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一十六章 扩展

第三百一十六章 扩展

 
    那名女武师自信的昂道,“她们两是被我们姐妹直刺心脏而亡,三姨娘你说她们两,到底是死还是活?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都几天了,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。八??一中文 W≈W=W≤.≤8≥1≥Z≤W≤.≤COM”人到底是死是活,都没个准信,“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,可这不见人也不见尸,这,这是要怎么算?”她们两的任务要算成了,还是没成?

    成了,她得付一笔奖金给她们两,没成,她们两可要赔她钱呢!

    女武师被三姨娘这么一提醒,也才记起来,当初立契时,曾经特地提及此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,我传信回师门,请师门里的人帮忙查一查,看她们到底在那儿。”

    女武师认为,四小姐和五小姐的丫鬟们,迟迟不归,应该是在躲三小姐和她们,怕被她们灭口,毕竟她们亲眼目睹两位主子被杀。

    女武师想了想,总觉得这些人不除会是隐患,可当初订契的时候,并未说要除去她们,现在要再除去她们,是否要再跟三姨娘收钱?

    她抬眼看面容艳丽却显苛薄的三姨娘一眼,算了,师门若想收这笔钱,她再想办法,从三小姐那儿要好了,她如今在冀王跟前得宠,想来不会吝惜这笔钱才是。

    女武师没有多留,办完事就回吕湘珠身边去了。

    吕大老爷得知沈湘珠派人送礼回家,眼睛微眯的交代管事:“让人盯牢了,二房若有动静,就立刻派人回来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管事领命而去,吕大老爷叹了口气,摸出袖袋里的一块玉牌,羊脂玉牌刻着三羊开泰,是大女儿离家前送给他的,有人欣赏长女的能力,想要聘她去做事,吕大老爷心里是既骄傲又得意,但又有些为难,毕竟长女年纪不小了,女人再有才,还是得有个家,有儿有女,有个依靠啊!

    要是欣赏女儿才能的,是个年纪与她相当的男子,就算有家室也无妨,女儿可以嫁过去做平妻嘛!可偏偏对方是个小丫头。

    吕大老爷又是长叹一声,书房外头,吕贵珠姐妹几个,正围着书房管事、小厮闹着想进去。

    “走开。”吕贵珠压低了嗓子,双眼怒视胆敢挡着自己的小厮。

    “五小姐,大老爷交代不见人,您几位就别再为难小的们了!”

    “走开。”要不是怕太大声,惊扰到屋里的父亲,她才不会这么好脾气的跟他们周旋。

    书房管事苦笑,要是可以,他也不想得罪这几位小姐,可是大老爷话了,他现在不想见人,他们只是下人,自是要听主子的话,大老爷虽有心想过继外孙来继承家业,但那都是以后的事,现在吕家还是大老爷当家呢!他们在大老爷跟前当差,不听大老爷的,反听小姐们的,岂不是本末倒置?

    吕贵珠却不管这个,她只知道,好不容易挡着她儿子路的大姐离家了,临走前似乎还和父亲闹翻,她得把握机会,趁她不在,让父亲话,把她儿子过继让他成为吕家下任当家人。

    没想到不等她有所动作,父亲就派人要送她们母子回婆家去,还派了一堆人,美其名是保护她们母子,实际上就是要监视她们嘛!也不知大姐离家前,到底跟父亲说了些什么,为什么会让父亲做此决定?

    这怎么行?她不能在这个时候回婆家,万一二姐她们趁机说服父亲,过继她们的儿子,那她这些日子下的功夫岂不都白费了!

    气冲冲的跑来书房,想要见父亲,才现三个姐姐都在,一问才晓得,原来不止是她们母子要被送回家,三个姐姐也亦然。

    虽然她们都压低了嗓门,可是四个女人的音量加在一起,还是很可观的。

    吕大老爷被她们吵得不行,干脆开口叫她们进屋去,四姐妹进屋后,却是一反方才在外头的泼辣,一个个老实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已经为人媳、为人妻、为人母,大过年的全都赖在娘家,不在婆家待着,岂不叫人非议我吕家?一会儿就带孩子们回去吧!还有,我派去保护你们的人,你们最好是让他们紧跟着,不然要是遇到事,可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们。”

    吕大老爷难得的硬气,让吕贵珠姐妹几个愣住了,父亲从没这么强硬过,姐妹几个被吓得不轻,连反驳的话都不敢说了,吶吶的应下后,踉跄的争先恐后离开书房。

    管事对吕大老爷道,“小姐们被您吓到了!”

    “吓到了才好,这样她们就不敢自做主张,屏退那些护卫。”虽是在过年,但吕氏商会在大都的铺子,已有数间遭人上门挑衅,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,亏得他听长女的话,早派人防着,不然损失肯定不小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阿金现在到哪儿了!”

    管事听到大老爷喟叹一声,不禁暗摇头,大小姐也真够狠的,说走就走,可是再想想,不走,难道等着再被二老爷一家下手谋害吗?

    而被吕大老爷叨念着的吕金珠等人,已经离开暂居的庵堂,避开吕二老爷派在城门守着的人之后,就一路往华城去。

    黎浅浅她们难得来北晋一趟,蓝棠闹着要好好见识下华城的年,黎漱他们见识过北晋的年节,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,不就和赵国、南楚的年一样吗?只是在吃食上头略有不同,其他的习俗都大同小异。

    这是大男人们的观点,对小姑娘们来说,那可就大大的不同了!先北晋的衣饰就和南楚大不同,虽然因为异变,造成南楚近年入冬后,也是大雪纷飞,但温度和北晋还是差很大,北晋入冬后,几乎有泰半的时间都在下雪,南楚仅有四分之一的时间会下雪,除非是寒流来袭,不然也不会下雪。

    因为气候如此,在衣饰上就有极大的差别。

    添购了新衣,就要买搭配的饰,买饰的时候,看到心仪的饰,买下后自然要在买合适的衣饰来陪衬,黎浅浅对此,不是很感兴趣,但架不住蓝棠她们有兴趣啊!

    接到吕金珠消息时,黎浅浅正在华城最大的银楼,陪蓝棠挑饰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终于有吕金珠的消息,让黎浅浅松了口气。“信上可说她们几时到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不过出了些事。”刘二低声向她回报,黎浅浅听完之后,忍不住重重的哼了一声,“那个吕湘珠胆子还真大。”

    不止胆子大,还很敢。刘二暗地评价着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没在北晋的京城安插人吧?”

    刘二一愣,“您想在北晋的京城安插人?”

    “不成吗?”黎浅浅疑惑的看着他,“是人手不足,还是一下子摊得太大,觉得不稳妥?”

    刘二嘴角微抽,话都让您说了,我说什么呢?

    黎浅浅笑了下,“你还记得,我们那个培训铺子伙计的作法吧?”

    “记得,可鸽卫和鹰卫的培训,可比那要精细许多。”他们都是精挑细选,再经过严格培训,还要被几经淘汰才能留下来,可和那些只经简单培训出来的伙计不同。

    “这样出来的人,自然是不能和你们相比,不过他们可以做许多浅显的事,这才不会让你们这些被精心培训出来的人,被那些粗浅的事给拖住了。

    鸽卫他们就像是大公司里,精心培训出来的储备主管,而用培训伙计方式培训出来的,就是做一般事物的一般人嘛!

    刘二也明白过来,是了,他一直觉得有很多事情,叫鸽卫们去做,似乎有些大材小用,可是他们不做,没受过训练的人做不来,只会耽误事。

    黎浅浅又道,“你看,我们之前安插在赵国的鸽卫,一个据点至少要两个鸽卫,若地方大,还不止两个,要是这法子能行,就不用安插那么多个鸽卫,而且这些经过培训过的人手,也能办些粗浅的差事,做的好,人品也不错的,就能提进鸽卫去接受进一步的训练。”

    这也等于是在挖掘储备的鸽卫人选。

    刘二点头,“这法子好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好,回头你就把刚刚说的这些写下来,整理好后,给我表舅送去。”

    咦?刘二愣住,不解的看着黎浅浅,“怎么,这可是个好法子,你是掌理鸽卫的人,自然由你去说。”

    “可您现在是教主,不是应该送到您这儿?”

    黎浅浅笑,“这可是关系到旧有的制度,自然是要表舅做主,至少,也得先让他知道。”

    谁让他是长辈呢?是吧!

    刘二感觉有些复杂的应下,出去做事去。

    稍晚黎浅浅她们逛街回来,才到客栈门口,就看到谨一候在门上了。

    “您怎么这会儿才回来?大教主等得不耐烦了!”

    “逛得饿了,就跑去吃东西。”黎浅浅让蓝棠先回房,自己跟谨一去见黎漱,黎漱正坐在书案后翻看东西,看她进来,便板起脸来,“怎么想到好点子,不直接跟我说,怎么跑去跟刘二讲?”

    黎浅浅笑嘻嘻的上前,“那您看,可行吗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可行。”如此一来鸽卫可就多了不少可用之人。

    说起来也真是可怜,瑞瑶教成立这么多年,堂堂教主手里可用的人却是不多,再加上南楚皇室对瑞瑶教的虎视眈眈,让瑞瑶教不敢太过张扬,而大长老一人独大,让瑞瑶教只能困居莲城。

    二长老是走出去了,但他私心极重,虽自南楚扩展出去,却也仅止于他的人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