表情的看着嬷嬷,“你说根本没见到人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那嬷嬷怕挨打,连忙道,“唉呀!您不知道啊!那黎府的门子可托大了,老奴好说歹说,他就是不买账,说什么都不放老奴进门,您说说,老奴不过是去看看,黎教主和吕大小姐她们是不是遇着难处了,所以才会忘了今儿公子的满月酒。八一???中文网 ? W?W?W.81ZW.COM”

    修紫宁冷哼,“既然人家不识抬举,咱们也不用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。”话说得很硬气,心里却有些忐忑,吕金珠那天应得好好的,到底为什么没有来?还有那个黎浅浅,她原本打算趁今儿的机会,好好跟那丫头套近乎,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没来也好,今天来的客人不少,她一个人要独撑大局,实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就忍不住红了眼眶,“殿下……”当她被人追杀动了胎气,挣扎在生死在线生孩子时,他在哪儿?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,修长的手指捂住嘴,晶莹的泪水顺着莹白的脸颊滑下,这一刻,她真的后悔了,后悔嫁给他,后悔什么都听他的。

    她好后悔啊!

    此时,华城里城西一处破旧的民宅里,顾十风也很后悔,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相信侄女儿顾金柳,傻啊!都几十岁的人了,还看不穿十几岁丫头片子眼里的算计,真是傻到家啦!

    他用力使劲儿,想要挣脱紧个住他双臂的牛筋绳,这牛筋绳很软且韧性十足,不管他的手臂怎么鼓劲儿,一放松那牛筋绳就恢复原样,完全没有被挣断开来。

    娘的,这死丫头,就别落在他手里,否则他肯定要给她好看。

    正胡思乱想着,屋子的门忽然开了,门轴出粗嘎的噪音,要不是双手被缚,他肯定要伸手捂耳朵了。

    “十老爷?”

    “你谁?”顾十风防卫性十足的反问回去,来人愣了下,随即轻笑出声,“十老爷还真是一点都没变。”

    “别装神弄鬼的,赶紧的报上名来。”

    “小的是顾华,是大老爷指派去照料金柳小姐的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他。顾十风并未放松,反倒更加警戒,“不是让你们盯好她夫妻两个,怎么会随她到华城来?”

    顾华苦笑,“十老爷,您确定要在这里跟小的叙旧?”瞄一眼空无一物的屋子道。

    “哼,带路。”顾十风重重的哼的一声。

    顾华在前领路,把他带进正堂,请他坐下后,又亲去沏茶来,“十老爷见谅,此地久无人居住,很多东西都不全。”

    顾十风盯着他良久,才开口,“你跟着顾金柳,可知道那男人是谁了?”

    “姑爷是南楚人,其父曾在朝为官,只可惜英年早逝,他是由寡母一手带大的。”

    顾华续道,“姑爷姓方,名信怀。”顾十风质疑看着顾华,听起来这人就是个极其平凡的人,可是那个骗了顾金柳的男人,可不像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方姑爷父亲亡故后,并未回老家为父守孝,而是跟着寡母前去投靠姨母夫妻。他的姨父便是鼎鼎大名的凤家庄老庄主。”顾华边说边将他手上牛筋给解开,顾十风闻言不禁瞠大眼,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双手忍不住在手臂上揉着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既有这样的亲戚,那么方信怀身怀高深的武艺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    “姑爷那一身武功却是在离开凤家庄之后,因缘际会得高人指点才习得的。”只是那所谓的高人,在他眼里一点都不高明。

    方信怀的武功骗骗不懂行的外行人,还可以,要真遇上高手,那就真的只有作死的份。

    “哦?他不是随母住在凤家庄,住的好好的,怎么会离开?”

    顾华苦笑,把他听来关于凤家庄老庄主夫人之死,凤老公子夫妻之死全都说给顾十风听。老实说,顾金柳要是他女儿,他宁可打断她的腿,也不会让她随那种男人离开。

    顾十风第一次听说凤家庄的变故,听完不由惊呼,“怪道凤家庄会举庄迁移,莫不是就是因为如此吧?”

    谁晓得呢?顾华说了一大堆话,径自动手给自己倒了杯茶,一气喝尽,顾十风见状,忍不住跟着喝了杯茶,一口气喝完后,咚的一声,他便趴到桌上不醒人事了。

    顾华站在桌边,看着他良久,最后才叹口气,起身出去。

    “成了,你们去关门吧!”

    “华子哥出手就是不凡,真是厉害了!”说话的两个男人,一高壮一矮瘦,不过两个人都是目露凶光的混子,重重拍顾华肩头后,就转身去把门关上,然后用粗粗的铁链将门栓上,还用铁将军把链子给锁住。

    “好了,咱们先去吃饭吧?不然一会儿闻到那味道后,饶你是胃再强壮的人,也得三天三夜吃不下饭。”

    顾华想了下便随他们去吃饭,屋子里的顾十风侧耳听了许久,除了呼啸而过的风声,就只有外头偶尔传来孩童的嬉戏声。

    “娘的,当老子是谁,那等劣质的蒙汗药,也拿来蒙人,呸!”顾十风起身动了动手脚,见顾华没有点他的穴道,庆幸的笑开了嘴。

    他开始检查屋子,门被锁了,只能从窗户翻出去了,不过不能从门旁的窗子出去,大概是早就打算好,要放火烧房,所以屋里没有什么东西了,顾十风拿起椅子往窗子砸,不多会后窗就被他砸出洞来,伸手把窗旁帘子扯下来,卷成团,搁在椅子上,然后脱下外衣披在窗帘卷上,让它看来像是一个人趴在桌上。

    左右看了下,觉得没问题了,就翻身出屋去。

    他前脚刚走,后脚和顾华去吃饭的那两人就回来了,在门旁的窗子往里张望了下,因门被锁了,窗帘半遮掩,屋里显得特别昏暗,见桌边似趴着人,觉那就是顾十风无误,“行啦!赶紧的,把东西搬过来,赶紧把事办完好走人。”

    “唉,不是我说啊!这顾姑娘心也太狠了吧?屋子里那人好歹是她叔叔不是,她被出族又不是她叔叔的错,凭啥就这么要置人于死啊?”

    “嘘,主子的事,那容得你我在背后议论!”厉声喝斥同伴后,高壮那人便提脚去了跨院,被留在门前的那人气恼的用脚踹门,可到底不敢违了主子的吩咐,气呼呼地跟去跨院,和同伴两人一手提一捆干柴,很快就把门前、窗下堆满柴薪。

    “还要洒酒吗?”

    “自然,这样才烧得快。”他们分头进行,把酒泼在柴薪上,然后点火,火舌很快就舔上干燥的柴火,窗框及门扉,火势猛烈,小院不多时就被火舌吞噬,那两人退得有点慢,头脸和手上,都有被火星波及的痕迹。

    这个坊区住的都是中下阶层的人,这座闲置良久的小院一着火,立刻就吸引不少人来帮忙灭火。

    开玩笑,不赶紧帮忙把火灭了,万一延烧到他们家怎么办?

    顾十风翻出窗户后,就近躲在小院的角落树丛里,等到大家冲过来救火,他才混入其中伺机逃离。

    顾华远远的看着失火的小院,待见到小心翼翼离开小院的顾十风时,他才笑出声来,十老爷果然逃出来了,幸好他安然无恙,不然他还真难跟大老爷交代。

    顾华看着顾十风离开,然后才转身回去复命。

    顾金柳得知顾十风死在火场中,沉默良久才让顾华下去。

    方信怀从内室出来,见状忙上前抱住她,“别伤心了,你小叔叔若知道你的苦衷,肯定不会怪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真不会怪她吗?为了自己的幸福,为了和男人有更好的前途,不惜哄骗叔父,置他于死地。

    方信怀哄着她许久,见她还是不开怀,正寻思要怎么哄她开心时,外头忽有人来,他一时情急,只得敲昏她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方爷。”来人是个年约五旬上下的男人,他冲方信怀抱拳一礼。

    “你来干么?”方信怀显然不太乐意看到他。

    男人笑,“方爷,当初可是您姐弟几个,主动找上我们主子的,怎么,翅膀硬了,就不乐意帮我家主子做事了?”

    方信怀回以一笑,“当初说好了,只要我们帮你们主子效命,五年后就会放我们自由,五年之期就要到了,你们主子难道要反悔了?”

    男人摇头,一脸失望的看着方信怀。

    “方爷,您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!我们家主子在你们姐弟身上可是花了不少心思啊!旁的不说,光是您这身手艺,就不是寻常人家训练得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方信怀冷哼,“虽说得你家主子相助,不过我这身手艺,也是自己花功夫钻研出来的,你别说的好像没有你家主子,我就一事无成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方爷,您跟我争这个,有用吗?”男人嗤笑一声,方信怀听在耳中,觉得他似是在嘲笑自己。

    “得了,言归正传吧!”男人不再绕圈子说客套话,直接切入正题,“我知道方爷已经混入黎教主身边,就不知何时能把黎教主带来给我家主子?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呢!那丫头年纪虽小,不过戒心挺重的,我根本没办法把她和她身边的人隔开来。”

    男人闻言又嗤的笑了下,“这有何难。”他靠到方信怀耳边低语几句,方信怀听完后,面有难色的应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