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二百八十七章 试探

第二百八十七章 试探

 
    黎浅浅挠挠耳朵,以为自己方才听错了,“谢大人,您在跟我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八?一?中文网?  W≥W≠W≈.≥8=1≤Z=W≈.COM”谢知府笑容可掬的对黎浅浅道,“黎教主也知道,我这知府是新上任的,可一来就遇上这么一桩案子。”谢知府边说边摇头,颜家这件案子说简单很简单,说难嘛!也挺让人为难的,不过颜秀德到底是瑞瑶教中人,要怎么往下查,还是得看看黎浅浅的态度。

    听说颜秀德之前还是瑞瑶教的长老,但因犯了错,才会请辞长老职位,只是她虽辞了长老职,却还是瑞瑶教名下绣坊的总管,就不知是颜秀德死乞活赖硬待下来的,还是黎教主师徒刻意为之,是对此人恨不得除而后快,还是……

    “颜总管也算是流年不利,人在家中坐,竟然祝融无端就找上门来,如果只是水,想来也不至于惊动官府。”

    谢知府点头,咏香园这样规模的园林,都会很小心防火,水火无情,要是一个不小心引起大火,整座园林付之一炬,那可能几辈子积攒的心血财产就这么泡汤了!所以能不小心吗?

    谢知府抬手按了按胀的额角,这咏香园走水的地方是无人居住的偏院,但颜家下人说了,虽无人居住,但院子还是有人打扫,院里的花草树木都有人按时修剪,毕竟那院子曾是他们老爷和老夫人一起亲手打理的。

    而且根据仵作所言,那人死亡时间,颜秀德不在府里,而在府中诸人的行踪都很明确,因为那人死的时候,正好是午时,所有人都在用饭呢!

    如果众人证词无误,那么不止死者不是颜家人,就连凶手也不是颜家人了?

    难道真想他一开始所想的那样,凶手是一时失手杀了人,情急之下想要毁尸灭迹,才把人丢入火场的?如果是如此,那是正好遇上火灾,所以把死者扔进去?还是为了毁尸才纵火?

    越想头越痛啊!

    谢知府揉着额角的手揉得越快,黎浅浅看着他良久,才问,“我记得,颜总管的表兄家的女儿被人诱拐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谢知府应得很快,那件案子也是叫他看了之后直摇头的,颜秀德这个老姑娘混得也实在有点惨啊!被曾是自己身边侍候的大丫鬟屡次算计,竟然还宽宏大量的不予计较,只让她表哥落,真是个傻姑娘啊!

    那是她表哥的女人,就算犯错,他又没吃什么大亏,会把你受的苦当回事?说不定人家还嫌弃你,都一把年纪了,被算计失了清白,就跟他凑合着呗!反正过日子嘛!不就是那样吗?偏她要作态,逼得他得出手惩戒自家老娘和小妾,说不定心里埋怨她呢!

    还有张家那姑娘,明知那个姨娘不是个好的,人家叫她撇下丫鬟,她就真的撇下了,要不是黎教主的人拯救及时,只怕早已贞洁不保。

    想到姚县尉亲去询问张幼仪情况,谢知府感到头更疼了。

    害她的是那个叫南荃的丫鬟,是张幼仪自己选择听南荃的话,跑出门去的,可一问话,她就像疯了似的紧咬颜秀德,口口声声说是她害的。

    但姚县尉问她,“你说是你表姑害你的?你跟你表姑关系不好?既然关系这么差,为什么她叫你不带丫鬟出府,你就乖乖听话,张小姐您跟她关系不佳,为何又对她的话言听计从?上那儿去都不跟家里人说一声就走?”

    姚县尉一拿话诘问她,张幼仪就回不出话来了,情急之下回的话漏洞百出,谢知府看过卷宗,对这姑娘的言行感到不解。

    只能说,这姑娘家的心思,他一个大男人真心猜不透,而眼前还有个小姑娘,让他猜不透!

    “不知黎教主为何提起此事?”

    “谢大人方才说,这案子已结?”

    “是,有什么问题吗?”谢大人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黎浅浅反问他,“大人没有注意到,南荃是何时潜入颜家的?她表兄是几时辞工的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关连?”谢知府闻言眼睛一亮,这不会就是瑞瑶教的鸽卫查出来的消息吧?

    “大人方才说,死者是午时死的,颜府正值午饭时刻,所有人都在吃饭,而南荃的表兄辞工后,是不就没再进咏香园过?”

    谢知府垂下眼眸慢慢思量着,就听黎浅浅清亮的童声道,“能知道那院子没人,表示对咏香园的情况是有一定的了解,外人不太可能晓得,那个院子荒废,那个院子得精心照料,院子里什么地方有储水的水缸。”

    还要确保死者被烧得面目全非,认不出是谁,但又不会波及到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就因为如此,他一开始也曾怀疑是否是颜秀德命人做的,只是后来现自己错了,颜秀德近来很忙,忙得几乎没有时间喝口水,更别提还要应付不时上门挑衅的女人们。

    黎浅浅说的这些,正好提供了他一个新方向。

    “多谢黎教主帮忙解惑,回头案子破了,再请您和大教主到鄙人府中小聚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客气了,其实这些事全都在公文里,只是您一时没能现罢了!我呢!只是运气好,有人帮忙在外头打探消息,所以消息略比您灵通些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知,方才跟您提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回去和师父商量,这毕竟不是小事一桩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那是。”谢知府也没想今天就能得到确切回复,见好就收。

    起身告辞之后,出了包厢,便转身去了东家专用的厢房。

    黎浅浅也没停留,带着春江她们回去。

    主仆三人上了马车,春江正在侍候黎浅浅坐下,就听背后春寿问,“这知府手边难道都没人可用?还得跟咱们借人手?"春寿话声方落,就得了春江赏的暴栗一枚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话的?”春江瞪她。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嘛!不是说谢知府是谢城主的长子吗?难道谢家的人手不能为他所用?”捂着脑门,春寿很是委屈。

    黎浅浅摇头,“也许不是他没人手可用,而是他想知道,我们对颜总管是何态度,还有,他想知道鸽卫们有没有掩藏证据。”

    春寿愣了下,随即张大眼问,“办案就办案,为何还要看您对颜总管的态度?”

    “瑞瑶教在梅州地界上,毕竟经营多年,颜总管之所以请辞长老,是因为她犯了错,虽然我把她留下来,但外界都等着看,我接下来是要继续寻她错处,那他们大概就会踩落水狗,若我没有任何动作,那他们就得掂量下,毕竟打狗还得看主人。”

    想要伺机并吞掉颜家的产业,还得看她这个主子是否对颜秀德撒手不理了。

    如果颜秀德这个绣坊总管,就这么一路做下去,背后有瑞瑶教支持着,梅州地界上谁敢动她?

    所以他们都在观望,本来就想搞点事出来,看黎漱他们师徒的反应为何,谁知还没等他们弄出动静来,人家就走了,让大家有点不知如何反应,而这场火灾,恰好给他们机会,既可试探黎浅浅师徒两对颜秀德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颜家如何倒霉了,谁得利?”

    春江听了一愣,“您?大教主?”

    “我们又不在颂城长长久久待下去,三长老辞去长老一职,谁是直接得利益的人?”

    “王分舵主?”春寿福至心灵的喊道,随即又摇头,“可是三长老已经不是长老了,他能得到的,都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忘了咏香园?”黎浅浅提醒她。

    “啊!是了!听说前任三长老过世后,就有人开高价,想要买下咏香园。”春寿忽地想起之前在咏香园大厨房厮混时听到的小道消息,“不过颜总管没答应,还说那是她爹娘留给她的念想,她是绝对不会将家给卖了的。”

    春江轻推她,“你之前怎么都没说?”

    “忘了嘛!”春寿呵呵傻笑,“教主,您是说,这件事有可能是王分舵主他们在背后设计的?”

    “火灾和杀人,也许不是他们设计的,但谢知府来借人,还有那堆拜帖,大概都是来试探的。”

    真烦啊!黎浅浅真心觉得烦燥,这些人就爱这么试探来试探去的,有什么谋算,难道就不能直接说吗?

    显然不能。

    因为回到客栈,蓝棠带着云珠,捧着一摞请帖过来,“我看过了,都是香雪海城和颂城里的世家高门。”

    “都摆着吧!表舅和谨一那儿去了?”

    “大教主怕又遇上相亲宴,所以带着谨一冒雨,去香雪海城东北边的大佛山寺吃素斋去了。”蓝棠真是服了他,“还是骑马去的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骑马呢?因为之前乘车出门赴宴,路上接连遇上至少三辆马车半途坏了,车夫向人求援,而且是不等人答应,人家的丫鬟就强行要侍候自家小姐上他们马车。

    依黎漱的武功来看,她们想近身,那是不可能的,所以她们这头进车厢,黎漱直接就把马车顶给掀了,你进来啊!进来也是淋雨,要进来吗?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正主早在车顶掀开时就走了,上了车也没用啊!

    黎浅浅得知因此连毁三辆车的时候,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,这个败家子啊!

    你要不想理,走人就是,她就不信,他一定得掀车顶,大可从车窗翻身出去的嘛!

    “骑马去的啊?骑马好,正方便一边走一边欣赏雨中景色。”

    听黎浅浅不悦的冷哼声,春江等人都掩嘴轻笑,怎么觉得教主和大教主师徒两个的角色对调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