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二百九十九章 赖上

第二百九十九章 赖上

 
    龙虎山虽名为龙虎,但山势却不险峻,反而非常平缓,曾有人说,这龙虎山在远古时代是很险峻高耸入天的,但某日一金龙路过,见此地钟灵毓秀十分适合衪在此修炼,便想要在此暂居。???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?网  W?W?W?.㈠8㈠1㈠Z?W.COM

    可是这座山里原就有一斑斓大虎在此称霸,怎可能把老窝拱手相让?

    因此祂们就在此山山顶打了起来,风从龙雨从虎,祂们连斗七日,这一带便连下七天暴雨,百姓苦不堪言,纷纷求告上苍,天帝派了天兵天将将来收服祂们,雨势终于停歇,但此山已不复昔日面貌。

    黎浅浅听刘二坑坑巴巴的介绍着龙虎山,忍不住笑了下,“行啦!不必再说了。”回头去翻赵国志,上头也许记载得要比他介绍的来得好上数倍。

    刘二呵笑,他打探消息在行,叫他当导游实在是为难啊!

    他们一路过来,已经遇上三个抓蛇人,其中就有那个见过红娘子的采药人,他见到红娘子之后,吓得不轻,慌不择路的情况下,还能领人回到这附近,已经数运气。

    只是接下来他也不知道要往那儿去找。

    抓蛇人也不在意,像红娘子这样的毒物,多少都已有灵性,既然被人看到过,又怎么可能还留在原地不动弹?

    他们广设陷阱,就盼着这金贵的红娘子能落入自己手里。

    黎浅浅他们要的七线莲,不过若是能顺便抓到红娘子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蓝海是知道七线莲长什么样子,但其他人不知道,因此这一路就只能靠蓝海慢慢辨识,黎浅浅心说这样要玩到什么时候?转头问刘二,“你身上可带了笔墨?”

    刘二点头,黎浅浅让他研墨,然后让蓝海把七线莲的样子画下来,如此一来,大家都可以帮忙找,不必在旁枯等蓝海一人独自寻找。

    蓝海拍着额头道,“怎么早没想到呢?”

    黎漱瞪他,“赶紧画。”

    蓝海呵笑,在刘二的背上铺好垫布,将纸铺平就振笔挥毫,不多时栩栩如生的七线莲跃然纸上,等他画完,黎浅浅又道,“既然都画了,不如把红娘子也画上吧?”

    不等蓝海说什么,凤奕取过笔,把纸铺在孟达生背上画了起来,蓝海看他画完才惊呼,“你见过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不过你忘了吗?我家是做什么的?”凤奕笑道,“之前红娘子出现,就有消息回传,不过那人被吓得不轻,从他口中真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,大哥后来询问庄里的护史公子,得知当年的数字公子曾将红娘子画下来,但七线莲就真的只闻其名。”

    那是因为蓝海家的祖宗把七线莲护得死紧,一点消息都没外泄,就算凤家庄的数字公子再了得,也没能留下七线莲的记录,倒是红娘子的记载多些。

    有了这画像,要找就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怕黎浅浅她们遇上危险,所以只分成两队。黎漱带黎浅浅、凤奕、春江及谨一,蓝海父子、孟达生、刘二和春寿一队,蓝海武功不高,但有孟达生和刘二在便足矣。

    再说两队人离得并不太远,真遇上事叫一声就到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便朝第四个抓蛇人的方向去,说来也巧,他们才走没多远,就遇上一条小溪,小溪旁的绿地,没有任何树荫遮掩的一小块土地,正是七线莲生长的地方。

    黎浅浅看到时,还有些回不过神来,就这样?找到了?会不会太容易了点?

    事实证明,一点都不容易啊!因为当她轻轻走过去时,赫然现一抹红影就栖息在七线莲底下。

    她的轻功是不错,但红娘子也不是简单的毒物,早在黎浅浅踏进七线莲外沿边缘时,它就已经现,此刻它正静静的等待着猎物上门。

    黎浅浅看到红影时,立刻扬手招呼其他人,黎漱和凤奕离得最近,见她的动作,立刻飞身过来,蓝海见状急忙警告,“别再过去了,万一惊动了红娘子可就不好。”

    黎漱这才勉强煞住脚步,凤奕到底年轻,就有些煞不住脚,还是黎漱一把扯住他,方让他停在七线莲的范围之外。

    凤奕有点小尴尬,黎漱没空搭理他,全神贯注在黎浅浅身上。

    黎浅浅不会抓蛇,老实说,她也不怎么喜欢蛇,遇上红娘子这种难得一见的毒物,她只有一个想法,赶紧来个人把它抓走吧!

    不过眼下除了她,谁也不敢贸然动手,就怕惊动了红娘子,反让黎浅浅遇上危险。

    黎浅浅慢慢靠近红娘子,红娘子也盘起身子好准备攻击,但突然它感觉自己的身子好像僵住了,呃,这种事好像生过啊!好久远好久远的感觉了!

    黎浅浅并不知红娘子身子僵住了,她只是慢慢的接近,之前藏在手腕上的小刀也顺势滑到手指间,刀尖在阳光眩出刺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刀尖顺着手的动作甩向红娘子,眼看就要击中红娘的要害,忽然一颗石子儿飞快袭来。

    黎浅浅的手麻震了下,小刀哐当掉落,黎漱立刻出手,与来人打成一团。

    凤奕同时出手,出手的对象却是红娘子,他出手如电一下子就擒住红娘子,红娘子没有攻击他,老老实实的被他逮个正着,让他大感吃惊。

    黎浅浅握着手走向他,凤奕担忧的看着她,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她探头看向红娘子,红娘子也看着她,黎浅浅垂下右手,左手食指伸向红娘子的头,凤奕见状忙要制止,不过又怕红娘子受到惊吓会咬人,只得噤声不语,只是捏着红娘子要害处的手忍不住加重了力道。

    红娘子很想扭动身子挣脱那恶劣的手,可是挣脱不掉,讨厌死了!忽然有人轻点它的头,咦?好亲切啊!好像记忆里头,快要被遗忘的那个人给它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由自主的就想靠的更近,更近,更近……

    “它这是怎么了?”黎浅浅看着缠在自己手指上呼呼大睡的红娘子,脸都黑成锅底了,喂,我怕蛇啊!红娘子,你缠着我干么?

    “可恶!”与黎漱对打的那人忽然暴喝一下,跟着就扔下黎漱冲向黎浅浅,掌风随之袭向黎浅浅,凤奕就在一旁,怎么可能让来人得逞,伸手一挥就把那人给打落。

    那人能跟黎漱过招数十回,却敌不过凤奕的一掌?这未免太离谱了吧?黎漱的武艺可是凌驾在凤奕之上。

    他们忘了,凤奕体内有父母各自留下的内力,因此就算对阵的经验不足,但单讲内力,绝对是在黎漱之上。

    而且来人对他们两个小的并无防备,所以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被挥落。

    黎漱愕了下随即反应过来,立刻如影随形的落在那人身边,并趁他还在跳脚之际将他制服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你不要太过份啊!三个欺我一个?”黎漱不想听他制造燥音,伸手点了他的哑穴,气得那人几乎要厥过去,真是太过份了啊!抢了他的宝贝,还敢这样欺负他?哼,就不要落到他手里,不然他肯定要让他们尝到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滋味。

    蓝海他们也过来了,看到被黎漱扔在地上的人,蓝海愣了下,随即就暗笑两声,从后头用力踢了那人两脚,把那人气得不行,想要翻过来看清是谁踢他,却因巨痛而昏过去。

    黎漱看蓝海一眼,蓝海朝他笑了下,黎漱暗摇头,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上蓝海的故人。

    蓝棠她们不关心那人,只在乎黎浅浅安危,看到蜷在她手指上睡觉的红娘子,大家全都傻住了,不知要说什么了!

    “这家伙就这样缠着浅浅,不会有危险吧?”黎漱问蓝海。

    蓝海挠挠脑袋,“不知道,书上没写。”他爹的手札上并没记载太多红娘子的事,只对七线莲有详细记载,只是七线莲不好栽种。

    黎浅浅看着手上的小蛇只能呵呵,她在心里对红娘子说,“呃,你缠在我手上,是想要跟我走吗?”

    红娘子睁开眼睛,又懒懒的闭上,看得黎浅浅头皮麻,不是吧?

    “就这样缠在手上,我怕太打眼了。”黎浅浅又道,也不知红娘子是不是真的知道她在说什么,反正它是从黎浅浅的手指挪到她的手腕上,扭了扭便盘成了头尾相连的镯子。

    这……好吧!看来这蛇是赖定她了。

    凤奕就怕这红娘子突然凶性大,咬人怎么办?

    黎漱倒是心宽,地上昏过去那人想跟他们抢蛇,结果被黎浅浅拿下,他自然是得意万分,那人与蓝海是旧识,他会来抢必是有能力的,回头等他醒了,问他如何照顾红娘子就好。

    “这些七线莲要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挖回去种。”蓝海当机立断,谨一他们立刻去找东西来装,“连土也得挖啊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,知道。”谨一应道,只是在山里头,一时之间还真找不到什么东西能用来装七线莲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会不会有准备?”黎浅浅看着地上昏迷的那人道。

    蓝海伸手拍了下额头,“他刚刚从那边来的?”

    黎漱没说话只是旋身而起,朝那人来的方向激射而去,不一会儿,就听到马蹄声,蓝海眼睛一亮,“就知道这家伙懒,果然没变啊!”

    “你爹和那人很熟?”

    蓝棠走上前查看那人,拨开那人面上的乱,是张她完全陌生的脸。“我不认识他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黎漱已经把车赶过来,里头摆了一摞的陶盆,看来就是打算用来装七线莲的。

    有了盛装物,大伙儿动作就快了,不多时,就把七线莲全挖到陶盆里头,“这人怎么办?”黎漱问。

    “把他扔上车,带下山吧!”蓝海道,走过去又在那人背上补上两脚,那人原本已经清醒,正在想这声音怎么好耳熟时,就又被踢昏了。

    黎浅浅几个忍不住为那人一掬同情的泪水,连续被踢这么几回,那背该乌青一片了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