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说下载 > 玄幻小说 > 穿越之教主难为 > 第二百八十一章 进展

第二百八十一章 进展

 
    现在才去找?好像有点晚,黎浅浅有些懊恼,自己当初怎么就没想到,没有提前防备呢?

    不过也不能怪她没想周全,毕竟谁能料到吕氏族人这么难搞,吕大小姐拖了这么久还是没能摆平呢?

    黎浅浅让人把刘二请来,他才一坐下,她就等不及开口了。TXT小说下载DiyTheme.com  W≈W≠W=.=8=1≥Z≠W≥.≈C≤O≥M≈

    “水月宫那边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水月宫没问题,不过为了防患于未燃,是不是也要多找几家备选?”

    “先找着吧!能及得上水月宫出货的量,也未必赶得上他们家的质量。”

    那倒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吕家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刘二叹气,“总归一句话,吕大小姐就吃亏在性别上。”

    吕大小姐精明能干有魄力,如果她是儿子,那绝对是上佳的继承人,偏偏她是女儿身,她底下的妹妹都出阁了,且已有生育,她的处境也因此更加艰难。

    本来只有吕氏族人积极运作,想要把他们看好的人选过继给吕大老爷,但随着金氏商会大老板从女儿那里过继外孙后,吕二小姐她们的婆家也动了心思。

    外孙也能成为继承人,就算过继到吕家,但孩子能不念着亲生爹娘吗?不顾念着同胞兄弟们吗?自然是不能嘛!如此,他们虽过继一个孩子去吕家,但吕氏商会也成为他们的金山银库了!

    吕大老爷心疼长女,原本想着若真挑不着好对象嫁,那就招个赘婿吧!要是赘婿不是个好的,那也不打紧,等长女生下子嗣后,再想法子解决就是。

    可这次,他是被小女儿丈夫的祖父说动了,女儿家还是得有个归宿,若为了吕氏商会,害得长女得一辈子担负这个重担不嫁,那他这个父亲可就辜负长女了。

    吕大老爷本就觉得愧对长女,被婆家老太爷这么一说,就更感到羞愧无比,把吕大小姐急召回去后,就由着族中的女眷为她相看婆家,更着手把族中有意过继给他这房的孩子,及外孙们集中起来,请先生教导他们的同时,也在察看他们的品性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他的这个作法,反使长女陷入更为艰难的境况。

    吕氏商会中,本就有不少人不愿听女人指挥,吕大小姐耗费多大的心力,才把他们收服的,而吕大老爷的这个举动,不啻是在向他们传递一个讯息,虽然吕大小姐是他的女儿,但他也不信她有能力扛起商会。

    于是吕大小姐手底下的人,有不少也开始蠢蠢欲动,吕大小姐如今的处境,算得上是内忧外患,而向来最支持她的父亲,竟是捅刀伤她最深的人。

    这个打击使得吕大小姐整个人几近崩溃。

    “吕大小姐如今在吕家的处境很艰困。”刘二说完后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黎浅浅抿了口茶,“这样啊!”她伸手在桌面上轻敲着,“既然梅州这里已经稳定下来,那咱们就出去玩玩吧?”

    刘二警惕的抬眼看她,“您想干么?”

    “没想干么啊!只是吕家的人不识宝,那咱们就把吕大小姐抢回来呗!”黎浅浅笑眯眯的说,刘二却是伸手捂住眼,教主您被带坏了!

    怎么能说抢?还是抢个大姑娘!

    记起最近是那些人最常在教主跟前晃,刘二把帐记到王家人头上了。

    “您打算让吕大小姐去和四长老,啊,不对,是张总负责人……抢地盘?”刘二说到四长老的新职称时,差点因为拗口而咬到舌头。

    “张总负责人掌管瑞丰货栈及四海商队,短期内是没问题,但他没有开拓生意的经验,长期下来,肯定会扛不住,如果把吕大小姐争取过来,让她负责拓展四海商队的生意,这样才能长久经营下去。”

    刘二听到这里,不禁要怀疑,您是不是从认识吕大小姐起,就打起这个主意啦?

    他要是问了,黎浅浅肯定要跟他说没有,她又不是神仙,也不是天才,怎么可能知道吕大小姐会被自家人逼到绝境?

    “不过,咱们得亲自走一趟,把吕大小姐接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,她手底下那些人?”吕氏商队里还是有不少好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看他们的选择了,如果他们选择留在吕氏商队,相信吕大老爷不会对他们怎么样,他们若选择跟吕大小姐来,那咱们自然会好好对待他们。”黎浅浅两手一摊。

    刘二点头转身去跟黎漱说,并且准备把梅州这边的事务告一个段落。

    得知黎浅浅要去北晋,黎漱并未太过意外,那丫头和吕大小姐交好,知道她有难,前去相助并不奇怪,只是听到刘二说到,黎浅浅想要把吕大小姐拉过来,帮主持四海商队,不禁挑高眉头。

    “她这么跟你说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刘二见黎漱神色不太对,小心的问,“是哪里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黎漱笑了下,转头对谨一说,“尽快把事情交办下去,王分舵主那里,要跟他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谨一颌,“是。”

    得知黎浅浅他们要离开,颜秀德心情甚是复杂,只是她现在忙得很,根本没时间去送别,南烟看着她落寞的背影,心头感觉酸酸的。

    她不懂,大小姐这么好,为什么大教主不娶她?

    王分舵主这里,晓得黎浅浅他们不日就要离开,则是感到有点茫然,儿子媳妇打什么主意,他清楚得很,没有开口拦阻,表示他乐见其成,但不会出手帮任何一房。

    如何跟教主拉近关系,全凭自家本事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以为孙子们成不了事,至少还有孙女们,能跟教主成为好友。

    可惜他高估了自家孙辈们的能耐,低估了女孩子们间的嫉妒心。

    王家的小姑娘们不止自家姐妹互相争斗,还隐隐把黎浅浅当对手,黎浅浅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看不出来,所以她这些天都只坐在一旁,看王家兄弟姐妹们争斗不休。

    王分舵主与妻子碰面,问起这事,王分舵主夫人也不瞒他,一五一十说得详细,连丫鬟们上禀的时,也都统统说了。

    王分舵主大摇其头,“本以为他们是聪明的,真是太令我失望了!”

    “专哥儿他们兄妹不知何时才到。”

    “别提了,只怕教主他们走了,他们都还没到。”王分舵主颓然道。

    王分舵主夫人愣了下,追问,“怎么,教主他们要走了?梅州这里的事,都处理好了?”

    “就算没处理好,他们难道就不走?”王分舵主没好气的看老婆一眼,“再说我是梅州分舵主,这里的事就该由我来处理,处理不好,那是我能力不足,是我的不是。”

    他其实心里有些虚,毕竟长久以来,上头有个三长老顶着,天塌下来也有她扛着,纵使他是梅州分舵主,权势却远不及三长老。

    但现在三长老自请降为绣坊总管,他上头总算没人压着了,可相对的,肩膀上的压力也较往日重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出头的机会到了!他得让教主及大教主放心,他绝对足以担负起梅州分舵的重任。

    王分舵主夫人看丈夫的脸色,沉吟半晌,便柔声安抚他,良久才把人哄好了,王分舵主意气风的使人去召集下属到外书房议事,王分舵主夫人把人送走,才整个人像虚脱了似的摊在椅子里。

    “夫人?”丫鬟们急急上前来相扶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去打听,看看教主他们怎么会突然起意要离开,是不是被少爷和小姐他们气到了!”

    丫鬟们应命而去,不多时就有丫鬟回报,得知是生意上出了问题,所以才赶着要离开,王分舵主夫人才松口气,只是随即又被丫鬟的禀告给气着。

    “夫人,夫人,大奶奶和二奶奶因为几个小姐的事吵起来了,三爷房里的姨娘刚被诊出有喜讯,三爷应了她,要给她单独开院……”

    这都什么事啊!王家内院依然是鸡飞狗跳热闹的一天。

    三天后,王家出嫁的两位姑太太带着儿女们匆匆回娘家,进城时,恰与出城的车队相遇,因是对方先出城的,所以王家两位姑太太的车队,就都被堵在城外,王大姑太太等得很不耐烦,命车夫硬挤过去。

    城门有小吏和城甲士兵维持秩序,给车夫十个胆子,他也不敢从命啊!王大姑太太气极,命随行管事去交涉。

    谁知没多久,管事就气急败坏的回来告状,“太太,那小吏实在是太过份了,小的才跟他说没两句,就被他训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跟他说,我爹是瑞瑶教的梅州分舵主?”

    “说了,可人家说,出城的是瑞瑶教的教主和大教主啊!”管事是刚提上来的,只知这位太太出手大方,所以使足了力气,才争取到这回的差事,只是他不曾在颂城走动,故不知她娘家是什么身份,自然也不晓得分舵主上头还有教主及大教主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不代表王大姑太太不晓得,听管事这么一说,她立刻命车夫退到一旁,远离进出城的官道,省得被车队里的人看到。

    后头二姑太太也得了消息,拖着女儿过来,一进来就忍不住东张西望,嘴里还不停抱怨着婆婆小气,要使唤她给家里做事,却又不肯厚待她,害她出门搭得马车是小又破。

    大姑太太不耐烦听她抱怨,闭上眼靠在迎枕上歇息,二姑太太眼珠子转了下,凑到姐姐耳边,轻声道,“听说颜家那贱人倒霉了,是不是真的啊?”