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一十章 私心
    修紫宁很聪明,光看芳芳的举止,再看蕙芳闪躲自己的眼神,就猜出蕙芳起异心,她身边不用起心思的人,所以她们两进门后,她只看了蕙芳好半晌,然后就小丫鬟去喊个嬷嬷来。八一?中文网 ? W?W㈠W㈠.㈠8?1ZW.COM

    她们都怕修紫宁动气,因此小丫鬟跑得飞快,很快就请来个嬷嬷,这位桂嬷嬷以前是在修大夫人身边侍候的,修大夫人怕女儿进了七皇子府会吃亏,所以特地把心腹拨给女儿。

    桂嬷嬷一进门,见两个大丫鬟跪在地上,夫人面无表情的坐在床上,但仔细看,可以看出她放在身旁大红洒金大迎枕上的手,其实紧紧攒着,手背上的青筋微突,嘴角紧抿颊肉微鼓,这是气狠了。

    掉头再看地上的两个大丫鬟,芳芳弯着背垂着头,手指头不时轻颤,那叫蕙芳的则是整个身子都在微微轻颤,看来是这个蕙芳惹怒了夫人,只是不晓得她犯了何错,叫夫人生这么大的气。

    “桂嬷嬷来了。”修紫宁微抬眉道。

    桂嬷嬷收回打量蕙芳的眼,上前跟修紫宁见礼,“不知夫人叫老奴来,是……”桂嬷嬷的声音很好听,让修紫宁原本心浮气燥的心渐渐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起了心思,嬷嬷帮我把她打了吧!”修紫宁伸手指了蕙芳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桂嬷嬷没有多问,只是干脆的应下,修紫宁满意的点点头,“打她之前,先杖责三十,让所有人去看着,也好让她们长点心……”锐利的眼神扫了屋里众人一眼,众人悚然一惊,全都噤若寒蝉连头都不敢抬。

    桂嬷嬷让小丫鬟去喊两个粗使婆子进来,蕙芳万万没想到,夫人连问话都不曾,就直接定了她的罪,她想为自己辩解,却不知从何辩解起,如果夫人问她话,那她还能看是那里出了问题,从而为己辩解,可夫人连问都不问,她要怎么说?

    贸然开口,是不是反而弄巧成拙,可是,再不说,她就要拖出去杖责了!

    小丫鬟脚程很快,不等蕙芳开口,粗使婆子已经悍然进屋,她一张嘴正好便宜了她们,从腰间扯下汗巾,直接塞入蕙芳的嘴。

    芳芳被吓得跌坐在地,耳边只听见蕙芳呜咽挣扎声,蕙芳杏眼圆瞪,直勾勾的看着芳芳,满眼指控,彷佛认定了是芳芳出卖了自己,芳芳的嘴唇微颤,无声的道,不是我,不是我,我没有。

    但蕙芳已经认定是她害了自己,若她没跟夫人告状,为何夫人连话都没问就直接定她是起了异心?

    粗使婆子们早在桂嬷嬷被找来时,她们就围在廊下张望着,得知夫人身边的大丫鬟倒霉了,个个动作麻利得很,就怕动作慢了惹夫人生气,迁怒到她们身上来,那可就不妙。

    蕙芳被杖责三十之后,就要被桂嬷嬷卖给人伢子,芳芳到底不忍,悄悄的把蕙芳的衣物整理出来,让她带走。

    受完杖责的蕙芳疼得晕过去,纵是桂嬷嬷再铁石心肠,也有些不忍心,尤其在晓得,夫人不过是因歇午起来,没看到蕙芳,就给她定罪,说她起了异心,心里颇有些兔死狐悲的感慨。

    见芳芳来,便做主让蕙芳再多待半日。

    芳芳和几个小丫鬟帮着蕙芳上了药,蕙芳待她们一直很好,见她突然遭难,大家心里都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蕙芳半夜醒来,看到坐在身边的芳芳,不禁生气的瞪着她,芳芳却将身边的包袱递给她,“这是你的东西,你的那些银子都给你收着了,回头找机会就帮自己赎身,然后走得远远的,别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芳芳这些话,蕙芳心底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“你太心急了,明知夫人心情不好,偏不好好当差。”芳芳续道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你在夫人面前告状,她又怎会……”虽有武功底子在,但到底是个年轻姑娘,才受过刑,心里又有气,因此才短短一句话,就让她有些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芳芳苦笑,“你当夫人是傻子不成?她怀了孩子,身子不适,咱们贴身侍候不在她身边守着,老不见人影,你自己说,她会不多想?”

    蕙芳别过头,右手紧抓着包袱。

    芳芳跟她别过,她是趁今儿不用上夜,才悄悄过来的,既然把东西都给蕙芳了,她也就不多待了。

    天一亮,桂嬷嬷就把人伢子领来,蕙芳被抬上板车走了。

    雪还在下。

    芳芳站在屋里看着人伢子领蕙芳走了,才转身进内室,内室里修紫宁还在睡,芳芳轻手轻脚的上前帮她掖了被角。

    蓝棠严阵以待,却迟迟不见蕙芳那讨厌鬼出现,不禁有些纳闷,“怪了,那女人还没达成目的,怎么就没动静了?”

    黎浅浅正与刘二在和账本搏斗,闻言漫不经心的道,“兴许她又找到更好的对象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蓝棠不喜欢蕙芳此人,更不乐见她算计她爹,可是听到蕙芳可能另选下手对象,这么轻易的放弃她爹,好像她爹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对象,她心里又觉不爽。

    屋里大家都忙着,独她一个坐在那儿生闷气,黎浅浅又忙了好一会儿,这个帐是才安插进赵国的鸽卫们送来的,他们要在新地方安身,自然是要花钱,这钱可大可小,但繁琐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等她核完手边的几本帐,刘二出门办事,才现蓝棠气嘟着嘴,坐在一旁生闷气。

    “棠姐姐这是怎么了?”怎么还没出去,继续和蕙芳过招?

    春江上前在她耳边低语,她才恍悟,原来蕙芳今天没来,看看外头,大雪纷飞,便道,“也许是雪下得有些大,所以她今日不方便来吧?”

    压根忘了自己随口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蓝棠没好气的睃她一眼,“你刚刚不是说,她可能看上别的人,找别人下手去了?”

    呃,她说过这话?黎浅浅傻笑,她才不承认自己忘了有这事,“让人去看看,那人今儿怎么没来。”

    春江应诺,不过她还没出去,春寿就端着茶盘急匆匆进来,“教主,教主,修家那个丫鬟被打了一顿,被卖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这个展让大家有点反应不过来,黎浅浅忙问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她怎么惹恼了那个修大小姐,昨儿她被找回去后,就被打了一顿,然后今儿一早,就有人伢子把她领走了。”

    春江想了下便道,“该不会是,她做事不用心,老往外头跑,所以修大小姐恼了她,拿她杀鸡儆猴?”

    修紫宁挺着肚子,不好好待在皇子府安胎,千里迢迢的回娘家,本就是件奇怪的事,因此大概能看出,她在皇子府里不好过吧?

    这个时候,身边侍候的人不老实侍候她,老往外头跑,她心里难免会有想法,若不彻底打压下去,其他人也有样学样怎么办?

    上位者有此想法,并不奇怪,再说,她也没打杀了蕙芳,只是打一顿卖出去,又没交代卖到那肮脏的地方去,修紫宁会这么做,大概是想为孩子积德吧!

    毕竟蕙芳做得太过了,她又是贴身侍候的大丫鬟,若不严惩,谁知道其他人会跟着学出什么事来?说不定会把她卖给七皇子妃那些对她存了恶意的女人呢!

    她不能不防。

    春寿听春江这么说,不禁嘟着小嘴,“那个蕙芳也没做什么,她那主子未免太过严苛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看她一眼,没说话,春江却怒斥道,“你说这什么话?什么叫她没做什么?你忘了,她主子怀了孩子,正是需要她们这些贴身侍候的更加用心侍候的时候,她为了自己的前途,老是开溜,被主子逮个正着,不算错处吗?”

    云珠点头,“打死都是轻的。”

    这么严重?春寿张大嘴巴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黎浅浅轻摇头,问她,“今儿若是我受了重伤不良于行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春寿不假思索的回道,“自然是贴身侍候着您,什么事都及不上您的健康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有人想趁这个时候杀我呢?”

    “那更得寸步不离的守着您。”春寿说完,脑子也转过弯来了。

    叶妈妈敲她脑袋一下,“总算不是榆木疙瘩,还有救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疼!”春寿捂着脑袋,眼泛泪光的看着叶妈妈,不过也总算明白了,蕙芳已经没把她家夫人放在心上,修大小姐要收拾她,再合理不过。

    只是前一天还趾高气昂跟蓝棠斗气的大姑娘,突然间被打被卖,让她们都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“咱们侍候教主,忠诚是第一重要的,你们都得给我牢牢记在心里,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,你们的职责是什么。”叶妈妈趁机教训道,不止春江她们被训,就是新进的丫鬟们也统统有份。

    大、小丫鬟们齐声应诺。

    等打她们出去后,叶妈妈才对黎浅浅道,“幸而今儿出了这事,刚好趁机敲打她们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叶妈妈辛苦了。”黎浅浅亲手倒了杯茶给她。

    “不辛苦。”叶妈妈一直担心春寿那丫头,明知她有些歪掉了,可不知要怎么把她扳回来,今儿正好敲打她一番,就盼着她真的能想明白吧!

    出去之后,春江又拎着春寿去教育了一番,再回来侍候时,春寿看着就比之后懂事不少,叶妈妈看着不由松了口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