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四章 苦肉计
    用过午饭后,黎漱派人找黎浅浅过去商议事情,蓝棠便带着云珠和春江等丫鬟们出去逛街。??八?一中文网?  W≤W≠W≈.≥8≥1ZW.COM

    天水镇说大,不大,但因为位在南楚和赵国往来的交通干线上,因此规模真不是一般的小镇可以相比的,曾有镇民向官府陈情,想要改镇为城,不过被天水镇所在的丽省知州给驳回,理由是天水镇镇民人数太少,不足以升级为城。

    所以镇民很积极的广招愿意定居天水镇的外人客,几乎每间铺子,都贴有布告,欢迎有心人士入住天水镇,若有意愿购屋定居者,中介房屋的费用一律打六折,还有数项欢迎新镇民的措施。

    蓝棠她们从草药铺逛到银楼,再从食馆到茶楼,最后去了天水镇最大的服饰店,毫无例外的,统统都能看到伙计在招呼客人时,不忘说服客人在天水镇买房定居。

    这一天逛下来,就像洗脑一样,耳中脑里不断回荡着,伙计们那些话,什么买房有打折,中介费打折,新镇民税金打折,饭馆茶楼买东西打折,银楼、服饰店、杂货铺、米店、粮行打折……打折、打折、打折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我现在耳朵里就一直响着打折两个字。”蓝棠踢了脚上的鞋,扑到炕上的软垫上,云珠在后头以手遮眼,她家小姐越来越不像姑娘家了,怎么办啊?

    黎浅浅同情的拍拍蓝棠的头,春江她们脸色也不怎么好,看来今天出去逛街,真的被闹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你们下去歇着吧!”黎浅浅打春江她们下去歇息,春寿打了个呵欠应下,春江却怕她身边没人侍候,不肯去歇息。

    “我就待在房里,这屋里有茶有点心,还有叶妈妈在,你们就放心吧!”叶妈妈在旁点头,拍拍春江的脸蛋,“去睡一下,回头才有精神侍候教主。”

    春江这才应诺退下去歇息,云珠自然也被打走了,“棠小姐?”叶妈妈走到炕旁,现蓝棠已经睡着了,忙让她躺好,取来被褥帮她盖上。

    黎浅浅这才看到桌上摆放了不少盒子,全是她们今天出去的战利品,她趿上鞋走到桌边翻看。

    叶妈妈把蓝棠安置好,也走到桌边来,跟着看了几个盒子后评论道,“这天水镇的东西,质量还是不错,就不知价钱高还低?”

    去买东西的人都睡下了,也没人能问,黎浅浅想了下,让叶妈妈帮她穿戴好,“我去跟表舅他们商量事情,叶妈妈也抓紧时间歇一歇。”叶妈妈摇头,想跟着去,“妈妈歇一歇吧!地字一号房从晚上吵到午后,就没一刻安静,趁现在她们安静了,赶紧歇歇,不然回头又吵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叶妈妈回心一想,也是,地字一号房那头,闹了一晚上,先是那个修家三小姐大吵大闹,听说客栈还派人前去关切,后是修家丫鬟收拾行李,吵到天亮,本来是一大早就要离开,不过听说那位修三小姐病了,请来的大夫说,需要好好静养,所以早上那些丫鬟们又把连夜收拾的行李放回去,于是又吵了一早上。

    现在好不容易安静下来了,不过谁知道她们会不会又突然神经作,又吵起来呢?

    正房里头,黎漱他们正在喝茶闲聊,凤奕和孟达生在下棋,孟达生得知蓝棠她们去逛街,原本去要追出去的,不想被凤奕绊住,因此这会儿他火气正大,棋盘上杀气腾腾,想要痛宰凤奕,只是很可惜的是,他就是臭棋篓子,怎么下就是输,气得他脸都青了。

    看到黎浅浅进来,他立刻问,“蓝小姐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回来了,已经歇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歇下了?是累着了吗?”蓝海转头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歇下了?是那里不舒服吗?”孟达生担心的问。

    这两人异口同声,黎浅浅挑了挑眉头,“昨晚上没睡好。”

    “回头我帮她瞧瞧。”蓝海不悦的瞪了孟达生一眼,那是我闺女儿,你献什么殷勤?

    黎浅浅没理会他们,跟着凤奕,走到黎漱跟前,把蓝棠她们去逛街听到的事说了,黎漱笑着摸摸她的头,“方才刘二正在和我说,看看是不是趁这个机会,安插鸽卫的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人手足吗?”黎浅浅问刘二,刘二含笑点头,“够,本就想再安插人进赵国,只是赵国管制森严,不是那么方便,这次是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等人在赵国安了家落了户,到时候再让其他人以依亲的方式进来,落籍赵国是有许多好处的,譬如说,从他国过来行商,课的税就比赵国本地人要高三成,但入籍赵国之后,行商不必再被课那么高的税金,只是想入籍赵国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先要清查申请人祖上三代,若曾卖身为奴,或祖上三代曾为人奴仆,这一代才更改为良民者,就不能入籍,这是怕那些大商家和世家钻漏洞,把得用的奴才放良,让他们到赵国入籍,帮他们做事,可他们的父祖仍旧是奴籍,拿捏着他们的长辈,就不怕这些人成为良民之后,便不听他们使唤。

    赵国虽想要增加人口,却不愿成为这些世家大族钻漏洞攒钱的天堂,鸽卫们大多是孤儿出身,这第一关就过不了,刘二为此伤透脑筋,倒没想到,天水镇因想从镇升级为城而放宽条件,这可是个好机会,错过可惜!

    “那就交给你去办。”黎浅浅对他的信任,让刘二很受用。

    大声应诺后,刘二便出去忙活了,黎漱正在问凤奕,“我们这几天就要北上,你呢?是跟我们去,还是要回去?”

    凤奕有点失落,“得回庄,等你们从北晋回来,一定要来凤家庄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,到时候可得准备好酒好菜等着我们。”黎漱长叹一声,没有长辈们在前头护着,原本还有些天真任性的凤奕,也不得不长大,要是在以前,他肯定就跟着他们去北晋了,可现在,他却担起自己的责任来,不再任性贪玩了!

    黎漱想到当年的自己,比凤奕现在大不了几岁,父母过世后,他便得担负起瑞瑶教教主的担子来,不像凤奕他们有兄弟可以互相扶持,不过那时有蓝海在,虽不能帮他分担教主重担,但也帮了他不少忙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大长老他们的功劳,这是不能否认的。

    想到大长老,黎漱便交代谨一,回头问问刘二,最近有没有大长老和二长老的消息。

    说完回头看到黎浅浅在打呵欠,想到谨一说,这丫头被吵得一夜没睡,便顾不得凤奕哀怨的眼神,把黎浅浅赶回房睡觉去。

    黎浅浅回到房里,炕上蓝棠睡得正熟,小丫鬟们看她进来,忙要侍候她,“不必了,我自己能行,你们在这里守着棠小姐,别让她摔下来。”

    小丫鬟们点头应是,蓝棠睡觉不老实,曾有过从床上翻落床底还照睡不误的记录。

    黎浅浅回房睡下,等到醒来时,已近黄昏,叶妈妈她们都已经起了,听到内室传出动静,春江立刻就进来侍候。

    “咦?还真难得,她们竟然没有声音?”黎浅浅侧耳听了下,地字一号房那边很安静,被她们那边不时传来的惊呼、吵闹声闹了几日,难得这么安静,还真让人有些不习惯。

    “听说那位修三小姐病得很重,凌云山庄的少庄主知道后,立刻派人去山上接他母亲和妹妹,萧夫人回来后大雷霆,要将那些侍候的人杖毙,没想到那天晚上是她的人侍候的……”

    萧夫人以为是修家的丫鬟不尽责,才说要将她们杖毙,没料到侍候的是元妈妈指派的两个婆子,虽不是心腹,但也算是萧夫人得用的,元妈妈急忙上前相劝,好不容易才把人给保下来,只是难免要受责罚。

    “好端端的,怎么突然间就病得这么严重?”看着脸蛋火红,高烧不退的侄女儿,萧夫人秀眉微蹙。

    元妈妈哪知道怎么回事啊!一知道修紫静病了,她就把那两个守在修紫静屋里一夜的婆子们叫去问话,可她们也说不出所以然来,只能推说大概是在山里冲撞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!

    两婆子绝口不提,因为修紫静的不省心,她们侍候嚷着口渴的修紫静喝水时,故意把她的衣服、被褥全打湿,让她一整夜就睡在湿被窝里,明明这位修三小姐健壮如牛,她们哪晓得,忽然间她就变成如此娇弱了。

    她们忘了,修紫静在山上时,曾被她们收拾过一次,已经受到不小的惊吓,把她从山上送回来的时候,也没想到太多,就把人这样扔着,山风寒冷,疾驰一路,她们坐在车里都觉受冻,更何况被制住的修紫静。

    两相夹击,再加上元妈妈说要把她送回家去,修紫静顿觉前途茫茫,不知道何去何从,心头压着事,再加上婆子刻意为难,能不病倒吗?

    萧少庄主看母亲净抓着无关紧要旳事情在吵闹,不由觉得头疼不已。“娘,现在最重要的事情,是让表妹的病赶紧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要让她赶紧好起来,可是大夫说了,她需要静养。”萧夫人才说要把她送回去,隔天她就病得这般沉重,让她不得不怀疑,是不是修紫静不想回家,故意使的苦肉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