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二十八章 满月酒

第三百二十八章 满月酒

 
    “嘿嘿,不是我说啊!这藏宝图啊!我看得多了,这密道密室的,我也见多啦!只要我一看到,肯定认得出来。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 W=W≠W=.≤8=1≤Z≥W=.≤COM”

    这是笃定真阳公主的别院里有密室或密道?黎浅浅迟疑的看着顾十风,顾十风见状便笑咧了嘴,“我也不跟你多说了,回头你见识我的本事,就知真假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点点头,“那就有劳顾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顾十风嘿笑两声退下去准备,刘二信不过他,问黎浅浅,“您看是不是多安排几个鹰卫随行?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暗地里跟着就是。”黎浅浅也信不过顾十风,从华城被封那天起,他就出门去,直到今天才回来,这段时间,他上那儿去了?蓝海是他表哥,得知他失踪,他并没有紧张失措,还能和她有说有笑的,似乎一点都不着急。

    反观蓝棠,吃不下睡不着,稍微有点动静,她就一蹦三尺高,短短一天时间她已经迅消瘦下去。

    叶妈妈心疼的不行,亲自熬了好几个时辰的鸡汤,撇去浮油盛进碗里,盯着她把鸡汤喝完。

    “棠姐姐就别跟我们去了,在家好好休息。”黎浅浅看她心神不属的样子,决定让她待在家,蓝棠原本想要争辩几句,但又想她们只是去探查有无密室密道,很快就回来,便老实应下。

    密室还好,若要进密道,要准备的东西肯定不少,尤其是驱虫粉等药物,她还是待在家里,帮忙准备这些东西吧!

    刘二得知后暗松口气,老实说蓝棠的情况不是很好,他还真怕她坚持要去,万一她撑不住露了踪迹,岂不是误事?

    鹰卫统领挑了六个拔尖的,暗地里跟着,自己则带着三个心腹跟着黎浅浅,随顾十风去探路。

    顾十风很快就回来了,一行人等到天黑才行动。

    一行人施展轻功,很快就重回到真阳公主的别院,因为正主儿长年不在此地,因此有很多地方,入夜后是没有燃灯的,刘二打头,领着大家前往之前看地形图时,觉得可能有密室或密道的地方。

    连续找了四座小院,都没有找到密室或密道,刘二等人有些失望,一名鹰卫嘟嚷着,“难道这座别院真没密室?”

    “密室应该是没有,密道嘛!倒是有两到三条,只是不知他们安排大教主他们走那一条。”顾十风若有所思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出来了?”

    黎浅浅看着他直笑,笑得顾十风觉得背后有点毛,轻咳了下强自镇定,道,“看出来了,黎教主看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术业有专攻,我看不出来,不是很正常的吗?”黎浅浅两手一摊道,“倒不知顾先生对此颇有研究。”

    顾十风笑,“还好,还好。”他顿了下,问,“那咱们现在就去看看那几条密道?”

    “先看看入口在那儿,要进去,还得从长计议。”刘二道,顾十风不以为忤,带着他们去看了几条密道的入口,一个入口在花园假山里,一个在正院书房的内室,还有一个,在正院东次间的夹墙里。

    顾十风带着黎浅浅她们,一一看过,还跟他们演示了怎么进密道,然后趁天还没亮,离开了别院。

    回到住处,黎浅浅便开始打呵欠,刘二忙道,“教主累坏了吧?要不我抱您回房,您就睡吧?”

    黎浅浅摇头,“我能走回去,你带他们去检查东西,等睡饱了,就准备出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刘二应诺。

    顾十风在一旁有些为难的道,“密道的入口在公主府的别院里,不好这样劳师动众的进去吧?要是惊动了人,岂不误事?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说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“不如我带黎教主去。”话声才落,就看到刘二他们恶狠狠的瞪着自己,顾十风忙又道,“刘二自然是要一起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他们几个。”刘二抬手指了鹰卫统领,顾十风看着这些凶神恶煞,忽然感觉这笔买卖,他好像亏了!要是这些家伙现自己背着他们做的勾当,肯定会剥了自己的皮。

    怎么办呢?

    不等他想出解决之道,刘二已经让两个鸽卫把他带下去。

    回到黎浅浅屋里,刘二不等大家坐定,就冲口而出道,“这个顾十风肯定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黎浅浅好奇了。

    刘二道,“顾十风虽不怕蛇,但他不喜欢狭窄的地方,对密道之类的地方更是敬而远之。”

    咦?可是刚刚那个顾十风,说起进密道一事,可一点异状都没有啊!刘二想了下,遂道,“该不会被人假冒了吧?”

    叶妈妈他们听了都愣了下,假冒顾十风?有这个必要吗?目的为何?

    春江的眼睛不由自主往黎浅浅手腕上的红娘子瞄了下,会是因为它?还是为了瑞瑶教的宝藏?春江忍不住越想越多,想到最后脑仁儿都生疼了。

    春寿靠上前,问黎浅浅,“教主,您一个人和刘二他们去找大教主?”

    这种时候自然是不带丫鬟了,黎浅浅轻拍她肩头道“你们在家里好好待着,嗯,顺道再帮忙熬些汤,等我们一回来就有得喝。”

    春寿应下,春江却小声对黎浅浅道,“教主去哪儿,我是一定要跟的。”

    云珠附和,蓝棠伸出手轻戳云珠的额,“你主子我都还不一定能去,你就抢着去了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抚额,她们是去找人兼救人的,云珠他们争着要去,岂不是惹事吗?

    “行啦!你们统统不许去。”被吵得头晕眼花的黎浅浅最后拍板定案。

    “连我也不能去?”

    “嗯,你得帮我守好后方。”黎浅浅好生劝了许久,才让蓝棠点头,只是这会儿她也累得只想趴下,再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天,恰好是修紫宁儿子满月,酒楼里高朋满座,修紫宁抱着孩子,扶着丫鬟的手款款而入,不少男人看着她,眼睛都直了,这位可是号称武林第一美人哪!而且还曾让凤庄主和孟盟主两人争风吃醋呢!

    谁也想不到,她竟然会弃他们二人,选择嫁入赵国皇室。

    赵国在中州大6上,虽以正统自居,但诸国心知肚明,没有一个国家堪称是天盛帝国的正统。

    修紫宁虽是大美人儿,但终究是江湖人出身,进了赵国七皇子府后,虽为七皇子添丁,也只捞了个夫人当,不少江湖人士为她大抱不平,觉得她委屈了。

    不过也有人认为,修紫宁是江湖人,那位七皇子纳她为妾,怕是想拉笼江湖中人,由此看到了自己的出路。

    江湖人,纵然有着再高深的武艺,没有钱填饱肚子,一切都是空谈。

    郁城主带着儿女出席,接到帖子的人几乎全都到了,除了,吕大小姐她们,别说露面了,连让人带句话来都没有。

    修紫宁气煞了,只是今日是她儿子的好日子,就算再生气,也不能搞砸了儿子的满月酒。

    只得强颜欢笑,将场子应付过去。

    黎漱他们失踪,黎浅浅他们想尽办法要找人,酒楼的经营,及其他事情就全落在吕金珠身上。

    吕见之的父兄让他带着表妹们出席宴会,程婉容以为能见到吕金珠,谁知竟扑了个空,因此全程臭着张脸,完全辜负了她那好样貌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熬到席散,坐上自家马车,她才怒气冲冲向吕见之抱怨,“不是说你那位姐姐会来吗?怎么一直不见人呢?”

    吕见之不是没有脾气,被程婉容如此质问,他火气也上来了,“我大堂姐是个大人了,她要做什么,难道还要向你一个外人交代?你问我那时,我就告诉你了,我不确定她会不会来,怎么,你是听不懂人话吗?”

    “你!你怎么说话的?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怎么说话的?以为全天下的人都要围着你转?你谁啊?脸面这么大?”吕见之气起来就口不择言,霹雳啪啦胡说一气,自小就被人娇宠的他,最近被他娘压着,要对程婉容客客气气的,早就让他憋了一肚子气,偏生这位表妹是那种不会看人脸色的主儿,他都快气死了,她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。

    有这种表妹,谁还需要敌人?光她一个,就能把人活活气死了,哪还需要敌人来气她。

    “有你这样做人表哥的吗?”程婉容见吵不过,就开始装可怜,吕见之压根不买账,“装,再装嘛!等城门一解禁,我就立刻派人送你回家去,我家这小庙容不下你这位大菩萨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程婉容气急,伸手就要挠吕见之,不想吕见之脚下一拐,就将她拐倒,然后他就趁隙溜了。

    徒留程婉容在车里气得跳脚,坐在一旁的杨贵枝垂下眼,不敢让程婉容看出自己在看热闹。

    吕见之下车后,就命车夫快把车赶回去,他自己则带小厮一起去找吕金珠。

    吕金珠正忙得焦头烂额,看到他来,如逢甘霖,兴冲冲的冲过来抓壮丁。

    修紫宁儿子的满月酒办得很隆重,一点也不因华城被封而有所影响,当然这和郁城主有点关系,谁让他与修紫宁合伙作生意,遇着事自是要帮衬一二。

    修紫宁回去之后,立刻派人去查,为何吕金珠及黎浅浅他们都没有来。

    嬷嬷领命而去,却迟迟问不到答案,最后只得硬着头皮来回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