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五章 疑心
    其实真不怪萧夫人会这么想。

    谁让她曾经被修紫静的大姐修紫宁的苦肉计坑害过呢!

    她大哥因为女儿生得美若天仙,因此从中运作,把大侄女儿捧成武林第一美人,引起不少人的追捧,还搞出凤庄主和武林盟主两男争一女的传闻来,虽然最后不了了之,但还是让修紫宁大大出名,连带着已渐走下坡的晴翠山庄,因此跟着受益。

    事实上,若非如此,修紫宁未必能入皇子府,而晴翠山庄也就不会被赵泽给盯上,以致落得修家人如今在晴翠山庄中,形同被架空的窘状。

    而当初,修紫宁这武林第一美人称号,就是从凌云山庄传出来的,一开始两男争一女的传闻中的两男,指的是萧夫人的儿子萧沧海和她大姑子的儿子叶启光,但消息一传出去,大姑子夫妻就冲回娘家来,想要把儿子叶启光和萧海棠的婚事定下来。

    萧夫人怎么肯,叶家自大姑子嫁进门后,就一直在走下坡,再说海棠当时才几岁,叶家怎么可能让叶启光等到海棠及笄才成亲,说不定海棠长大了,嫁过门后才会现,丈夫早有庶子女数枚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萧夫人见得多了,怎么可能同意这门亲。

    但叶家夫妻也很理直气壮,你娘家没打声招呼,就厚颜无耻的利用我儿子,去给你侄女儿造势,白白坏了我家儿子名声,害得他娶不到老婆怎么办?大姑子不管不顾,硬是要逼萧夫人同意把萧海棠嫁给她儿子。

    说起来,萧夫人也是被她哥给坑害了的,她儿子也被利用一把,可她能怎么办?到底那是她娘家人。

    凌云山庄庄主萧满福二话不说,找上大舅子摊牌,未经过我同意,就敢利用我儿子?那就把你女儿嫁给我儿子充作补偿吧!另外,他不需要如此名声赫赫的媳妇,所以让大舅子尽快把他女儿是武林第一美人的事给抹平了!

    萧大庄主好不容易才从此事得到利益,怎么可能答应他的要求。

    于是他很苦逼的,派人赶紧把传闻中的两男换人。

    至于为何换上凤衍和孟达生?因为那两人算是大人物,怎么会因为这点小事,而跟他们斤斤计较呢?

    只是他们父女入戏太深,明明是自己编出来的谎言,最后却信以为真,更在凤老庄主夫人过世后,拿根本不存在的婚约,想要逼凤家庄履行婚约。

    被打脸之后,修大庄主父女狼狈而逃,修大庄主把长女送到凌云山庄避风头,结果让萧夫人深刻体认到,她那大侄女儿不是个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身为凌云山庄大小姐,萧海棠是走到那儿都被人拍捧的姑娘,但在表姐来了之后,她的人缘急遽下降,甚至还有原本的手帕交,痛斥她欺负寄居的表姐,嫉妒表姐是武林第一美人,而命家里下人苛待表姐。

    萧夫人现女儿不对劲,命人查明真相,方知她那好侄女儿在那些女侠、姑娘面前诬陷她女儿,靠的就是苦肉计,什么无缘无故被推落水,什么找她过招,却故意失手划伤她的手……

    有大侄女儿这个前例在,萧夫人自然是把修紫静往最坏的方向是臆测。

    “怎么到现在还没醒?不是说烧已经退了吗?”萧夫人被儿子接回客栈后,一直没歇息,就守在侄女儿房中。

    “是已经退烧了,奴婢们也不知道,为什么表小姐迟迟不醒。”两个闯祸的婆子心虚不已,既盼修紫静赶紧醒,又怕她醒来,会戳穿她们的谎言。

    萧夫人心神不宁,压根没注意到她们的神色不宁,倒是元妈妈现了,心想这两婆子是做了什么?要不这脸色怎这么难看?

    “行啦!行啦!你们两给我滚出去,这里不用你们侍候了。滚!”喂的药吐出来,就不知道再灌一次吗?

    这死丫头好端端的给她来这一套,真是作死!不知轻重,要死也别在她这儿死啊!萧夫人一心以为修紫静不想回家,所以让自己病了,以为如此就能不被送回去,却出手不知分寸。

    萧海棠从外头领着捧着食盒的丫鬟进屋,“您别急,表妹吉人天相,肯定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!我知道她会没事的,她就跟她大姐一样,都不是好货,人不都说祸害活千年的吗?”萧夫人冷哼,坐到桌前准备吃饭。

    萧海棠正指挥丫鬟把食物从食盒里取出来,听到她娘这么说,忍不住不悦的看她娘一眼,“她是她,大表姐是大表姐。”

    虽然修紫静脾气很差,可好歹是个直来直往的,不像她大姐,表面装得跟你是好友,转身就捅你一刀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她现在看到长得漂亮,温柔善良的姑娘都会有阴影,深怕她们会跟大表姐一样对她。

    “都一样。”也不知是随了谁的性子?肯定是她大嫂。

    萧夫人很理所当然的把过错全往她嫂子身上推,把她哥给撇得一乾二净。

    萧海棠没跟她娘争辩,只是在丫鬟们把菜都端上桌后,给她娘盛了碗饭,萧夫人接过碗,问,“你哥呢?他吃了没?”

    “哥哥去赴宴了,镇上的几个富商早就递了帖子,哥哥让我跟您说,他吃过饭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萧夫人点点头,挟了块蒸鱼给女儿,白嫩嫩的鱼肚子,配上鲜嫩的葱段,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,看着女儿吃下去,萧夫人才道,“那些人真是烦不胜烦,才安静几天,知道你哥来了,就又冒头了。”

    天水镇的富商们,之前就不断的递帖子,想要请萧夫人母女去家里坐坐,萧夫人嫌吵,最后放蛇出去,才把人全吓跑。

    没想到儿子一来,这些人又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也是为了生意。”凌云山庄在赵国武林举足轻重,这些富户想要跟他们打好关系,也是无可厚非,再说,天水镇的环境不错,要是能在此开铺子,相信定能财源广进。

    “听说萧沧浪的人也在天水镇。”见母亲仍臭着脸,萧海棠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贱种的人也在?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哥哥说的。”萧沧浪的人上赶着去结交那些富户,那些富户理都没理,却巴结讨好着她哥,她哥说的对,既然人家有意示好,那么结份善缘不好吗?兴许日后会给自己带来惊喜。

    萧夫人想了下,“回头咱们给这些人的家里下帖子,邀请他们家的女眷,到咱们山庄小住。”

    既然儿子觉得结交这些人有好处,那她这当娘的,自是要支持自家儿子。

    萧海棠有些无语,“还是在天水镇的大酒楼请她们吃一顿就好,您也不想让姨娘们有机会接近她们吧!”

    说的也是,“行,那就交给你去办了!”

    萧海棠应下,母女两用过饭,婆子们端药进来,看着她们给修紫静喂药,萧海棠看着就不忍,婆子们的手劲大,不一会儿功夫,修紫静的脸颊就被捏青了。

    匆匆避出去后,萧海棠就听到内室传来呕吐声,紧跟着她娘和屋里侍候的丫鬟们也跟着踉跄逃出来,婆子们低声抱怨,元妈妈扶着萧夫人坐下,给她倒水漱口,又掏出香丸让她闻,这才让萧夫人好过些。

    “真是,净折腾人。”萧夫人抱怨着,不过倒是没再说修紫静是使苦肉计了,如果她真故意让自己病倒,搞成这样也算得到报应了。

    天字一号房这头,已经在准备离开,刘二因要安排人进驻天水镇,所以要继续待在此地。

    隔天一早凤奕和他们道别,先行离开回凤家庄去,蓝海交给他一张方子,让他回去后,照方子抓药给他二哥服用。

    “他还是要好好调养,让他别急着练功,记得提醒他欲则不达。”对凤耀,蓝海很是心疼,他一直是个好儿子、好哥哥、好弟弟,偏偏受到这样的折磨。

    凤奕很是慎重的接过方子,仔细看过后,又询问过用药时,需要注意些什么,有什么要忌口的,蓝海一张口就唠叨个没完,后来还是黎漱看不过去,索性亲自研墨,让蓝海把要说交待的统统写下来。

    一说要写下来,蓝海就卡住了,说的容易写下难啊!黎漱冷哼,叫你啰唆,他是不晓得这件事,要不昨晚就让他写了,“再让你唠下去,奕哥儿今儿大概是不用出门了。”

    蓝海讪笑,低头思考怎么下笔,凤奕则抓紧机会,和黎浅浅说话,甚至还跟她约定,十天通信一次,“有什么事,你就让人把信送到凤家庄的点子,他们就会把信送给我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无语的看着他,少年,你这样公器私用,你哥不会有意见?

    “现在这块归我管,我哥就算知道,也不会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好吧!既然如此,就再利用一把吧!“那你要记得,让人送信给我的时候,别忘了把我爹和我哥的事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凤奕点头,黎漱暗暗摇头,这小丫头真爱操心,她以为她爹他们在京里能生什么事?

    事实证明黎浅浅的担心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离开天水镇,一路往北,天气越来越寒冷,凤奕的信十天不落的送到黎浅浅手中,当他们要进入北晋时,黎浅浅收到关于她爹和她哥的最新消息。

    南楚几个皇子争出头,有人想投靠上来,他们是来者不拒,没想到十皇子会招来个东齐间者,一日跟十皇子进宫时,竟趁机想行刺皇帝,被适巧进宫禀事的黎经时父子给擒下。

    十皇子被关进大理寺,他母妃则被拘在自己宫里,偏殿和侧殿的低等嫔妃全被皇后撤走,偌大的镜水宫只有苏惠妃和她的贴身宫女及太监十人。

    十皇子天天在大理寺大牢里喊冤,苏惠妃的娘家,则想尽各种方法给闺女儿和外孙解套,可惜效果不彰。

    黎经时父子则是被皇帝重赏,除了金银珠宝、各种珍贵药材、布料及古玩等物,还有九名美丽的宫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