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二十章 纠葛
    本来赵国冀王和黎浅浅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,只不过他没想到,新纳的妾室吕湘珠胆子这么大,竟然假借他的名义,派人狙杀吕金珠。? 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? W≥W≥W=.≤81ZW.COM

    接到领头黑衣人传过来的消息,他差点气炸了!抽了侍卫身上的佩剑,就要去杀了吕湘珠,亏得他身边的幕僚及时劝阻。

    “殿下,吕夫人是做错了事,不过到底也是为了您,为您着想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冀王瞪着他等他说下去。

    幕僚忙道,“您想想,吕金珠若死了,这吕大老爷势必一蹶不振,他就算想过继外孙,但他那几个外孙才丁点大,他撑得到他们长大吗?”

    见冀王脸色微缓,幕僚又道,“吕大老爷若撑不下去,咱们帮吕二老爷拿下商会,甚至可以名正言顺的往里头安插咱们的人,这吕氏商会不就成了您的囊中物?”

    幕僚看冀王若有所思的样子,连忙趁胜追击,“不过吕氏商会到底只是一个商会,若您能借由吕大小姐结识黎教主,皇上要是知道此事,肯定会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说到底,瑞瑶教的宝藏一直让中州大6诸皇室记挂着,其中对瑞瑶教宝藏最在意的,不是南楚皇室,而是赵国,因为,赵国京城曾是天盛帝国的都。

    中州大6诸国中,赵国是以天盛帝国传人自居。

    拿到瑞瑶教的宝藏,等于是得到天盛帝国皇族的认可,因此赵国皇室对瑞瑶教的宝藏一直虎视眈眈,只不过因为瑞瑶教缩在南楚境内,他们不好越过国界,对瑞瑶教的人施压,另一方面,也是怕引起南楚皇室的不满,毕竟南楚皇室对瑞瑶教的宝藏也是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几乎每一位初登基的赵国皇帝,都迫不及待的想要获取瑞瑶教的宝藏,只不过瑞瑶教历代的教主,都是不管事的主儿,行踪飘忽不定,改找长老合作,却现长老们对宝藏一事所知不多,逼得他们不得不放下此事。

    这也几乎成了历任赵国皇帝的心病。

    倘若冀王能与黎教主交好,肯定能让皇帝对他青眼有加。

    幕僚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冀王要是再听不懂,那他可要好好的考虑,是不是要换个主子了。

    幸好冀王没那么蠢,他若有所思的点着头,“你说的有理。”若不是吕湘珠那个没脑子的,派人去狙击吕金珠,他们也不会晓得,吕金珠原来和黎教主熟稔。

    “不过吕氏还是得罚。”这才进门几日,就该越过自己行事,要是饶过她这回,日后怕是谁都管不住她了。

    幕僚低下头扮了个鬼脸,谁管你要不要罚你的小妾啊!拜托!

    吕湘珠自被冀王收房之后,就一直被娇宠着,几曾受过冷落,可说是专房独宠啊!谁知这天从早等到晚,就是没等到冀王的人,本来还拿乔,要等冀王来哄才肯吃中饭的吕湘珠,硬是等到夕阳满天倦鸟归巢,也没等到冀王来。

    气得她将晚膳打翻,侍候的丫鬟个个抖若筛糠,却没人敢上前一劝。

    直到那两个随她进门的丫鬟过来,才勉强消了气。

    打屋里侍候的,那两个丫鬟才上前与她说了打听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王爷又惦记上我那好姐姐了?”吕湘珠气得眼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如此吧!”两个女武师不耐烦的看她一眼,“你别气啦!赶紧想办法,把冀王的心笼络回来才是要紧。”

    不用她们两个说她也知道,但今天一整天都没见到冀王的人,叫她怎么去把人笼络回来?

    吕二老爷这厢原本请了人,想对吕大老爷及其女儿们、外孙下手,谁知,大老爷却突然把女儿们和外孙分送回婆家,如此一来,可就不好对他们下手了。

    想到那些人狮子大开口,开出的价码对现在的他来说,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啊!逼得他只能找吕松想办法。

    吕松要是有钱,哪还需要跟吕二老爷折腾,口头上安抚了他几句后,就借口不适躲着不见人。

    吕二老爷本还想叫吕湘珠帮忙,谁知派去的人连吕湘珠的面都没见着,就被赶回来了,他想对大房出手的事,也只得暂时搁置下来。

    隔几日,吕湘珠的姨娘派人送东西去给女儿,才惊愕的现,冀王已经离开北晋,那她闺女儿呢?

    而在客栈里的李哥儿一行人,因为该听七殿下的,还是该听七皇子妃的,而生了嫌隙,虽在一间房里休养,但自那天起,两方就没再说过一句话,其他人看着头疼,可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底下人悄悄商议一番后,给七皇子捎了信回去,信里除了请罪,就是尽量把责任推到七皇子妃头上,他们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,若不是七皇子妃下令,给他们几百个胆子,他们也不敢对修夫人出手。

    故不论七皇子收到信之后,会做何想,他们把信送出去之后,心里一直压着的大石头,虽没有一下子就消失,但到底减轻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还要对修夫人出手吗?”

    “等七殿下的消息再说吧!”

    “可万一李哥儿……”李哥儿是他们的头儿,他下令的话,他们能不听吗?

    提议送信出去的那人想了想,道,“我们这些人伤的伤,死的死,再要去,还有谁跟他去?”

    细数屋里诸人的伤势,也只有李哥儿伤势最轻,现在要再对修夫人出手,恐怕只有他一个人能去了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大家总算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对了,方才我去厨房端饭的时候,听人家说,城里新开了家酒楼,卖的吃食很不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能怎么不一般?”众人嘘他,大伙儿喝着药哪!吃进嘴的东西都得小心,免得跟喝的伤药药性有所冲突,反误了自己的伤势。

    “听说是从南楚请来的厨子。”

    “南楚?这酒楼的东家这么大手笔,从南楚特地请厨子来北晋开店?”

    大伙儿七嘴八舌讨论起来,“等我们伤势大好,就一道儿上那间酒楼好好的祭祭五脏庙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正在坐月子的修紫宁,也听说了这新开的酒楼,南楚的菜色她是知道的,也一直为她所钟爱,尤其是吃着那些月子餐,对南楚的菜肴更加期盼了,只是她身边侍候的人,无一不以坐月子期间,最好别乱吃,以免影响小公子的健康为由,不让她尝鲜。

    修紫宁原本只是有点想,但也没到非吃不可的地步,可是这时候若有人不准她吃,就引起她逆反的心理,本来是想不管不顾派人去叫一桌酒席来吃,可看到怀里奋力吸奶的儿子,她的心就软成一滩水,因为是早产,奶娘不好找,所以现在是她亲自喂奶。

    “等我出了月子,我们就在那家酒楼摆满月酒。”

    “是,奴婢待会就让管事去订酒席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嘴角翘得老高,根本压不下来。

    侍候的丫鬟们互相交换了个笑容,她们这夫人到底还是个小姑娘,说到吃,就开心了。

    刘二他们原本是想要低调,维持一贯的作风,但是他们的教主却突然抽风,和吕大小姐两个出门逛了几日,竟给捣鼓出一间酒楼来,而且还大肆宣传酒楼的厨子是从南楚礼聘来的。

    天晓得他们手头上根本没有善厨的人好吗?还从南楚来的咧!

    被派去酒楼当掌柜的鸽卫很忧心,怕开幕的时候被人戳破牛皮。

    就在这样忐忑不安的心情中,酒楼开幕了,还获得一致好评,不少客人道,没想到能在北晋吃到地道的南楚菜。

    刘二这时才晓得,当初之所以会推南楚菜,是因为吕金珠身边就有两个厨子是南楚菜的翘楚,他们两是北晋人,年轻时去南楚学的手艺,吕金珠带商队走南闯北时,在南楚遇到他们两,一个是因酒楼东家年纪大了,想要回老家就把酒楼卖了,新东家买下酒楼是想开戏园子,他因此丢了工作。

    另一个则是酒楼老东家过世,接手的小东家不懂行,全由小东家的妻舅瞎指挥,外行人指挥内行人,不少人趁机揩油捞了不少油水,最后酒楼经营不善倒了。

    人都说同行相忌,可他们两个却是同是北晋人,人不亲土亲嘛!所以平常交情就不错,不想两个人的际遇也雷同,差不多是同时丢了工作,两个人相约喝酒时,就想要回北晋去。

    正好遇上吕金珠也在他们喝酒的酒馆里谈生意,谈完生意,从包厢走到大堂,竟听到有人用北晋话在交谈,好奇听了一耳朵,又听他们想回北晋展,便将他们招揽来。

    只是她回到北晋后,不是被父亲软禁,就是被冀王骚扰,一时间便忘了他们两个,后来和黎浅浅逛街闲聊时,才想起他们二人。

    领黎浅浅一行人去吃过他们两做的菜后,黎浅浅便拍板定案,决定由他们两负责酒楼的厨房。

    刘二得知此节后,忍不住向黎浅浅抱怨,“您要是早点跟我说一声,我们也就不会一直提心吊胆,就怕开幕时被人揭了老底。”

    哈哈哈,黎浅浅不好意思的笑了下,“一时给忘了呗!你前段时间不是忙着幼鸽们和幼鹰们的事吗?所以我就忘了跟你说啦!”

    “下不为例啊!”刘二觉得头好痛的叮咛着。

    “一定,一定。”哈哈,黎浅浅应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