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六章 不甘
    九个美女啊!也就是说,父子三人一个三个啰?

    黎浅浅挑眉,继续往下看,凤奕也没吊她胃口,直接了当的说明那九名美女的去向。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  W≈W≠W=.=8=1≥Z≠W≥.≈C≤O≥M≈

    既然是皇帝赏给他们父子的,那怎么处置,也就随他们了,因此黎经时很大方的把这九名宫女赏给麾下没有娶老婆的将领,随他们是要娶为妻,还是收为妾。

    皇帝对此有些不悦,但也没说什么,就是后宫的嫔妃对此大表不满,她们好不容易才逮到机会,把自己的人安插进黎府,谁晓得这二愣子竟然把她们精挑细选出来的大美人儿给送走!

    皇帝新近最宠爱的张美人,得知此事后,砸了一整套的喜鹊登枝茶具,而她的死对头黄美人则是气得拿簪子直戳身边宫女的手臂,她们两人家世相当,得知黎经时救了皇帝,便纷纷动了心思。

    她们两人眼下是旗鼓相当,谁能抢先怀了龙种,生下皇子,谁就能稳占上风,但是皇帝身边的人中,内侍她们是别想插手了,可其他人呢?之前她们就曾动心思,想把自家姐妹嫁去黎家,可惜不成功。

    后来得知黎经时要请绣娘、厨娘教他女儿,忙安排了一番,可惜又落空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有个机会,能安插人进黎府,叫她们怎能不心动?

    没想到黎经时竟这么不识相,又坏了她们的事。

    黄美人和张美人相继在皇帝耳边吹起枕头风,只是成效不大。

    蓝棠见黎浅浅脸色不太好,“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哪!”黎浅浅把凤奕的信递给她看,蓝棠看完之后,忍不住要笑。

    黎浅浅看她一眼,笑什么呢?

    “这张美人和黄美人有没有脑子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帝赏人给你爹,那是奖赏他,自然是由他决定怎么处置,他没收下,把人嫁给底下的将领为妻,算是对皇帝赏下的人甚为尊重,这两个美人却说你爹这是不尊重皇帝?以为皇帝没脑子,自己不会想?真傻!”

    “不也有让人收作妾?”黎浅浅不解。

    蓝棠失笑,“你傻啊!皇帝赏的宫女,他们敢收为妾?你没看凤三信上说,你爹挑的都是没成亲的?”

    哦,是哦!黎浅浅傻笑,“不是说宫里的女人都很聪明吗?这两个这么傻,怎么活下来的?”

    “谁晓得,也许皇帝就想留几个傻的,相处的时候就不用费脑子。”蓝棠拍拍黎浅浅的脑袋,低头看她手上的红娘子,“这小家伙还老实吧?”

    黎浅浅顺着她的视线,挪到自己手腕上的红娘子,嘴角忍不住抽了下,这家伙其实根本不用人照顾,它只要七线莲可以吃,就万事满足了!而且它很爱干净,会自己找水洗澡。

    “老实,很老实。”

    蓝棠伸手摸红娘子的头,红娘子睁开眼瞄她一下,就又闭上眼睛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顾十风前天带着七线莲离开,返回顾家去了,蓝棠对这个表舅没什么感觉,不过她爹有些挂心顾家老祖宗,所以这两天有些心不在焉,黎漱跟黎浅浅说了,如果蓝海想去顾家走一遭,就让蓝棠陪着去。

    “你爹真不想去顾家?”

    “我问过他了,他没回答我。”蓝棠摇头,她不知道她爹和顾家有什么恩怨,不过她爹既然没说要去,她自然没意见。

    黎浅浅点头,挖出来的七线莲让顾十风带走一半,剩下的一半,蓝海把它们移植到一个大陶盆里,每天红娘子都会自己去大陶盆逛一圈,大概是去翻土吧!反正回来时,满身都是泥,然后就会自己找水洗澡。

    春江她们看得傻眼,这小家伙成精了吧?

    不过蓝海却现,七线莲长势喜人,原本他还担心红娘子天天去逛,会不会让七线莲枯萎,现在看来是他多虑了。

    他把大陶盆里的七线莲分了一株出来,用小陶盆装,就随身带着,每天早上亲自动手,学红娘子那样给七线莲翻土,就是才分株,眼下还看不出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顾十风这厢,带着七线莲回去后,老祖宗服了药,很快就彻底解毒,族中对顾十风侄女的判决也下来了,出族。

    大姑娘毫不在意,她只要能在情人身边就好。

    只是顾家怎么可能让那男人好过?

    废了他的武功,打断他的四肢,并且毁了他的容貌,让他再也不能靠那张脸去诱拐小姑娘,也算是为自家那个被逐出家门的姑娘除去后患。

    顾金柳没有亲娘,自小就是伯娘、婶娘及嫂嫂们带大的,看她犯傻,从此要被逐出家门,怎么可能不心疼她,只是她为了一个外男,竟帮着他谋害自己的姥姥,这叫大家皆不寒而栗,若是再让她留在族里,谁晓得她会不会那天又犯傻,谋害其他人呢?

    谁也不敢保证。

    顾金柳的亲爹,心疼小女儿,但又不能不做出惩处,只能在逐她出族时,多给她些银票防身。

    得知七线莲是蓝海和黎漱帮忙采的,顾家人的脸色都有些羞惭,却也都没说什么,只是在顾十风提出要去找蓝海父女时,二话不说就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顾十风临行前,被顾姥姥找去,两人关在房里密谈良久,顾十风出来时,眼角略有些红,侍候的丫鬟挠挠脑袋,他们这位十爷向来都是嘻皮笑脸的,几曾哭过了?

    不等她多想,屋里顾姥姥轻咳了一声,唤她进去,丫鬟连忙进屋,“老祖宗。”

    “去请大爷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丫鬟现老祖宗的眼角也是红红的,不敢多看的低下头,应诺出屋去。

    一出院子,就看到顾一风站夹道旁,看着远去的顾十风。

    “大爷,老祖宗请您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顾一风整整衣冠走进老祖宗的院子。

    顾十风脚程很快,一人一骑很快就追上黎浅浅他们。

    此时在北晋,寒风大作,一夜之间整个大都就被冰雪笼罩,吕家大房的宅子里,五姐妹难得齐聚,吕大老爷抱着小外孙笑得满脸菊花开,吕家姐妹看着老父,心里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吕大小姐吕金珠尚未出嫁,二小姐银珠最早出阁,她育有二子,三小姐珠珠育有一子二女,四小姐宝珠生了三个儿子,五小姐贵珠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,吕大老爷却独独钟爱五小姐贵珠的小儿子。

    也就难怪,会有传言,吕大老爷想过继小外孙,这可是有前例可循的,南楚金氏商会金大老板,不就过继了外孙,继承家业吗?

    不过他那是没有选择,谁让他的女儿就只生那么一个儿子,幸好他命好,过继来的外孙能力很强,这才几年的功夫,金氏商会就已经摆脱颓势。

    吕大老爷有五个女儿,四个女儿已成亲生子,光是外孙,就高达八个之多,外孙们年纪不大,但谁能说他们之中没有商业奇才呢?

    就怕大老爷打定主意,硬要过继小外孙,根本不管他到底有没有天份。

    吕大小姐冷眼旁观姐妹们的心思,忍不住深深叹息,几年前还团结一心抵御二叔的妹妹们,现在各有各的心思,全是为自己的婆家和儿女打算,难道成亲后,就一定要变样?

    吕家大房这厢心思各异,二房这头的三个女儿,心思倒是都很一致,就是要取代吕金珠,成功嫁给赵国冀王,冀王已经有妃,所以她成不了王妃,没关系,只要能常伴冀王身边,成为冀王的女人就好。

    “吕金珠那老女人,凭什么,让冀王殿下高看她?”吕湘珠用力的扯着面前桌上铺的桌巾绦子,吕瀞珠看姐姐一眼,没说什么,倒是吕润珠嘟着小嘴对着三姐直摇头。

    “因为吕氏商会,姐姐到现在还看不明白吗?”论相貌,长年在外奔波的吕金珠,怎么可能比得上她们姐妹,论家世,都是吕家女,那还有什么是她们比不上她的?

    就是财势。

    吕氏商会是只金鸡母,谁拥有它,谁就坐拥百万家产,可惜她们是二房,想争,也争不过大房,除非是把吕氏商会的掌控权抢到手,否则别说冀王殿下看不上她们,就是其他人也看不上他们二房姑娘。

    吕湘珠大感惊讶的看着吕润珠,倒是没想到,她们三人之中,竟是吕润珠看得最清楚。

    “父亲虽已做了不少事,只是成效很有限。”吕润珠不得不承认,大伯父和吕金珠确实有两把刷子,她爹屡次算计,从没成功过一回,想想真让人泄气,同时也不得不想,如果真让父亲拿下吕氏商会,他,撑得起来吗?

    还是说,他能守成就已经很不错了?

    吕湘珠不像吕润珠想那么多,她是三姐妹中年纪最大的,她真的不像再如大姐和二姐一般,只能嫁个普通商家作媳,或是挑个秀才或举人嫁了,然后成天就为汲汲营营在柴米油盐中?

    不,她想要嫁入高门,坐享荣华富贵,大家看到她,只会艳羡她命好、运好,嫁了个英俊健壮有钱有势的丈夫。

    她不想象二姐那样,为了丈夫,为了婆家的铺子,而向一些粗俗的妇人卑躬屈膝,也不像想大姐样般,为了丈夫的前途,巴结那些自以为是的高傲官夫人们。

    但是这么多天了,她一直没能让冀王对她另眼相待,怎么办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