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二百九十八章 寻找

第二百九十八章 寻找

 
    被修梦瓶丢下的侄女儿修紫静,虽被姑姑母女扔下,不过她挺会自得其乐的,不让她跟,没关系,姑奶奶自个儿有腿,不会自己上山去吗?而且依她对她姑姑的了解,那人是肯定不会亲自动手,八成又窝在舒适的帐篷里头休息,等着底下的人把红娘子抓来给她。八?一中?文 W≤W≥W≥.≈8≈1≤Z=W≈.≈C≥OM

    正好方便她去截胡。

    嘿嘿!

    庄主夫人还不知道,修紫静早在她们母女出门前,就已经带着人悄悄离开,守在客栈的外头,等到凌云山庄的马车出来,她们便骑马尾随在后。

    说来也算她运气好,修梦瓶的人和庄主的人不对付,就算在路上也是互相排挤,要不然她们早就被现了。

    等到了山上,她们便跟着陈江他们去抓蛇人的营地,营地离红娘子出没的地方约莫百丈,陈江几个在营地待了一会儿,就离开了,修紫静这才带着丫鬟们现身。

    抓蛇人看到她们很是防备,陈江的主子可是答应他们,只要抓到红娘子,就赏银千两,其他人抓到别的毒蛇,也能按蛇的毒性分领赏银,乍看到这娇滴滴的大姑娘们,抓蛇人直觉不对,但又说不上那儿不对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怕,我姑姑命你们来抓蛇,其实是为了给我做生辰贺礼的,我这人性子性,那天听她说了,就等不及的跟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的姑姑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凌云山庄的庄主夫人啊!方才和你们说的那人叫陈江,没错吧?”

    见她能说出陈江的姓名,抓蛇人们这才信了她。

    “姑娘方才怎么不跟陈江一起过来?”

    “他们脚程快,我跟不上啊!”

    打量了这姑娘一眼,大伙儿都觉得这话不假,这姑娘看来娇滴滴的,跟不上陈江几个大老粗的脚程很正常。

    放下疑虑之后,他们便开始整装收拾吃饭的家伙,准备要去抓蛇了,只是到底没这么近距离的看过这些娇姑娘,忍不住老分神去看修紫静和她的丫鬟们,直到看到修紫静把玩着一条小青蛇,他们才幡然醒悟,这不是他们可以觊觎的人,瞧瞧那姑娘手里的小青蛇,虽及不上红娘子那么有名,但也是顶顶有名的毒物啊!

    被咬上一口,不死都得去半条命。

    原本还想怎么有人想要送红娘子给个姑娘做生辰礼,现在总算是明白了,人家就爱玩蛇啊!怪不得她姑姑要送蛇给她玩了。

    “德性!”修紫静嘲笑的瞪着那些狼狈离开去办事的抓蛇人,丫鬟们甚是忌惮的看着她手上的蛇,一句话也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跟着他们,好好的盯着,抓到红娘子的人,我重重有赏。”修紫静笑眯眯的道,只是在丫鬟们眼中,她的甜笑彷佛淬了毒,让人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“还傻站着干么?快跟上去啊?”修紫静看丫鬟们一动也不动,只会傻傻看着自己,忍不住生气跺脚,丫鬟们怕她放蛇吓人,急急忙忙的分散开去。

    看着她们离去,修紫静方才笑出声来,营地里还有不少仆从在,他们有的是庄主的人,有的是庄主夫人的,也有是少庄主的人,当然,还有庄里姨娘们的人。

    庄主夫人出门,本只想带自己的心腹和手下,但丈夫开口要派人帮忙,做为妻子的她,自然是不可能开口拒绝,而儿子担心母亲,要派人跟过来,这是孝心,庄主夫人拒绝不了。

    至于姨娘们的人,他们学有专精,庄里没有,自然得用上他们。

    因此庄主夫人再不喜,却还是带着这些人来了。

    修紫静倒不知这些人的身份复杂,背后个个有靠山,一转头看他们盯着自己看,不高兴的反瞪回去,“看什么看?再看小心姑奶奶挖了你们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心中不喜,却没跟她一个小姑娘计较,只是低下头做自己的事去。

    “这姑娘真是个傻的。”营地外的一株大树上,蓝海忍不住评道。

    蓝棠抚额,他们是来抓红娘子的,呃,不对,是来找七线莲的,她爹倒在这儿同情那个姑娘?难道忘了,孟达生身上的伤就是拜她所赐吗?

    “您管她傻不傻干么呢?”蓝棠听她爹还要念叨下去,急忙打断他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,有点同情心好吧?没看那些人看着那姑娘的眼神都不善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?那姑娘就是个欠人揍的,您可别忘了,凤三和小孟说的,那姑娘会故意让自己陷入困境,让人家来英雄救美,她好借机赖上英雄。”

    蓝海愣了下,然后才想起来这回事,看着凤奕和孟达生求证,凤奕懒得回答,孟达生倒是急切的应和蓝棠。

    黎浅浅远远的看着修紫静,不能不承认,这位修三小姐真的很漂亮,她美的艳丽如玫瑰般,深知自己的美,并且毫不加掩饰的怒放着自己的美丽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她大姐号称武林第一美人,她姐长得比她还美?”她悄声问凤奕,凤奕转头看她一眼,才回答,“也许吧!她们之前来凤家庄,都是由大伯母和我娘接待的,我娘说修大庄主不是个好的,他的闺女除了老二,其他也都不是好的,所以我没见过她大姐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闻言愣了下,“你娘真这么说?”

    “嗯,凤家庄上下都晓得,我娘看修家人不顺眼。”大伯母过世后,他娘看修家人就更加不顺眼了,要不是他爹拦着,只怕他娘都要让人去找修家的麻烦。

    不过到底是为什么,他爹娘都不曾说,现在人都已经过世了,自然也就没人能问了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你看到修三小姐了,你觉得她漂亮吗?”黎浅浅还是想问。

    黎漱听了好想哭,这丫头是在干么啊?他们是来找七线莲的,她怎么就拉着小伙伴对个不相干的女人评头论足来了?

    谨一和刘二对望一眼,教主,您知道您在干么吗?

    凤奕远远的看了修紫静一眼,然后别过头,“没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呃,我不是要你称赞我好看啦!好吧!虽然你说了,我听着心里很爽,可是我的本意不是这样啊!

    问题是这里所有人都没人知道,她问这问题是想干么啊!

    “不就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,有什么好问的?”蓝棠问出口后,赫然想起来,“你该不是想给你哥哥们找老婆吧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问问而已。”黎浅浅弱弱的道,在前世还能看到长得不好看的人,可来到这里后,黎浅浅现她看到的人都长得很好看,没有什么歪瓜劣枣之流的人,害她开始怀疑,到底是自己的审美观出了问题呢?还是这个世界真的颜值都在水平线上?

    “那你看呢?你觉得她长得如何?”凤奕问。

    “很艳,嗯,很懂得挑适合自己的衣服。”修紫静的样貌绝对不适合穿浅淡的服饰,故作清冷绝对会败得很惨,她就该穿色彩鲜丽的服饰,因为她的气质是张扬的,若硬要装作白莲花,那肯定要失败。

    黎漱自己很强悍,不喜欢像修紫静这样攻击性极强的女子,凤奕年岁不大,但见过的女子怕是比黎漱还多,有凤老公子夫人那样的娘亲,他也不喜欢修紫静这样的女子,但也不喜欢怯生生的小白花,要他说,就黎浅浅这样的,他说什么她都听得懂,最好。

    蓝海心中只有亡妻,此外就是女儿最好,就是黎浅浅,他都嫌她太娇小了,不像蓝棠一样生得匀称。

    谨一和刘二对修紫静难免要多看两眼,不过刘二对她更多的是防备,而谨一却是忍不住拿她和颜秀德相比,不得不说颜秀德虽然有些胡涂,但本性是好的,从没有像修紫静这样算计人。

    光听孟达生和凤奕说的那些,就可知修三小姐为达自己目的,可不在乎别人的生死。

    “如果那些朝她出手,我们要出手帮忙吗?”春寿忍不住要问。

    黎浅浅看她一眼道,“帮谁?帮她?还是帮他们?”

    大家顺着她的手看过去,只不过短短时间里,营地里已经躺了一地的人,春寿她们看傻了,生什么事了?

    营地里,庄主夫人的人护在修紫静的身边,庄主的手下已经倒了泰半,其余如少庄主和姨娘的人,也都倒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够了!你们这是想干什么?别忘了,她可是庄主夫人的侄女儿,李坤你放任手下对修三小姐出言不逊,难道就不许修三小姐反击吗?”

    “反击?她也未免太狠了吧?他们哥儿几个不过是嘴巴坏了点,又不曾对她做什么,她竟然就放蛇把人咬死了!”

    春寿一听张目结舌不敢相信,那地上躺着的人全都被蛇咬死了?

    修紫静推开护在自己面前的人,自己上前面对庄主的亲信,“李坤,我姑父派你们来,是让你们对我口出不逊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李坤现在很后悔,方才为何要放纵那些对这死丫头语出轻薄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是,那我教训他们,又有何不对?”修紫静完全不觉得自己放蛇咬人来保护自己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李坤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,看到地上躺着的人,心底就十分不好受,这些人跟着他出生入死十余年,没想到就因管不住嘴巴犯贱,竟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丢了小命,想到回去后,要怎么跟庄主交代,他就觉头皮麻。

    修紫静才不管他在想什么,上前用脚踢了踢姨娘们的人,“这几个是最坏的,方才都是他们先开口挑唆的,要不然你那几个手下,也不会对我轻薄,回去你该知道怎么说了?”修紫静斜睨李坤,李坤只得点头应下,再毛到少庄主派来的那两人,这两个也不是好的,修紫静不知他们的身份,但李坤知道啊!方才挑唆人对付修紫静的,就属这两个跳得最欢。

    李坤其实很清楚,少庄主不喜欢这个小表妹,因此派人来针对她,也不奇怪,现在人被收拾了,回头要怎么跟少庄主交代呢?

    伤脑筋啊!

    修紫静才不管这些人要怎回去要怎么交代,找了顶帐篷钻进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庄主夫人的人本来想跟进去劝说的,结果被她放出来的蛇给堵在帐篷外。

    “咱们去瞧瞧那些抓蛇人,抓到红娘子了没吧!”黎漱觉得不能再让徒弟看下去,万一有样学样跟那死丫头学坏了怎么办?

    蓝海深有同感,可是抓蛇人并不都在一块,要从那个方向先着手呢?

    黎浅浅看了下道,“七线莲的特性为何?”

    “喜阳。”蓝海道,蛇类喜阴,但七线莲却是喜阳,现在是上午,太阳才从东方升起不久。

    “先从向阳的地方找起吧!”黎浅浅说着便飞身而去,凤奕紧紧跟随,黎漱自然是跟着徒弟走,蓝海他们自然跟着去,只不过他们动作略慢了下,而孟达生和蓝棠两个的动作更慢,没办法,蓝棠功夫没黎浅浅强,得靠孟达生带着,孟达生确定了,自己怕蛇,所以能拖延时间便尽量拖。

    蓝棠却以为他昨日受的伤在作祟,一路上很是关心他的伤势,反让孟达生觉得很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春江和春寿两个和刘二在后面,看了忍不住想笑,可又怕孟达生恼了,只得死死的咬着腮帮子肉,等他们追上黎浅浅他们时,腮帮子肉都被咬得直作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