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二十二章 不奉陪

第三百二十二章 不奉陪

 
    郁城主和修紫宁谈妥后,便起身告辞,临行还和修紫宁约好,等她儿子满月时,会让郁素亮去帮她招呼客人。?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?? ? W㈠W㈠W㈠.?8?1㈧Z?W?.?C?OM

    修紫宁欣然谢过后,亲自把郁家父子送上马车,再回到五楼时,侍候的丫鬟小心的探问,“您为何要对郁大小姐这么客气?”

    “客气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!您几时送过人这么多套头面,就她,一口气拿了您七、八套呢!”丫鬟为主抱不平。

    修紫宁笑,“你还没看到,郁大小姐刚刚买了多少套头面,还有零散的饰,她今儿虽拿了我不少头面,但我也从她那儿赚了不少钱。”

    可是郁大小姐买的那些头面、饰的价值,那及得上方才大小姐送她的那几套头面的价码。

    修紫宁没和丫鬟说太多,反正说了她也听不懂,何苦浪费口舌呢?她自己心里清楚,送出去几套新款式头面,会给银楼和自己带来多大的利益,就先不说那些分成了,郁素亮在城中是出了名的仕女,她身上穿戴的饰和衣裳,往往能引领华城少女们的流行。

    可惜郁城主夫人已经去世,郁大少爷尚未娶妻,要不然她也不会送郁素亮那么多套头面。

    此时四楼的那位苏管事,寻了个空档,悄悄的上楼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吕大小姐在四楼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苏管事微抬眼,“您可要下去和她碰面。”

    修紫宁沉吟片刻,“也好,说起来我们两也三、四年没见面了。”说着便起身带着苏管事去见吕金珠。

    吕金珠正笑吟吟的看着两个小姑娘绊嘴,蓝棠看上的每一套头面,都被黎浅浅挑剔,挑到最后,蓝棠索性跳起来要挠黎浅浅,黎浅浅笑嘻嘻的起身绕着吕金珠和几个丫鬟们跑,蓝棠在后头追,跑着跑着,黎浅浅忽地脚下一软,眼看就要扑地,幸好及时被人扶住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小姑娘脸蛋红扑扑的,一双黑亮的眼,直勾勾的看着扶住她的人,直把那年轻人看得心跳加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,小心脚下,地滑。”年轻人一口气说完,小姑娘已经被人接过去,他忽然感到一阵空虚,怅然若失的看着刚刚扶人的双手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蓝棠防备的替黎浅浅又道了声谢。

    黎浅浅早就知道年轻人他们上四楼来,要不也不会和蓝棠玩得有点疯了。

    她眼微抬,很快的扫视过年轻人身后那几个人,男的最大约莫二十来岁,与年轻人相仿,小的约莫十四、五岁,女的最大的大概十八、九岁,小的还未及笄,不过个头儿高挑,就是一张脸还没长开,显得很稚嫩。

    就见其中一个已及笄的姑娘冷哼一声,“表哥,你离那些别有心机的女人远一点的好,万一被纠缠住了,回去我看你怎么跟舅舅交代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较沉稳的姑娘轻轻拉了她的袖子,不让她继续说,可说话的姑娘毫不以为意的甩开她,还转头扬眉挑衅的问那沉稳的姑娘,“杨表姐,你说怎么老是有不自量力的人,想要攀附上我表哥来呢?”

    黎浅浅暗哼一声,转头和吕金珠对上眼,大大的眼睛彷佛在问她,怎么和你说的完全不一样啊?

    吕金珠朝她苦笑,老实说,她当初在和黎浅浅说起这家子时,真没想到,会遇上这么一个意外。

    黎浅浅也不在意,拉了蓝棠就回了座。

    年轻人对那姑娘说的话毫无反应,他直直的看着黎浅浅,直到她走回吕金珠旁边坐下,他这才现吕金珠,“大堂姐,您什么时候来华城的?”

    “之前。好久不见了,见之也长进了啊!”吕金珠意有所指的扫了他身后的那几人一眼。

    吕见之笑着摇头,“他们都是大堂姐您见过的,这是我的好友张纬江,黄瀚,这是我表妹程婉容,表姐杨贵枝,她们是金表妹的表姐和表妹。”

    蓝棠悄悄与黎浅浅咬耳朵,“那位金表妹来表哥家做客,还带自己的表姐妹一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还一起来华城新开的银楼挑饰,嗯,那位金表妹家的财力大概很雄厚。”黎浅浅也跟她咬耳朵。

    “不过也可能只是慷他人之慨。”蓝棠朝吕见之的方向暗呶了下嘴,黎浅浅点头。

    吕金珠和吕见之都不会武,黎浅浅她们又压了嗓门,所以他们根本没听到黎浅浅他们在说什么,但程婉容凭借着女人高的直觉,认定她们两个在那里窃窃私语,肯定是在说他们的坏话。

    当下就板着小脸,指着黎浅浅她们两质问,“你们两在说什么?是不是没攀上我表哥,所以在那里说我表哥坏话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眨巴着眼睛,看眼前这脑子犯抽的姑娘一眼,然后便拉着蓝棠走过去吕金珠身边。

    “叫你们两爱闹,瞧,差点摔了吧!”吕金珠亲密的把黎浅浅拉到身边坐下,蓝棠也跟着,见她们如此亲密,吕见之愣了好半晌,才怔怔的指着黎浅浅她们问吕金珠,“大堂姐,她们两是谁?”

    “她们是我的好友,刚从南楚来的。”

    吕见之在家里,曾听他大哥说过,大堂姐与家里闹翻离家南来,好似前来投靠瑞瑶教的教主。

    他记得瑞瑶教的教主似乎尚未及笄,不由好奇的打量起黎浅浅二人,往蓝棠的式看了一眼,随即便肯定黎浅浅就是瑞瑶教的教主,只是心里不免存疑,听说瑞瑶教的教主武功高强,怎么会因与人嬉闹,就失足摔倒?看来传言不实啊!莫不是黎浅浅那师父故意往外放话的吧?

    吹嘘自家徒弟、儿孙武功高强,堪称武林第一人的事,并不少见,每年总要上演个数十回,莫不是这位黎小教主也是其中之一?

    程婉容见吕见之不理会自己,气得直跳脚,一双大眼睛恶狠狠的瞪着黎浅浅她们,直到眼角扫到了吕金珠,方才一惊,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吕大小姐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她娘送她来华城姑母家时,曾交代她,要她若有机会见到吕大小姐,千万要想办法和她打好关系,这不仅对她日后嫁进吕家有益处,还能帮她们程通商会稳住脚跟。

    想到自从程子尧被他外祖父过继去南楚后,程通商会便每况愈下,时至今日,曾经是北晋大商会之一的程通商会,早已被踢出大商会之林,原本有十几支商队跑遍整个中州大6,如今只剩下三支商队勉力撑着。

    想到过继了程子尧之后,金氏商会一扫败相,短短几年内,已然取代程通商会在北晋的地位,程婉容就气得脸黑。

    怪不得她娘要说程子尧是白眼狼,竟然帮着自己外祖家,来对付自己的亲生父亲。她怯怯的朝吕金珠讨好的笑了下,见吕金珠只对自己笑了下,并未开口说话,心里又恼了起来,觉得吕金珠这么大年纪了还嫁不出去,凭什么瞧不起自己。

    不过在座的人,全都没人在意她,只有刚从五楼下来的修紫宁多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那一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苏管事定睛看了下,才认出修紫宁说的是谁,“是程通商会的小姐,她的姑父是吕氏商会华城分会的会长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他家的亲戚啊!”修紫宁又问,“吕大小姐身边那两位,确定身份了?”

    “是,未及笄那位是黎教主,已经及笄的是蓝神医的女儿,听说也是个小神医。”苏管事连忙将刚刚查到的消息奉上。

    修紫宁问明黎浅浅她们的身份后,便笑容满面的上前去。

    其实当修紫宁出现在四楼时,黎浅浅就现了,她连忙轻推了蓝棠一下,蓝棠本来在笑,看到修紫宁时,笑容便立刻消失。

    吕见之面对着她们,自然是第一时间就看到她们两的小动作,吕金珠也现修紫宁了,她靠在蓝棠肩头低声道,“她都已经嫁人了,她之前拿凤庄主和孟盟主自抬身价的事,就别再提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蓝棠咬着牙道。“事过境迁旧事重提,伤的不只是她一个人,我不会这么傻的。”为了逞一时痛快,而坏了凤大哥和孟大哥的名声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两个丝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对了,孟盟主前两天不是传信说,这几天会到吗?”黎浅浅忽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蓝棠瞄她一眼,“放心吧!华城还在戒严呢!他进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进不来,不代表过几天,他依然进不来,要是让他见着……会不会出事啊?”吕金珠对孟达生的脾气不是很了解,所以有些担心的问。

    黎浅浅和蓝棠对看一眼,然后摇头,“他不会的。他根本没见修大小姐,也不知她长啥样,所以一直很好奇,为什么大伙儿能把他和修大小姐扯到一块儿。”

    杨贵枝见她们三人说得欢,不由笑了下道,“吕大小姐你们在说什么趣事啊?能否跟我们分享一下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吕金珠摇头拒绝她的要求,杨贵枝原以为吕金珠会随便说点什么,把事情圆过去,完全没想到她会摇头拒绝,一时之间感到有些下不了台,不禁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程婉容见状立刻跳出来相护,只是冲动的喊完话才懊悔自己的冲动。

    不过修紫宁可没那闲情逸致陪她们两玩,一过来便直接无视两个情绪化的小姑娘,只跟黎浅浅三人打招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