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一十四章 拐
    为了往上爬,就这样看人把自己的亲妹妹给杀了,就怕她们挡了自己的路,怎么不狠,之所以留下吕金珠主仆的命,怕也是想把罪责推到她身上,所以才留下她的命。?  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 W≤WW.81ZW.COM

    护卫们推了一人出来,道,“大小姐,难道要替那凶手瞒下此事?”

    吕金珠摇头,“我不想替她隐瞒此事,不过眼下看来,不帮她这个忙,就会是我替她顶这个罪。”

    这是吕湘珠早就算计好的吧!约她来此,让她先到,茶坊伙计只会记得她,而不会记得后到的吕湘珠等人,她这间包厢出了人命,自然是要找她问话。

    等案子查到吕湘珠身上时,已然先走一步的吕湘珠,在冀王的护翼下,谁敢问她的罪?

    “那就让她这样逍遥法外?”护卫中有人不爽的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罢了!”吕金珠心头沈甸甸,目睹两条鲜活的年轻生命消逝,任谁都轻松不了,希菊和希柳两个已经掩面泣泪,吕金珠轻拍她们两的肩头安抚,不过冲击太大,希菊怕是一时半会儿走不出来,希柳没有亲眼目睹,只看到她们两的尸体,冲击没希菊大,哭了好一会儿,就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要将她们挪到那里去?”

    “先送到我娘的陪嫁庄子上去吧!”吕大小姐指着吕瀞珠姐妹的丫鬟们,“把她们也送过去,让她们在庄子上给她们小姐守孝。”

    护卫之一问,“送去大夫人陪嫁庄子,会不会有什么不妥?”

    人不是吕金珠杀的,但就这样把人葬在大夫人陪嫁庄子上,若有人去查,岂不是会给大小姐惹事?

    “所以她们这几个丫鬟,要好好的看着,不能让她们出事,她们可是人证。”

    护卫们恍然,吕瀞珠姐妹是遭何人毒手,她们这几个丫鬟都是亲眼目睹,她们的证词会比希菊来得可信得多。

    护卫们明白之后,就分头行事,他们办事效率颇高,不一会儿功夫,就分别把吕瀞珠姐妹的尸,及那几个丫鬟全都带走了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吕二老爷与冀王合谋,要从茶坊中带走吕金珠,所以事先将这附近清场,因此护卫们在此进进出出多次,竟也不曾引人注意,吕二老爷绝对想不到,自己的两个女儿,会在此命丧另一名女儿手里。

    吕志的妻子在交代吕湘珠姐妹替她办事时,不忘从中挑拨了一番,吕湘珠回去后,就和她姨娘商议,最后是她姨娘派人去武馆,花高价聘了两个女武师回来,让她们两跟着吕湘珠,并伺机对吕瀞珠姐妹下手。

    吕瀞珠和吕润珠不是没有和她们的姨娘讨论,要怎么除去吕金珠及其他姐妹,好由自己顶上,入冀王府去。

    只不过她们两的人还没出手,她们已经遭到毒手。

    护卫们在扛那几个丫鬟出去时,赫然现其中有两人呼吸有异,其中一名护卫防备不及险遭毒手,将扛在肩上的丫鬟摔下,足尖轻点,破了那丫鬟的气海废了她的武功,其他护卫反应也很快,将另一名有问题的丫鬟翻落在地,同样废了她的武功。

    这时另外几个丫鬟才怯怯的道,这两个丫鬟,分别是吕瀞珠的姨娘及吕润珠的姨娘才派过来的,听说是花了高价从府外买回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去跟大小姐说一声,你们先把人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护卫们分头行事,吕金珠得知此事时,不禁黑了脸,原来她们三姐妹打的都是一样的算盘,只不过吕湘珠的姨娘比较有钱,一次请了两名女武师,又是先下手,才能出奇不意占了上风,如此说来,吕瀞珠、吕润珠她们姨娘请来的丫鬟因只有一人,所以不敢贸然出手,失了先机后,又因雇主女儿被杀,她们更加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任务失败了,被护卫们扛出去之后,她们自然要想办法离开,因此才会被护卫们现异状。

    “交代下去,先想办法让那两名丫鬟招供,等她们签了名再挑断她们的筋,宁可让人养着她们,也不能让她们有逃走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回来禀报的护卫听了后暗松口气,他就怕大小姐突然善心大,要他们放人,那不啻是纵虎归山,还可能会给大小姐惹来后患无穷,只有将这两人捏在手里,才能证明是吕瀞珠她们两是吕湘珠的人所杀,而且吕瀞珠她们也有杀人意。

    吕大小姐离开茶坊时,一路畅行无阻,这大概是因为吕二老爷事先交代过的关系,回到家之后,吕大小姐立刻命人去请吕大老爷。

    吕大老爷正在和小外孙玩,听到大女儿派人来请,不禁愣了下,坐在一旁看着儿子和父亲玩耍的吕贵珠沉下脸来,大姐这是故意要打断父亲和外孙培养感情吗?

    她身边的嬷嬷悄悄的扯了她一下,她转头看去时,那嬷嬷忙朝吕大老爷的方向呶了呶嘴,“奶奶您可千万忍着点,可别一时意气坏了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她又不是三岁奶娃娃,需要这样一直提醒她吗?没好气的瞪了那嬷嬷一眼,才开口对父亲道,“大姐特地派人来请,想必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要跟父亲商量吧?父亲还是快去吧!小杰快过来,外公有事要忙了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玩得兴起,怎么肯放人,咿咿呀呀的不放人走,吕大老爷见外孙不高兴了,忙笑哄他几句,“没事儿,若真有事,你大姐自然会再派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是不打算过去见大姐了!吕贵珠露出满意的笑容,只是这笑容才挂上不久,就听外头又有人来请吕大老爷。

    “看来大姐是非要请父亲过去一趟了。”吕贵珠边说边起身走到吕大老爷身边,伸手要接过儿子。

    小杰不高兴的伸手拍掉母亲的手,还生气的在吕大老爷的腿上直蹦。

    “可不能这样,这是你母亲,怎能对母亲不孝?”吕大老爷板起脸,不悦的看着外孙。

    小杰自出生后,就一直被人娇宠着,不曾被人板着脸教训过,这会见吕大老爷板起脸来,虽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,可是能从语气里知道,这个方才陪他玩得很开心的老人,现在跟他说的话,让他很不喜欢。

    他头一扭就伸手朝奶娘讨抱,不愿再跟老人玩了。

    吕贵珠见状暗道不好,吕大老爷见外孙不受教,脸色微沉,把外孙交给奶娘后,便起身对小女儿道,“孩子虽小,但该教的还是得教,不能总惯着他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吕贵珠在后头气得直跺脚,也没心思去逗孩子了,气冲冲的回房去,奶娘抱着孩子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吕大老爷来到长女住处,吕金珠屏退侍候的人,将前一天收到的信递给父亲,并把今天生的事跟他说。

    吕大老爷早知女儿和瑞瑶教教主往来,黎浅浅的来信,是他做主让人拦下的,只是他没想到,竟有人假借黎浅浅的信,来拐女儿出去。

    黎教主让人送来的信还在他手里,所以他知道信的内容,女儿递给他的这封信,与那封信的内容几乎完全一模一样,只是多了最后约她出去见面那段话。

    这表示什么?他身边有人把信偷出去,让人仿了信?

    再听到女儿说,吕瀞珠、吕润珠被杀,吕湘珠自愿被掳,吕大老爷只觉得脑袋钝钝的生疼,吕湘珠为什么没有让人对女儿下毒手?绝对不是因为好心,如果女儿没有多长个心眼防备着,那么在吕湘珠被人带走之后,会生什么事?

    茶坊的伙计进去包厢时,就会现昏迷在地的吕金珠主仆,吕瀞珠她们的丫鬟,以及已死的吕瀞珠姐妹。

    为了自保,二房的丫鬟会怎么做?把罪责归给可能已经攀上高枝的吕湘珠?还是吕金珠?

    答案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真是恶毒。”没想到吕湘珠小小年纪,竟然心思如此歹毒。

    “歹毒的可不止她一个。”吕金珠苦笑,“护卫们现,吕瀞珠她们两各有一个丫鬟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吕大老爷愕然,真是没想到啊!不过她们三个女孩子不过才及笄,怎么就有这样的心思?

    “那还用得着说吗?肯定跟她们的姨娘有关。”吕金珠倒了杯茶给父亲,“她们不过才及笄,手里能有多少现银,去请这样的人手?就算真的有钱,也没有人脉。”

    吕大老爷点头,只是还是感到有些不可思议。“你说我都那样拒绝冀王了,他怎么还……你二叔也是,这样算计你,他图些什么?”

    如果女儿真的入了冀王府,她难道会向着她二叔不成?还是说,他们还有后手?

    “父亲多加小心。”吕金珠若有所思的提醒父亲,“父亲若有意要从妹妹们那里过继孩子,不要忘记派人保护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吕大老爷愣了下,他虽有意过继外孙,可是他更想让长女的孩子能接下商会当家,只是长女的对象到现在都还没着落,让他都不知要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“父亲,冀王现在盯上我,盯上我们商会,要想避开他,我不能再继续待在家里,今天的事说不定还会再生。”

    她若不离开,冀王肯定还会再出手,这次死的是二房的两个女儿,下次说不定会是大房的女儿、外孙倒霉。

    “吕湘珠入了冀王府,接下来二叔大概要谋划您这当家人的位置了,所以您千万要小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