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三百一章 闹翻
    黎浅浅他们回到客栈,各自回房梳洗后,再回到大厅里,蓝海才向大家介绍他家表弟顾十风。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?网  W㈧W㈧W.81ZW.COM

    顾十风三十许,正是男人意气风的年纪,不过他餐风露宿多日,又挨了好表哥好几脚,就算梳洗过了,整个人看起来还是有些萎靡不振。

    顾十风对黎漱并不陌生,黎漱对顾家印象不太好,所以顾十风跟他见礼,他只草草应了声就不再搭理人,顾十风原本有些尴尬,不过也知黎漱就这个性,因此也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对凤奕倒是很是戒慎,无它,谁叫这小伙子一掌就能把自己挥落在地呢?可是任他怎么看,都看不出来这位新上任的凤公子有何特别之处,倒是他旁边那个南楚的武林盟主孟达生,有点意思啊!瞧那小眼神,老是往小姑娘那边瞄,嗯,这家伙动春心了啊!

    就不知他对那个小丫头动心?

    蓝海先为他介绍黎浅浅,之后才是让女儿上来认亲。

    顾十风摸摸身上,最后总算掏出两个荷包权充见面礼,一个荷包里头装的是他身上仅剩的银子,一个荷包里装的是出行时,顾家人必备的药丸子。

    拿到药丸子的黎浅浅笑着道了谢,回头把荷包交给春江收着,蓝棠拿着荷包,捏捏里头的碎银,这是在打赏下人吗?

    顾十风讪笑两声,眼角瞄到黎浅浅手腕上的那一抹红,随即就定住不动了。

    黎漱朝蓝海使了个眼色,意即这你家亲戚,管好他。

    蓝海摸摸头苦笑一声,上前挡住顾十风的视线。

    顾十风还没反应过来,伸长脖子想要看清楚黎浅浅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够了啊!”

    “啊!别啊!让我看清楚啊!”蓝海一巴掌拍过去,直接拍在顾十风还算俊美的脸蛋上,蓝棠闻声望去忍不住要捂脸,好可怜的表舅,一照面就让她爹给毁容了。

    “你够了!”蓝海再次重申,“再看那小家伙也不会跟你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低头瞄了手腕上的红娘子一眼,只见那小家伙装死,巴住她的手腕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“蓝先生,顾先生知道怎么照顾它吗?”黎浅浅想了下问道,顾十风连忙点头,“会,会,会,我知道怎么养。”边说边绕过蓝海窜到黎浅浅面前,拚命的点头。

    黎浅浅笑着朝他福了福,“那就有劳顾先生教教我的婢子们。”

    嘎?不是教她?那他怎么接近红娘子,然后把它给拐过来?

    顾十风完全不晓得,自己的表情出卖了他,黎漱别过头去不忍卒睹,蓝海看着他满脸苦涩,这谁家的亲戚啊!他不认识,蓝棠从前没听说过自家有这门亲,看到这新认的长辈这拙样,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凤奕直接无视,走过去对黎浅浅道,“既然有人教,就让春江她们去好好学,不过女孩子怕蛇,不如让张玄也跟着学,若她们不便,他就能帮上忙。”

    张玄在屋外听着忍不住翻白眼,春江看他一眼没说话就别过头去,春寿倒是有些雀跃,“好耶!好耶!有人帮忙真好。”

    等用过饭之后,众人各自回房歇息,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隔天,天还没亮,就听到地字一号房那边传来嘈杂的声音,黎浅浅推被而起,在内室上夜,睡在窗下火炕的春江听到动静,穿上外衣掌灯过来察看。

    “她们又在吵什么?”黎浅浅打了个呵欠,春江看着也跟着打了个呵欠,没办法,正困着呢!

    “听声音好像是修家三小姐。”春江要侍候黎浅浅睡下,却被她拒绝。

    “我怕躺下去没一会儿又要被吵起来。”

    春寿也过来了,她是和叶妈妈睡在外间的炕上,被吵起来后,叶妈妈索性去耳房烧水,春寿听到里头有声音,就披着外衣趿上鞋跑进来,不过因为走得急,吹了冷空气所以连打两个喷嚏。

    春江听到声音回头,看她衣服没穿好,忍不住瞪她一眼,“你看看你,快去炕上把被子裹上,仔细着了凉,万一传给教主可就不好。”

    春寿闻言便老实的去炕上,把自己用还留有余温的被子裹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“叶妈妈呢?”春江倒了杯热水给她。

    “叶妈妈去耳房烧水了。”春寿接过喝了一口,道。

    这其间地字一号房那边的声响不绝于耳,甚至有越演越烈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她们到底在吵什么?”

    说是吵,其实也就修紫静一个人的声音大些,其他的声音,应该都是侍候的她的丫鬟们在劝她。

    黎浅浅听了下,总算是搞明白了。

    领修紫静去溪边草地的抓蛇人,因为找不到红娘子,心里不甘,便拚命回想前一天遇上红娘子时的情况,最后终于让他想起来,在他离开溪边草地时,似乎有听到身后传来响动,当时他并不以为意,但现在回想起来,只怕是有人跟在他身后,并且也看到红娘子了。

    因他回去后就忘了这事,是直到见着修紫静才想起此事,对方可能早在他们到此之前,就把红娘子抓走了。

    修紫静一听气得直跳脚,也不管是真是假,也不管是不是抓蛇人的片面之词,总之让丫鬟打赏他之后,就气冲冲的欲寻其姑母对质。

    丫鬟们劝不听,只得跟着她去找修梦瓶。

    虽是坐马车来的,但向来娇贵的萧海棠一到营地就扛不住的歇下了,修梦瓶自幼习武,可这些年养尊处优惯了,因此看女儿睡了,她也跟着睡。

    听到修紫静吵闹的声音,她方悠悠醒转,“怎么回事?表小姐在吵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回夫人的话,表小姐说您不厚道,让人把红娘子悄悄抓走了,却不跟她说,害她白在山上瞎转悠。”

    嘎?修梦瓶听到这话,以为自己还没清醒,等到丫鬟又重复一遍后,她方听出重点,红娘子已经被人抓走了,修紫静自己跑山上来了。

    修梦瓶一时间,不知该着恼红娘子被人抓走了,还是为修紫静自做主张上山来而生气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让人把她送下山,真是的,她从那儿听来,说红娘子已经被人抓走了的?”顿了下,萧夫人问身边侍候的丫鬟,“已经有人来回报了吗?”

    丫鬟摇头,“回夫人的话,并没有人回报,表小姐应该是听错了吧?”

    萧夫人冷哼一声,这红娘子是她的囊中物,那可不是给姑娘家玩儿的,不过是在她在这儿学了些训蛇的方法,就想跟自己抢?真是个傻姑娘。

    “夫人,表小姐身上有蛇,咱们不好动她。”丫鬟小心的提醒她。

    萧夫人这会儿方才想起来,这死丫头身上可有不少她从前送给她的宝贝。

    “哪!把这给人服下,就能万蛇不侵。”递给丫鬟一个小药瓶,丫鬟接过打开看了下,见里头约莫有七八颗药丸,想来该够了,便转身出去,找了几个粗壮的粗使婆子,让她们服了药丸,就叫她们去制服修紫静。

    修紫静几曾受过这种待遇,当下吹笛引蛇,帐篷里的萧夫人听了脸色大变,可恶啊!没想到这死丫头竟比自己有天份,这引蛇笛她也才进入第三重,没想到才修习不久的修紫静,竟然也有第三重的功力了。

    本来传此功法给她,是想着有个传人,但传人的进益太快,又是个拿捏不住的,这就让人感到头疼了!

    修紫静并不知萧夫人所想,她只想让这些大胆冒犯自己的人受到教训,只是出乎她意料的是,这些人竟然一点都不怕被蛇咬?这怎么可能?错愕的看着她们毫不避让的直冲上来,甚至一脚踩在毒蛇身上,生生把她的宝贝们踩死,修紫静震惊不已,怎么会有这样的事生。

    就在她怔愣之际,婆子们一涌而上把她制服。

    等到她醒来,就已经在地字一号房里头了!

    想到昏迷前所生的事,修紫静完全失控,在房里又砸又摔的,侍候的丫鬟们一个个战战竞竞的小声劝着,小姐如今是寄人篱下啊!要是把姑太太给彻底惹毛了……丫鬟们不敢往下想。

    小姐不屑跟大小姐共夫,扬言不嫁七皇子,姑太太夫妇也不同意让表少爷娶她,如此僵持下去,吃亏的只会是自家小姐。

    修紫静未必看不清自己的处境,但她自幼就是被娇宠惯的,脾气一上来,那还管那么多。

    丫鬟们看劝阻无效,也不知如何是好,这会还是深夜,稍稍一点动静就能传得大老远,姑太太虽不在客栈,但凌云山庄的下人们在啊!难保她们不会把小姐的话一五一十的传给姑太太知道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丫鬟们就觉头皮阵阵麻,也许不用等到姑太太回城,那些管事嬷嬷就先出手惩治她们了!

    丫鬟们见修紫静不听劝,6续收了声。

    丁香原本吃了药睡着了,被这持续不断的声响给惊醒,顾不得全身疼痛,强撑着爬起来,穿上外衣扶着墙走过来。

    夜里的风像是带着冰屑,会钻,冻的她不停颤抖,好不容易走到修紫静的屋前,守着门的丫鬟看见她,忙上前相扶。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姐姐们怎么不劝住小姐?”竟就这样放任她吵下去?

    “怎么劝?”修家三位小姐里头,只有二小姐脾气最好,心地也最善良,另外两姐妹,那简直就是……大小姐看似温柔似水,其实脾气暴的很,稍有不顺就是杖责,三小姐的脾气与她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让她这么吵下去吧?”丁香说没几句话就喘不过气来,守门的丫鬟忙扶她坐下。“小姐这是怎么了?”丁香并不知修紫静与萧夫人母女去龙虎山的事,守门丫鬟叹了一声,将白天生的事说给她听。

    丁香愣了下,“小姐这是和姑太太闹翻了?”

    根本不确定红娘子到底有没有被抓走,就贸然的跑去找姑太太麻烦,小姐是嫌日子太好过了不成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