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二百八十九章 积怨

第二百八十九章 积怨

 
    王分舵主夫人被长女这么一吼,整个人都蒙了,屋里侍候的人也都傻了,不是说大姑太太姐妹两感情很要好,难道不是?

    大姑太太见母亲震惊,似笑非笑了下,指着二姑太太道,“从小你就把她扔给我,她做的好,是她本事,不是我教的好,但凡她在外头犯了点错,就是我这当姐姐的没照顾好她。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 W?W㈠W㈧.㈧8㈧1?Z?W?.㈧C㈧O?M”

    “你是长姐,照顾妹妹,是你的本份……”王分舵主夫人吶吶道,她是真不知大女儿在生什么气。

    “是啊!我是长姐,照顾她是我的本份,可是我自己也不过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,要怎样才能护她周全?”大姑太太扬眉质问,王分舵主夫人被问得一噎,她是她们的母亲,却把照顾小女儿的责任全推在当时不满十岁的女儿身上?就因为她是长女?

    “更何况,她向来是个不服管的,不听劝的,夫人是她亲娘,不会不知道她的性子吧?”

    大姑太太连娘、母亲都不喊了,直接喊她夫人,王分舵主夫人听着感到心里钝钝的生疼。

    “从小到大,她每次做错事,你们都要我负责,这一次,恕我不奉陪了!”大姑太太笑着起身走人。

    “大姐,你!”二姑太太气得满脸红,“你别想跑,我是让陈大去帮我办事,不过我让他找你的人出面,被烧死的那个人,如果我没猜错,应该是大姐夫奶兄的儿子吧!”说到这里,二姑太太扬眉冲着大姑太太得意微笑。

    王分舵主夫人及屋里侍候的人全都看傻了眼,没想到二姑太太竟然还藏了这么一手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大姑太太停下脚步,转头望向王分舵主夫人,“瞧!您真的不用担心她,没有我照顾她,她都能拖我下水,见不得我好呢!”

    二姑太太冷哼,“你以为我稀罕你照顾我啊?我呸!整天就只会装模作样装贤惠,大姐夫宁可去小妾那儿,也不肯与你同房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王分舵主夫人扬手朝小女儿的脸挥下去,二姑太太毫无防备被打个正着,疼得尖叫,大姑太太趁乱走人,出了正房,她才对身边的嬷嬷道,“去小院看看,让人看紧了,别让人逃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放心,一抓到人就全都打昏了,下巴和手脚都卸了,就算醒了,也不能喊不能动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总之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,还有,您放心,死的那人不是老爷的人。”嬷嬷得意的嘴角翘得老高。

    大姑太太转头看她,“你们动了什么手脚?”

    “只是让老爷奶娘那孙子去找二姑老爷亲信说了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二姑老爷与二姑太太素来不合,但明眼人都知道,跟着二姑老爷没什么钱途,只有跟着二姑太太才有钱赚,大姑老爷奶娘孙子把这件好差事转给二姑老爷的亲信,那亲信正愁跟着二姑太太回娘家,却没能找到赚钱的门路,晓得有这件好事,那还会迟疑,立时就自告奋勇去和南荃的表哥张青溪接头。

    后来因为张青溪一直拖延,并提高价码,惹得亲信不耐烦,他略查了下得知张青溪早在拿到定金就辞工,但钱已经花了,他追不回来,他怕投靠二姑太太的第一个差事就没办好,因此心一横,要求张青溪带他进咏香园,他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只是他忘了一件事,颜家因为家主是个女子,所以内院的管控,远比二姑太太婆家要严上数倍,他潜进颜家之后,完全没机会接近大厨房,更别提下毒谋害人。

    张青溪去给他送饭时,两人就因故起争执,亲信跟着二姑老爷养尊处优,动起手来压根不是张青溪的对手,没几下就丢了性命。张青溪本想把人埋了,可是因为打架时伤了手,没力气挖洞埋尸,便想着放火灭迹,又怕自己来不及跑,还布置了下,确保自己离开之后才会整个烧起来。

    弄好一切离开咏香园,他便去赌坊赌博,直到隔天才回家。

    因有从鸽卫那里买来的消息,谢知府和姚县尉问起案来十分明快,张青溪恶人无胆,在外头对着老人女人横,一收监,就老实得不行,问他什么统统老实招供。

    姚县尉是绝对不会承认,鸽卫把人交给他们之前,已经好好的招侍他一番了。

    有张青溪的供词,循线追查,很快就查到王家二姑太太身上。

    姚县尉带衙役上门,二姑太太整个人瘫软在地说不出话来,她不懂,怎么会查到她身上的?她不是交代陈大,不要自己出面,颜家被收买的那个家伙应该只知大姐,怎么会查到她身上呢?

    王分舵主气昏过去,王分舵主夫人不敢晕,强撑着场子,等到二姑太太及其陪房陈大被带走,她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,早就防着她了?”陈大一家不是早就没了踪迹,衙役刚刚又怎会在家里搜出此人?

    “您觉得我不该防她?”大姑太太冷笑,王分舵主夫人无言以对,只能默默垂泪,“我要是没防着,今天被抓的人就是我了!”

    “可你妹她……,她之所以针对颜秀德,还不是因为当年她婆婆想为儿子求娶的是颜秀德不是她,她心里觉得委屈,所以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就因为这样,所以她算计颜秀德是应该的?她要是觉得自己没错,干么还要算计您大女婿奶娘的孙子?还不是想着万一事,可以推我出去顶罪。”

    手心手背都是肉,王分舵主夫人顿时说不出话来,小女儿有错,东窗事被逮是罪有应得,要是大女儿没防着,今日被抓的就是大女儿,她明明什么都没做,却要替妹顶罪,她能因此怪长女防着吗?

    可小女儿被抓,她又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,这事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看官府怎么判,难不成您还想让我去替她?”

    王分舵主夫人吶吶道,“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外祖母,外祖母!您要救救我娘啊!”说话间,二姑太太的儿女奔了进来,一个个哭得凄惨,直叫王分舵主夫人救人,王家几个媳妇见状连忙避开去,这事她们还是别掺和的好。

    出来之后,听到屋里吵闹不休,几个儿媳忍不住摇头,还以为婆婆是个精明的,没想到也有胡涂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光看二姑太太那样貌,实在想象不到,她竟然会做这样的事?”

    大家对咏香园都很有心,只是没人有胆下手算计,真不知该说二姑太太是傻大胆呢?还是无知者无畏?

    晚间王家兄弟回府,没有回房先聚到父亲的书房里,王分舵主已经醒来,服过药之后,整个人还有点恹恹的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王分舵主问,“可都打听到些什么?”

    兄弟几个互换一眼后道,“听说谢知府从鸽卫那里买了消息。”

    买消息?从鸽卫那里?王分舵主愣了下,“鸽卫他们怎么会……”他忽然想到,咏香园走水那天,颜秀德表兄的女儿走失,好像就是请鸽卫帮忙找人的,难道是帮忙找人的时候,追查到相关的线索?

    同是瑞瑶教中人,鸽卫查到对自家不利的消息,怎么不先知会自己一声,反倒把这消息拿出去卖钱?

    “这鸽卫也太过份了,明知二妹与此事有关,怎也不知会咱们一声,就算要卖消息,也不妨碍通知咱们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们忘了,二妹想害的是谁?”王大爷冷声提醒。

    他们王家是瑞瑶教人,难道颜秀德就不是?他们二妹要害颜秀德,理亏在先,能怪鸽卫不知会他们?

    “教主这是摆明了要为颜秀德撑腰?”王三爷问。

    “是我大意了!”王分舵主颓然长叹,“教主准颜秀德辞长老,但不表示咱们就能踩她,同是教中人,你二妹想害她,自是不被准许的。”

    王家兄弟们默,良久,王大爷才问,“二妹这事,是不是不能善了?”

    “就看谢知府怎么判了。”

    谢知府是新上任的,新官上任三把火,王分舵主没想到这第一把火就烧到自家身上。

    官府还在审判中,二姑太太婆家就先做出反应,老太太派了亲信来把孙子孙女接回去,临走还给了二姑太太休书一封,理由却与官司无关,而是她不敬翁姑,善妒,犯了七出之条。

    王分舵主夫人没想到亲家会这么做,泪流不止的时候,大姑太太在旁冷冷的补刀,“当日若我没防着她,今天被休的就是我了!”

    王分舵主夫人抬眼看向长女,大姑太太扬眉冷笑,“不过,也难说,说不定待会就是您大女婿让人送休书来给我了。有个这样心狠手辣心思不正的妹妹,难保我会不会也是这样子,毕竟,她从小就是我在照顾的。”

    王分舵主夫人心痛得几乎要说不出话来,她万万没想到小女儿这事,很可能会影响到长女!一时间不禁对长女感到歉疚万分。

    外间听到她们母女对话的儿媳们,不由对自家孩子们的亲事感到忧心。

    香雪海城客栈一隅,黎浅浅她们正收拾东西准备明日出,春江却突然来报,“教主,颜总管来了,您要见她吗?”

    “见。”黎浅浅想了下,道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春江就领颜秀德进来,黎浅浅让春江她们都退下,自己接见她。

    “教主。”

    “颜总管清减不少,可别只顾忙公事,忘了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颜秀德笑着应下,然后起身郑重施礼,“谢教主大恩。”却没说谢她什么大恩。

    黎浅浅坐着不动只扬起右手将她扶起,颜秀德起身的同时,心中大骇,教主才多大的人,功力竟然如此深厚?方才她竟挣不开只能乖乖起身。

    “王分舵主是个能干的,只是他女儿胡涂,不过他家大女儿还算聪明,日后你不妨与她常走动,有她帮着,王家人必不会再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教主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看着她半天,最后还是没再多说什么,只让她好好经营绣坊,争取把绣坊同其他铺子一样,开遍各州府。

    “您放心,秀德必不让您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嗯,说到做到啊!还有,别忘了要吃饭。”小姑娘老气横秋的交代着,颜秀德看着好笑,可心里却觉得暖暖的,她娘过世之后,就再也没有人会这样叮咛她了!

    看着露出绝美笑容的颜秀德,黎浅浅忽然想叹气,这么漂亮的姑娘,表舅都看不上眼,真是可惜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