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三章 可惜
    黎浅浅抬头看着春江道,“那也得人家看得上他女儿才成啊!”

    呃,这意思是说……大家全看着黎浅浅等待下文。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?网  W㈧W㈧W.81ZW.COM

    黎浅浅没有吊着她们,“吕二老爷儿女众多,长女和次女都已经嫁了,三女年初及笄,四女和五女这个月及笄,都是正当龄的美人儿,不过那位冀王要的不是鲜嫩的花骨朵。”

    而是明艳能干,能撑起一个商会的吕大小姐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春寿问。

    “这还看不出来啊?”蓝棠伸手拍她额头,春寿老实挨了一记,还是摇头道不知。“吕二老爷的闺女儿有什么?她们的父亲又不是吕氏商会的当家,娶她们有什么好处?但是吕大小姐就不同啦!她爹是吕氏商会的当家,她自己也能撑起商会,如果你是那位皇子,你会选择除了年轻,没任何优点的二房小姐?还是会娶有商会当家父亲,自个儿也精明能干的吕大小姐?”

    赵国皇子的正妃自然是百般讲究,要出身名门,要端庄娴淑,要大方温婉等,但侧妃?甚至是夫人等侍妾呢?那当然是不用太过讲究的,因此皇子们的内院里,有不少这种家族送来巴结示好的侍妾。

    如果她们的母家有财有势,那么她们在皇子府的地位自然不低,反之亦然,吕二老爷巴结上的,是赵国的四皇子,前年才被封为冀王,年岁不大,但后院女人已经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他对帝位很感兴趣,但他上头有皇后所出的三皇子,也就是太子,还有皇贵妃所出的皇长子及二皇子,他母妃虽盛宠不衰,却出身不高,母家只是寻常的书香门第,父兄虽在朝为官,都不是皇帝得用的,反观皇后和皇贵妃,都是名门世家女,家中父兄叔伯皆是皇帝重用的大臣。

    相比起来,想越过他们,简直是痴人说梦,可既为皇子,又怎么可能对那位置毫无兴趣?四皇子冀王想争,只是想争,也得看自己的条件,他缺人、缺钱,若有钱,就不愁笼络不到人支持他。

    所以吕二老爷透过管道,找上门来时,他便知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吕二老爷一开始自然是想把自己的女儿送进冀王府,可惜,冀王不要,还指明了他只要吕金珠。

    吕二老爷心里气啊!可是能怎样?难道他能跟冀王说,不行,一定得纳我女儿进门!

    因为如此,吕二老爷不得不又重新布置一番,逼得他大哥把大侄女儿给急召回国,然后唆使族人们一起施压,逼他大哥同意将长女许给赵国冀王为妾。

    他计划得很好,但吕大小姐父女也不是省油的灯,双方你来我往过招数百回,吕大老爷一方面心疼女儿,要被自家人这样欺负,另一方面也劝女儿,不要再固执下去,趁这个机会挑个好人家嫁了,女孩子终究得有个归宿嘛!如果她早嫁了,她二叔也就算计不了她了。

    吕二老爷到底不是吕氏商会的当家人,因此就算他巧言舌簧,哄了一些族人站在他那边,却无法雇太多人来阻止吕金珠离开北晋,他只得向冀王求援。

    冀王是想得到吕氏商会的金援,可要是现在就和吕大老爷父女撕破脸,那他还怎么取得吕氏父女的认可和金援?

    因此他虽派了人前往北晋,也只是在他赶到之前,先稳住吕家父女,等他把赵国的事处理好,便赶赴北晋追求吕大小姐。

    “所以现在,那个冀王已经在北晋了?”蓝棠问。

    黎浅浅点头,“不过,那位冀王爷从小到大就是被人捧在手掌心长大的,从来想要什么,只要挥挥手就有人送上门,没追求过女子。”

    春江就不懂了,“那赵国皇帝就这样放他去北晋?难道不怕他真把吕大小姐娶回家,得到吕氏商会的金援?”

    放任他坐大,和太子、皇长子他们争斗?

    “谁知道?”黎浅浅懒得去捉摸赵国皇帝的心思,“只要吕大小姐不愿嫁,咱们就把她抢回家。”她才为吕大小姐规划好未来的展,那个赵国四皇子想跟她抢?哼!门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万一吕大小姐心动了呢?”春江皱着眉头,停下手里的绣活。

    “那就再说吧!”黎浅浅叹气。

    没见到人之前,谁也不知道,吕大小姐心里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也许,这冀王就是她的良人呢?

    良人个p!吕大小姐忍不住在心里大声的痛骂道。

    一大清早就派人在她门外吟诗作对!扰人清梦啊!

    吕大小姐院子旁的小山坡上有株老槐树,老槐树下有座八角凉亭,不过眼下,凉亭的柱子中间被人用厚实的毡毯给团团围起,地上铺着毛绒绒的地毯,两个黄铜狮猊熏笼让凉亭里暖烘烘的。

    坐在铺着虎皮的罗汉床上,冀王一身纯白锦袍,俊美的面容上挂着浅淡的微笑,吕二老爷一脸讨好的坐在他脚旁的小杌子上。

    角落里坐着二房的三个女儿,三小姐吕湘珠满脸痴迷望着冀王,四小姐吕瀞珠则是低头吃着核桃仁,五小姐吕润珠不屑的看着四小姐,心里暗道,吃吃吃,成天就知道吃,然后不着痕迹的扫了三小姐一眼后,将视线落在冀王身上。

    外头对着大红院门念着诗词的青年文士,好不容易念完一大段,接过旁边太监递过来的热茶,先是小心的抿了一口,现温度正适宜,便一气饮尽,然后又再度重振旗鼓,继续念起冀王指定的凤求凰。

    “凤兮凤兮归故乡,遨游四海求其皇

    时未遇兮无所将,何悟今兮升斯堂!

    有艳淑女在闺房,室迩人遐毒我肠。

    何缘交颈为鸳鸯,胡颉颃兮共翱翔!……”

    才吟到一半,就见院里传来声响,文士大喜,难道这吕大小姐终于被我所感动了,命人开门出来相见了吗?想到此,他吟诵的声音又加大了几分。

    结果证实,他想太多了。

    院门是打开了,出来的却是面沉如水的吕大老爷,文士看呆了,凉亭里的冀王听到回报也愣了下,吕二老爷跳了起来,怎么他哥跑大侄女儿院子里去了?不妙,要是被他哥现是他给冀王出策,教他怎么追求大侄女的,还帮他进到府里来,肯定会把他给宰了!

    不成,他得在他哥现他之前,赶紧溜了!

    吕二老爷在凉亭里抱头鼠窜,可惜这亭子被围得结实,除了正面有门可以出去,就没别的地方能离开了,除非是把那围在柱子之间的毡毯给割开。

    这要是他自个儿的,他肯定就这么做了,可惜,那全是冀王带来的,给他十个胆子,也不敢这样破坏冀王的东西啊!

    二房三个女儿看着自家父亲那幅狼狈样,忍不住低头别过不看,尤其是三小姐吕湘珠,父亲在心上人面前如此德性,实在是打脸啊!

    冀王压根儿就没注意吕二老爷的动作,他起身走到外头,与吕大老爷见了礼。

    “冀王殿下,您怎么一大清早就跑来这儿?是不是侍候不周,让您睡得不舒服?”吕大老爷早从府里管事那里,得知他二弟大晚上的,亲自开了门,把冀王迎进门。

    吕二老爷并不住在这府中,但身为兄长,真不好拒绝弟弟上门,他故意留到深夜不走,他能赶人出门吗?当然不成,可他万万没想到,他这弟弟竟然引狼入室,真是可恶啊!

    “大老爷客气了!只是昨夜孤枕难眠,便醒得有些早。”冀王向吕大老爷施礼,他生得俊美,举止高贵,施礼的动作如行云流水,令人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只是再赏心悦目,吕大老爷也难掩心中怒火,只是碍于他是赵国皇子的身份,不好冲着冀王散出来。

    吕大老爷彬彬有礼的与冀王你来我往,折腾了大半个时辰,才将人送出府,回过头,吕大老爷便把二老爷父女给清出门去。

    二老爷气得在府外跳脚,见没人搭理他,只得气冲冲的追在冀王身后,去了吕家别院,他的三个闺女儿自是跟着他,也去了别院。

    说来,冀王身为赵国皇族,来到北晋大都,自要住使馆,不过这家伙一来,就进宫见了女王,也不知他跟女王说了什么,女王就遣了亲信来吕家,命吕大老爷好生招待冀王,可别让北晋丢了脸面。

    吕大老爷无奈,只能命人把别院整理出来,让冀王住下。

    女王的那个话说的很重,不过能代表皇室招待他国皇子,那可是项尊荣啊!别家求都求不到的。

    吕大老爷当然是不想有此殊荣,谁想要谁拿去啊!偏偏女王话了,他能不遵从吗?活得不耐烦了啊?虽然很憋屈,但不能不从。

    吕大老爷不想要,二老爷可是想要的要命啊!奈何他不是吕氏商会当家人。

    北晋女王很想拉拢赵国的皇室,冀王想求娶吕大小姐,对她来说,不是件好事,不过人家都求到面前来了,碍于面子,女王大方的表示乐见有情人终成眷属。

    弦外之意便是,若非有情人,自然就成不了眷属啦!

    吕氏商会内部动荡不安,北晋女王乐见其成,那表示吕家不是一块铁板,但内讧太严重,会影响到吕氏商会的收入,间接影响到北晋的税收,这就绝非她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其实要是可能,她很想让孙子把吕大小姐给纳进门,只是她才试探的提了一句,便引得孙子落慌而逃,逼得她不得不答应他,再也不提此事。

    想起来就觉得可惜,那么一个漂亮的大美人儿,精明又能干,若是能入皇室……她生的孩子肯定资质甚佳!可惜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