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二百九十章 怪不得人

第二百九十章 怪不得人

 
    黎浅浅她们从香雪海城离开时,王二姑太太才刚从牢里被接回来,王家很低调的把她接回家,王分舵主将她安置在后园偏僻的一处小院,不许她外出,但不禁人进去。八一?中文 W?W?W?.㈠81ZW.COM

    王分舵主夫人去看女儿,却被气得昏倒抬出来,此后就再没去看她。

    因咏香园一案,梅州新上任的谢知府一时之间可谓是风头无两。

    香雪海城也因此风生水起,梅州的世家豪门名士乡绅纷纷上门,都想与谢家交好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咏香园一案背后的指使者,可是瑞瑶教梅州分舵王分舵主的二女儿,可这谢知府半点面子都没给王分舵主,查知他女儿涉有重嫌,二话不说就把人抓牢里去了,虽然有下人出面认罪,但一个下人能和颜秀德有什么仇?要下这样的毒手?

    王二姑太太倒是打还没出阁,就跟颜秀德不对付,原因全梅州人都知晓,不就是王二姑太太婆婆属意的媳妇不是她,而是颜秀德,只是老三长老没点头,她婆婆才会转向王家提亲。

    其实这种事再常见不过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她婆家也不以为意,谁知这王二姑太太小气又记仇呢?

    都已经多少年前的事了!她还记在心里,并在颜秀德倒霉的时候,趁机想要致人于死,再不济也要夺人家产,真是狠毒妇人心哪!

    虽然王二姑太太的婆家早在她被抓时,就已经快刀斩乱麻的把她休了,但她的儿女们,到底还是受了影响。

    想当初颜秀德大龄未嫁,她在人前人后不止一次的恶意嘲笑颜秀德,之后将会有无数人这么对待她的儿女,这全都让王二姑太太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王分舵主经此一事,名声大跌,虽还掌管着梅州分舵,但因女儿涉及官司,他无脸见人,只能称病不出,大小事务全交由副分舵主和大女婿两人分管。

    王大姑太太当日虽是跟王分舵主夫人说,兴许一会儿,她大女婿就会派人送休书来,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,大姑太太公婆带着儿子赶过来,就是为给媳妇撑腰的。

    王分舵主本对大女婿不是很满意,没想到面临危难,他们一家竟是如此仗义。几个儿媳娘家多是仰仗王家的,危急关头他们不敢跟王家撕破脸,但却不像大姑爷这般力挺。

    因此王分舵主才会提拔大女婿,扶持他与副分舵主相抗衡。

    当然其中不乏黎浅浅的授意。

    王家人因二姑太太,指不定日后会为难颜秀德,扶持与二姑太太不对付的大姑太太夫妻,王家人有他们压着,就算想找颜秀德麻烦,也未必有那能力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以来,颜秀德展现出她的本事,不仅没有被上门找麻烦的人击垮,还反过来利用了她们一把,把绣坊的新业务推广出去,不只增加业绩,也让那些观望的绣娘们逐渐放下心防。

    黎浅浅觉得她是个人才,不想她被王家人算计,而会和王大姑太太合作,说来也巧,鸽卫们本就奉命盯着王家人,王分舵主乍然得到偌大权柄,难说不会被冲昏头。

    没想到先被冲昏头的,是他的儿孙们,不过幸好被他老婆压制住了,只是没料到他的小女儿不止冲昏头,还完全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刘二晓得后,便让鸽卫们寻机把二姑太太算计颜秀德的计划,透露给大姑太太知道,大姑太太要自保,便成了今日的结果。

    二姑太太虽未被判刑,因为陈大夫妻两一力承担下来,所以她保住了性命,但她已被休,回不了婆家,只能回娘家来。

    她的儿女都被留在婆家,她的嫁妆便由她和儿女们各得一分,留在婆家的嫁妆由王分舵主跟她前公爹做主封存,等到孩子们要婚嫁时,才开封取用。

    她的那份则由王分舵主带回王家。

    刘二很是佩服黎浅浅,因为正如她所忧心的,王二姑太太嫁妆到手,立刻就不安份了,因被拘在小院中不得外出,她便收买丫鬟,让她帮忙找人去外头散布对颜秀德不利的谣言。

    把她意图谋害颜秀德的事情,美化成是她为了捍卫自己的家庭,不愿见丈夫被颜秀德迷得失了心性,才会狠心对颜秀德出手的。

    王分舵主夫人听到丫鬟回报之后,差点晕了过去,这个不省心的!没有人知道,他们夫妇为了保住她,几乎要耗尽家产,她的陪嫁能卖的全都卖了,可是换来的是什么?

    是小女儿的执迷不悟,都已经被婆家休了,她还不知收敛,难道不晓得她现在再做什么,只会让她的儿女处境更加艰难,还是真如大女儿说的,小女儿的心里只有她自己是最重要的,任何人包括她的父母兄姐甚至儿女,都不如她自己重要。

    本来王分舵主夫人还很心疼小女儿,要独自居住在小院不得出来,现在她才晓得,丈夫有先见之明啊!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二姑太太一直在考验所有人的耐性和容忍度。

    虽被休回娘家,但到底是公婆最疼的女儿,几个嫂子都不敢亏待她,对她是有求必应,但一会儿要吃鸡,一会儿要吃鲜鱼,一会儿又闹着要买饰做衣服,整天闹腾不休。

    而她叫丫鬟往外传的消息,也越离谱,甚至指摘颜秀德与其前夫珠胎暗结,其夫还想杀妻好给颜秀德腾位子。

    王分舵主夫人看着丫鬟呈上来的纸条,越不敢置信,这真的是她的女儿吗?无中生有还毁人名节?幸好丫鬟们还算懂事,不然真要把这些东西传出去……想到教主这次对颜秀德维护,王分舵主夫人不由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王分舵主相较起老妻,就显得心狠了些,谁让自家把女儿教歪了呢?

    他很快就做出决断,一碗滚汤的药灌下去,二姑太太便再也不能说话,院里不再留人侍候,所有的事情全都要她自己来,饭食倒是照三餐送,也没亏待她,只是再不如以前一样,由她点什么送什么。

    黎浅浅打算出南楚之前,先回京城一趟,黎经时父子接到女儿回来的消息,开心的跑来迎接。

    但得知妹妹只是回京休整,不日就要启程前往北晋,父子三人的脸全都垮了下来,哦,不对,黎韶熙的脸没垮下来,反倒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,让黎漱见了不禁要怀疑,这小子莫不是在打什么主意吧?

    黎韶熙确实是在打主意,不过他才不跟黎漱说,要谈,他也只和小妹谈。

    回到黎家之后,黎浅浅梳洗一番后,才去见大哥。

    黎经时本要他们师徒跟他回将军府住,但黎漱哪肯,最后黎经时便带着两个儿子住下,打定主意要抓紧时间,好好和女儿培养感情,还要想办法,把他最近高薪礼聘来的绣娘、厨娘和教养嬷嬷塞进他们出行的队伍里。

    黎漱不会容许黎浅浅因外务耽误学习的,因此黎浅浅并不担心这事。

    倒是她大哥一脸郑重的要跟她谈话,让她感到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黎韶熙笑眯眯的看着小妹走进来,感觉这小丫头好像又长高了点,只是长的很有限,想到他们兄弟几个个头都不矮,爹和娘的身高也不矮,怎么到了妹妹这里,就忽然……难道是因为早产,后天营养又跟不上所致?

    想到蓝海说过,妹妹之前要泡药浴,就是为了调养体质,个中受的苦,不是当事人是无法体会的。

    思及此,他就想把黎老太太和小蒋氏给拆了,那个老太婆……

    “莲城最近可有消息传来?”黎老太太他们回莲城之后,他们父子就不知他们的近况,想知道就得去鸽卫,但他们自黎浅浅出京后,就一直待在营区,偶尔回京就是进宫见皇上,压根没时间去找鸽卫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耶!”黎浅浅也感到纳闷,好像有段时间没听到他们的消息了!

    当即就派人去请刘二来,刘二很快就来了,得知是要问莲城的情况,他便笑了。

    黎老太太回到莲城之后,好生休息了一个多月,才总算缓过气来,一缓过气就开始闹腾,黎大老爷自然不能让老娘闹得太过,因此她要求办宴会,他也只能摸摸鼻子应下。

    相比起在京城时的捉襟见肘,回到莲城之后的黎老太太开始花钱如流水,似乎要把在京里时受到委屈全泄出来,黎大老爷不敢拦,也不想拦,黎大太太则是诸事不管全心安胎。

    黎天赐夫妻带着儿子从南城赶过来时,竟是生平回感受到被人冷待的滋味。

    亲娘肚里有个娃,再过不久就会给他儿子添个小叔叔?黎天赐整个人都不好了,还没等他醒过神来,竟惊闻他媳妇被他二叔给轻薄了!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黎大老爷拦住儿子,没敢让他动手打人,“你二叔喝醉了,别理他。把他扔到书房去,让他好好静静心。”对这个弟弟,黎大老爷是越不满了,要不是浅浅那丫头的人出手相帮,只怕他们回来时,铺子里的生意已经跌到谷底。

    打回来之后,他就忙得脚不沾地,二弟却是整天待在家里,和那些小妾厮混终日,现在还醉眼昏花,误把侄媳当成是他房里人,真是该死啊!

    黎天赐体弱多智,以前看他二叔,还像是个不错的人,谁知去了趟京城,竟然就变成这德性了?

    护卫把黎二老爷拖去书房,黎天赐的媳妇受到惊吓,被丈夫送回房后,还不住颤抖,她开始后悔,好像不该劝丈夫走这一趟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办宴会是想干么?”黎浅浅不太明白老太太在想什么?

    “还能是干么?帮父亲还有我们兄弟物色老婆呗!”黎韶熙冷哼一声,“你不会以为她在京城没得逞,回到莲城之后就会老实安份了吧?”

    怎么可能!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都已经跟她说得那么明白了,她还会明知故犯?”

    “莲城离京城可远着,莲城及其周边的州府能知道京里的事?再说,咱们又不是什么牌面上的人物,就算有消息传出去,也未必有人会注意到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听他这么说,只想呵呵两声给他,大哥您老大概不知道,您和二哥还有父亲可是皇帝的新宠啊!有机会能攀上结亲,谁家会不乐意?

    “大伯父离开之前,我就交代过他,让他看好老太太,别让她给咱们添乱,现在看来,大伯娘有孕在身的事,让他无法专心行事,既然这样,就让二太太出手吧!反正她也已经等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确定?”刘二颇为怀疑,教主这心肠怎么忽然就硬起来了?

    “嗯。”黎浅浅嘴角含笑。“老太太年纪大了,还是好好颐养天年吧!别多操心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