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一十三章 殺
    信上約呂大小姐出門見面的日子,就選在小年。八一?中?文 W≥W≠W≤.≥8≤1=Z=W.COM

    大丫鬟有些不安,想勸大小姐別去,可是卻又不知打那兒勸起,只能焦燥的跟在呂金珠身邊,看其他人幫她梳妝,幫呂金珠梳妝的大丫鬟看她那模樣,以為她是因為自己搶了她的差事,所以對自己心生不滿,才會緊跟不放。

    “希梅你沒別的事要忙嗎?”拿著梳子正在想辦法把手裡抓的那束頭髮盤上去,偏偏手一抬,就撞上在旁邊轉悠的大丫鬟希梅。

    希梅的胸口被那丫鬟的手肘撞個正著,疼得她眼淚都掉下來了。

    “你!”竟然惡人先告狀!希梅又疼又委屈,正想開口說什麼,呂大小姐開口了,“希梅你別在這兒轉了,不然一會兒又要讓希蓮撞上。”

    呂金珠有些不耐煩的掃了希梅一眼,早就跟她說過,今天她一定得去赴約,她不想怎麼幫自己,好好利用這次機會,把背後之人抓出來,只會在這兒乾著急,本來應該是希梅幫她梳頭,可是她接連失誤幾次,眼看時間快要來不及,才會找希蓮頂上,她卻又在旁邊添堵。

    另一個大丫鬟在外間聽到了,忙走進來把希梅拉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今兒是怎麼了!”希柳把希梅拉到外間,將她壓在椅子上,不讓她起來。

    “希柳。”希梅想了下,把昨兒收到信的事,說給她聽。

    希柳聽了後忍不住要搖頭,這希梅是傻了嗎?大小姐決定的事情,豈容她們置喙,“大小姐心裡有成算,你就別想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希梅欲言又止,希柳拍拍她的手,“我知道,你是怕大小姐會遇上危險,與其想法子阻止,還不如好好想想,怎麼保障大小姐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希梅見說服不了希柳,只得坐在那兒生悶氣,希柳也沒搭理她,交代個小丫鬟看著希梅,自己則進內室去,她走到呂金珠身邊,低語了幾句,呂金珠聽完後,這才露出笑容來。

    “就照你說的去辦,讓護衛們準備好,交代他們千萬記得,不要打草驚蛇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希蓮皺著眉頭專心思量要給她梳個什麼樣的髮式,“不用太繁複,越簡單越好。”

    希蓮不解從鏡子裡望著呂大小姐,“一會兒出去,還不知會遇上什麼事,你弄得太複雜,插太多頭飾,萬一遇上危險,跑都不好跑。”滿頭珠翠不止重,還有聲響,真要遇上危險,要躲,還得擔心被人發現。

    希蓮懂了,低頭看著飾盒裡的飾沉吟半晌,然後翻找了下,最後飾盒的上層翻到幾條織了金絲在裡頭的緞帶,她用緞帶裝飾,再用花簪點綴,呂大小姐看著暗點頭,希蓮確實聰明,只稍稍點撥就知道該怎麼做。

    希柳告退出去找護衛,希蓮幫呂金珠梳妝好,邊侍候她更衣邊問,“大小姐,一會兒您要帶誰去?”

    “希菊。”她身邊幾個丫鬟,希菊的身手最靈活。

    “我去喊她來。”希蓮道,見呂金珠點頭,她才轉身出去,昨天希菊家送信進來,說是她哥受傷,希菊便向呂金珠請假好拿錢回家。

    呂金珠等希蓮走了,又在內室坐了好一會兒,等希柳回來,她低聲交代她幾句,希柳點頭應下,再度轉身出去辦事。

    希蓮回來時,還帶著紅著眼的希菊,希菊臉色很不好,呂金珠隨便找了件事,打發了希蓮和希梅兩個,自己則和希菊在內室裡待了好一會。

    等希柳再度回來,呂金珠才起身帶著金菊出門。

    希柳等她們出門了,才披上與呂金珠一樣顏色的斗篷跟在後頭出門,院子裡的小丫鬟好奇的張望著,卻被管事嬤嬤敲了記腦袋,“做什麼呢!鬼頭鬼腦的。”

    “嬤嬤,希柳姐姐好奇怪,竟然穿跟大小姐一樣顏色的斗篷出門去。”

    管事嬤嬤沒好氣的再賞她一記暴粟,“你個小丫頭管那麼寬做啥?掃地去。”管事嬤嬤揮手趕她走,小丫鬟不高興的嘟起嘴,想要再跟管事嬤嬤說什麼,可看到管事嬤嬤沖自己揚起的手,忽然覺得腦袋好疼,就不敢再說話,老實的掃地去。

    希梅和希蓮辦完事,前後腳回來,見呂大小姐不在,希蓮愣了下,希梅則是心一沉,大小姐出門了!

    呂金珠帶希菊上了馬車,前往信上相約的地方,京城東市一間名叫茗緣的茶坊,馬車在茶坊外停下,希菊先跳下車,然後轉身把呂金珠扶下車。

    小二早就候在門前,見她們進門,忙笑嘻嘻上前招呼。

    她們進去後不久,就又另一個姑娘從馬車下來,她穿著件雪青斗篷,與方才進門的姑娘穿的倒是同一個顏色,不過質料差得可遠啦!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高檔貨。

    夥計招待她進門,領她進包廂時,正好看到之前進門那姑娘的丫鬟站在門口,夥計安撫了希柳幾句,上前問:“姑娘有事?”

    “欸,我家姑娘訂了杏仁露,可方才想起來,家裡長輩交代,她最近不能喝杏仁。”希菊對希柳好奇的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夥計點頭,“那是要退掉這個單子,還是要換別的茶飲?”

    “換個玫瑰露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一會兒就幫您換單。”

    夥計點頭自去辦事,希菊朝希柳點點頭,便開門進屋去,希柳也開門進屋,夥計改好單子,過來幫希柳點單。

    等兩間包廂的茶點都送上來之後,希柳便靜靜坐在屋裡等候。

    呂大小姐這裡,希菊有些擔憂的看著她,呂金珠輕拍她的手背,“放心,都會沒事的。”

    可是希菊那放得下心,“大小姐,到底是誰在背底裡算計您?”

    那人為了讓她聽話,不惜打斷她哥的腿,將她引回去之後,拿她爹娘兄長的性命,要脅她聽話,不然就殺了她爹娘和兄長。

    但叫希菊想不透的是,大小姐竟然知道此事,她一回來,大小姐便開門見山的問起這事,叫她想隱瞞都不知從何瞞起,只能老實交代一切,可就算如此,她還是不知道以她一家性命要脅她的人是誰。

    “這你都想不透?想想看,之前是誰那麼大本事,把外男引到我院子外頭來?”

    還有誰,不就是二房的三位小姐,和二老爺嗎?啊!難道是他們?可是這又是為什麼?

    呂金珠沒回答她,只安靜的喝茶,過了半個時辰,才有人來敲她包廂的門。

    希菊得了呂金珠示意,上前開門,門開處站著幾個人,是二房小姐及她們的丫鬟。

    “大姐。”呂湘珠她們進門,笑容滿面的向呂金珠見禮,呂金珠笑而不語,希柳這廂聽到動靜,忙靠到牆邊細聽。

    呂金珠與二房這幾個妹妹素無話可說,今天更是如此,不管呂湘珠她們說些什麼,她都是一副氣定神閑的模樣,看得呂湘珠姐妹心裡暗氣。

    東拉西扯半天之後,呂湘珠姐妹把屋裡的茶和點心全都吃完了,“怎麼這麼不經吃啊!才吃一會兒就全沒了。再讓人送些進來。”

    呂湘珠邊說邊喚丫鬟去喊夥計來,呂金珠冷眼旁觀著,夥計又送了茶點進來,東西一進來,姐妹三個就起哄的拱著呂金珠吃用茶點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磨到呂金珠用過點心,昏倒在桌上了,她們三個才露出笑容,“真是的,怎麼這麼難搞。”

    呂湘珠抱怨,呂瀞珠伸手在呂金珠面前晃了下,見她絲毫沒有反應,這才放心。“三姐,接下來呢?”

    “接下來就沒你們的事了!”說著,她身邊的丫鬟從懷裡抽出匕,猛地刺向呂潤珠和呂瀞珠兩人的心口,她們兩毫無防備的被刺個正著,她們兩個丫鬟全看傻了,連叫都忘了。

    “三小姐。”殺人的兩個丫鬟把呂瀞珠兩人拖到角落裡,然後把喝了茶陷入昏迷的呂金珠主僕也拖去角落,緊接著才把呂瀞珠她們的丫鬟打昏,扔在她們主子身上。

    “把她們擋起來。”呂湘珠道,兩個丫鬟便從角落里拉出屏風,將她們全擋住,呂湘珠見她們收拾好,才趴到桌上裝昏迷,兩個丫鬟洗淨手,也倒在地上佯裝昏倒。

    過沒多久,就進來三個男人,看裝扮應是冀王身邊的人,他們進屋後,看到桌上趴著的呂湘珠,不禁互相戳戳對方的腰間,“喂,看清楚!是不是咱們要找的呂家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就是她沒錯!”

    “把人帶走吧!”領頭的人指了一名屬下,叫他把趴在桌上的人背走。“頭兒,這兩丫鬟呢?”

    “不用管她們。”說著掉頭就要走,屬下們卻猶豫了下,“頭兒,還是帶走吧!不然咱們那兒可沒人會侍候大小姐。”不帶她的丫鬟走,難道要叫他們親自去侍候呂大小姐不成?就算他們想,冀王殿下也不會肯的。

    領頭的人暗罵真麻煩,但到底還是聽從屬下的意見,畢竟他也不想去侍候殿下的女人。

    等他們把呂湘珠主僕三人帶走之後,希柳立刻開門沖了過去,等見到毫髮未傷的呂金珠,她才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她們怎麼辦?”

    “把人挪走。”呂金珠對這兩個堂妹沒好感,可是看她們就這樣死了,心裡到底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這湘珠小姐真是個狠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