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一十九章 莫测

第三百一十九章 莫测

 
    领头黑衣人四下打听了一番后,得知华城里,有另一批黑衣人,对七皇子怀孕的夫人下毒手时,心里惊愕不已,七皇子后宅女人不少,最出名的一个,大概就是曾号称是江湖第一美人的晴翠山庄大小姐修氏。? 八?一中文 W㈠WW.81ZW.COM

    而这位修夫人听说很得七皇子欢心,只是怎么会让她大腹便便之际,离开王府独自归家,还安胎咧!王府不能安胎?京城不能安胎?定要返回晴翠山庄去安胎?

    领头黑衣人腹诽着,这七皇子妃未免太蠢了,人都被她逼出王府,她还派人跟着来追杀,是怕七皇子不知道她做了什么吗?

    不过最最令人痛恨的是,怎么挑在这个时候动手,就不能等上个一两天,等他们进城之后再动手吗?

    真是,太过份了!

    他们这一动手,动静搞得这么大,害得他们进不了城,这下可得在城外餐风露宿了!明明城里就有舒舒服服的客栈能住,为什么他们得要在城外受苦?

    领头黑衣人怨气十足,回去跟同伴一说,大伙儿火气也上来了。

    而无端被人记恨的那批黑衣人,这时也感到很心塞,娘的,怎么没人告诉他们,修夫人手下个个都是武林高手啊?若不是他们武器精良人数众多,又是有心算无心,怕是占不了多大的便宜。

    “那修夫人不是怀着孩子吗?怎么还能跟咱们动手!”躺在床上哼唧的男人,当胸那一刀就是被修紫宁砍的,不怪他大意,谁会想到,大腹便便娇滴滴的孕妇,动起手来一点不输他们这些大男人。

    幸好她砍下来时,动了胎气,所以肩头上的伤是深可见骨,往下时许是没力了,所以只有皮肉伤,砍得不是太深,要不然他也没命在这里哼唧了!

    屋里其他人或半坐或躺在床榻或炕上,带头的那人伤得最轻,所以他是坐在屋中央的大圆桌旁,其他人看他不说话,议论声也就渐渐没了。

    屋外传来整齐的步伐声,带路的伙计在官差问话时,笑嘻嘻的道,“官爷问这间客房的客人啊?唉,说起来他们几个还真是晦气。”

    “老实说,别给爷儿玩花样。”带队的捕头口气很不好,因为打进这客栈起,这领他们来查房的伙计就唠叨个没完,每一间客房的客人都有或悲惨、或可怜,总之就是让人闻之落泪的故事,他们已查了十几间房,耳朵听故事听到都要生茧子了。

    现在一听他说这间客房的人晦气,厌烦的心说,又是让人听了要落泪的故事?烦不烦哪!

    伙计嘿嘿讪笑,“官爷,真不是小的要多嘴,这间房的客人,是打赵国来的,听说是送红货的,只是行到半道,就遭高手劫货,人去了一半多,货只保住一半儿,剩下的人好容易撑着进了咱们华城,本来是在城门附近,找了间医馆疗伤,可是又被人追去劫货,结果被医馆的大夫赶出来。”

    那又怎样?捕头冷哼一声,说是不想听,最后还是被逼着听完,真是苦逼啊!他是来当捕头的,不是来听人比拚悲惨故事的。

    伙计看他眉眼间不耐之色渐升,忙敲了门,把人请进屋里,让捕头及捕快们好好的检查一番。

    带头的那人一脸谄媚的笑容迎上去,“小二哥,怎么有空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李哥儿,你们这房钱也该结一结了啊!”伙计换了张脸,方才面对捕头的讨好全不见了,姿态摆得老高,几乎是用鼻孔看人。

    “是,是,是,那啥,等我们把货交出去,一准儿就把房钱都交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别再拖啦!我说你们那货既然老有人眼红,咋不赶紧脱手咧?”伙计一脸不解,被唤李哥儿的那人脸色一黑,吶吶道,“真不是我们要拖拉,实在是那东家不厚道啊!人要出门,也不跟家里讲一声,我们送货上门,他们家的人一推二五六,硬说不知有这回事,娘的,我们兄弟死了一大半,回去还不知怎么跟他们家里人交代,他家里人说他不在,就不接货也不给钱。”

    李哥儿说得咬牙切齿,屋里众人也跟着骂娘,捕头等人眉头皱得死紧,这种事他们还是别掺和的好,草草检查一番就带队走人。

    伙计见他们走出去,还不忘再提醒李哥儿要赶紧交房钱哪!边说边朝他们使眼色,李哥儿唯唯诺诺的应承着,把人送到门边,还不忘朝伙计手里塞了个荷包。

    “一定,一定。交完货回头就把房钱清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伙计点头,边大剌剌的把荷包塞袖子里,完全不怕被捕头他们看见。

    捕头视而不见,等伙计走过来,继续往下一间房查看。

    屋里众人嘴未停,个个却略迟疑的看着李哥儿,李哥儿走到桌边,示意他们继续骂,大家便越骂越起劲儿,似乎方才说的全是真的一样。

    捕头从另一间客房出来,听下属回报后,抬眼看了李哥儿他们那间客房,便示意下属不必再关注,下属便示意守在窗口的人收队。

    直到捕头他们离开客栈,那伙计方才转回来。

    “李哥儿,一会儿药熬好了,我就端过来,你们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欸。”李哥儿颌应道,伙计将袖袋里的荷包取出来要还他,李哥儿摇头,“拿去帮兄弟们买些吃食,让他们补一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伙计点头又跟李哥儿他们说了外头的情况,然后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头儿,我们就一直待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怎么,有意见?”李哥儿扬眉问,“修夫人已经产下麟儿,七皇子妃要是知道,肯定要大怒。”在王府里,想给七皇子生孩子?那可是得七皇子妃点头答应,修夫人未经七皇子妃同意就怀了孩子,七皇子妃为此已经跟七皇子闹过不止一回,也不知修夫人是给七皇子灌了什么迷汤,怎么把他迷得晕头转向的,她说要回娘家安胎,七皇子竟然就答应了!

    要知道进了皇子府的女人,这辈子怕是再无出府的机会,可是修夫人却能回娘家安胎!怎不叫七皇子妃气恨呢?

    他们一路追杀,都叫修夫人幸运逃脱,现在回想起来,应该不是她幸运,而是她身边有高手相护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修夫人是晴翠山庄的大小姐,没错吧?”躺在床上那人又重提此事,大家不耐烦的嘘他。

    “是没错,那又怎样?”

    “喂,你们没忘记吧?她还没跟我们主子之前,听说武林盟主和那个凤庄主,都曾想得到她的青睐。”

    躺在炕上右手折了的男人,不耐烦的用左手把身边的枕头扔出去,不过因不是惯用手,所以砸不远,掉在他的腿边,躺在床上那人见状咧嘴笑了下,不过不敢动作太大。

    “晴翠山庄如今都已经在七殿下的掌控之下,你们说,修夫人身边那些高手,是打哪来的?”床上躺的那人扬眉得意的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”李哥儿若有所思,“如果说,修夫人肚子里的孩子,根本就不是七殿下的,所以她不敢在府里生产,就怕被人拆穿,所以才不顾身怀六甲,硬要出府安胎……”

    这不是不可能啊!

    众人一脸恍然大悟,“原来如此啊!修夫人怕七殿下现孩子不是他的,所以不肯在王府生产,硬要出府安胎,又不肯在京郊的别庄,偏要千里迢迢回娘家。”

    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,眼见大家越说越像回事儿,一名坐在窗前大炕上文士模样的男子清了清喉咙,提醒大家,“你们越说越离谱了,别忘了,修夫人有孕之前,可是和七殿下同进同出,日日同寝,何来机会与外人相会?”

    呃,好像有点道理。

    “你们莫忘了,我们是七殿下的护卫,不是七皇子妃的人。”虽然七皇子交代他们听七皇子妃的,可七皇子可没让他们追杀他的女人,还是怀了他孩子的女人。

    李哥儿冷哼,“七殿下脑子胡涂了,宠信一个江湖女子,难道你们也要跟着他胡涂?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我们是殿下的人,理应听殿下的。”

    李哥儿脸色难看的瞪着他,“你!”

    其他人见状忙上前把李哥儿拉开,另有人劝那文士,“你别故意跟李哥儿对着干嘛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乐意?我就怕回头我们没法儿跟殿下交代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听他这一说,也跟着愁起来。

    而甫产下麟儿的修紫宁却是抱着孩子得意万分,七皇子妃那个蠢货,以为殿下把晴翠山庄掌控在手里,她手里就没人了?真是傻啊!

    “姑太太可把三小姐送回庄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送到了,七殿下也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就好。”修紫宁轻拍怀中的襁褓,“等他们圆了房,我们再启程回山庄。”

    大丫鬟面露难色,“大小姐,您的身子这次可亏损不轻,还是等坐好月子再动身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嗯,也好。”修紫宁低头看儿子的小脸,见他睡得甜,她忍不住笑出声。“对了,听说冀王也在北晋?”

    “是,冀王相中了吕氏商会的大小姐,不过临了却出了差池,听说最后被收进房的是吕家二房的三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吕大小姐呢?”

    大丫鬟摇头,“那就不得而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