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二百九十四章 没娘的孩子

第二百九十四章 没娘的孩子

 
    凤奕与孟达生一走进云来客栈,候在门口大厅的小厮忙迎了上来。? ?八一中?文? W=W≤W≈.81ZW.COM

    “公子,您出去怎么也不跟小的说一声啊!”张玄忍不住抱怨。

    “下回我一定记得。”凤奕不以为意的轻笑道。

    张玄虽不满意倒也不敢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蓝棠她们已经到了?”孟达生眼睛亮。

    “不早跟你说了,是接了他们才去医馆赎你的。”凤奕皱眉重申一回,不过看孟达生这德性,大概待会儿又忘了自己跟他曾说过这事了吧?

    孟达生摸摸脑袋想了下,咦?有说过吗?不记得了啊!呵呵,边笑边催着凤奕赶紧走,他好去拜见两位长辈。

    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,哼!谁不知道他催得紧是想看谁。

    话虽如此,但凤奕自个儿也赶得紧,方才没能看到黎浅浅就出门去捞孟达生,现在孟达生一催,他也急切起来了。

    张玄在前带路,领着他们往天字一号房去。

    孟达生边走还边问蓝棠的近况,因为他和蓝棠上回见面,凤家庄还没迁移,凤奕还没接公子位,本来年初那时是想去京城看蓝棠的,可后来家里出了些事,害他没能去京城,现在想起来还是一肚子气。

    凤奕却是听到想打人,这家伙从到凤家庄观礼那天起,就一直问他蓝棠的近况,也怪自己傻,他一问,自己就老实回答,等到他问第三遍了,他才醒悟过来,孟达生不只想知道蓝棠的近况,还想和人讨论蓝棠,想从别人嘴里听到蓝棠的好。

    凤奕冷哼一声,“她的近况,你应该都已经听腻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哪会。不会。”孟达生呵笑,张玄在前头听得嘴角直抽,怪不得凤庄主会问蓝先生,家里是不是快要办喜事了!

    走到转弯处,张玄伸手一指,“公子,就在前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凤奕颌,加快脚步往前赶,不料经过地字一号房时,差点被门里冲出来的姑娘撞满怀,亏得他轻功了得,顺势滑开避过时,还不忘扯孟达生一把,张玄走在前,听到身后的动静,转头一看差点吓傻,这是怎么回事?那姑娘该不会是一直守在门里,看到人过来就冲出来碰瓷的吧?

    真可怕,还以为只有在大街上才会遇上碰瓷的,没想到在客栈里头也会遇上,真是太可怕了!

    “哎哟!”那丫鬟摔得不轻,她真不是来碰瓷的,而是出门时赶得急,又因看清凤奕的面容,一时吃惊才会左脚绊右脚,一个趔趄就从阶梯上看似扑向凤奕的跌下来。

    当然,电光石火间,她也是存了点心思的,不然怎会正对着凤奕扑过去。

    本以为那人会怜香惜玉把自己接个正着,谁知竟是个不解风情的,见女子扑向自己也不接,还转身避开,这也就算了,他避开了,他身侧那人总避不过吧!没想到他竟把那人也拉走,害得自己只能脸朝下的扑向地面。

    疼啊!丫鬟摸着脸颊疼得说不出话来,脑袋因为重击地面感到一阵晕眩。

    “姑娘你没事吧?”好不容易才等人相询,她勉力睁开眼睛,原以为会看到凤公子他们担忧的看着自己,谁晓得竟是看到地字一号房看门婆子那张老脸。

    “怎,怎么是你?”一开口就尝到血腥味,颤抖着伸手一摸,鼻子流血了!看到手指上的鲜红,丫鬟脑子轰地晕了。

    看门婆子暗道声晦气,但还是回头喊来同伴,把人抬进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啦?怎么伤得这么重?”同伴方才去更衣,才回来就被同伴喊过来帮忙,乍见到丫鬟这惨状,不由心头重重一跳。

    “唉!谁晓得啊!听说里头的客人了脾气,然后她就出来了,大概是急着去办事,才会慌了手脚,啧啧啧,方才她可是从门外一路跌下去。”

    云来客栈用料实在,这台阶做得高,底下的通道用的更是出自龙虎山上的大理石砖,听说甚是坚实,打扫起来着实省力,不过就是太硬了,一摔肯定见血,瞧,这不就有个现成的例子?

    同伴听了也替那丫鬟疼,“怎么就这么毛躁呢?这样的下人能侍候好主子?”

    婆子道:“谁说不是呢?”

    丫鬟昏昏沉沉的醒来,就听到两个婆子在数落自己毛躁,气不打一处来,可现在自己手脚无力得很,怕是方才摔得狠了,还得这两婆子帮忙她,去跟三小姐禀告一声呢!又那敢朝她们撒气。

    虚弱的睁开眼,柔声的请托婆子们帮忙,说完了,见两婆子不动,这才抖索的从怀里取出荷包,掏出碎银来,就见两婆子眼睛一亮,忙不迭的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丫鬟心里恼恨,却也知自己只能花钱消灾,两婆子留了一个,另一个便去跟客人回报。

    才走到客房正房门外,就听到里头传来娇叱声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多少次,别在外头到处招蜂引蝶。”娇叱声的主人应该是有些年岁了,婆子心道,这应该是那位三小姐的姑母吧?听说还是凌云山庄的庄主夫人呢!

    这凌云山庄可是赵国境内,数一数二的武林世家,庄主夫人娘家侄女儿可是大大有名武林第一美女,晴翠山庄的大小姐修紫宁。

    “人家又没有。”姑娘委屈的嗓音传来,端的是婉转娇柔,若黎浅浅她们在这儿,便会认出来,这嗓音方才在房里怒骂孟达生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“表妹,快别再跟我娘顶嘴了。”另一管轻柔的声音响起,那被称为表妹的三小姐闻言却是一改方才委屈,扬声与表姐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婆子浑身微颤,拉拉领她来的丫鬟的衣袖,“姑娘,方才你们家小姐派出去办事的丫鬟,因为跑得急所以在门外摔了,人就在门房旁的小屋子里,您看是不是派个人去把她接回来,再给她请个郎中来看看?”

    领路的丫鬟一听怔了下,然后才反应过来,她死定了!夫人正在训斥表小姐,她怎么就把外人领过来呢?

    她连忙把人往外拉,拉到院门处,才道,“是那个丫鬟?”

    “这婆子可不知道,人就在里头,您进去瞧瞧?”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领路丫鬟进去一看,吓了一大跳,“这谁啊?怎么伤得这么重?”嫌弃的皱着眉头道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丫鬟听到声音,睁眼一看便哭了,“珊瑚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咦?丁香?你怎么?表小姐派你出去办事?怎么会摔成这样?”

    摔伤的丫鬟丁香哪敢对姑太太的丫鬟说自己怎么摔的,只推说是急着要出去办事,所以才会绊了脚从台阶上摔下去。

    珊瑚是知三表小姐修紫静素来是个不服管的,自打来山庄第一天起,就和庄主夫人对着干,夫人让她老实待在庄里,她前头应是,后脚就出了山庄,气得夫人连饭都吃不下。

    珊瑚想不明白,同是一家姐妹,怎么修三小姐和大小姐差这么多?修大小姐是人人称颂的大美人,最是温柔多情,二小姐嘛!不提也罢!这三小姐却是顽劣得紧,怪不得会把修老庄主气得倒仰,差点老命休矣。

    这么说起来,自家夫人运气还算好,没被她气昏过去。

    珊瑚同情的看了丁香一眼,伤成这样,差事恐怕也没办妥吧?回头可不要被三表小姐给收拾了。

    地字一号房这厢吵闹不休,天字一号房里,倒是已经安静下来,凤奕带孟达生去见过黎漱他们后,就被安排了住房,各自回房洗漱后,晚些要一起用餐。

    孟达生素来是自在惯了的,可久未见蓝棠,就想着换身新衣让她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可是他随身的行李就那么一件,里头也就一套换洗的衣服,洗漱好才现这衣服穿着不称头啊!

    不成,得换一身新的才成。

    那找谁帮忙呢?自然是他的好兄弟凤奕啦!

    匆匆穿上衣服就往凤奕房里去。

    凤奕真是被他打败了,不过他个头虽够高,但毕竟年岁比孟达生小,身形也不如他壮硕,所以他的衣袍让孟达生一穿,就显得有些不伦不类,明明穿在凤奕身上俊秀如竹,换他一穿上就不成样。

    凤奕左看右看,看不出那里有问题,只得让张玄去请谨一过来,谨一见张玄来请,自是要先问明何事,得知是孟达生的问题,回头吩咐了个小厮,去他房里取衣服来,等小厮来了,他才拿了衣服随张玄回去。

    等孟达生穿上谨一的衣服后,整个人就显得不一样了,虽不比凤奕那般俊逸,但也不失他武林盟主的风仪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“凤公子您个头虽高,但身形不似他,这肩头没他宽。”说穿了就是凤公子您没他胖,所以您的衣服他穿上后,就被撑得变形啦!

    谨一当然没直说,凤奕拿回自己的衣服,也没说什么,只是伸着手在衣服上轻轻的摩挲着,谨一看着有些纳闷,出去后问了张玄才晓得,自凤老公子夫人去世后,凤奕身上穿的就都是凤家庄针线房做的,从前他们兄弟身上穿的,可都是凤老公子夫人房里的丫鬟做的,凤老公子夫人兴致来时,还会动上一两针,但现在都没了。

    谨一轻叹了声,没娘的孩子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