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二百八十六章 传言伤人

第二百八十六章 传言伤人

 
    好不容易缓过气,黎浅浅也不喝汤了,伸手拿过账册认命的继续算账。? 八?一中文 W?W?W㈠.?8?1㈧Z?W?.?C?O?M

    “听说谢家大小姐之前订过亲?”春寿这几天没少和客栈里的人打交道,但凡香雪海城里的大小事,她大概都知道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谢大小姐谢知心是谢城主的老来子,与她大哥谢知府谢贵城相差大概二十来岁左右,她娘不是谢城主的元配,而是第四任继室,进门时,谢贵城都已经二十出头。

    谢城主共有五任妻子,除了元配给他生了三个儿子,就只有第四任继室生了个女儿,另外三任老婆都没有生儿育女就去世,因此就有人说这城主命硬,专门克妻,瞧,他都娶五个老婆啦!前头四个不是病死,就是意外身亡,命不硬吗?

    平头老百姓可有不少人娶不到老婆呢!

    他一个人就包办了五个名额,而且这还没把妾室和通房算进去呢!

    只是香雪海城到底是他的地盘,所以大伙儿只敢悄悄议论,不敢大声讨论。

    谢贵城兄弟三个早早就成家立业,谢贵城资质不差,二十来岁高中探花,之后就一直在外任官,直到今年才争取到回梅州任知府,他二弟谢贵池掌管家中庶务,也就是谢家商会,谢家商号遍布梅州七县,谢家三爷谢贵海则是常年跟在父亲身边,帮忙掌理香雪海城大小事务。

    而谢大小姐谢知心还不到十岁,求亲的人就络绎不绝,只是谢城主都以女儿还小想多留几年婉拒,后来却传出谢大小姐其实早在娘胎时,就与人订了娃娃亲,只是小女婿不到十岁就因病身亡。

    谢知府夫人娘家嫂子高太太,觉得这小姑娘可怜,虽然早早就订了亲,谁知竟然小小年纪就要面对未婚夫早逝,一次与自家表嫂柯太太上庙里烧香时,就提了这事。

    柯太太却因此对谢知心动了心思,想到自家那个不争气的侄儿,若是能给他娶个实力雄厚的妻子,日后想不老实,自有谢家人管着他,再想到谢知心贵为谢城主的独生女,这嫁妆肯定极为可观,往后自己娘家可就财啦!

    柯太太立刻就跟高太太提了这事,高太太吓了一跳,思及表嫂娘家的境况,根本不敢跟小姑子说这事,柯太太再三派人上门催问,她才吞吞吐吐的找谢知府夫人说。

    只是她们两个才说完话,谢知府夫人都还没来得及跟丈夫提,柯太太的侄儿就因和人争抢小倌而被打死,柯太太带着她嫂子哭哭啼啼找上谢家要个说法,谢城主夫人气得都笑了。

    把人奚落一顿赶出去,柯太太才晓得谢城主家根本不知她娘家想跟谢家结亲,气得找上高太太算账,高太太苦笑,这亲事得要两家都合意才能谈,柯太太娘家侄儿是个什么货色,她之前不晓得,现在还能不知道?

    都能在大街上跟人争小倌被打死了,这样的人,她表嫂也好意思要她帮忙牵线,幸好还没跟谢城主夫妻说,要不然岂不害自家小姑子被婆家厌弃,小姑子被婆家厌弃,自己能落着好?丈夫和公婆能饶了她?

    姑嫂两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柯太太转头就跟她嫂子方太太在外头散布谢知心克夫的事,而实际上,那所谓的第二任未婚夫,是她们自己编派的,谢家直到她们上门,才知方家有意想和他们结亲。

    但是不明真相的群众对这种八卦自有看法,根本不在乎故事真假,或对故事中的人会否造成伤害,反正一切都是听说的嘛!能怪谁?

    谢大小姐的婚事也就因此延宕下来,谢城主夫妻心疼女儿,根本不敢强硬作主,只能由着她顺着她,就怕一个不小心,把女儿惹毛了。

    谢知府也是因为觉得黎漱年纪虽大了些,但人家可是瑞瑶教的大教主啊!就算现在教主是他徒弟,但师父有什么事,徒弟能不管?

    若是能和黎漱联姻,对香雪海城帮助可大了,还有,黎漱徒弟黎浅浅的父亲听说是皇帝近臣,不得不说,这门亲事若能成,谢家获益匪浅!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这黎漱这么难搞。

    三番两次邀约,就是想让他们两见上一面,可谢家人错估了件事,他们忘了黎漱会武,知道人家要设计他,和那位谢大小姐见面,他就直接飞走了。

    谢家人不会武,只能望着黎漱消失在雨幕中。

    黎浅浅当时尴尬极了!幸好脸皮还算厚,最重要的是,她是小辈,年纪尚小,谢城主他们就算再不悦,也不能朝她一个哭得委屈的孩子火。

    对,黎浅浅当时就哭了,做为一个被师父丢下的小孩,她该哭,该放声大哭,可是原谅她,还真没这么哭过,事后真心觉得丢死人了!

    还特地下令春江他们回来不许说,谁知回来就被师父罚算账,真是太可恶了有人是这样当师父的?太不负责任了!

    黎漱才不管咧!他都飞走了,她不会也使展轻功飞走?笨!

    师徒两个为了这事足足三天不讲话,今天是第四天了,春江几个有些担忧的看着黎浅浅,不知道教主要跟大教主闹几天脾气啊?

    话说这脾气不好的人时不时火,习惯了就知道要怎么应对,但这看似没脾气的人,一旦被惹恼了,生气了,还真让人不知道要怎么应付啊!

    叶妈妈觉得不变应万变,所以安排春江她们照常做事,冷着黎浅浅,孩子就不能惯,惯习惯了,脾气自然就坏,所以不能惯,明明知道她不高兴,也不能对她千依百顺。

    惹她生气的是大教主,不是她们,要脾气,请找对人。

    黎浅浅好不容易算完帐,抻了个懒腰直起身。

    “您算完帐了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春江忙收拾手里的东西,春寿也帮着收拾,云珠已经和蓝棠两个头碰头睡着了。

    叶妈妈早就回房去,春江侍候黎浅浅去洗梳,顺便问,“要不要叫人送晚饭过来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黎浅浅点头,吃完饭又把春寿喊来,“来,咱们继续聊是非说八卦吧!”

    呃,教主您这样会带坏人的,瞧瞧那些小丫头,听教主说继续聊是非说八卦,眼睛都亮了,搬杌子的搬杌子,沏茶的沏茶,端点心的端点心,一个个动作麻利着。

    等到大家摆开阵势,要继续说八卦了,春寿才忽地想到方才接到消息,忙跟黎浅浅说,“教主,刚刚接到消息,颜家走水,竟然在火场现一具尸体,可是清查的结果,那人不是颜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转头看她,这是在怀疑那人可能是被派去颜家的鸽卫?

    春寿忙摇头,“不是,不是我们的人,如果是,刘二早就来哭了。”

    也是,刘二老抱怨鸽卫人数少,要多多招人,又说训练不易,要是少了一个,还死得不明不白,他早跑来找自己哭了。

    “那会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不晓得,还有,颜总管表哥的闺女儿被南荃哄骗出府,差点就被南荃她表哥给占了便宜。”

    喔喔,这个消息就有点劲爆了,“人救下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春寿略得意的道,“还是咱们的鸽卫们立的功喔!”

    “那南荃她们也被抓了?”

    春寿点头,看旁边坐的小丫鬟们个个投来佩服羡慕的眼神,春寿更加得意,只是对黎浅浅过于平静的反应,有些不太满意,教主难道不高兴鸽卫们立功了?

    “鸽卫们自然是好的,我只是在想,这个南荃的心思好大,颜秀德三番两次被她这样算计,怎么就没生气?”

    呵呵,问她们,她们怎么会知道,她们跟颜秀德不熟好吧!

    此时的城主府里,谢知府接到兴昌县高县令送来的求救信,或者该说是示好信?咏香园走水,事后在现场现一具男尸,死者是生前遇害,而后被弃尸在火灾现场。

    就不知是要弃尸,正好遇上失火,便顺手扔在此地?还是为了隐藏死者的身份和尸体,才故意纵火?

    “这不是该由县令来审案吗?怎么送到您这里来?”

    “呵,他这是故意把这案子扔给我,既能立威还能得些好处,还让我欠他一个人情。”当他傻的啊?早在京里,他就查过梅州七县令的事,这个高明伟精明能干还贪财,典型无利不起早的人,想到在吏部看到此人的历年的评定,能让他把这么一件案子扔给自己,他所求不小啊!

    自己要接吗?一个年年评定只达到尚可的人,想让自己改评为优,好能调升去一等县做县令?

    县分三等,兴昌县属二等,人口数和收成与一等县相差近一倍以上,以高明伟连年得尚可评分的人,吏部对他未来的职务,大概只会往下调,而不会往上升。

    “老爷,您……”谢知府夫人想劝丈夫不要理会,但又觉这案子若由高县令来办,那咏香园的主子大概会从苦主变疑犯吧?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谢知府夫人听他这么说,就略放下心来,“老爷不会被此事牵扯进去就好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香雪海城里谢家酒楼的三楼包厢,谢知府让人上茶,上点心,伙计看看坐在知府面前的小女孩,脸色有些古怪,记得自家大老爷家没那么小的姑娘啊?而且这位是客人吧?谁家的?能让自家大老爷这么客气相待?

    “听说这咏香园的主人原本是瑞瑶教的三长老?”谢知府等伙计离开后,就命小厮和长随去外头守着,见黎浅浅看着桌上点心露出笑容,方才放下心,开始问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