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二百九十一章 全军覆没

第二百九十一章 全军覆没

 
    黎家正院里,黎经时说得口沫横飞,正努力的说服黎漱,黎漱却半点面子也不给,直接一句话问,“嗯,你请了绣娘、厨娘和教养嬷嬷,每一样都很花时间花精神去学,你是打算要她以后去当绣娘呢?还是去做厨娘?请什么教养嬷嬷,你当她日后会嫁进皇家?勋贵?还是朝臣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黎经时愣了下,他的女儿当然要嫁最好的,可是皇家?那些亲王贵冑的内宅,虽不至于像后宫有佳丽三千,但人数必定也不少,他可舍不得女儿日后要跟一堆女人争女婿。八一?中?文 W≥W≠W≤.≥8≤1=Z=W.COM

    勋贵家也差不多,朝臣呢?他不认为那些文官扛得住女儿一掌,他之前和女儿对招,不得不承认,他差点扛不住女儿的一拳,当然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,他一个武将都扛不住,那些弱不禁风的文官更加扛不住啦!

    可是这么一来,女儿难道就只能嫁商户?

    黎漱看着他抓着头百般纠结,于是又愉快的补上一刀,“浅浅每天都很忙,除了每天要练功之外,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,你还要她学这学那,是打算让她连睡都没时间?我花那么多功夫,和蓝海一起调养她的底子,可不是让她被你这样糟塌的。”

    黎经时一噎,再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女儿的底子差,无非就是先天不足后天失调,在娘胎时,她娘遭受到多次沉重的打击,最后早产,使她现在个头愣是比同龄的姑娘矮。

    黎经时讪笑,心情很不佳的起身告辞,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你想太多了,浅浅如今的身份,学什么绣花啊!她想要在衣服上绣什么,多的是人抢着做,倒是这厨艺可以学学,不用精,日后出门遇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时候,自个儿就能做能下咽的吃食就好。”

    黎漱是绝对不会跟他说,他因为不会煮食受了多少苦。

    黎经时确实不懂,因为从小到大,他身边总是有人会做吃的,不是美食但填饱肚子就好,反倒是绣花这玩意儿……“真不用让她学绣花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黎漱直接了当的拒绝,并把他们这回去梅州的事说给黎经时听,原本还有些担心,黎经时会不会怨怪自己,让黎浅浅小小年纪就得承担起教主的责任,可没想到人家关注的重点不是这个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梅州连下了近半个月的雨,你们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黎漱有点闷,这家伙的反应怎么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,原本还以为他会怪自己扔太多事让黎浅浅扛了。

    黎经时问起颜秀德和咏香园的案子,因为颜秀德的关系,所以黎漱在说起此事时,有些避重就轻,没想到黎经时会细细盘问那件案子,待听到王二姑太太被放回家时,他才目露精光的追问,“这案子一看就知道,那个王二姑太太是有罪的,怎么放她回去,只追究那个陈大的罪责?”

    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黎漱两手一摊摆明不关我事,黎经时定定的看着他良久,才咧开嘴笑了,“日后不会扯到浅浅头上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。”他以为他女儿是谁啊?都精明的卖消息给谢知府的,银货两讫的交易,日后就算想要以此攻击谢知府,也扯不到瑞瑶教,当然更不扯到黎浅浅身上去。

    黎漱虽拒绝得很痛快,但到底是黎经时父子一片心意,最后他把决定权交到黎浅浅手上。

    隔天吃过早饭,黎经时就让人去将军府,把他高薪礼聘来的绣娘、厨娘和教养嬷嬷统统带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要干么?”看到丫鬟领进门的十几个妇人,黎浅浅蒙了,这些人是干么的?

    蓝棠幸灾乐祸的跟她解释,“大教主说,难得黎将军一片慈父心肠,所以还是让你自个儿拿主意,他就不多事了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原本以为表舅拒绝了就没自己的事了,没想到因为她爹积极说服的态度,让黎漱难得心软了一回,把这事又推回来给她自己决定。

    看着底下站着的十几人,黎浅浅有些头大,想了一会儿,才道,“绣娘站这边,厨娘站中间,教养嬷嬷则站那头。”

    让她们分类站定之后,黎浅浅现,厨娘们个个身材圆润,面容嘛!倒是都一脸和善,至于绣娘们,却是个个身段窈窕面容姣好,嗯,还很趾高气昂,至于教养嬷嬷,也不知她爹怎么那么本事,竟然都是从宫里出来的。

    黎浅浅见过跟在季瑶深身边的嬷嬷,当时以为是平亲王妃派来监视她的,现在想来,应该是平亲王特地从宫里请来的,瞧这几位嬷嬷的站姿及仪态,与季瑶深身边的嬷嬷简直如出一辙,老实说,似乎比季瑶深那嬷嬷的仪态更好。

    想不到她爹真是好本事啊!一口气请了六、七个教养嬷嬷。

    黎浅浅忘了,她爹可是皇帝要重用的人,他跟皇帝开了口,皇帝大手一挥,要多少教养嬷嬷就有多少,平亲王不过是皇帝的弟弟,等级不同,自然用的人也不一样。

    只不过到她这里,教养嬷嬷好不好,对她来说都没差别,因为她不用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她倒是有个好点子,若是能成,她们也能英雌有用武之地,当然还要看看这些人可用不可用。

    “春江,请几位嬷嬷先下去休息,回头我有话跟她们说。”

    春江脆声应是,恭敬的请几位嬷嬷随她退下,几位嬷嬷对黎浅浅福身施礼,在走之前,皆若有所思的看黎浅浅一眼,似是在想她会和她们说什么?

    黎浅浅等她们离开后,才对厨娘们说,“过几天我们就要出京前往赵国,几位若是想随我们出京就留下,若是不想,我也不勉强诸位,不想去的人,可以留在将军府,或是想离开都成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说完就让春寿带她们下去,至于绣娘们嘛!

    “云珠,我记得颜总管曾送你家小姐一箱新做的绣样?”

    “是,奴婢这就回去取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黎浅浅点头,云珠就是聪明,说了头她就知道尾。

    蓝棠对那几个绣娘道,“听黎将军说,你们的绣技在京里都是数一数二的,不知道几位手边可有自己的作品,可让我们瞧瞧。”

    绣娘们互看了一眼,一身着桃红褙子的绣娘解下腰间的荷包,“这荷包便是奴才绣好的,姑娘请看。”说着就要递给蓝棠,蓝棠却动也不动,只是朝屋里侍候的小丫鬟使了眼色,小丫鬟见状忙轻快上前接过,那绣娘似是有些不忿,但到底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绣娘心道,不是说黎将军是乡下来的泥腿子吗?不是说他家闺女儿很小就没了亲娘,没人教养很是粗俗的吗?怎么跟送她们来的人说的不太一样啊?

    旁的不说,她们面对那几个宫里出来的嬷嬷,都会觉得不知所措,可是这位乡下来的黎大姑娘对着那几个嬷嬷,却一点都不惧,态度从容坦然,难怪那几个嬷嬷临走时会一直看她了!

    “绣功不错。”蓝棠看了赞道,那绣娘闻言不禁挺直了腰杆,满脸得意。

    蓝棠又从小丫鬟手中接过其他人的作品,有帕子,有荷包,还有香囊,都是小物件,精巧是精巧,但蓝棠看了后,总觉得有些不足之处,可是又说不上来是什么。

    黎浅浅没有看,只端着茶慢条斯理的寛着茶叶,绣娘们就想从黎浅浅口中讨个评价,只是没人敢做那出头鸟。

    云珠很快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绣娘们见她端着一个大大的箱笼进来,不由一惊,然后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,依稀记得,这黎大姑娘好像是什么江湖人啊!那她身边侍候的人,岂不是都会武功?有绣娘开始后悔,自己好像不该答应黎将军。

    “教主。”云珠把箱笼放在桌上,然后对黎浅浅福了福,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绣娘们听到云珠喊黎浅浅教主,脸色陡地白了,教主?这是什么称呼啊?难不成这黎大姑娘真是江湖人?她不是黎将军的女儿吗?怎么会……

    这些绣娘确实都是京城中数得上号的,但也因为如此,她们平日大多是埋钻研绣艺,因听闻黎经时要聘绣娘、厨娘来教他女儿,于是不少有心人便动了心思。

    送到黎经时跟前的绣娘和厨娘,大都是人精心挑选后才送上来的,黎经时当然也看出来了,但只要这些人真的有本事,他倒是不在乎她们背后另有主子,反正把黎浅浅教好了,就可以把人送走了,没什么大不了的,再说黎浅浅身边有春江她们在,她们都会武,难道还敌不过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?

    厨娘们还好,要钻研厨艺,就得上菜场市集,多少都会听到人说起京里大小事,因此她们对黎经时一家,大概有点了解,不像绣娘们,只在被送进将军府时,才听说黎家的事,晓得的都是人筛选过的消息,所以她们一进门,才会隐隐表现出瞧不上黎浅浅的样子来,而厨娘和教养嬷嬷们表现的就与她们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教养嬷嬷之前虽是在宫里,但宫里小道消息满天飞,对黎经时一家的事,她们大概是知道最深的,而厨娘们知道黎浅浅是瑞瑶教教主,那是因为日前瑞瑶教新开的铺子很火红。

    她们想的就比黎经时多一些,身为教主的黎浅浅想吃什么,只要吩咐一声,自然多的是人抢着表现,那轮得到她自己下厨呢?可是做爹的这么替女儿着想,倒是难能一见啊!

    也就难怪他一开口,皇帝立刻就赏了六、七个教养嬷嬷给他。

    蓝棠打开箱笼,从中取出一块绣样,“嗯,这是我们梅州绣坊中的绣娘们的作品,来,拿给她们瞧瞧。”小丫鬟笑吟吟的接过,转身拿给那穿桃红褙子的绣娘看。

    想教她们教主绣花,嗯,你们的功力是不错,但与我们家绣坊的绣娘们相比,那可就差得远啦!

    绣娘们接过绣样,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那桃红褙子的绣娘却是涨红脸,“这是我师父的绣法,敢问姑娘,这绣样可是位姓张名灵玥的绣娘所绣?”

    小丫鬟回头看蓝棠,不等蓝棠回答,黎浅浅先开口道,“张灵玥是绣这绣样的绣娘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哦哦,是她家师祖啊!

    这绣娘算是她们当中绣技最好的一个,她的师祖都在黎浅浅手底下做事,如果她真有心想学绣花,找人家的徒孙教呢?还是直接找本人?答案不言而谕,于是绣娘们被黎浅浅送去锦衣坊,反正都是签了卖身契的。

    厨娘中愿同她们一起北上只有一个,另有四个愿留在将军府,剩下两个则想离开,黎浅浅却把人全都卖了,黎漱得知,莫测高深的笑了,黎经时则不解的问,“你要不喜欢,就把她们留着便是,怎么把人都卖了呢?”

    “她们背后也不知都是些什么人,经手的又是吃下肚的食物,当然要小心谨慎,为以防万一,小心点的好。”

    黎经时苦笑,他大费周章才找来的厨娘,女儿就这么卖了?真是……怎么觉得自己好可怜呢?

    黎浅浅看着父亲半晌,“您要是真缺厨子,不然我让福来酒楼的大厨帮忙找人吧?”

    咦?对了,女儿手底下可是有酒楼和茶馆,想要找好厨娘,只要交代一声,自然就有人效劳了!

    黎经时讪笑的摸着鼻子走人。

    想要在女儿面前重振父纲,实在是太难了!比去执行皇帝分派下来的任务还难!

    短暂休整后,黎浅浅一行人再度出京往北出,此行多了一个福来酒楼大厨介绍来的厨娘。

    连吃了几天厨娘的手艺后,黎漱觉得很满足,谨一侍候他歇下后,暗自哀叹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?有个知根柢能随行侍候的厨娘,实在是太好了!有她在,相信叶妈妈再不能拿难吃的药膳毒害他们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