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二百九十五章 红娘子

第二百九十五章 红娘子

 
    想到孟达生好像也是父母早逝,自幼由家中长辈及师门长辈养大的,谨一忍不住暗摇头,看着他们换好衣服,这才侍候他们往大厅去。八一中?文网 ? W≈W≤W.81ZW.COM

    云来客栈的客房分好几种,黎漱他们住的天字号房都是占地最广,最是气派大气,而地字号房则是精致典雅,若说天字号像豪迈雄伟的大丈夫,那地字号房就是名门闺秀精细秀丽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从地字一号房传来的声响,一点都不符合这个形象,倒有些像泼妇骂街了。

    春江帮黎浅浅梳了双丫髻,饰以鹅黄地洒金缎带及累丝鱼戏莲金簪,一身粉橘高腰襦衫裙,脚踏深褐边深橘地小蛮靴,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,不过黎浅浅说了算,她们也只能照办。

    “教主,您确定不换双绣鞋?”

    “不要,只穿绣鞋我觉得冷。”

    是吗?不是说习了内功,天气再冷也不会觉得冷?怎么教主跟别人不一样?

    黎浅浅方才听到窗外有蛇类爬行过枯叶的声音,不想穿着软鞋底的绣鞋遇上蛇,所以才要穿小蛮靴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去屋子周围全都撒上驱虫粉。”春江听了愣怔了下,春寿则回道,“教主,赵国偏北,这时节应该没有蚊虫了。”

    “教主说了,你照办就是。”春江拍了她一下道。

    春寿这才喔了声退下去找驱虫粉。

    “教主,您听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也听到了不是?”黎浅浅问。

    春江点点头,“按说以云来客栈这等地方,不该会有虫蛇等物出没才是,就算是春夏也不应有。”

    云来客栈也怕客人住店时生什么事,所以每天都有园丁专责照顾花草,并有杂役日日巡逻,就怕有虫蛇惊扰了客人,更何况现在都快入冬了,虫蛇该冬眠了,怎么还会在客栈里头听到蛇类的爬行声。

    除非是客人自己带来的。

    “奴婢一会让人去打听下,那地字一号房的客人是何身份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颌,春寿已经找出驱虫粉,领着小丫鬟们出门做事,春江则侍候黎浅浅往大厅去。

    才出门就遇上蓝棠带着云珠从屋里出来,“你让春寿去洒驱虫粉?”蓝棠见到她就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见黎浅浅点头,蓝棠就笑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宝蓝色的小药瓶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新做的,我让春寿换了,这新药呢,药效持久而且不怕雨淋,任是再怎么毒的蛇,只要碰上肯定翻肚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想到?”黎浅浅接过来闻了下,没有味道!倒是没想到,蓝棠会去研究这个药。

    闻言蓝棠就沉下脸,“不是我做的啦!是我爹,你也知道凤家庄新迁的地方在山区,虫蛇多不说,又时有外客走动,不防着点不行。

    黎浅浅把药瓶还她,“蓝先生这次肯定收获不少?”

    “是不少。”看到她爹药僮背着药箱差点直不起腰,就知她爹这次在家庄练了不少新药,亏得凤庄主肯花大钱让蓝海炼药玩儿。

    “可有什么好玩的?”

    “有几样,回头我找出来分你。”蓝棠还没整理出来,只听药僮说起,黎浅浅听了点头,“好,你要忘了,可别我找上门去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着就到大厅了,一进门,黎浅浅就现凤奕正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,见她现自己了,凤奕朝她露出大大的笑容。

    黎浅浅有种看到福星放大版的感觉,明明就是个风华绝代的俊帅小子,怎么可以露出二哈的笑容呢?略不自在的别开眼,就现孟达生穿着一身宝蓝,嗯,真不像他的穿著,他不是都只穿深黑和铁灰的吗?还说那种颜色的穿了不显脏?

    再顺着他晶亮的眼睛方向望去,就看到蓝棠正瞪着他,黎浅浅便收回眼神,走到黎漱跟前见礼,又对蓝海福了福,然后才拉了还瞪孟达生的蓝棠入坐。

    用过饭之后,黎漱就打两个女娃回房,然后就看到凤奕毫不掩饰的垂下眸子,一副受到打击的样子,黎漱暗瞪他,死小子,装什么装啊!再看孟达生,他就更觉手痒了。

    抬头看黎浅浅和蓝棠头也没回的走了,这才松口气,和蓝海对视而笑。

    蓝棠拉着黎浅浅去她房里,蓝海炼的那些药,全收在她屋里头,方才答应要找好玩的出来给黎浅浅,这一回房,就把黎浅浅扔着,自个儿埋头钻到那一箱箱药箱里去了。

    云珠瞧着也不提醒主子了,反正说了也没用,索性自动自的担起招呼客人的责任来。

    黎浅浅喝着水,听云珠和春江闲聊,春寿见散席了,主子却没回来,也找了过来,三个丫头就凑在一起讨论起明儿主子们的穿著打扮来。

    黎浅浅放下茶盏,在屋里闲逛起来,春江她们立时收了声,“教主,您要出去外头消食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,在屋里散散就走。”

    蓝棠的屋子就在她屋子隔壁,她屋子能听到地字一号房的响动,蓝棠的屋子也行,黎浅浅走没几步,就听到地字一号房那边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“嘘。”她忙回头示意春江她们噤声。

    蓝棠这时找到东西了,抱着几个小药瓶从药箱里抬起头,就看到黎浅浅让她们噤声,便把到嘴边的欢呼声咽下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春江忙小声的把之前她们听到的事说给她听,蓝棠愣了下,随即就恼了,“那个笨蛋,又去做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了!”

    呵呵,大家都知道孟盟主的习性啦!

    黎浅浅听了一会儿就没兴致了,“好啦!继续方才的话题吧!”春江含笑点头,云珠看蓝棠一眼,见她捧着药瓶有些委屈的样子,不由感到好笑,难能见到自家小姐这幅模样啊!

    “你方才去洒药粉,可有什么不对?”黎浅浅把春寿喊过来问。

    春寿摇摇头,若真要说有什么不对,大概就只有刘二把她的驱虫粉拿走了泰半吧!黎浅浅听了后便向蓝棠说,“你那驱虫粉可还有多的?若有就给刘二他们吧!”

    蓝棠点头,“你说这些药粉要不要也交给他们去试试?”

    黎浅浅想了下遂点头同意,“你记得把药效跟他们说清楚啊!可别误了自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放心。”蓝棠笑着应下,叫云珠研墨,把药品名称和用途、效用都一一写明,然后让人把刘二请来。

    刘二才刚把驱虫粉分配下去,得知蓝棠派人来请,心里一咯噔,不是来找他算账的吧?

    等得知是找他的人去试药的,便放下心来,“姑娘放心,肯定让他们好好的试用。”停了下转向黎浅浅道,“教主,地字一号房的房客,是凌云山庄的庄主夫人。”

    凌云山庄?

    “我记得凌云山庄的庄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生性风流,除了有一正妻两平妻还有六名妾室,至于其他如通房丫鬟等则不计其数。”春寿插嘴道。

    春江瞪她一眼,直把她瞪得闭上嘴,刘二才续道,“庄主夫人是晴翠山庄庄主的妹妹修梦瓶,凌云山庄庄主萧满福虽风流,但子嗣却不丰,仅嫡子女各一名,另庶子一个,庶女三个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微愣,这还叫子嗣不丰?

    “认真说起来,他只有两个儿子,还是一嫡一庶,庶子的身体极其孱弱,听说因其体弱,故常年住在道观里清修。”

    万一嫡子有个万一,那庶子也未必抗得起担子。

    “她们有人玩蛇?”黎浅浅问。

    刘二点头,“庄主夫人和她侄女修紫静都养蛇。”姑侄两都玩蛇,听说她们就是为了搜罗毒物谱上顶顶有名的红娘子。

    这红娘子是龙虎山上特有的毒蛇,此蛇极其小巧玲珑,通身如珊瑚般晶莹,平日缠在手腕上,就如戴了红珊瑚手镯一样。

    但红娘子的毒却极其狠辣,一经被咬,便全身僵直如同死人一般,若三日内蛇毒不解,中毒之人就会逐渐失去生机终至死亡。

    日前就曾听说,已数十年不见踪影的红娘子又出现在龙虎山上,只是看见的是名采药人,他远远的见了,并不敢上前,下山后去药铺卖药材时,与伙计说起,才为人所知。

    “她们是来抓蛇的?”

    “她们哪有那本事。”刘二嗤笑,“听说那庄主夫人财大气粗,方圆百里之内的捕蛇人全被她找来,就等着人齐了,就上山去抓那红娘子。”

    凌云山庄夫人养尊处优惯了,怎么可能会亲自上山去,自然是交代底下人去办,当然,这花的钱便多了,不过凌云山庄有钱啊!庄主夫人出身晴翠山庄,也是数一数二的武林世家,当年出嫁的时候,那嫁妆可是实打实的十里红妆啊!

    就是号称武林第一美女的修紫宁出嫁,嫁妆都赶不上她姑出嫁时的风光。

    便有人说,这晴翠山庄是走下坡啦!

    修梦瓶这位姑太太才出阁几年,她大侄女儿出嫁就已经赶不上她那时了!

    “我记得晴翠山庄的大小姐,当初江湖上传言,孟盟主和凤庄主都争着要娶她?”春寿挠着头道。

    蓝棠冷哼一声,“是啊!不过后来凤老庄主夫人过世,她便嫁人了,是说,她到底嫁了谁?怎么都没听人说起?”

    刘二默默的看她们一眼,然后才低声道,“修大小姐嫁了赵国的皇子,不过仅是夫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略想下就明白了,“我记得晴翠山庄有位少庄主。”

    “是,修少庄主有回与人比试,却遭人暗算,如今武功全废,修大庄主经此打击后一蹶不振,整日买醉,晴翠山庄一度是由二小姐修紫韵当家。不过大小姐出阁后,便求其丈夫派人襄助。现在当家主事的,已非修家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