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二百九十六章 起端

第二百九十六章 起端

 
    黎浅浅她们听刘二说凌云山庄的事,黎漱他们则在说晴翠山庄,晴翠山庄老庄主修敦成当年,还曾经跟孟达生的祖父竞争过武林盟主,只是他的儿子们全都不曾继承他的武学天分,修大庄主武功平平却极有野心。??八?一中文网?  W≤W≠W≈.≥8≥1ZW.COM

    在他有心操作下,长女修紫宁小小年纪就封为武林第一美人,借此招倈不少江湖侠少追捧,昔日外传凤家庄大公子现在的凤庄主,曾与武林盟主搏取她的欢心而反目,后来却因两位的毫无反应,而无疾而终。

    后来凤家庄遭逢巨变,凤家力图振作,且因晴翠山庄少庄主出事,行事转趋低调,竟然都无人知晓,那位武林第一美人嫁往何方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到处到有你们凤家庄的探子吗?怎么会不知她的消息?”黎漱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凤奕呵笑,“因为修大庄主对外乱放话,使得大伯父对他心生不满,所以他家的事也就不太上心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是因为修大庄主在凤老庄主夫人过世后,意图编造凤老庄主夫人过世前,与他议定修紫宁与凤衍的婚事,上门要求履行婚约,最后被戳破谎言狼狈而去。

    这事毕竟事涉凤老庄主夫人,因此除了过世的凤老公子夫妻和凤老庄主三人知情,小辈们是全然不知,凤奕他们兄弟还以为是修大庄主乱放话的行为,把凤老庄主给惹恼了,却不知还有这一层原因在。

    修家人自然是知道原由,不过说出来只是让自家人更丢脸,因此是避而不谈。

    所以凤奕还真不知,那修大小姐竟已出阁,还是入了赵国皇子的后院。

    地字一号房里,修紫静看到受伤的丁香时,忍不住狠狠的开骂,直骂了一个时辰,才因口干舌燥停下来。

    丁香原本还急着想跟三小姐说,自己看到凤公子了!可她还没能开口,就先被责骂一番,心里又羞又气,她完全没能开口为自己辩解,三小姐就已认定她办事不力了,再辩解也不会得到三小姐的原谅,索性就不说了。

    其他丫鬟见她被骂,皆心有戚戚焉,同是三小姐的丫鬟,谁不知道三小姐的性子,今天要用你,就嘴甜的哄得你晕头转向,一旦没用处了,先是骂你一顿,接下来看是杖责还是卖,总之都落不着好,不过丁香这回已经先受了伤,三小姐应该不会再杖责她了吧?

    就盼丁香被卖时,能有个好去处吧!

    修紫静泄完后,不悦的转身回房,身边跟着侍候的丫鬟和嬷嬷们,进房后,她的奶嬷嬷把丫鬟们打出去,叫那几个嬷嬷守着门窗,不让人靠近,自己坐到修紫静身边。

    “三小姐您别急,总会有办法的。”年近六旬的奶嬷嬷柔声劝道,心里却着实想不明白,为什么她家三小姐不愿按庄主和大小姐安排的路去走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办法?”修紫静冷哼,“她以为人人都像她一样,想要嫁进皇室?”修紫静不耐烦的踢掉脚上的鞋,“我就偏不。”

    “三小姐……”奶嬷嬷头疼不已,她闺女儿是三小姐的奶娘,生第三胎的时候血崩而亡,修庄主夫人便把奶娘的娘亲拨过来照顾小女儿,奶嬷嬷这辈子养了七个孩子,可独独在修三小姐这里踢了铁板,这孩子不受教啊!

    别个姑娘要是听说能嫁入皇室,就算是做妾,那也好过嫁个江湖人,过那朝不保夕的日子,偏三小姐是个例外,抵死不肯从,哦,不对,二小姐修紫韵也不愿,姐妹两都跟大小姐逆着来。

    跟大小姐逆着来,就是变相跟庄主对着干,所以二小姐和三小姐都不如大小姐得宠。

    三小姐修紫静和二小姐修紫韵其实是有很大的不同,修紫韵年纪和大姐修紫宁相差一岁,很多时候修紫宁都是踩着这个妹妹搏出彩,修紫韵不服,就会被侍候的人拘着,甚至会被亲娘强压着,不许不服。

    修紫静专爱挑衅修紫宁,但凡她做过的事,修紫静都要再做一遍,而且定要比她出彩才行。

    当年会传出孟达生与凤衍两男争一女,其实是因为孟达生的师父相中修紫韵,觉得这女孩根骨佳又脾气好,应该能与孟达生合得来,所以他便代徒弟向修大庄主提亲。

    修大庄主没答应,修紫宁觉得孟达生的师父没相中自己,却相中二妹,心生不平,也才会传出那样的传言,他们父女认定孟达生师徒为求娶修紫韵,必不会戳破这个谎言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孟达生师徒确实没戳穿,修大庄主因此觉得自己的作为没有错,有此经验后,他便往作死的路上狂奔而去,直到被架空了,修大庄主才幡然醒悟,不过晚了。

    现在不止家业落入大女婿赵国皇七子赵泽的手中,他还想要修紫静,让她们姐夫两共侍一夫。

    原本他还觊觎修紫韵,不过修家三姐妹中,修紫韵的武力值最高,而且早在修紫宁进皇子府前,她就已经出嫁因此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修大庄主原本把小女儿弄出山庄,是想让妹妹收留她,最好是就让她儿子娶了修紫静,不过他妹夫不同意。

    修梦瓶也不答应,小侄女不受教脾气又大,她可舍不得儿子受罪,修紫静也不肯,觉得表哥萧沧海没担当,所以她才会在路上制造英雄救美的机会,给她相中的侠士。

    凤奕是一个,黎漱是另一个。

    中间还有好几个,不过大伙儿都不是初出茅庐的雏儿,谁看不出这姑娘在算计人,自然都没有人上勾,哦,不对,有人上勾,还两次,一次被凤奕拦了,一次换得一身伤,还被人嫌。

    修紫静蓦地想起那坏了她好事的男子,气得直跳脚嘴里嘟嚷着又开骂了。

    珊瑚奉大小姐萧海棠之命,送药材过来给丁香,看丁香满脸萧瑟不胜同情,但自己也是侍候人的丫鬟,除了在大小姐和夫人面前帮忙说两句好话,求得药来给她熬药,旁的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临出屋时心里黯然,便不打算去见修紫静,而是想直接回去复命,不想才走没几步,就听到修紫静屋里传来骂人声,原是想靠近点听,不过看门窗旁都站着个嬷嬷,便打消了主意,反正修三小姐声浪不小,站到院里花丛间也是能听清楚。

    听没一会儿,珊瑚就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守着门窗的嬷嬷们见了只互相交换了一眼,她们都是侍候修紫静的,原本以为三小姐会跟大小姐一样,嫁入皇室,那她们也就跟着成为人上人啦!没想到三小姐竟然跟大小姐闹起来,庄主也昏了头,竟然帮着三小姐离家。

    到了姑太太这里,姑太太一家都不想和修家结儿女亲家,三小姐对表少爷也没那意思,她们正暗自庆幸呢!谁知三小姐竟然犯浑,打算路边随便抓个人就嫁,这怎么成呢!

    可是她们人微言轻,只能寄望姑太太得知三小姐这荒唐行径,趁早把她送回庄去。

    因此方才珊瑚若真靠上前来听壁角,她们不止不会拦,还会帮着掩饰,不过幸好那姑娘没走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姑太太要是知道三小姐的作为后,可会将她立刻送回庄?”守着门的婆子压低了嗓子问,虽然间中还不时听到修紫静尖锐的声音,但其他人还是能听清她方才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应该会吧?三小姐的名声若是不好,可是会影响到萧大小姐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啦!咱们离开山庄快一年了吧?要是真惹姑太太生厌,指不定会立刻把三小姐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离家在外的日子可不好受,尤其是寄人篱下,当主子的也许感受不到,但她们做下人可是明确的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?人家凌云山庄收留她们三小姐,是基于亲戚的情份,但跟来的下人,她们的月银怎么算?也许庄主不在意,庄主夫人也不在乎,可底下侍候的人难免会抱怨,她们又不是萧家的奴仆,侍候的也不是萧家人,凭什么领月钱,最重要的是,还领得比她们多。

    她们之前私下讨论过,认为姑太太就是看侄女儿不顺眼,想要逼走她,可到底是人家长辈不好开口,便拐弯抹角寻了这么个法子。

    只不过修梦瓶高看了她们的胆子,所以迟迟等不到侄女自己开口要求回家。

    修梦瓶听了珊瑚的回报后,只觉头疼不已,“娘,既然表妹这么不检点,正好把她送回去,舅舅就算知道也不会怪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。”庄主夫人抚额叹道,“你舅舅把她送过来,就是想要让她嫁给你哥,可你爹和你大哥都不乐意,所以这事一直拖着,现在婚事未成就要把她送回去,你舅舅怕是怨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怨您?表妹那脾气任谁都受不了,凭什么要哥哥受这种委屈?”

    在萧海棠心中,她大哥萧沧海是最好的,修紫静根本配不上他,所以她舍不得看她哥受委屈。

    庄主夫人睃女儿一眼,“你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我不懂,所以才要您教嘛!”萧海棠撒娇。

    受不住女儿这样撒娇,庄主夫人只能投降,“那个皇七子想要她们姐妹两共侍一夫。”

    萧海棠听过娥皇女英的故事,但没想到竟然有人想仿效。

    “大表姐肯?”印象中大表姐是那种,觉得所有人活着就是为我服务的,我肯要你的东西,是你的荣幸,不用我开口,你就该快快双手奉上,小时候她可没少被大表姐欺负。

    “她能不肯吗?”庄主夫人冷笑,“她以为自己真是武林第一美人啊!我呸!不过是我那笨哥哥想出来的笨主意,以为捧出她的名声,全天下的人都应拜倒在她裙下?想借凤庄主和孟盟主的名声拉抬自己,以为他想把女儿嫁谁,人家就该快快贴上来巴结他们?”

    呵呵,真是天真!难怪会被他那好女婿给算计了!可怜她那好侄儿!被自己的妹妹算计成如今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